加载中…
个人资料
润竹222
润竹222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520
  • 关注人气: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8-12-05 17:31)
标签:

情感

手工毛线衣   

母亲的衣服很多,多到穿不了,多到柜子里放不下,只好放在她睡的双人床的一边,整整占去床的三分之一还多。这些衣服都是我们几姐妹买给她的,而且还在增长中。因为我们看到合适的还是想买给她,并且每季都有换样。 

所以母亲并不在意多一件或者少一件毛线衣。但上次我去看她,给她洗衣服时,我发现一件又肥又大被穿过的深蓝色毛线衣需要洗,毛线衣是套头穿的那种。我认出这件衣服是父亲的。父亲走之后,我们几乎把他生前穿的衣服都清理掉了。而这一件毛线衣是母亲要留下的其中一件。我以为母亲只是作为纪念而已,没想到母亲还会穿在身上。我问母亲干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9-30 14:52)
标签:

时评

诈骗须严惩

 

一直认为犯诈骗罪的犯罪分子太可恶,丧失天良。他们骗去的不仅是钱财,更重要是严重伤害了被骗人的心灵和自尊,以致让被害人感觉到自己无能愚蠢而悔恨和痛苦。尤其年轻人那高贵的自尊心更禁不起打击。可是,那些道德沦丧的骗子却不会心慈手软。

 

骗子的骗术不断翻新,他们物色对象也与时俱进。他们今年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21 09:35)
标签:

收藏

关于符夹线项目房屋征收补偿的异议

 

首先,我们对这个惠及民生的项目表示双手赞成。但是,作为被征收房屋的业主,我们对政府制定征收补偿方案的程序和补偿标准表示异议:

 

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08 10:48)
标签:

时评

股票

财经

股市熔断

A股熔断机制出台四天即取消。这真是快进快出!

倘若一个婴儿出生四天即夭折,能心疼死家人,可是A股处心积虑弄出的所谓熔断机制只实行四天就被取消,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欢呼。本来这个什么妖蛾子就有点多余。现在去掉了,实在是应该的。要想学人家老外就不能死搬硬套。人家没涨跌停板,咱有啊。所以再加一道锁纯是六指挠痒多一道。

别外,每出台一项制度,怎么着也得多论证论证吧。光让什么专家学者说话也不行,也多听听大众百姓的声音好不好?不能只凭专家学者闭门造车。

这下子见真理了吧。本来还算能给人希望的股市,经这个妖蛾子一折腾,已经元气大伤。不要说什么它不是主要元凶,也不要说它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不要辩解不要叫冤,大家心里清楚。

制定政策不能当儿戏,说要怎么样就立即怎么样,看看不行了马上就抹掉。得先考虑好是不是有实行的必要,不能用试试看来玩。有些东西是不能试的,试了无疑是打开潘多拉盒子,就难收了,会造成难以估量的损害。

真希望以后再有什么想法要拿出来干涉市场,能慎重再慎重,不要这么随意,好不好?好不好?大家真是伤不起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林森浩有可能不死吗

林森浩被正法是理所当然的,这也彰显了我国司法的公平公正。但多多少少还是觉得有点惋惜,当然更为黄洋的不幸而惋惜。毕竟他们都是名牌大学的高才生,如果林森浩没有犯下这一不可饶恕之罪,也许不久的将来,医学界会多出两位年轻有为的精英。

我想说的是,林森浩的父母的做法。据说他们从一开始就没有主动到黄家真诚地看望过黄洋的父母,替儿谢罪。怎么不设身处地的去想想黄家父母的悲伤呢。人家好好的儿子,好好地上着大学,好好的希望和自豪,一下子就被击的粉碎。从此与亲爱的儿子阴阳两隔。那份撕心般的疼痛何以堪疗?那份愤怒又何以堪消?

我其实有个设想,也许不合情理,但也许不会不可能。假如林森浩的父母一开始就去黄家负荆请罪,替儿子那怕匍匐在地,也许黄家父母心一软会做出稍有原谅的表示。毕竟儿子已去,毕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年青人做出的可恨之事,即便林森浩下十次地狱,儿子的命也难以挽回了,所以不如给林森浩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让他在监狱里反省自己的罪行,也许将来他还有出来的那一天,那么他将会考虑如何去补偿黄家父母,如何用自己的一生去赎罪,也许他会把黄家父母当作自己的父母对待,行孝终生,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06 01:28)

鸡蛋里挑骨头

现在的时节,室外很冷,我一般晚上不出去。今晚下楼倒垃圾,顺便到广场上散散步。跳广场舞的人虽然跳的很热闹,但比夏天时少多了。甬道里徒步的人也稀稀落落的。几棵树下好像有三位打太极拳的,那里光线有些暗。甬道边上的石凳上坐着一位垂头的年青人,手里握着啤酒易拉灌,我从他身边经过三次都没见他抬起头来,只闻道他的酒味,看样子,是个有心事的人,独自在喝闷酒。喝多了就坐在又硬又凉的石凳上打发时间。

