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1、告诉你一个秘密

告诉你一个秘密,昨夜
我用一把清冷的月光,撬开了自己的身体
我看到了命,还有那些曾喝下去的,中药

血深三寸,里面糅合着,夜以继日的唱念做打
灵魂蜗居,气脉深居简出,心
躺在一块陈皮之上

这具沾满尘埃的躯体
循规蹈矩了几十年,这回
我拿定了一个主意
以月华为水,把身体和心,洗得表里如一


2、昙花

看过夜里盛开的昙花吗?我问你
我是看过的。那夜正逢停电,我点了
两根红色的蜡烛,还温了一壶酒,并安坐
如淑女的模样。

其实,我不饮酒
我想饮的,是意象

有风携带着星群,破窗而入
晾衣架上的衣裳,将星河,一分为二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21-06-08 10:16)

父亲,父亲(一)


大约是在七八岁的冬天,我们第一次和父母回故乡过年,回到那个偏远的、黄土高原上的小山村。

一路颠簸,一路转乘各种能替代脚力的交通工具,最后一程是在一辆慢悠悠的马车上,我听见父亲一改腔调,用乡音和挥着鞭的老乡攀谈起来。快进村子的时候,路过一大片坟墓,父亲和我说,那是咱们家的祖坟,那里面埋着我的爷爷奶奶、你们的太爷爷太奶奶,以后我也终将要回到这里。我望着凸出地面的一个个土包,想着父亲的话,立刻哭了,我说我害怕。父亲则故意逗我,你怕什么?我看看他,又望望弟弟和妹妹,嘟囔说,怕鬼。父亲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我特别不解,然后不再理他,迷迷糊糊睡着了。

再睁开眼睛时,到了我心心念念的故乡,低矮破旧的土坯圈起的一处院落,院落里是装着木门、木格栅的窗子、糊着白色窗户纸的、也是黄土坯的几间低矮房屋,它就是我爷爷的家。
我失望极了,它与我想象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枕上唐诗·笔记


迟到的序


最近在读温庭筠,读到他与科考的那些恩恩怨怨,读过后先是笑,而后阵阵悲凉。
说的是咸通七年,长安城举行了一次大规模的科举考试,主考官是国子助教温庭筠,参加考试的一千三百余人中,有五百人是官员子弟,八百人是平民子弟。

作为主考官,不外乎难逃当时的潜规则,各种建议以及意见塞满了他的双耳,因为他太了解当时考场的一些暗箱操作,也太熟知布衣与绫罗之间,隔着的岂止是这一张纸上诗赋与诗赋的距离。他貌似温和地接纳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建议,至于倒底听没听进去,听进去了多少,只有他自己知道。

温庭筠极具才情,然相貌丑陋,仕途也极具坎坷,但最具嘲讽的当属他的科考经历。他历经困难,满怀希望能够凭俱才情一展鸿图,命运似乎也眷顾到了他,终于在二十八岁时的京兆府考试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21-02-01 21:30)

在一个甲子里
注定木与火,相爱相生

草木扎进泥土,饮风泣露
淬炼出的木本香与向阳的偏执
是上一个甲子里,火留下的箴言

越过泥土,就站成了木命
趟过河流,便举起了火命

它们将肉身寄存在人间
它们带着各自的命,跳出三界
只为点燃一场史无前例的——熊熊之火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枕上唐诗·笔记

王昌龄


他是中唐名气很高的边塞诗人,获得诗名的同时,也因与霍小玉的一段爱情,成为《西厢记》与《紫钗记》的男主人公原型而获得薄幸郎之名。他是唐时边塞诗作创作的终结者,他之后,可圈可点的边塞诗几乎没有了,恰似软下来的大唐筋骨。《唐诗三百首》收录的他的这四首诗,平实白描的写意手法,让我一度与立马横刀的飞将军的形象联系不到一起,或者是我巧取意象了,他不是李广,他是李益。

一、戎马生涯,除了遇见诗,还遇见外弟
做为飞将军李广之后,不得不说,李益身上一定流淌着一种印迹,亦或者是一种召唤。虽说中了进士,已经打开入仕之门,但“功名只向马上取”成为他首选的人生方向。从小习惯了颠沛流离的李益,对于边塞的戎马生涯也习以为常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枕上唐诗·笔记

天若有情天亦老


他性情倨傲,骨子里透着不可一世的清冷,却又以昂扬的姿态在尘烟里摸爬打滚,故而诗词遣词用句、取景造境虽意高,却始终透着一层小心翼翼的笔触。原本动荡的政局,再加上他目不斜视的姿态,使得他一生落拓而萧条,即便人生最后终于以“超级复读生”于而立之年考取了进士,还未来得及尽享揭榜之誉,又逢安史之乱,这场动乱,不只将盛唐的繁华拦腰而斩,还将他的命途一斩再斩。

他是自封“五言长城”的刘长卿。

一、写意里面煮烟火
刘长卿的《逢雪宿芙蓉山主人》是一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枕上唐诗·笔记

千树万树梨花开


一、李颀的三首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20-09-01 19:33)


有个字太重,太奢侈
我无法将它从身体里搬出
只好躲在平仄关系里
顾左右,而言其它

都不是我的
所有的英雄梦想
原是我上世策划的舞台剧
在今世上演时,笑是我,哭是我
演员是我,观众还是我


2020.9.1临屏草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20-08-24 11:27)
一、
当他骑着车子“嗖”地从我身旁驶过时,我明白,他终于支解了自己当年的豪言壮语,丢盔缷甲半推半就地挤身于世相之中了。我看到他满背生凉。
那时暑热刚退,校园里四处回荡着我们的欢笑,五星红旗高高飘扬在操场的上空,湛蓝的天空下,一群人字形的雁正飞过我们的头顶,他就是在那个时候,被班主任带到我们面前。他用食指抵了抵眼镜中间,略微紧张地带着些许口音进行了自我介绍。我们才知道,他将是新学期里我们的数学老师。

没人在乎他的拘谨,还有不安,他略显羞涩的神情,于我们都是对他各种揣度的佐证。反正,他将成为我们的数学老师,其余的一概不管,于是当参差不齐的“老师好!”脱口而出我们便跑远后,操场一隅独留他还有一地斑驳的光阴。

正式的见面是课活后的班会。五十几双眼睛同时望向他,他更加紧张,教室里也更加安静,班主任简短介绍了他的情况,而后坐到教室后面。他环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20-07-14 21:43)
1、六月的傍晚

太阳一落山,我的六月凉爽下来
萎蔫的瓜秧睁开眉眼,隔过世界和六月的炽热
撑开一朵黄色的小花

太阳一落山,我的六月安静下来
安静得可以丈量故乡和一首曲子的距离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