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观展随想

杂谈

观展随想——艺路无悔

文|高恺

看了朋友一个展览颇有感受,记此分享。

朋友叫许鹏,是乾州乡友,美院毕业,在咸阳某文博单位工作,节假双休画不掇手,持之一恒二十余年。

零八年在一次展览上第一次见他,知其是乾人便谈了几句,由此交往起来。每至咸阳便想去找他聊几句,他回乾州亦不忘找我聊天,一晃十多年了。

十多年里,他出了《画·途》,开了蓬六绘舍,又办了个展,在艺术的道路上他留下了执着而坚定的几个脚印。

在展览开幕式上,许鹏感谢完师友亲朋,最后说了句:感谢自己这么多年的坚持。这话让我今天想起仍然眼眶发热。从九零年学画至今,看到过太多因艺术而白头、而困顿、而不悔的!当然也见过因艺而名、凭艺而富、或先艺后商、或离开艺术而沉入生活的。

艺术无用而生活艰辛,有人如此说。艺术无用是说在现实而又物质的社会里,艺术是可有可无的奢侈精神享受。在现实的社会中艺术是生活的负累,不能给你物质享受,还要消耗物质去积累。然而就有这么一帮痴迷艺术的顽固分子,沉迷艺朮之中而无怨无悔,徒将一青聪少年变成了花发中年!这是个人选择、是个体天性、还是本能的使命?

这帮执着于艺术的朋友用实践告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一六年初到江南对于无锡一无所知,走出火车站找公交,下公交找江大花了不少时间。

走进江南第一学府,沿路而行的一条小河让我惊叹:不愧是江南,连校园里都有小河!循河而望,右岸是亭子、树木和一栋栋建筑;左岸是一条大道,大道左边还是一栋栋建筑。行不久见有桥横跨小河,与路垂直不知延伸至何处,再走复现。过体肓场见图书馆后开阔湖水,方知路边小河之水原来汇聚于此。

乾县高恺原创作品《忆江南之惠山古镇》

打开今日头条,查看更多图片

湖边荷叶密密扎扎、荷花、睡莲、芦苇环绕水边,一片碧绿的湖心岛上有亭子隐约可见,湖水中两艘龙舟在铿锵的鼓声中你追我赶,无数杆激水之桨随鼓点上下翻飞,船后的白浪如两条白龙在碧波中翻滚起舞。

江大的校园的确够大,两三周后才大致明白了四个食堂的方位。笫二次到江大才在理论上搞清楚“江南第一学府”那几个字在北门,而我们是住在南门附近的臻善楼。江大的正门在东边,而长广溪湿地和太湖更像是江大的后院。

乾县高恺原创作品《忆江南之惠山古镇》

好不容易到江南一趟很想到处走走看看,一个人在那个两三千亩大的陌生空间里找餐厅、教室、图书馆……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游记》


一六年六月初到江南,忽见“东林书院”四字,“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遂跳入脑海,想下车去那历史故地看看,因要去惠山古镇而只好做罢,直到回陕再也无缘去东林书院。九月份第二次到江南,心想这次定要去书院看看,又因结业展之故再次与书院擦肩而过,以为此生与书院无缘了。

不曾想一八年第三次来到无锡,未下车便给自己布置了课外作业:无论如何得去东林书院看看!

室友马兄是无锡人,南艺毕业。他虽留长发开越野,待人却很友善,颇得艺友尊敬。马兄是个大忙人,在江大上课却不在宾馆就寝,某日课后来到宾馆,我将房卡及早餐券转交给他。闲聊后方知其是陕西女婿,顿觉亲切。他道,星期天想去哪里转,我领路?我道,东林书院、钱钟书故居。

星期天应马兄之约,找了几个艺友,早餐后赶赴无锡城。马兄与夫人接我们至钱钟书故居,进去发现故居正在维修中,很是遗憾。后马兄带我们至薛福成故居,薛福成何许人也?至客厅见左宗棠、曾国蕃的题字及介绍,方知薛福成原是曾国蕃的学生、清末驻欧大使。其宅原是光绪皇帝御赐、薛福成设计、其子监造,耗时四五年方才完成。

走过几处关中老宅,那些历史的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22 02:01)
《老西安》

