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碧翰烽1号
碧翰烽1号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318,550
  • 关注人气:3,14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砭世间积弊,言百姓心声,话世事沧桑,感人生情怀(邮箱:58041781@qq.com;微信公众号:bihanfeng-1)欢迎订阅碧翰烽凤凰新闻客户端、搜狐新闻客户端和今日头条。
新浪微博
评论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友情链接
暂无内容
博文
分类: 社会观察

这次回乡见到了老家的村主任。本来想和他说说话,可是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他接的电话有六个之多。

除了一个是老婆打的,其它都与村里的矛盾纠纷有关,有家庭的、有讨帐的。

其中一位村民打来电话,说是有人带着一帮人到他家闹事,希望村干部去管管,这位主任当时回道,“如果他们闹,就立马打电话报警。”

挂下电话后,我好奇问了一下,这又是个啥事儿?主任不甚在意的说道,一个小家庭纠纷,没什么大事。

我说,现在的家庭纠纷可不是小事,弄得不好可能就会酿成血案。

他接着细细告诉我,“这是外地的一位女子,她常年在外打工,早年离婚后,就没有正儿八经结过婚,但谈过一些男人。这次遇上一个男人比较难缠,就躲到我们的村里,她姐姐家,闹得她姐姐家不得安宁,已经闹过一次了。”顿了一会儿接着说,“这事可和我们村里没什么关系吧!”

我说那不尽然,只要在你的地盘上,马上就要过年了,那么多人闹上门来,如果控制不住,可不是小事情,你还是赶快去处理吧。

听罢,这位村主任赶忙就去了,事情最终得到了妥善处理。

据一些村干部介绍,每每年关的时候,各种各样的矛盾呈现多发趋势,这让他们基层身心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社会观察

回乡笔记三:新农合缴费为何一涨再涨?

不干不净,吃了没病。

不干不净,有病没病?

只要从农村出来的,恐怕很多人都会听过这样的口头禅,影响了不少人。

本来就是一个卫生健康的问题,可有的人非要上纲上线,说是歧视农村、歧视农民,说是忘本。

外表光鲜,内部杂乱,可能是一些农户住宅的重要特征。

有的农民把心思放在房子的外观装修,内部却并不精雕细琢,细节上也不注重。就拿两个重要的地方来说,一个厨房,一个厕所,就做得不怎么样,要么不太方便,要么不够清爽。

令人费解的是,有的农户明明住上了小楼,主房也做了些装修,可是厕所却还是老旧的,从蹲位往下看,能看到粪池,弄得有些小姑娘直皱眉头。

而从过年的饭局来看,一些农户依然保留当年的习惯,就是大年三十的团圆饭,做了不少菜,往往来客人后,还是几道剩菜热来热去,因为过年吃得太频繁了,走到哪就吃到哪,所以菜总吃不了多少,也就不断地剩下去、端上来。

近些年来,保健品下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社会观察

空气和水。

城市转型,农村也在转型。

还没有回到家,网络上关于农村禁放鞭炮的争论此起彼伏。

官方的意见比较明确,一方面是为了生态环保;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安全;还有一个方面也试图引导好的风俗,别走奢侈浪费之风气。

回到农村,父母还是买了一些鞭炮,但和往年相比,明显少了许多,说是今年村里下了通知,对燃放鞭炮有所限制,尤其是祭祖上坟不能燃放,以免引发山火。

我不以为然,觉得事可能是好事,但不一定执行得了。

果然,从大年三十早上开始,村里的鞭炮声就再也没有停过。尤其是到了晚上,鞭炮声越来越密集,也越来越响亮。父亲不敢打开门窗,因为能从外面闻到一股浓浓的火药气味,也能深深感到空气的浑浊。

整个晚上,我们都难以入睡,因为鞭炮声根本就没有停过。睡眠只能断断续续,过惯了城里的安静之年,不知道这样的热闹是好还是不好。

经过现实的体验,我深深觉得,烟花鞭炮这个东西,真该要好好规范一下了。全面禁止燃放可能不太现实,毕竟文化还在那儿。可行的办法还在于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社会观察

回乡笔记

碧翰烽/

算起来,已经有两年没有回乡过年了。一家人回乡看看、走走亲戚、话话情长,别有一番体味,或许能够戳中你我的心动。

一:他开小车被扣了72分!

