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秋窗
秋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82,372
  • 关注人气:90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音乐
新浪微博
个人简介
秋窗 ,青岛人,诗歌学会会员,山东作协会员。狮子联会会员 。在《星星诗刊》《诗潮》《山东文学》《雨花》等几十家报刊杂志刊登诗歌,有诗集《秋雨微蓝》《窗含清秋》合订诗集《七子舞韵》《诗歌九人选》。
访客
加载中…
秋窗诗歌

【阿瑜老诗】相拥的骷髅

                  骷髅的爱情

意大利考古学家在该国北部曼图亚工业城瓦达洛一处新石器时代遗址挖出一对人类骸骨,这对骸骨成相拥相抱的姿势,被昵称为“瓦达洛情侣”              

 

 只记得爱 不记得死亡

 相亲相爱的姿势热烈又安静

 没有任何痛苦的拥抱

 因为 缘于一场爱死

  

 走过多少火焰 沧海桑田

 走过多少天长地久

 才敢说亘古和永恒

 有白骨作证

 

 破土的惊叹 再次赋予你们

  

 唏嘘  让爱泪流满面

 亲爱的  我感到你们在颤抖

 蠢蠢欲动 

 

 生还的预言微笑在你的嘴角

 每一根骨头上都有生的余温

 来 让彼此再次拥抱彼此抚摸

 你俩就会还原成爱的肉体

 向今生复活

 

 来  亲爱的

 让你们一跃而起

 你们如梦方醒 重见天日

 你们迈向人间深处

 再做烟火夫妻

 

 

秋窗诗歌

   秋心如佛  

 
 红尘
 在合拢的掌心黄了又黄
 那点绿
 诵念着微弱的阳光
 不去追问 你被谁修成了正果

这一叶小小的缘啊
你的春天完全可忽略不计
尚存于风中的一息
不找方向 没有脚步
在你的气定神闲后
化为泥

 

对于某些愚顽
不必太费心
轮回的前夜
就穿越了无数菩提
无管以后握着哪一段生去死
缘于寂寥的胡言乱语
请忘记

 
清醒是你我永恒的距离
我在诸多的失望里
将自己微笑出局
把你写进秋天的诗词
翻江倒海的激情
你也平安无事


在秋天
用许多光阴念经去
我已经用万丈红尘
先将自己打入深深的庙门
苦修成一段离你越来越远的经文
你很愿意聆听我的许多言不由衷吗
请让神懂我的心

 

秋窗诗歌

 重阳九月九 一览众山小

 

你看到我了吗
今天 我比菊花清幽高远
比山还尖尖

 

登高
头顶的情意
插在一片茱萸里
蓝成了九月的九天

高天下 一切的远方啊
今天 我用整个的时间
安排一场又一场的攀登


思念是一种必须偿还的债务
高举秋的菊盅
此刻 我与故乡 弟兄姐妹 与你干杯
九月九的路上
走到高处就是筵席

 

你终于可以与我在荒郊席地而坐了
我们高谈阔论
一览众山小里 随我极目
看看远古的你 未来的我

还有今天相互打量的神奇

夜雨敲窗

夜雨敲秋窗 

                           

倾盆吧 雨
我用聆听的手指
轻拨你的雷鸣闪电
万丈深渊
呼啸而来

 

更美
窗帘还在风中一帘幽梦
台灯还在明暗着昨晚的星星
那睡眼惺忪的月亮还在一首情歌里摇晃
我在临窗听雨
听那枪声 马蹄


镶嵌于远山的千秋
会在今夜破碎吗
我那古代的英雄
正从西风古道远征而来

 
我在秋的深处
绿是最后坚持的嫁衣
蘸着今夜的雨
依然推启秋窗提笔
天地间都是水汪汪的眼睛
黑夜无眠成一张碎纸


我用一丝若有若无的气息
铺开爱的潮气
永远执着地等你

 

 

 

秋窗诗歌



  菊花梦

         秋窗

长发立枝  秋心如菊

 

