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9-04-16 09:39)


一、宋之问
人总是要经历过一种劫难方能蜕变,才有可能在一个夜静时分对自己以往做出评估和判断。他在被流放广西后,才真正把挑字拣句的功夫用于发乎于心上,那些曾经背道而弛的谄媚,成为他文藻词功的笑柄,当他想要靠拢一种纯净的活着的方式时,命数早拦他于必经之路,让他来不及转身便结束一切。

当一种清晰的界线映入眼帘时,谁都会发出感叹。彼时大庾岭横亘在诗人眼前,更加坐实了他此去荒远的瘴疠之乡与自己的家乡已然隔着千山万水的距离了!

那些曾经在宫廷之中纸片横飞的奉承之作,那些为至高无上的王歌功颂德的文字,一度是他引以为傲的资本,他怎么也没想到,那些文字那么轻而易举地随着历史的尘烟而灰飞烟灭,他留给世人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其一
一棹横烟渚,孤峰泻水屏。长亭尽处短亭更,万籁寂无声。
深径通幽谷,闲身远闹城。偶惊白鹭乱沙汀,回望不胜情。
 
其二
峦壑千般绿,眉心一点红。悠然云水几重重,袖底似携风。
江渚栖孤鹜,津关飘数篷。多年兀自客尘中,已忘旧时容。
 
其三
过耳松风响,环山水色清。远离车马似空明,繁累总因情。
北渚倏然暗,南岩格外晴。但偎美景卧蒲平,听雀两三声。

其四
黄鸟飞堂上,菖蒲卧水湄。东风十里卷帘时。桃李正佳期。
昨夜听新雨,今晨对翠枝。不堪春尽陡生悲。万点锁双眉。

其五
檐角清辉澈,园中草木深。尘封往事恐难寻。逝水昨连今。
昔日千般月,平生一片心。江楼从此夜沉沉。梦断绮罗衾。

其六
独立扶栏久,幽思入梦频。旧年月色辗成尘。枉自暗伤神。
伏案灯为伴,消愁笔作邻。一诗一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4-01 08:52)


(图片来自雪小禅处)


一、
读到宋人王从书的一首《秋蕊香》:“故人信断风筝线,误归燕。梦魂不怕山路远。无奈棋声隔院。”读来词意寥寥,人会停驻在一个时刻,听凭心意与自然的交融。

木心说,从前的时光慢,马车慢,信件慢,其实,从前的忧伤也慢。

从前隔山隔海的空间距离造就了时间上的距离,这便给了诗人们最美丽的想象,隔着千山万水,情感被窖藏得越久,发酵得越醇厚,梦在暗夜里会在一个时刻点燃一把烈焰,诗歌会在一个时刻吟出万古情愁,这些被涤滤被筛净的心音打动着一代又一代人。初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3-27 11:13)


之十
他长得特别白净,戴一副眼镜,明明一个男生,却让人觉得他比女生生得还干净,一米七六的个头,再加之斯文儒雅的气质,偏还弹一手好吉它,着实迷倒一群人。
他比我们早一年工作。
当知道他是农村考出来的时,我们大吃一惊。

是先入为主的观念将我们对人对事的定义变得狭隘了吧?农村必得贴着乡野的标签,大城市必得炫着潮流的LOGO,至于我们这些夹在乡野和城市之间的子弟们,是不是就得糅杂着混搭的气息。

而他,根本就是推翻我们之前所有认知的一个有力佐证。暗自喜欢他的那些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3-11 08:13)

雨水蓄谋南方,北方窖藏沉默
当日光终于侧过脸
夜梦变得越来越短,明晃晃的光线
总在关键时候,突然闯进

春分这天,不适宜悲观
所有的野马,来到人间
把晦涩踏成清泠
用清泠点缀尘世,最后
再把尘世,流放人间

而我的那些爱啊
想躲过它的催生,想安居一隅
虚无泅渡虚无后
顿悟目空一切,才是劫后余生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3-01 08:31)
看他在春晓里听落花


一、王绩的《野望》

王绩堪称酒神,他不但酒量奇大,还对酒有研究,有专门的论述。王绩处于新旧时代的更替,酒可以万载为酒,而他的诗风从雕饰华靡之风转为朴素自然却是唯一醒目的转折,成为当时诗坛亮点。他骨子里崇尚魏晋风骨,当仕途经济与酒有了瓜葛,他会推去一应的繁杂万物,独钟情于酒与诗。当诗歌与酒势均力敌时,酒有了厚度,诗有了仙气。

无为而旷达的王绩,归隐东皋后,还是会有心无所属之感。
一个秋日的傍晚,他饮下五斗清酒后,立于原野远望,大脑皮层里薄暮笼罩下的原野与孤独不羁的禀性相互碰撞,进而裂变,魂灵便越过远山,一边游离于四野,一边回头观望自己那具躯壳寂然地立于家门口。他太清醒了吧,即便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父亲终于写完了。