车是一个变化的农村。

车是享受的,也是烦恼的。

他是一位乡下的小生意人。这些年,不少年轻人外出打工创业,他却一直没有出去,一直在乡下做着小生意,日子过得是红红火火。

春节回家,坐着他已经买了多年的小车,攀谈起家乡。

他突然说了一句,“这一年,我这车子已经扣了72分了,得找个时间去处理下。”

我听得有些吃惊。“怎么会有那么多?经常出远门吗?”

他笑道,“都怪我大意了,原来我们村子前面常常经过的一条道路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安上了一个监控,起初一直有人说还没有启用,谁想到已经启用那么久?”

“如今想要消违章分,怕是不容易了。”我提醒道。

他说,“是的,我准备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社会观察

碧翰烽/

这天,一位身着睡衣的中年男子找到某老板,闹着要老板给钱。

老板说,钱早就给你了,怎么还来要钱?

原来,这位中年男子在城市务工时,不幸受伤后引发疾病,最终导致伤残,大脑也有些问题。后来几经周折,达成了赔偿协议,最终以每月多少钱的标准,给这位男子以补偿。

这位中年男子近五十岁了,没有结过婚,只有一个大他十多岁的女友。然而自他患病住院之后,这位女友一直没有去医院看护他,也没有帮助他处理相关事宜。一直都是其兄弟、侄儿们进行处理。

最终,他回到了老家。可是,他还是想回到女友那里,但女友表示了拒绝,称如果上门,就得把补偿金交出来。

可是,如今补偿金的那张银行卡保存在侄儿手里,毕竟这个叔叔已近瘫痪,他的后半生总得有人照顾。

于是他找到当年做事的老板,要他给钱,或是出面解决此事。但老板明确表示,该给的钱已经给了,如今的问题已经是家庭问题了。

思考这个现象,有几点值得我们思考:

一是农村光棍问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法治视点

碧翰烽/

其实,谁都明白,春节期间最大的一个娱乐活动就是打麻将。

一者,过来全家人围着火炉看电视的时光,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二者,农村如此荒芜的文化生活,除了麻将,还有什么呢?

三者,正如有人所说,几个亲朋好友在一起,不打麻将又能干什么?文化层次不一样,思维理念不一样,想要搞点高雅活动能行吗?但是打麻将是可以一样的。

简单,有钱,就可以了。

可是,麻将之东西,让人有爱有恨。爱的人可以成瘾,几天几夜不下桌;狠的人牙直痒痒,只想有警察来抓。

至今,关于打麻将的问题,仍然纠结于娱乐与赌博之间,始终找不到一个准确的界限。

第一,关于赌资较大的认定。目前没有一个统一的规定,都是各地自行制定。比如上海、河北的200元以上的,比如内蒙古规定单注金额二十元以上五十元以下的。那么这样一些规定,是否具有可操作性,是否符合实际,恐怕值得商榷。

第二,关于亲属之间的认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法治视点

碧翰烽/

自古以来,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已经深入人心,被称天经地义。

但也要看情形,为什么杀人?正当防卫、见义勇为的杀人,就不需要偿命,还要鼓励;还有欠的什么债?如果是被骗被威胁欠下的,就不必还钱。

不要以为有一纸合同,或是一个协议,就可以让人借钱,并成为债主。还得看看这合同、协议是不是合法?有没有违法?