你喜欢菊花吗
愿意看我倚在东篱
着色晨昏
倾听在寂寞里绽放的声音

 

诗情画意清瘦在羊肠路上
一场大雾常年握着
冰清玉洁的曲子
缭绕山坡
却难以辨别谁是
来自高山流水的客旅

 

桃花源和红尘两相忘了
我在每一片叶子上
蘸着秋霜寒露刻字
却难以挽留一段清香如菊的缘分

 

你远在红尘谱曲
听不懂我在南山为你一一清唱
你画不出的颜色
写不出的诗篇
都是菊弯弯曲曲的衷肠

 

一丛丛  一簇簇
向着你的方向
曲径通幽处

全是秋菊跃入眼睛的明亮 

 

秋窗诗歌


 

   白狐洞

 

看到我了吗

顽石枯树旁 今朝

以一缕人间烟火的小姿势

邂逅身后 你张开的黑眸

 

这里寂静无人

传说里有你白狐昼伏夜出

五百年的等待  还是一盏夜灯吗

你打造了多少个风黑月高

伤情在这寂寞的半山腰

 

尘缘孽障如雾似海

你废墟古道旁的显现

每一次都是我五百年前的记忆

我抒情的秋窗朗月 恍惚在即

 

今日 阳光灿烂

我怀揣道高一尺的爱情

膜拜你魔高三丈的幽谷山涧

把你卧着的胸怀 再透明一点

 

今朝 我就立在你的洞穴

轻念阿弥陀佛 莲花般穿越

我衣袂飘飘 招摇着众生

你是否也会将我再次放生

 

 

 

秋窗诗歌

江南

 

我把字终于写成水了 齐腰深

把裙裾摆成乌篷船了 正好下江南

江南 等我

等我下马 换上装束

等我蓄起长发  吴侬软语

 

我在北方操练已久啊

情节在江南 只需撑开油纸伞

烟雨深处  你浅吟轻唱着的是我的文字

青花瓷一样的排列 律动着丝绸的光泽

我珠圆玉润的一声声江南 不用千呼万唤

你花红柳绿的回应写满天涯海角

我一路的清瘦  低眉颔首

只为邂逅真正的你

把我留在今生今世 留在江南

 

江南 你是我一见钟情的扬州吧

江南 你是我千年有约的苏杭

江南 你肯定比谁都熟悉我的

我已经踏响青石板 走过二十四桥

我很陌生  但我很江南啊

一直在梦中与你热烈地相恋

 

 





 

博文

<<风情城阳》最新一期栏目。的每一个环节,反反复复,最终感觉文字,画面,配乐都出来诗意的氛围了,收获了创作的快感和喜悦。请看风情城阳之诗人秋窗 (分享自@优酷网)http://t.cn/8kVLpR2

阅读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转载 ┆ 收藏 

  要求邮寄诗集的朋友,一定要把联系电话写好,没有写好的要补上,否则快递不给办理的,很长时间没有邮寄过去的,就是没有联系电话。以前秋窗收藏了的,因为换手机很多号码就找不到了,麻烦朋友们再告知一遍吧。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邀约去参加青岛中学生诗歌朗诵会,偶然去书城为朋友送书,却碰到一场让人感动的签书笔会。感谢杜帝老师也给秋窗合影了一张。呵呵,恭喜夜莺,祝福她,坚强美丽的女人本身就是最美的篇章。收藏了。

    昨天下午,女作家李洁在青岛书城搞新书签售,人们在蒙蒙细雨中前往,一楼的书城气氛热烈。李洁的新书《伤者文札》受到读者热捧,几百册书很快被抢购一空。

    岛城许多知名人士到场,许多熟人、老朋友因这次活动得以见面,纷纷合影留念。签售会上人鼓了,几个发言的嘉宾都说了不少,他们被轮椅上的李洁感动。最后的作者签名,待签的读者排起了长队,场面感人。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生日

