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7-09-25 08:30)




母亲家里,有个特大号的碗,略粗的白瓷,碗腰上有一圈青色的缠枝莲花纹。

这碗若盛满水,我一手端着费劲,它粗笨的样子,总让我想起影视剧里那些蹲在自家院子里大口吃面的男人。一双筷子在碗里一扒拉,扑面的热气就卷着面香刺激着味蕾。这样的吃相无疑是最上不了台面的,但这样的吃相却绝对充斥着十足的食欲感。

这碗一直是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9-22 08:01)


一、
万木开始凋零的时候
郎中更忙了
他一面用银针扎着旧疾复发的日子,一面
为沸暑遗留下的蝉声诊脉

郎中双目微闭
郎中不急不缓
郎中挑起一些墨,研成小方

黄花五钱,白露五钱
用秋煎煮
用风做药引
嘱他慢慢喝下

诗人站在秋风里的剪影早就旧了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偶然翻旧时的一个笔记本,见一首小诗跳出纸张的格子,横卧在页面上:

谁化身为妖,在栅栏外出没
若隐若现的,让斑驳的夏天生出隐情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9-04 08:28)

灵魂的好时光
(图片来自白音格力处,致谢)


大约二十一岁的时候,开始接触到哲学,是那种老师照着教案讲,我们照着板书抄的那种接触。内心对于哲学是敬畏而又抵触的,在我的意识里,它应是用来意会的东西,偏偏这种意会形成了有板有眼的理论,各方各执一词,喧闹于案头,便觉得枯燥,即便开卷考试,从来没考过太高的分数。

有一次,哲学老师预留了十五分钟给我们自由讨论,我前排的一位同学缺课,她便坐在那个位置上,转过身来与我闲说,尔后笑着问我一句:“你觉得哲学是什么呢?”

“哲学是什么?”我赶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8-07 08:05)

自愈

(图片来自白音格力处,致谢)

     
 几个月前买了几条鱼,放鱼缸里时,发现有一条是带伤的。

鱼身的一侧掉了几片鱼鳞,隐隐看到露出的肉,我心一紧,忙不迭地恨自己挑鱼的时候不够仔细,看它精神尚好,在水里上下游着,决定拯救它。
先在鱼缸里按比例投放了盐,两天后,发现见效不大,于是开始在鱼缸里投放黄粉和各种杀菌剂。一段时间后,发现伤势更甚,肉泛出红色,伤口又大了。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我仍然记得,温度计碎在装着开水的脸盆里时的声响。也仍然记得地蕾花开得恣意,但它一点都不香。
“嘭”。那声音发闷。
慌乱之中,将那一盆红乎乎的液体倒入段部院子的一个花池子里,先用清水草草涮过,再摆放在脸盆架上,悄悄掩上房门,飞一般地跑回家中。

那几日就有了心事。
父亲每天下班回来,我会悄悄判断他的神情。一连许多天,没觉得有异样,渐渐松一口气,又过一些时日,干脆忘了这事,睡前饭间偶尔就开始问他那些藏在心底许久的疑问。

爸,开水真的是100度吗?
爸,温度计里红红的液体是什么?
爸,怎么能证明开水是100度?

直到父亲办公室的墙面又多出了一根和原来一模一样的温度计,我意识到,那件事真的可以彻底地和我了断了,我望着父亲咯咯笑起来,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7-17 07:22)




在万米的高空想念,像一朵花孤独地开,浩荡又缱绻。
王菲在《天空》里唱着:“天空划着长长的思念,你的天空,可有悬着想的云?”此刻,我正靠着舷窗,看一朵一朵游移的云,踩着干净的蓝,逆流而上。

而我无法聚焦于哪一朵,因为眼到之处的每一朵,都是他在我们离去之后,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房间里的沙发上发呆的神情。

提背包,唤孩子,掩房门的那一刻,还是感觉有某种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7-03 16:13)

六月住进念头
念头的塘就开出一朵莲
莲生出莲香,还生出
禅意以外的,义无返顾

像风拂柳,水卷岸
像我的郎守着那座孤城时
我的泪,流进他的眸子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6-28 07:40)

乌衣巷口夕阳斜



他的诗歌里潜伏着一个斗士。他性情刚毅,诗风清竣明朗又不失毫猛,即便是吟了一曲曲孤臣的哀唱,依然不会在他的字词里读出一丝的犹疑与妥协,正如他自己说“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他唯物,他奉道,他睿智,又有纳须弥于芥子的气魄,他让人生出一个画面,一个“振衣千仞岗,濯足万里流”傲睨于尘世的倔强的诗人形象。他是刘禹锡。


一、他的诗里住着一个晋朝
晋朝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