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7-11-07 08:57)


多半是那条跛腿吧,把他困在穷乡僻壤里,还有他想飞却飞不起来的心。

任凭那棵老杏树开出怎样热闹的花,他都以日复一日劳作里蓬乱的头发与它相映,尘土总是比他高,旋过屋顶后,加倍地落在他的发丝和衣襟上,花落一回,他就更加跛一回,摇摇晃晃的身子,让他每天看到的都是摇摇晃晃的人间。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10-25 15:50)


一睡经年,躺在泥土里的身形是隐修
高出泥土的部分
用来倾听尘世间倾斜的咳嗽
为着抬起气脉
集水土一部分,集日月一部分
再加上一部分的山水跋涉
便蓄势成一种奔赴
尔后,诸神一一退让
只留我我相遇,并一再惊艳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10-23 08:03)


 他以一首首《无题》诗冠压唐末,诗意绵邈而深沉,有些诗句虽然隐晦,但那字里行间的深情会逸出纸张弥漫着你我,那本属于他的忧伤,总能跨过朝代,在喜爱他的众多人的笔尖上盛开出一朵又一朵沉吟之花。他是生在泥石之间的一株草,始终仰望着一隙云天,仕途,家身,爱情,在他的案头灯火里结出苦情蜜意,似绵绵无尽的细雨,萦人心魄。他是李商隐。

一、无以为名
每首《无题》,都似他纵就的一把把隔世的烈焰,燃烧着他不平静的内心江湖,一杆管毫里翻腾着深情,怅惘而敏感,越热烈越无法言说,以至无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10-12 16:08)



读完雪小禅的《懂得》,顿觉我的人间安静下来,大概缘于,这琐碎万象的人间里总会时不时地淬炼出了高于尘烟寒暖的,另种灵魂的碰撞吧。


想起早年前,正值深秋,经人引荐,和父亲驱车赶往百十公里外一僻静之处见一隐修的师父。他所居屋瓦,简而清冷,院墙四周是开得正盛的菊花,花瓣带露,细草含霜,院子的木廊上还吊着几个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9-25 08:30)




母亲家里,有个特大号的碗,略粗的白瓷,碗腰上有一圈青色的缠枝莲花纹。

这碗若盛满水,我一手端着费劲,它粗笨的样子,总让我想起影视剧里那些蹲在自家院子里大口吃面的男人。一双筷子在碗里一扒拉,扑面的热气就卷着面香刺激着味蕾。这样的吃相无疑是最上不了台面的,但这样的吃相却绝对充斥着十足的食欲感。

这碗一直是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9-22 08:01)


一、
万木开始凋零的时候
郎中更忙了
他一面用银针扎着旧疾复发的日子,一面
为沸暑遗留下的蝉声诊脉

郎中双目微闭
郎中不急不缓
郎中挑起一些墨,研成小方

黄花五钱,白露五钱
用秋煎煮
用风做药引
嘱他慢慢喝下

诗人站在秋风里的剪影早就旧了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偶然翻旧时的一个笔记本,见一首小诗跳出纸张的格子,横卧在页面上:

谁化身为妖,在栅栏外出没
若隐若现的,让斑驳的夏天生出隐情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9-04 08:28)

灵魂的好时光
(图片来自白音格力处,致谢)


大约二十一岁的时候,开始接触到哲学,是那种老师照着教案讲,我们照着板书抄的那种接触。内心对于哲学是敬畏而又抵触的,在我的意识里,它应是用来意会的东西,偏偏这种意会形成了有板有眼的理论,各方各执一词,喧闹于案头,便觉得枯燥,即便开卷考试,从来没考过太高的分数。

有一次,哲学老师预留了十五分钟给我们自由讨论,我前排的一位同学缺课,她便坐在那个位置上,转过身来与我闲说,尔后笑着问我一句:“你觉得哲学是什么呢?”

“哲学是什么?”我赶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8-07 08:05)

自愈

(图片来自白音格力处,致谢)

     
 几个月前买了几条鱼,放鱼缸里时,发现有一条是带伤的。

鱼身的一侧掉了几片鱼鳞,隐隐看到露出的肉,我心一紧,忙不迭地恨自己挑鱼的时候不够仔细,看它精神尚好,在水里上下游着,决定拯救它。
先在鱼缸里按比例投放了盐,两天后,发现见效不大,于是开始在鱼缸里投放黄粉和各种杀菌剂。一段时间后,发现伤势更甚,肉泛出红色,伤口又大了。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