 很长时间没打理自己这网络家园了,请来访的朋友们谅解,在这落叶飘零的深秋,秋窗问候大家,祝福朋友们。



阅读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转载 ┆ 收藏 

 


   《窗含清秋》总经销,全国新华书店,青岛各市区的新华书店



                     生日快乐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3-07-18 23:25)

  游二龙山

 

握着你的手爬山去

满山遍野都是四月的窃窃私语

我懂得所有山花的秘密

一朵朵透明在泉水里

五颜六色是春天的情绪

 

山山水水都高举美的招牌

趁着风和日丽

趁着笔下什么还没有开始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写给秋窗曾经做的一个怪诞的梦。

 

你的伤感

是那吹不开的桃花

我的聆听 更像一个无关紧要的姐妹

多少猜测  多少意象并不是空穴来风

我能抚平你心中的悲伤吗

我能答应你想开花结果的愿望吗

谁的花蕾里又有永恒的春风

 

我们并肩在人间走着

我们面含桃花   我们是美丽的狐仙  伤怀的精灵

我们有同样的低头 隐匿  暗伤和修炼

每一场落下的风高月黑  月圆月缺

我都会听到你来自你的抽泣

   进入来自你的梦境

 

你我皆为命运的场景

在不同的时光里 闪现又闭合 飞跃迷幻的光影

穿越世俗 才能不再困惑  

 

阅读  ┆ 转载 ┆ 收藏 
秋窗诗歌

     游二龙山

 

握着你的手爬山去

满山遍野都是四月的窃窃私语

我懂得所有山花的秘密

一朵朵透明在泉水里

五颜六色是春天的情绪

 

山山水水都高举美的招牌

趁着风和日丽

趁着笔下什么还没有开始

请你规划好一种高度

我将要起步

 

这一路的风光

你可晓得

什么叫峰回路转的含蓄

什么叫勇往直前的勇气

 

曾经坐在崂山的巨石上

等过传说里的神仙

曾经立在洞穴前 

异想天开地想与那些精灵

灵犀相通

 

握着你的手爬山去

登临那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峰巅

倚在风雨亭里窥视脚下的尘世

此刻

低矮的人间  你们也仰望我吧

 

注 :风雨亭,二龙山顶的亭子

 

 

秋窗诗歌

   爱如青铜      

 

返回战国  回殷商

换上原始的模样 穿上奴隶的衣裳
衣不蔽体 不羞耻
我们追逐着战车 追逐月光
从一场战乱的离别
到另一场战乱的相聚
爱如鼎 记忆是青铜

 

我们深陷黄土 深陷岁月河川
我们跟随的霸主 都老如青铜了
你我曾举樽发誓  问鼎苍天
战争如果是最初的文明 我们是铸就火光里的青铜
我们或成双成对 或独一无二
我们雕刻着长矛铁盾 雕刻着长江黄河
我们高举森林火焰 我们豪饮了岁月山川
我们隐秘在大地深处 深藏于一个又一个的千年

 

那一场小心翼翼的爱啊 也依稀在斑驳的鼎壁
你如鼎的胸怀 刻有我象形文字的虔诚
我《诗经》里的情爱 《离骚》里的忧伤
让大鼎盛国 小鼎盛酒
一个一个的世纪破土了的你---

 

我炎黄的乳名叫青铜 在烽烟深处
一群黄皮肤黑头发的青铜
从战国春秋悲壮而来

 

 

秋窗诗歌

 陌上花开


陌上的少年 风流在诗经的当年

为你红袖添香的那场花事
每一个片段 都散落在郊野
你不要走马观花 请仔细辨认
每一场回忆都是从书中 有章有节地打开

 

久远的《诗经》里
我们踏着碎步 搅起水声
淑女窈窕 来自风雅 来自河洲
凝望着古老的月光
睡了的蒹葭灌木 醒来的桃夭桑椹
我们手捧艾草 纷披长发赤脚弹琴
看  我千年的背影向你缓缓转过身来