《寻梦环游记里》说:“真正的死亡,是世界上再没有一个人记得你。死亡不是生命的终点,遗忘才是。”“人的一生,要死去三次。第一次,当你的心跳停止,呼吸消逝,你在生物学上被宣告了死亡;第二次,当你下葬,人们穿着黑衣服出席你的葬礼,他们宣告,你在这个社会上不复存在,你悄然离去;第三次死亡,是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记得你的人,把你忘记,于是,你就真正的死去,整个宇宙都不再和你有关。”                   

决定写父亲的最初原因,是担心随着时间的推移,关于他的一些细枝末节的事情被遗忘了,然后他也渐渐被我和我的子孙遗忘于时间的洪流之中,与《寻梦环游记》不谋而合。

在写的过程中,有过疑虑,一来,不想被旁人无端揣度,二来,担心写完后,是不是就没那么想念他了。事实是,在写这篇结束的文字时,我还是那么地想念他!

与其说怕他被遗忘,其实还有另一层原因,是希望借此我能够多多少少放下。听起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小的时候,我觉得他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

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他常常饮酒,饮酒的时候又会频繁地抽烟,然后借着酒劲儿把棋子落得巨响,把声音吼得老高,拉吃完饭的桌子到墙边时,不在乎桌子上盘子里的残汤剩羹四处飞溅,烟有时候随手掐灭在一个空碗里,那些烟灰粘附在碗壁上,我觉得脏极了,我便悄悄记住那只碗,以后吃饭的时候,坚决不用那只碗,这是父母一直都不知道的秘密,直到现在。

他喝酒以后,和平时温润内敛的那个父亲简直判若两人。

越是他朋友在场,他越是颐指气使的模样,唤得母亲忙前忙后,一边陪着笑圆场,一边暗地里瞪他。那个时候我总是不明白,母亲明明特别讨厌父亲喝酒,为什么这个时候百般迁就他,而且我还不明白,每当父亲的朋友走了以后,父亲和母亲马上就更换了角色,母亲顿时严声厉色,父亲瞬时温言软语。

好不容易将母亲哄高兴后,他便会拉我们几个跟前说话,有时候讲他小时候的事,有时候给我们讲一些做人的道理,起初我挺认真听他讲话的,后来发现,他每次喝完酒后,讲的都是同一件事,道理翻来覆去的也就那几条,再后来,他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我的太婆婆活到九十多岁,她生前的时候总和我说,我咋这么能活呢?什么时候死啊。
起初我以为她是怕家人嫌弃她老了,总得需要人照顾,才说这样的话。到后来她临终的时候,才知道,她确实是那么想的。

生着的人从来都忌谈死亡,而我们接触到的死亡,都是和死亡的人或者事情有了牵扯时才去面对,多数人属于被动,无论心智成熟与否,无论做没做好准备。

我的父辈总是教育我们说,人的寿数是天定的,到日子后,一刻都多活不了。可是宗教里说,若有修为,寿命是可以延长的,那是不是说,恶人因为有恶因果,就会减少他的寿命呢?宗教和现实生活里都没有答案。

之前,挺怕死的。即便是别人躺在棺木里,也觉得恐惧。
真正思考死亡这件事,是在父亲离开我们的那段日子。

其实,父亲在后期,他所做所说的一切都是在为迎接死亡而准备着。只是我们愚钝并无知无觉,无形之中给本来已坦然面对死亡的父亲戴上了枷锁,让他一个人戴着枷锁孤独地负重前行,他没有恐惧,只有孤独,对,就是那种旷野里忽来了一场大雪,自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父亲最初离开我们的那段日子,简直活不过来的感觉。
母亲日日啼哭,哭累了就伏在沙发上睡,睡醒了接着哭,我们担心得寸步不敢离开她。大约在父亲去世的一个月后,发现母亲便血,强拉硬拽的哄到医院,一系列检查又结合母亲的近况,医生说母亲因太伤心的缘故,呕得肠胃出血了。

哭到肠胃出血,母亲是在用命哭……

母亲在医院依旧哭泣,任凭谁劝也不行。我也停止了劝慰,她想哭的时候,就由着她哭,我只在一旁静静陪着,我极少在她面前流泪,因为,这天大的悲伤已然将母亲推至深渊一般,此时,我的一滴眼泪都会把她压碎的。

母亲住了半个月左右,病愈出院。
一天下午,母亲又说起父亲,我连忙打岔,母亲急眼了,她大声说,总是不让说!总是不让说!我想弄清楚一个问题!
我等她发问。
她说,你爸那天从医院回来的时候,谁在车上陪着?
弟弟和他呀,还有他的几个朋友。
那我那天问你弟弟,他怎么说是你和他姐夫陪着。
我一愣。
然后说,弟弟记错了,他姐夫后来都和我说了,他们陪着我爸的。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