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覆盆子
覆盆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396
  • 关注人气: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6-12-10 10:42)

       几个老同学凑到了一起,就如三伏天烧炉子 —— 真够热火的,聊得最带劲的话题依然是小时候发生在身边的那些耳熟能详之事,不知是张三先说到上辈人抽黄烟轶事,还有李四唠叨那个时代的烟袋(烟斗)。某君绘声绘色学起前辈点烟的神态,惟妙惟肖,给酒桌上增添了不少的笑料:吹一口纸捻子(点烟用),点烟,吸烟,一气呵成。他用嘴“噗”吐出的那声,味道——神似!那是相当的地道。

       后来又扯到烟丝的制作,某君讲的头头是道,俨然自家做过似的,讲上辈人制成烟丝的过程,既复杂又严谨:把烟叶晒干,用毛笔在烟叶上涂抹一点香油,压住一片,再涂,还在扎好的烟叶上喷口酒,说是酒可以防止烟丝霉变,加油是给烟丝添上香气,扎好一把,用铡刀切成细丝,最后用报纸或是牛皮纸包好,吊在房梁上,想抽烟时候取出一点,剩下的再包好放到房梁上挂着,他最后总结一句:这样制作的烟丝一点也不比现在上百块钱一包的香烟差。

       听此妙赞,我的眼前也不时地浮现出我的伯父抽烟的那些鸡零狗碎。伯父有只金灿灿的大烟袋,那是用黄铜做的,精致、时尚、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0-27 10:10)

       在这条老街上,这里的一草一木,每一块青石板,我不能说是太熟悉,只能是一种陌生的亲切感罢。
  在二十年记忆的长河中总会时不时地出现那样的一幅画面:我每当推着那辆白色的自行车从一扇木雕花格的窗户前经过,总有几位老人会从比他们更古老的门洞后探出头来,咧着干瘪的嘴笑看着我经过,那种温善的目光直射到人的心底,给人一种从未有过的舒坦感。特别是那位做裁缝的老人,那时我常常上他屋子里,要他给我几岁的女儿做大小不同、花色鲜艳的棉袄棉裤,我从未想到过,老人的目光竟成了我现在每次心烦意乱的镇静剂,一想到那目光,再浮躁的心也逐渐安静了下来。而那时,我只顾匆匆而过却无视老人温和而慈祥的笑容。

       那时候的早晨,老街热闹异常,街的背后那条大道便是早市,小贩们都抢在大清早把各家的新鲜疏菜摆放在路边。第一次吃水里长的“藕心菜”,藕心菜炒肉丁,特别鲜嫩;还有一种叫“棘斗苞”菜,也是一种生长在水里的茎杆,把外面的刺皮撕掉,只吃里面灰白嫩的杆子,用青辣炒鲜美可口,小贩现撕现卖,至今,这两种菜也都是我的最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22 09:50)

       小时候,就听老人们常说,大山里住着神仙,我曾怀着无比虔诚的心,在高山上的岩石缝里寻觅神仙,但终不得果,见不到神仙的真面目。因而我就幻想神仙一定像电影里上演的那样,身着绫罗,腾云驾雾,以长生不老之躯,通天遁地,呼风唤雨,排山倒海,无所不能。飞越云山雾海,翩翩袅袅,裙裾飘飘,畅游在天上人间,云里来雾里去,毫不逍遥自在。
后来又看了许多修道能成仙的故事书,真正慕煞了少年时期的我,尤其是铁拐李、钟离权、吕洞宾、张果老、曹国舅、韩湘子、蓝采和、何仙姑这八位神仙,据说,原来的他们也是凡人,他们是经过仙人的点化和修行而成为神仙,不是我乃肉体凡胎之辈所能奢望的,然而他们在人世间留下许多美丽动人的传说却深深地打动着我。

      做个神仙多好!能斩妖驱邪,能除恶扬善,能造福人类……

      但是,所谓仙人还不都是人们杜撰出来的,所以这份诱惑也只能骗到我的少年时期。瞅着大山里交通不便,老百姓辛勤劳作,换来的是一贫如洗的生活,大山里住着神仙,只不过人们绝望时的希望和期盼罢,是人们对美好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22 12:32)