 

那些陈词滥调  酿成杯中酒
几千年的时光堆成了山岗
寻觅的书生随便留在红尘江湖吧
我们只记得这叫做春天的地方 这花前月下 你是否赶来
尽可在约定内时间外 上邪

 

杏花村 杏花山  一吐气 
漫山遍野的花开花落
扯筋连骨的美 心醉和心碎
饮酒吧 饮尽又一个日月春光
忘却流年似水 我与你隔日的想念正在如火如荼
随便翻一页都是我们纠缠的山水
是忘却时的转世 想起来的轮回
蠢蠢欲动的花草 《诗经》里浪漫的春天 

 

花为媒 谈情说爱去吧 去信誓旦旦
谦谦君子 窈窕淑女 相信今朝都不会变心
看  陌上的女人粉色如春

 

 

 

秋窗诗歌

雪花纷飞


天国飘下来

我没有理由不起飞
风原来是白色的啊
雪花的后边还有什么
把笔伸向天空
我在拨动着

 
今天有天使纷纷出生
童声童气充满天地
她们报着各自的名字
手托星星唱着天籁的歌
许多的灵魂被点燃
火光原来也是白色的啊

 

轻轻的脚步  踩响天堂人间
擦亮一些黑洞  安慰一些悲伤
冬天原来该是白色的啊
柴禾的温暖新春的吉祥
一场雪忆起一些幸福
原来是触手可及

 

我站在故乡的小路上
仰脸牵手一朵又一朵
白色的生命力原来是可以这样张扬
天空充满动感充满爱情的味道
原来我们都是顶风冒雪
赶来赴约的故人

 

亲爱的
这场雪
又该是哪一轮前生和后世的彩排
我是白色你是六角形
雪永远不是独立的
不会无缘无故地飘落
晃晃头  记住今日的天空下
我们来过

 

 

秋窗诗歌

替罪羊  


浑身披挂的都是命运

在那惊风四起的草原

你咽下的西北风比吃的荒草还多

泪水是你常年挂在脸颊的情绪

你对着荒草咀嚼  咀嚼也是诉说

诉说这个世界上到处是狼

那些很假的祭坛 供奉着你的血肉

却不供奉你的真理

 

你没有世界

你在水草边短暂地走过  很满足的幸福

你在时光里卑微地站着 是草的影子

你甘心到为狼而活

无人知道你的梦想

你被青草猜想着  被白云构思着

但见你的忧愁比整个草原都辽阔

 

你的叫声  有谁在细听

狼和屠刀应该都懂

没有哪一滴鲜血如此干净圣洁

用它来擦拭污秽替代罪恶

一声不吭   被烈怒撕扯

赎罪的替罪的

都需要你的柔弱来担当

  无法言说

 

 

 

秋窗诗歌

    致流浪的狗儿

 

不要说我不懂你

我怀揣你所有流浪的路

躲过所有的彪悍和阴谋

黎明前抵达你的废墟

 

这个世界上流行抛弃

我放慢秋天的脚步 一路捡拾垃圾

我知道你从不狗眼看人低

我也不会低眉顺眼 与豺狼虎豹为伍

 

我正全力以赴去拯救一些流言蜚语

在一些心狠手辣里

维护狗的公道和天职

我懂得  你正在为忠诚所累

可知晓 我也被良善所困

面对满街的流浪 人类的朱门酒肉啊

何时你为人来 人为狗

 

爱是我常年望穿门缝的叹息

爱是你在荒原上一望无际的奔驰

我是寒窑里的烈女

将仅剩的一根骨头烹调成你归来的幸福

一路降妖除怪 

这个世界上 留下狗是最可靠的诗意

  

秋窗诗歌

 夜读李煜

            

三千里地的家国

换了姓氏

车如流水 马如龙的苑上

已经荒芜成南唐的废墟

那一江春水向东流的愁句上

站着北望的你

 

