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邹静之
邹静之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81,425
  • 关注人气:1,7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友情链接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博客七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5234天了,我领取了徽章.  

  • 2007.03.14,我在新浪博客安家。
  • 2007.03.14,我写下了第一篇博文:《我的第一篇博客》。
  • 至今,我的博客共获得424,233次访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其实是那样,关于怎么写,跟见山不是山没关系,一种语体或一种文体不能变成一种境界的体现.一个实的或说明文的写法,不代表见山是山见水是水.其实我看文字,很多时是看它深入了多少,你所想到的和你的能力能表现出来的到底到了什么程度.你是否准确.,内心的真实的准确,文字的准确,分寸的准确,包括高度的不挣扎的准确,当然还有文体,视角是否新鲜独特.这一切都来自你对这些东西花了多少心血,或者说是有能力写出来.且一定想写出来。如果都有了,那也不一定成功,还要看,这东西有没有价值,当年有价值,五十年一百年后是否还有价值,是资料的价值,还是艺术的价值.一个人写了那么多的文字,如果你把它扔到时间的长河中去,能有只言片语留下了,那才是最后的判断.我在给徐皓峰的<大日坛城>写的心得中,有一段话
玄机

一想到光年这个词,我就觉得自己活得不真实。


 
光年:长度单位,指光在一年时间中行走的距离,即约九万四千六百亿公里。

我们所处的星系——银河系的直径约有十万光年。

我们肉眼能看到的最远的星,仙女座星系(M31),距地球二百二十万光年。我们今天看到她的光,是在二百二十万光年前发出的,如果她熄灭了,我们用肉眼也只有在二百二十万光年后才能发现。

这样的辽阔,自身都找不着了……但知道和不知道有区别。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有人说这是在写恐龙,他们愿意把胸怀具体化。好吧就说是恐龙吧,有一个现象——恐龙灭绝后,我们的心胸也变小了。这年头教你术的人多,道没人提了。让我们胸怀恐龙吧。(引文结束)其实一个近六张的人了,他没几天闹腾了,我现在对《九栋》的看法是庆幸,我在那样的一个时期——九零年之后,有过那样的心情,把文革时期九栋的气息都回忆起来了,这些文字在十五,六年前发出时有人读没什么人评论,近二十年过去了,她在现在能让人阅读或引起评论也是一种庆幸。感谢狗子,这是我出的所有的书中最满意的一本。


 

 

1.    关于“做作”

 

流水账不做作,但是乏味。

面对现实,如果我们想要表达,总是难免做作,想要表达得好或说精彩,难免要累,这是精彩的代价。朴实也是表达中精彩的一种。

为什么要精彩(包括精彩的朴实)?因为我要表达的是触动我的现实,甚至感动我的现实——这是表达的原因;我要把这触动或感动说到位说清楚,这必然导致精彩,所谓精彩就是,一部作品让读者感到了他平时没有感到或忽略掉的东西,由此弥补了他对现实认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09-03-01 16:28)
标签:

杂谈

[铁架子推上来算是昨天开始了。

老迟:昨天我在上边。(爬上去。)你在哪儿!我只记得有一对吵架的大学生……还有一个吹口琴的人……(演员都在老迟的叙说中上来,就位,还有一些人穿着灰衣坐着扮着恋人的样子。)

男人:他们都在,我当时和一个女人坐在一起。

老迟:想起来了。那时我在铁架子上坐着喝啤酒,我内心有很多解不开的结……(老迟回到铁架子上去喝酒。)以为想想就能想通了,没有,说句丧气的话,今天比昨天的愁烦还多。我在思索的时候罪孽找到我身上来了,我该怎么办。你说吧,死人请你讲讲自己……

男人:现在是昨天,你在上边……

[拨钟人上来把时间飞快往回拨,拨回到了昨天。

[所有的演员来到台上坐在自己该坐的位置上,开始演昨天的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01 16:23)
标签:

杂谈

静场。

老迟:(冰冷地问着)你干了?

[西口洪慢慢抬头。

老迟:(加重语气又问)你干了!?

西口洪:……我该怎样?

老迟:你该怎样,你,你该把那束花,甩在她脸上,从这裁判架上跑下来!扬长而去……带着愤怒扬长而去。

西口洪:……我为什么要这样……我为什么要把花摔在她的脸上?!你刚才还说她说了真话。

老迟:两回事。这……这不是你对她的问题,这是你对自己的问题,三年来你风风雨雨地出于良善地帮着她,她怎么可以用这样的行径来玷污你高尚纯洁的感情!

西口洪:我不纯洁!

老迟:……你不是连铁架子都没上去过吗?