       从没跟外国人打过交道,女儿工作与老外打交道的多,也逐渐对外国人有了一点接触和认识。Bita就是我认识的第一位德国人。

       刚进公司的女儿受公司的指派陪同Bita充当翻译。和Bita相处两个多月里,从女儿嘴里我便得知,Bita是个极其吝啬的老头,无论对自己还是对家人可都极其抠门,抠门都抠到家了。

       Bita的烟瘾很大,一天香烟两包,可是,每天抽的却都是劣质烟,甚至还到小卖部里寻找几块钱的烟来买,买不到那么便宜的烟,才只好买那十多块的烟抽,就为这,公司曾有人当面取笑过他,他倒无所谓,女儿也要他以身体为重,他都一笑而了之。他叫女儿陪他找最便宜的衣店,女儿就把他带进商城,在那里,Bita买了一件白衬衫和一条牛仔裤,不可想象只花了一百多点。Bita有一儿一女,都已独立成家,据Bita说他很宠爱女儿,便要在回国之际,要女儿陪他到超市挑选给他女儿的礼物,在超市里挑来挑去,最后也只买了最便宜的十几块钱一盒的面膜,女儿当时很替他女儿不满更是无语,对他说:“要是我,立马扔到垃圾桶里去,也不贴这样的面膜,别把你女儿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22 12:29)

       国庆放假,再游孔城老街,这时老街游人大增,一改往日的空旷宁静,呈现了一派繁荣喧闹之景象。

       和女儿游历一番正打算往回转时,女儿碰上她闺中密友的妈妈,我和方妈妈几年前是有过一面之缘的,那要追逆到女儿上桐中的第一天,在学生的宿舍里,我们都是来送女儿上高中的。那时匆忙,谁也不记得谁了,想不到,若干年后能在这儿碰上。方妈还是那么的年青漂亮,她那对可爱的姊妹花女儿,学业上不用她操半分心,难怪她显现如此的优雅,不似我般的苍老,催人老的不光是无情的岁月啊?!

       我被方妈热情相邀走进店里,想不到老街还经营着这么一家店面——秋石店,以前拍过对面酒吧的很多照片,就是没留意秋石店,令我意外店是方妈自己经营的,原以为她也是给人打工,所以她要送一盒秋石于我拒绝时,她说这是她家自产的,那我也就毫不客气了。我问方爸的厂子开在哪里?她回我:开在桐梓山上。真是奇了,一个月前我去参加一个朋友的女儿上大学的喜庆宴,返回途中竟然经过了那里,车子一晃而过,傍晚天黑没能看清楚,只见黑洞洞山岗的树丛里有排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8-01 14:06)
标签:

文化

      我沿着一条青石铺成的窄路一路走过去,老街的影像又渐渐明晰了起来。几年前这条老街我来过两次,没有哪次能像这次这么坦然,这么的悠闲。我不紧不慢地踱着步,一眼望过去,街上没个人影,想到这一刻这条老街一个人拥有了,我就按捺不住地窃喜,难得有这样安静的街道。那踏过的青石板,经过岁月的打磨,光滑表面发出清冷的光泽,大红灯笼依旧静静地挂在吊角楼上,老街这时候是万分静谧,静谧得令人出现幻觉,好似淌漾在一幅画中似的,此时,唯有我的脚步声仿佛是静谧的夜里传出的打更声。

       行走在这样老街上,不得不用惬意来形容,经过岁月的扭转,原本拥挤热闹的街道演变成现在的宁静与从容。我搜寻老街建筑年代,从位于七甲的倭房,它建于明朝天启年间的1625年,是老街最早的古建筑。这样看来,老街应有几百年历史了,漫步在这样的有着几百年历史的街道上,看着周围老式建筑依然屹立在那里,伴着蓝天白云,又被绿草如茵包裹在其中。这里,离我们日夜奔忙的繁华都市却是那样的遥远,每分每秒都写满了悠闲和安静,想必百年前的某一天,眼前这座“黄家大屋”的拥有者,也一定像我此刻一样,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8-01 14:05)
标签:

佛学

我喜欢走东门老街那条巷道,因为青砖石路幽静,还因为那里有个土地庙,香火不断,空气里总是弥漫着一股子香味,很喜欢那种味道。每逢初一和十五人的早晨,鞭炮声声,不少人在那里叩拜。现在许多人很重视个人修行,收敛欲望,吃素,拜土地公公,吃斋念佛,提醒自己要感恩,一切要以善为本。
   
我想一个人一旦有了信仰和其他人或许就大不同了吧?就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不敢触碰的孤独 

【父亲老了,老了就不成样子了,虽然活得那么卑微,那么凄苦, 然而他却顽强而倔犟地活着。很想用笔记下他最后的时光,可是,我的拙笔已写不尽他深刻的孤独和晚年的凄凉……为父亲节而写,祝愿天下所有的父亲健康长寿,幸福美满!】

 

“我在这世上太孤独,但孤独得尚不足够

使每个时辰真正变得神圣。

我在这世上太渺小,但渺小得尚不足够

在你面前恰如事物,

深沉而机敏。

……

我不愿在任何地方卑躬屈膝,

因我在哪里屈膝,就在哪里变为谎言。

我愿我的感官

在你的面前真实。我将描绘自己

如一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23 10:14)
标签:

房产

       听同事说起他住乡下的亲戚儿子结婚,女方提出必先在城里有套房才答应跟其结婚。两口子省吃俭用,买房还差十几万块钱,因而儿子的婚事也就耽搁在那里了。现在走到哪里,恋爱的必先条件除了房子,还是房子。其实,房子只是每个女人嫁人希望有个自己的家而已,这个要求也不算很过分。

       我家对门那户人家,父母在日时有几间老房子,父母说他们老了谁照顾他们,以后这几房子就归谁所有,不过老人说是说过了,也没有办什么遗产过户手续。对门那对夫妻照顾老人也够操心和细心的,老父亲生病过世,老母亲又因高血压引起的中风在床上躺了几年,老大在乡下,只有他们在身边能照顾。后来父母都去世了,房子也归了对门那人了。房价这些年是一个劲蹭蹭往上涨,涨破了老大的心理底线,老大心里也就不平衡了,他说我不是不养,在父母生病期间,我也出了钱了,我该出的出了,所以这几间房子我也应当有份,以后这块地方要是拆迁了,我也有权享有拆迁房的。为这事终于和弟弟一顿大吵,两人还因此动了手,从此,兄弟俩恩断义绝再也互不往来。

       关于房子的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29 10:47)

    在一个乍热还寒的日子里,我们几个朋友相约一同来到“桐城老酒酿造公司”,刚从大门前下车,一股沉醉的酒香,带着某种诗意,就向我们悠悠地飘来,直叫人心醉。

    在热情好客的李总相陪下,我们几人看酒、品酒,一同感受桐城老酒的魅力。从散酒间到成品仓库,我们一路走到了酿酒车间,在一个不大太的酿造车间里一口大锅映入我们眼帘,在我的印象里,酿酒的地方多半只从《红高粱》之类的电影中看到的那样,呈现给我的也多半是“天地氤氲,万物化醇”的一个雾气腾腾世界,现在,我来的不是时候,此刻生产已过,很遗憾我是没能亲眼所见工人赤着大膀挥舞着大铲的场景,想像中其间一定一派雾气腾腾之景象,我想那个场面一定是气势恢宏的,好在有个朋友比我先到,从她拍到的照片中我有幸看到了那场景。现在,这里的一切是安静的,那口大锅就静静地躺在那里象刚刚生产过后的孕妇那样慵懒疲惫。望着眼前一切我依然是惊奇的,那蒸好的稻谷早已从大锅中全部铲出,就放在地上用稻草覆盖着,静谧地躺在那里正默默地等待发酵呢!我在想,酒真是个神奇的东西,古人酿酒,是什么样的一种机缘?让它焕发如此的魅力?是因为它的芳香甘冽,浓香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