人间天上

再也寻不到江南

亡国之躯在于不识金戈

书画韵律是你一生的笑容

大小周后前呼后拥的江山

风流是文章  你手握工笔

将自己降为掳臣

 

心在异乡的酒杯里

哭成一座小楼

四十年来的河山

终是一缕东风

南唐是一首永垂不朽的词

你是千古词帝

秋窗诗歌

梦回长安

 

英雄坐北
战事在西
打开深夜的古书
有一匹汗血马飙风而来

 

它嘴上衔着的子夜
是大宋的五更
它引颈仰鬢的嘶鸣
掀开你通宵未眠的大帐
听你向众生点兵

 

三军壮士大碗喝酒
长矛铁盾指向日出
千军万马的声势
字里行间排不开
经年里不遭遇敌手的寂寞
古战场荒草艾艾


汗血马风尘千年
匍匐我的窗外
它在声援一场风花雪月吗
让累了的将军梦回长安

 

 

 

 

秋窗诗歌

哥们


亲爱的

我们先做哥们好吗
把那些儿女情长哭哭啼啼扔一边去
我愿自己强悍无比  不怕走黑路
我陪你喝酒到天亮
吸烟到深夜

 
你不必把我当成易碎的瓷器
我们是铁的关系
彼此摔来砸去也刀枪不入
拉拉手就又开怀大笑
我是伯牙 你是子期
天天高山流水弹琴去

 
爱我
就请你轰轰烈烈
恨我
也可以咬牙切齿
相聚大喜 分别大悲
十里长亭
任彼此归来离去

 
让我先做你的哥们
有时需要你忘掉我小女人的姿态和眼泪
漠视我的柔弱和渺小
让我继续在暴风雨里洗礼和挣扎
最后长大成一个铮铮铁骨的女人
我很愿意做你永恒的哥们

 

秋窗诗歌

 民国印象

一个叫民国的光阴 一辆黄包车的背影了

长袍马褂的先生是真学问的
满大街五四青年的口号都是他们的激情四溢
青砖灰墙里的胡同  到处是组织和暗语
一句我爱你 也是革命的接头
分不清的红男绿女 军统特务

 
民间深处是民国 倾听那最后的枪声和马蹄
殖民地里的男人 半封建社会里的女人
自由和真理是新诗 为爱同居
离家出走都为红色的信仰
我奔赴延安 你效忠党国 
家仇国恨很英雄很时尚

 
那百乐门里的歌谣  软软的
最风情为那种的民国青楼招摇着小凤仙和赛金花

历史上真正开始持枪的军阀  风流倜傥

枪林弹雨都在路上 不思量
鹿死谁手的江山 在民国 总统也轮流做

 
民国是一场京剧一场闹剧 你方唱罢我登场 最后 匆匆谢幕
民国啊  只有劳动历来都是一样的  颠簸流离  终生劳作

民国 阴雨天 我穿上旗袍  打开旧唱片 
空对曲终人散

 

 

 

 

 

 

 

 

 

 

秋窗诗歌

 你可以千年后来读我

 

我是前朝的女子
长着绣花鞋一样的模样
立在深闺里
读封建思想

 

黄昏的时候
我会学着崔莺莺一样
去翘盼那夜色下的西厢
不管能否遇见张生
我都会飘逸着宋朝的大衣服
为你修饰一段唐诗宋词的月光


你可以千年后来看我
放弃功名利禄的眼光
我是一首最乡村的小夜曲
一直萦绕在你的灯红酒绿之外
在西厢 在千年后
或上一个朝代

 

我还会不期而遇地出现在你的似曾相识里
继续写那首千年前羞涩的诗行
亦步亦趋的表达 都为这似曾相识的今朝 

手捧一些古老的句子  如何让你拨开迷雾 找到回来读我的路

 

你可以千年后来读我
为你 我深埋土壤 青铜生光
不会抛头露面的前朝女子
只等候与你来生破土相见的喜悦
怀抱旧朝代的甲骨

与你完成一次邂逅的价值连城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