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潘沈斌
潘沈斌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4,247
  • 关注人气:2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公告
潘沈斌  生于1986年春天。
 
  
 最欣赏的人:为了崇高理想而暂时卑微活着的人
 座右铭:孤人独行路,美人在天涯
  作品:长篇小说:《出麦田记》(重庆出版社,2012年版)、《洛日》(执笔)、长篇小说《痒》(江苏文艺出版社,2013年版)。
 散文集《堂吉诃德的单人旅途》
 诗集《遥望。平顶山》
 杂文集《痒》
 ……
等二百万字
 昂首戗东风,觑天下残梦,独旅又一夏,雨中孤飘蓬。长路遥指天一涯,彩云带云空,剑留少年去无意,在天飞潜龙。誓携髫年快意仇,挂帆战城东。
 --潘沈斌《08夏雨后与志文兄登长堤有感而作》
 
朋友

潘慧

大我十一天的堂姐。一个才女。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8-04-21 20:42)

4月20日,我的亲人们约定这一日去姥爷家走亲戚。


母亲说:“夹一个馍,再来几片红烧肉,你姥爷最爱吃红烧肉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从2011年《出麦田记》出版,已经过去了7个年头。如果以时间来算,我也算是一个文艺老年了。但是我像是过了七天。吴承恩《西游记》里说天上一天,地上一年。如今却是说时一天,回忆时一年。


太快。


不得不说,这本书改变了我的命运,当然,这改变是好是坏,尚不能盖棺定论,或许盖馆那天尚不能定论,最起码,它让我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这是商品时代,是和一帮商人谈艺术的时代,幸运的是,我遇到了很多懂艺术的人,即便我不是艺术,但是也希望很多人去懂我,搞艺术。


《出麦田记》出版以后,加印了几次,至于所得的稿费,以前我专门写过文章,此处臊得都不必说。但是这七年来,一直有朋友给我发消息,问我哪里可以买到,从去年,这本书基本上就告罄,网上卖的大都是复印版本。复印版本根本算不上盗版,是那种连封面都懒得带上的那种,连盗版的级别都够不上。有次要送一个长辈书,手头没有,不得已在网上买了一本复印版,白白厚厚的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

 

雨田将军刚刚创办“出麦田记”微信公众号的时候,就在微信上随口给我说了一下,我也没在意,我以为他也不会在意,就是随便玩玩。那个时候微信公众号还是很少的,很多人还不适应,我还是相信空间或者博客,我写两者的时间,已经有七八年了。

还有一个原因是,我对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11 22:34)
标签:

杂谈

这些年以来,暗夜里陪伴我的,始终有一档节目,这档节目已经停播多年,它的名字或许对大多人而言,十分陌生,叫《夜空守望者》。

第一次听到这个节目,是大二的时候,学校让每一个学生买上一台收音机,以便对付考试那挨千刀的英语听力考试。每当晚上入睡前,学生宿舍内都会有数不清的声音来聒噪你渴望宁静的耳朵。比如走廊上学生走动的声音,还有宿舍内室友的呼噜声,以及磨牙聊天声,当时觉得是噪音,现在却是最让我怀念的声音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母亲还守在春天的村庄

她打电话说

杏花和桃花一夜之间包围了八方

她坐在窗前,看到鲜花像烟花一样绽放

母亲呼吸着被花朵吐出的空气

趟着被花香过滤过的月光

看柳树也舞出盛世的芬芳

油菜花集体盛开出一个腾达飞黄

她说天下的春天都在潘庄

你不如赶快回来

何必追求文明践踏过的模样

何必再让身体蜷缩在

挣也挣不脱的名锁利缰

我挂了电话

看冬天的风吹着这名义上的城市春天

看天上的春风

都在亟亟奔去潘庄

我恳请一缕春风停下来

把我捎去  那春天首都所在的故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母亲还守在日益荒凉的村庄

村口槐树已经懒得计算

逃离那里的人有多少

三月 冬天还在盘踞那里

除了天上的月亮   除了月亮边上的春风

谁也不知道   文明何时路过村头

母亲打电话说

今年的香椿还未发芽

西河的冰块还未消融

冬眠的刺猬从没出洞

或许春天已经把他们遗忘

我守在春暖花开的窗口

打算给母亲写一封信

把繁华和春风装入信封

打算给母亲

邮寄一个迟来的

春暖花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29 10:24)

有那么一个黄昏,我坐在火车靠窗的位置,车开过平原,向着连绵起伏的太行山脉开去,窗外是连绵的荒山,光秃秃地杵在那里。荒山全部呈现出黄色,春天已经提前到来城市的公园,到来城市的别墅里的花盆,而这里,似乎是春天遗忘的地带。

寂寥的山里,连一只飞鸟也看不见,只有不时可见的水泥厂,盘踞在山谷里,卡车轰隆隆地在勉强开凿的山路上涌动。灰尘漫天。人们用他们的发明,去凿开一座座山,去把山川挖的千疮百孔。远望去,一片萧索,这像是被文明遗忘的地方。

蓦然地,我看到了​远方的山坡上,矗立着一棵白色的树。它在黄色为主基调的色彩中,白的夺目,白的孤单。这棵树就在几乎寸毛不生的山坡上,就在似乎从来没有人去的最贫瘠荒败处,在山坡的背阴处,兀自站着。我很奇怪怎么会有树叶发白的树。随着火车的开近,我才恍然惊觉,原来那白色,是这一棵树开出的一树花朵。树上花朵稠而密,怒放得壮烈且自信,野蛮且婉约,它不在乎有没有人看到,也不在乎会怒放到何时,只是如此霸道地朝天开放,朝着对面的山坡开放,朝着远方的远方开放。

它绝对看不到,在遥远的城市里,职业的园丁是如何对待国宝一样的照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22 07:50)
                                   
      开始的阳光发白,我倚靠在院子门口的柴垛旁,像一个冬眠的虫。蓝天上悬着几片深冬的云彩,不走,亦不动。母亲在厨房里剁饺子馅,刀撞击案板,发出“duang''duang'的声响,她时不时地出来倒几盆水,都会带着怨气地瞥了我几眼。
       ”都好几十的人了,也不说找个媳妇。“
                                    2
      十七岁的冬至晚上,我和几个少年一起在睢州的街道上,还未融化的积雪在街道边堆积,那时的睢州几乎没有路灯,到处都是黑乎乎的,只是有些树上象征性的挂着几条彩灯,只记得那个夜晚十分寒冷,冰覆盖住路面,我们走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17 09:57)
没有干粮  没有绿草
没有阳光  没有春风
没有长路  没有爱情
没有树林  没有村庄
没有未来  没有理想
没有你们  没有他们
没有安慰  没有收获
没有在乎  没有相拥
没有白雪  没有纯洁
没有泉水  没有琴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17 09:33)

无处可去   无处可栖
冬风吹我   落叶覆我
我躲避着行人的脚步奔袭
无所依傍    无泪可泣
千言万语   对着一粒尘埃不知从何说起
草木晃我      冰雪淹我
我爬上高树望你
黄沙漫漫   苦海无边
大部队已经深入巢穴栖息
马头琴扬   你陪着陌生人走入垃圾场
我在一个塑料袋上
随风飞扬
落单的蚂蚁
你微不足道的委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