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佐罗佑乐
佐罗佑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361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1-05-11 13:21)
标签:

杂谈

分类: 我的生活
    很久没有写东西了,今儿吃饭的时候忽然想到了这个问题,也是我一直在思考的一个问题——相信对于很多人来说,他们也思考过,但多数人都恐怕没有什么答案——除非是有信仰、且信仰很深的那种。

     在读了霍金的《大设计》后,灵感在中午一触即发。他曾经说我们不是不可以通过每一个原子之类的预测其轨迹,来判断一个人的思维。只是因为这样的计算太过复杂,计算量之大、计算时间之长,以我们目前的科技水平而言是不可能达到的——而你其实只是在预测一个人某一秒的一个小想法而已,这也是在没什么必要。但未来呢?如果有了足够强大的计算能力,我们是否可以计算出一个人的想法?毕竟,我们人的大脑乃至身体的每一个地方,都是由原子、或者什么夸克,或者什么XX——假设未来我们发现并确定了这个最小的单位——组成的。

     话说到这里,也正是XX,这个最小单位,在这儿我们还是按照寻常百姓目前认为的,是“原子”吧。我们人是由“原子”构成的。那么,这个“原子”,与我们身边的电脑的“原子”、桌椅的“原子”,应该是一样的,都是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http://bulo.hjenglish.com/app/v1这宣传片搞得挺全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前言:在奥林匹克运动博物馆内,我们可以查阅到《奥林匹克宪章》的年表,在这里,最新的当属2007年7月的版本。而在这之前,分别是2004、2003、2001的版本赫然留在了年表上。值得注意的,我们国人“研究透了”的90年代各版本的《宪章》,连一本都没有特别提及到。但是在我国,90年代版本的《宪章》论述却占据了中心位置,而众多专家、学者做各类研究时所引用的,也都是90年代版本的内容,乃至2008年的今天依然如此。而这种建立在“核心旧、外壳新”的“与时俱进”,并不符合我们的要求,甚至阻碍了我们用发展的眼光去审视奥林匹克基本原则。
  在普通大众心中对“奥林匹克主义”等概念的匮乏和曲解也是非常严峻的问题。例如,拥有2亿网民的中国,搜索引擎市场占有率高达74.5%的百度公司(引自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2007年度调查),其旗下的“百度百科”在“奥林匹克宪章”的解释中,依然有“现行的《奥林匹克宪章》,是1999年12月在瑞士洛桑由国际奥委会第110次全会通过的,1999年12月12日开始生效”的字眼。但是,也是在这一页,“现行的《奥林匹克宪章》在国际奥委会1996年7月18日亚特兰大第105次全会上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当今学校体育在中国的社会实践中遇到了相当多的难题,在肯定其已经取得的些许进步的同时,如何正确解决实践中的困难是所有体育工作者的当务之急。我以为,发现问题远比解决问题更加重要,毕竟倘若连问题都发现不了,是无从谈起解决的。然而,学校体育在中国所暴露的大大小小的问题已经不是一两页纸所能展现的了,所以我尝试从问题的源头抓起,以此来找出所有实践中缺失共同的本质问题所在。

  参加在学校体育教育过程中的人,应该有接受教育的人、实施教育计划的人和制定教育计划的人三类。接受教育的人无疑就是中小学生乃至大学生,在中国社会的实际情况下他们也是在这一过程中最无力、最被动的一个团体,倘若在背离社会现实的情况下致力于建立“让学生做主”的学校体育模式,短时间内无疑是乌托邦一般不够现实,毕竟我们的社会现实、文化都与这一教育理念格格不入。

  我以为,实施教育计划的人也就是体育教师,和制定教育计划的人也就是教育局内的官员才是当前中国学校体育的关键所在。如果要改进现在中国社会的学校体育,则必须从这两个方面抓起,方能奏效。

  浅层:体育教师。毫无疑问,体育教师本身存在着执行能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本文前,请读者先在心中尝试回答几个小问题:1、象棋比赛、桥牌属于体育吗?为什么?2、如果它们是,那么数学竞赛属于体育吗?如果下棋、扑克不是,那么F1赛车、射箭属于体育吗?为什么?

  回答“是”与“不是”,其实并不难,但是要找到合适的理由,一个让所有的人,无论是体育专家还是普通百姓都能理解并赞同的理由,将“体育”与“非体育”划清界限,则是难上加难。

  我认为,以精炼语句的形式来表述体育的定义,需要异常严谨的措辞和极度广博的知识储备,难度很大。于是我想到,以图画的形式来表达我对“体育”定义的理解,似乎更能让大家“意会”,而非咬文嚼字的“言传”。

 

  以上简图代表了我对体育的粗浅理解。由图可见,我们心中那个包罗万象的“体育”是一个有着自己内涵和外延的“圆”,这个“圆”包括了所有的体育内容。而教育、娱乐、竞技亦都是“圆”,每个“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目标定向理论已经成为了时下广受关注的课题。它的正确理解和运用,不仅可以促进个体的积极发展,更能够使个体在竞争中获得期望的成果。在体育训练中,目标定向理论的作用也已经被人们所认识到,并且一系列的研究已经将其更加客观、深入的展现于世人面前。

    运动员在体育活动中对活动的动机不同,会造成其活动过程、结果的不同。当运动员被认为是任务定向者时,其有能力知觉与活动类型引起的成功感觉是以自己作为参照标准的。其目的是发展个人能力、获得洞察力和掌握所学知识。而当运动员被认为是自我定向者时,其中心是放在显示超长能力上的,他们对自己的能力判断是以社会常规为参照标准的。