我正走着,发现前面的一位老者在和一位蹲在地上的小伙子说话。老者说这么晚了还干呢?我也停下来了,这才发现这位小伙子正在用瓦刀一点一点地修理甬道边上的路牙石。路牙石与路牙石之间接缝处是用混凝土焊接的,小伙子仔细地修理着,使之光滑,把路牙石下线处也清理干净。他蹲着一点一点地专注地干着,慢慢地往前挪动着身体。昏黄的路灯光照着他单薄的身体,他得把头低下去凑近路牙路才能看见干活。这情景非常触动我。这么晚了,别人都在悠闲地饭后跳舞散步,还有更多的年青人在上网,在玩游戏或者喝酒唱歌看电影,他却在寒冷的夜晚蹲在这儿默默地修理路牙石。从他身边来来往往的人却一点惊动不了他,他甚至连看路人一眼的功夫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1-11 19:11)
标签:

时尚

购物节谁在疯狂

今天是双十一,网上网下都可谓普天盖地般宣传个不停,我这几天都很淡定地冷静着,还一个劲地对陈博说,看吧,中国妇女这时节又该疯狂地网购了,买到要剁手也不停,马云等人可要乐死喽!要知道,马云的成功可是无数中国姐妹们用手指点出来的。陈只顾看他的足球赛,嗯呵着不怎么理我,我则信誓旦旦地说,反正我又不买,想买的都早已买过了,咱就不凑这个热闹了。所以昨天晚上,我都没开电脑。今天一整天除了看股票,根本也没上淘宝去遛达。

陈下午上班去了,我在电视上看到说网购都已突破五百个亿了,很有些震憾。觉得有些不可理解。到底有多少人在买东西啊。都真的疯了吗?于是就想上去看看网上的东西是不是真的比平常便宜了。作为对比,我打开上周才网购的皮鞋网页,一看,果然标价比此前便宜二十多元。我有点相信了。不由地就在一个个网店里浏览起来。先是给陈看上一款男皮鞋,就装进了购物车,又给儿子看中一条牛仔裤,也收入购物车(尽管儿子一再强烈要求我别再擅自作主给他买衣服,我常常还是忍不住要买),我自己上周买的皮鞋是浅棕色的,穿着很合脚,感觉还不错,干脆今天再在同一家店里买一双黑色的吧,看着看着就给下了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5-13 23:01)
                                    

                                      法不容情

生活中许多事合理不合法,合法不合情,所以就有“法不容情”之说。

同学打来电话说,她姐姐的养女的亲妈家拆迁房屋,政府给补偿三套房子。一套给儿子住,一套给大女儿住,一套自己两口住。没有给送养出去的二女儿(同学的养外甥女)任何东西(房子或钱财)。同学说她姐姐很生气,认为不合理。听的出来我同学也气呼呼的,她也认为不合理。而且,同学还说,她把这事讲给她身边的人听,她身边的人都说不合理。我感到很不可思议,难道同学身边的人没有一个懂点法律的吗?即便不懂法,也应该知点理吧?我同学不容我插嘴,继续她的话。她说,她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3-30 23:31)

姆指包子

3月23日下午,我在合肥陆军军官学校考完试(证券考试)已经六点半,只好把此前去六安的计划改成第二天上午。之所以去六安,是因为妹妹一家在六安的东南部承包了百亩桃园,现在正是桃花盛开的季节,我和陈打算去观赏桃花,而后到金寨那一带大别山区旅游几天,那里也是革命老区。

24日中午,我们坐动车到了六安火车站。因为是第一次来六安,我们想先到市内转转,观览观览六安的风貌,下午再去妹妹家。

有陈一路护航,做肩背手提的免费劳工,并承包安排食宿、排队购票这些活,我的旅程轻松省心多了。坐公交车到六安市内,在沃尔玛超市附近,陈把我领进一家沙县小吃店,说先给身体补充能量。

店虽小,倒也干净,墙上贴着饭菜的价格表。我先点了上面的3元包子,其余的还没想好。见老板站在旁边等,我问他3元的包子有几个,他说,一笼。“一笼”啊,我脑海中立刻觉得还挺实惠,无论怎样,这“一笼”包子我自己肯定吃不下,我们再要些别的饭和菜,再加些汤一定可以了。

老板速度很快,还没等我们选好下一项,他已经把“一笼”包子送到我们面前。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一笼”包子让我和陈瞪大了眼,伸着脖子,把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1-09 15:37)

                                        三毛的爱

 

从电视中看到记者在王洛宾诞辰100周年庆祝活动中采访王洛宾的儿子。说到民歌王子的老年生活轨迹,就难免会提到他和已故台湾作家三毛的情感故事。

我是从三毛的文章中“认识”三毛的,从一些著名的民歌中知道王洛宾的。我喜欢读三毛的文章,因为她真;喜欢听王洛宾作词的民歌,因为他纯。喜欢他们的作品,无疑也欣赏他们的人品和学养。

三毛在荷西去逝后,不再有婚姻,应该说直到她去逝,她也没有再把心交给谁。但我相信她的情感世界绝非苍白。她试图再去爱,试图寻找心的归宿地,可是她的爱的触角没有得到共鸣的回感。她一直在寻找,正如她的《橄榄树》中所说:“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为了天空飞翔的小鸟,为了山间轻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