作者  高恺

古老的西安,巨大的空间,十三朝古都,数千年历史,像摁在关中大地上的一个巨大指纹,像在讲故事的白胡子老头。

钟楼是西安的标志,它站在东西南北四条大街的中央,像雄居于老影顶端的一位霸气老爷。

秦腔是老西安人的标配,更是过去大部分西北人的“宗教、信仰和生活”。生旦净丑一登台亮相,粗犷的唱腔就在铿锵有力的锣鼓家伙助威下,将密密麻麻的观众搅动的似壶口的瀑布。

如果说钟楼是西安的象征,那么易俗社就是秦腔的标志。在钟楼附近的小巷里,易俗社如饱经风霜的老人,在人来车往的喧嚣中回首着曾经的岁月。

“创办是艰辛的,当时的易俗社全部家当仅有四千大洋。想买块地办社人家要价两万,几经磋商落到六千,还差两千!沒办法解决,只好去当时的督军陈树藩,要了两千大洋才买下了易俗社这块地方。”

说到易俗社就不能不提孙仁玉和李桐轩等一大批陕西先贤,民国肇始他们为了改变民众愚昧落后的精神面貌,想用群众喜闻乐见的秦腔艺术,通过高台教化来润物无声的移风易俗,遂创立易俗社。

文化大神鲁迅一九二四年来到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21 21:10)
标签:

游记随笔

分类: 《游记》
对于这四个字以前很概念,觉得它就等同于惊心动魄,最近在青岛的海边对这四字有了另一种认识。观海可开阔胸襟,听涛不止惊心动魄还很壮观!曹孟德说日月之行若出其里,可见海之开阔包容了天地。 二十多年前,刚走出黄土地不久的我们,第一次有机会到了海滨城市连云港。激动和兴奋催促着我们顶风冒雨去看海。穿过曲里拐弯的街巷,走过一片停满渔船的港口,眼前白茫茫一片波浪在风雨中翻滚,象愤怒的狮子、脱缰的野马、汹涌澎湃、声振于天,令人闻之胆战心惊!风吹翻了雨伞,雨淋湿了衣服,那一刻忽然想到另一个词;天涯海角!觉得海是那样的深不可测和神秘遥远。 在关中我们可以一直走一直走,可以走到山脚下,也可以走到山顶上,还可以趟过小溪游过小河,总之在关中没有什么自然障碍让人过不去。在面对大海的那一刻我觉得真是到了天边,海天一色茫无边际。那一次对于海的认识不是开阔而是封闭,觉得海水象一道屏障封闭了陆地隔绝了人们的出行! 二十多年后再次到了青岛,从第六海水浴场到第一海水浴场、从青岛雕塑园到石老人海水浴场,从东海岸到西海岸、从金沙滩、银沙滩到休闲码头,看到的热闹繁荣无不是围绕着海湾展开的。为什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20 06:27)
标签:

杂谈

分类: 《游记》


 

第二次去青岛是二十三年后的事了,从乾州出发先乘高速后坐火车,历经二十多个小时抵达青岛。一出火车站又看到那座红色尖顶的德国建筑,于是便想起二十三年前第一次来青岛。

青岛是那年我们写生的第二站,写生第一站是连云港。当年我们艺朮系四个班的学生分两组外出写生,一班和三班大约不到四十人,从宝鸡乘火车一路东进直至连云港。那列火车的列车长好像是三班某同学的母亲,于是我们一起享受着母亲般的呵护到达了连云港。

一出火车站便与自然的狂风暴雨撞了个满怀,年轻的我们并不介意。暴风雨也没浇灭我们看海的热情,到旅社一放下行礼,我们便打着雨伞迎风向海边走去。

海风将伞吹的快要合上了,稍一转向伞立刻又翻了个,朝上而去向个漏斗。雨很快便浇湿了身上的衣服,一些同学索性收起雨伞冒雨前行。

我们是从一个港口到的海边,那些高高的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12 05:45)
标签:

杂谈

分类: 《游记》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08 21:14)
标签:

图忆江南

生活随感

分类: 《游记》
白居易说: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韦庄说:人人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
一个在渭北原上生活了四十多年的人,看到江南那个激动是难以言说的。江南之行虽然如梦,但在生命深处留下的记忆此生是无论如何也难以抹去的了!

江南之行源于泥塑学习,感谢师友的引导帮助,感恩艺术与生活的厚爱!

在乾州新修的火车站上乘坐丝路快客,穿山越岭一路南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11 19:0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关中笨鸟
关中笨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1,131
  • 关注人气:28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交流

联系

QQ: 940233465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