   以上二者的不同,会对运动员在训练、比赛中的表现产生重大影响。目前的大量试验和研究表明,任务定向是一种积极主动,比较理想的目标定向状态而自我定向是一种消极脆弱,导致个体适应不亮的目标定向状态。如果一名运动员被认为是任务定向者时,那么他在成就情景中,成功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足球

篮球

项群

分类: 体育研究
    总有人说,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一群中国人是一群虫。此理论多来自于我泱泱大国之偏禹一地的小邦日本。究其依据,不胜枚举,然到底是否会如真理的永恒一样贯穿中国发展始末,实未有定论。但仅从现代体育角度来说,此让国人人揪心的论调却依然能够找到它的立足点。

    足球作为全世界最为受关注的体育运动,毫无例外的也博得了国人的偏爱。即便是国家队之“国男”、“国女”再臭再丑再无能,也还是让中国球迷在以泪洗面数日数年数十载之后依旧痴心不改。没有人会“天生贱质”,恶心什么还欣赏什么,那么“国男”、“国女”之所以为球迷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同时还趋之若鹜,则唯有感激足球本身魅力的份了。

    虽说大家都被足球的魅力所打动,但是足球本身是什么,踢好足球的方法与教学,在广大国人看来则不那么重要。可怜的正在于此,在我们摸不清对手底牌的时候,我们能做的也只是摸着石头过河,打一张是一张——这也就直接造成了当今中国足球职业化畸形的现象。

    批判国足(无论男女)的文章,无非是两类。一类是自己还不会踢两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日,宿舍床脚损坏,去跟宿舍管理员说,正在下象棋的此君头不抬眼不瞟的跟我来了一句“等大家一起上报损坏时,我们统一修”。咋一听似乎有华罗庚所说的“统筹安排”之理,可细细想来,今天的故障你不修,等别人的“还没出现的故障”出现你再修,那今天的故障岂不是要更加扩大?非得等我从床上掉下来才给马上修?
  在传统的行政思维面前,任何有力的创新和计划都显得苍白无力。国人的行政思维大到上层领导,下到乡村土霸,传达的丝毫不差。官话套话在领导口中说出来时,或许也有某些值得赞同的地方,可倘若连小小的宿舍管理员都跟你玩“行政套路”,那天下最大的行政思维国家呼之欲出时不是念“中”是念什么?
  “行政足球”貌似也是诞生于这样一个行政的土壤中。国人与媒体将数十年的沉冤与愤慨一并发泄到了中国足球的代言人——足协身上,以“体制”为手中墨笔,在中国足协身上来来回回,用几行字形容足协屎他交的税。
  可是,笔者在阅读那些惊天地泣鬼神的人鬼情未了般的或慷慨激昂或悲愤交加的诸帖中惊奇的发现,“体制”一词已经成为了中国足球帖的高频词汇(仿佛你不写“体制”二字,你就不懂足球),但是浅尝辄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体育博客中对于国足裹足不前且拖拽中国足坛“国将不国”的评侃已经屡见不鲜,以痛斥球员缺乏职业道德、悲愤足协管理能力低下、仰望欧洲足球之脊背而高处不胜寒者居多。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博友大有人在,各抒己见中颇有武文泼墨时潇洒如风的舒畅。此情此景犹如洞房花烛之夜,来来回回,爽了自己也爽了别人。然无论是多么慷慨激昂的抨击,亦或是多么悲愤交加的哭诉,都是仅仅停留在“球员——教练——俱乐部——足协”的小圈子里难以自拔,尽穷其中。所谓近亲结婚生弱智,在小小圈子里即便是上蹿下跳的再厉害,也不过于井底之蛙难以看到“惊天内幕”。而所谓内幕,则必然为外行人所不知不详不清之事。在不愿徘徊于小圈之内,又被排挤于内幕之外的时刻,足球织网上的其他本不该被人们忽视却又常常被人忽视的因子,则更该走上前台来了。

  倘若说到涉足到中国足坛中最强势的集团组织,往往很多人会脱口而出“足协”或者“大连”,但实际情况却也并非如此。以欧洲先进足球理念和成功足球队运作模式为例,各个球队的收入来源基本维持在“三三制”的水平上,即门票收入、相关球队服务收入(球衣及其他商品)、电视转播权收入。三者基本上各占三成,联合筑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体育研究
一日,宿舍床脚损坏,去跟宿舍管理员说,正在下象棋的此君头不抬眼不瞟的跟我来了一句“等大家一起上报损坏时,我们统一修”。咋一听似乎有华罗庚所说的“统筹安排”之理,可细细想来,今天的故障你不修,等别人的“还没出现的故障”出现你再修,那今天的故障岂不是要更加扩大?非得等我从床上掉下来才给马上修?
  在传统的行政思维面前,任何有力的创新和计划都显得苍白无力。国人的行政思维大到上层领导,下到乡村土霸,传达的丝毫不差。官话套话在领导口中说出来时,或许也有某些值得赞同的地方,可倘若连小小的宿舍管理员都跟你玩“行政套路”,那天下最大的行政思维国家呼之欲出时不是念“中”是念什么?
  “行政足球”貌似也是诞生于这样一个行政的土壤中。国人与媒体将数十年的沉冤与愤慨一并发泄到了中国足球的代言人——足协身上,以“体制”为手中墨笔,在中国足协身上来来回回,用几行字形容足协屎他交的税。
  可是,笔者在阅读那些惊天地泣鬼神的人鬼情未了般的或慷慨激昂或悲愤交加的诸帖中惊奇的发现,“体制”一词已经成为了中国足球帖的高频词汇(仿佛你不写“体制”二字,你就不懂足球),但是浅尝辄止的现象却总是出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