高利贷一直饱受非议,或许就是如此。一方面人们痛恨有些借高利贷的,是自作自受;另一方面更多指向高利贷的作局、欺诈与软硬暴力之威胁。

正因为此,才有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之重点,指向了高利贷犯罪。

某男,是个做生意的本分人,一不留神被其朋友下了个圈套,以其手机和身份证,在网上贷了款,结果竟然是高利贷。后来其朋友涉嫌诈骗被警方抓获,可是网上的放贷方却没有放过他,天天打电话威胁他要还贷,扰得他是不得清静。

他不知道怎么办?想给对方还贷,但明知是个无底洞。不还贷,对方的威胁、骚扰着实让其害怕得很。后来还是朋友支招,只能找警方求救,舍此别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社会观察

碧翰烽/

近日,一朋友给我讲述了一件事情。

有一次,他到北京出差,打了个出租车。司机很健谈,是北京人。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北京的房价,司机却很自豪,他说,这些年,就指着房子了,当年的投资没有白花。

他有5套房,虽然不是在城市核心圈内,但房价也够傲人的了,这是他最大的财富。

朋友感到很惊讶,说你靠着房租,完全可以过尽好日子了。万一需要大钱花,卖掉一套房不就行了。

司机摇摇头,那可不能随便卖,这可比拿着钱划算啊。

朋友又问道,你这么有钱,还出来跑什么出租啊?

司机说,不干点活儿,有点心虚,感觉空落落的,觉得会与世界隔绝。还有,我们那个小区,很多都是像我这样有多套房子的,他们很多人基本不干活儿,天天就是在一起打牌赌博。

我也曾经如此混时度日过,但混过一段时间后,觉得这样更心慌,如此下去岂不堕落了,将来一旦遇到啥事,该怎么办?可我也没什么特别的技能,开开车,算是还能够做吧,而且想做就做,不做就休息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社会观察

碧翰烽/

那是在两年前,有位农民工找到我,咨询讨工资的事情。

他是一位泥瓦匠,性格老实,一直在大城市建筑工地上打工。他说,干活累一点倒不算什么,自己是个农民,不干活就没有钱,吃穿就成问题,孩子也没钱读书,家里人过不上好日子。

不过让他愁心的是,每每到了年关,都得为讨工资发愁。很多时候要在大年三十前后才能拿到工资,而且也只能拿一部分。有几年甚至到了大年三十才拿到工资。

他对我说,有一笔工资,大概三万多元,已经三年没有讨到了。更为可恨的是,这位老板每次都以各种理由说“没钱”,整个就是一无赖。而且无论我怎么去讨,都拿不到这余下的工资,反正就是拖着,有时候根本就躲着不见人。

我问道,这个老板还真有钱吗?他说,肯定有啊,有房有车,日子过得也不错,但就是欠人家钱不给,明显就是不要脸的那种人。

我说,你找过劳动部门吗?他说找过,人家可能觉得钱太少,没有对这个老板采取什么措施,虽然上过门,但没有效果。

既然如此,我就劝他干脆打官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法治视点

碧翰烽/

近日,某地一“黑老大”被判处无期徒刑,引来舆论纷纷关注。

令人意外的是,不少群众对于“黑老大”的量刑颇有意见,认为判得太轻了,应该要判处死刑。大家朴素的认为,一个“黑老大“该有多坏,却够不上死刑,而且还认为涉案时间长,涉案金额大,涉及人员广,影响如此之大。

一如之前关于恶势力团伙成员判刑几年的议论,当时也有不少群众认为恶势力判个三年左右,也是太轻了。

关于这些舆论上的反映,表现得比较集中。对此,我曾经请教过几位法官,听了他们的看法:

一者,对于黑恶犯罪,当然是依法审判;二者,现在有些黑恶势力,从证据和事实来看,只能够得上如此刑罚,这些人也不是吃素的,他们也知道如何钻法律的空子;三者,就“黑老大“的量刑来看,如果不涉及到命案,一般恐怕都不会判处死刑。

后来,我也以“黑老大“为关键词进行了搜索,发现的确很少判处死刑的,一般都是有期徒刑、无期徒刑。被判死刑的一般都背负命案。

有老百姓常和我说起,此番扫黑除恶很受欢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