西口洪:我人没上去过,心上去过无数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01 16:17)
标签:

杂谈

 (接上)

[晨练的音乐。突然响起,那种锻炼的音乐磁带声。这时要表现一个热闹而平和的场面,写意。有老太太挥着扇子,慢慢地走扇子步的,有老人们挥着绸子走秧歌步的,有跳那种老年健身舞的,有练剑的,总之很多锻炼的,老人,写意地,优雅地热闹地表演着从台上过。这些人的着装都可以是灰色的。

[男尸在那儿躺着,像一个僵硬睡着了的人。

 

[众人安静地走了下去,所有的脚从男尸前走过,没有一个人关注那个男尸。

[崔傻又上来了。

崔傻:对不起,死了的朋友,这么多的人从你面前过都没看见你。实在对不起,我想了想今天的十二块钱我还是要挣的,我不能因为你死了,我就不活了,我显得有点没良心是吧,但应该说我算好的,算好的。我已经管了你一次,不能再管了,我的良心过得去了,你躺着吧,安静一会儿。过完了这一天,等我把晚上的钱挣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01 14:14)
标签:

杂谈

<操场>于二月二十六日首演了,演出成功.

这部戏倾注了我的心血.

它不是一个情节,人物冲突的戏,是一个思想冲突的戏,注定了,它会让人觉得有点不能掉以轻心地看,所以它也注定了没有<我爱桃花>和<莲花>那么讨好.<操场>甚至会让一些人愤怒,因为他被迫地要检索自己的内心了.他们习惯了的优越的'知识分子'身份,脚下被抽掉了一些砖头.

当初我想的只是自己批判自己,如果聂赫留朵夫是托尔斯泰,他对他做了多么不满的描述.

我的表面跟我的内心有差距,每个人都这样.我有痛苦,但我还没有胆量说出'我希望能与自己的痛苦相配'那样的话.

我想过就现在这样活下去不是很好吗.但我时时会出现剧中老迟夫人说的那段话.

我不能.我没法躲避我的思索.我撒过谎,做过违心的事,我做了,我会为此痛苦.这痛苦像一点薪火,一点光亮,我看重她.

我们该生活在什么样的时代,这时代除了我们自己去造,谁还能帮助我们.

 

<操场>的命运多舛,我曾想过就这么不断地改下去,一稿一百稿,变成一个工程,那也是一件在无奈中有意思的事.谁想,它在去年的下半年,风向大转,一些读过剧本的朋友给了我鼓励.他们先后是:宁肯.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们的心

                            ——献给汶川的血肉同胞

                                            

                                                邹静之

我们的心朝向汶川,

我们的双手朝向汶川,

我们阳光般的心朝向汶川,

我们旗帜般的双手朝向汶川,

我们十三亿双手向汶川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学/原创

 对不起,上篇格式全错了。请看这篇。
 
有段时间没来了。
 
昨天与中学的同学聚会(我上的是玉渊潭中学,当年就近分配。那时这学校还不是重点中学。是个新校,有个顺口溜是:玉渊潭门朝北,不出流氓出土匪。也没坏到那样,新建校的缘故。其实按现在的话说学生素质都是很高的。)有个同学突然问一句,你是不是总出差呵。我说偶然。他说你的博客好像有很长时间没换过了。人家一说我想到,可不是吗?
 
忙好了《倾城之恋》后,没怎么歇,又忙着别的事,人突然觉得无比的累,原来是很难停下来去感受累。这回是累不断地来敲打我。有天夜里闲看着电视,一句话钻进耳朵“……那时就这样,今天晚上脱下的这双鞋,不知明天还能不能穿上……”哧死人呵。一下就觉得有了感受。第二天不写了,第三天又写了。贱骨头。  
 
我的诗集出版了.<邹静之诗选>这是我今年一件高兴的大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有段时间没来了。 昨天与中学的同学聚会(我上的是玉渊潭中学,当年就近分配。那时这学校还不是重点中学。是个新校,有个顺口溜是:玉渊潭门朝北,不出流氓出土匪。也没坏到那样,新建校的缘故。其实按现在的话说学生素质都是很高的。)有个同学突然问一句,你是不是总出差呵。我说偶然。他说你的博客好像有很长时间没换过了。人家一说我想到,可不是吗? 忙好了《倾城之恋》后,没怎么歇,又忙着别的事,人突然觉得无比的累,原来是很难停下来去感受累。这回是累不断地来敲打我。有天夜里闲看着电视,一句话钻进耳朵“……那时就这样,今天晚上脱下的这双鞋,不知明天还能不能穿上……”哧死人呵。一下就觉得有了感受。第二天不写了,第三天又写了。贱骨头。  我的诗集出版了.<邹静之诗选>这是我今年一件高兴的大事.   门 外 一个人在门口拿我的空啤酒瓶他有多大的难处需要那些容器来装 他拿起酒瓶——那些熟睡的婴儿没有一点儿声响--他带着它们准备离开 一个,五个,争先恐后那些酒瓶挤进他的手掌  我们隔着一扇门,他用细弱的声音,不断地自话自说 像对着那些瓶子,也像对着我在门的外边,他用连绵的话语, 向世界诉说着他的需要声音很小,那些瓶子也在安静地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学/原创

 这是我多年前写的一篇旧文,但现在我对散文的认识还是没有什么大的变化……
 

 

 

我认识的散文

 

蒙田在《随笔集》开篇的“致读者”中说“读者,这是一本真诚的书。我一上来就要提醒你,我写这本书纯粹是为了我的家庭和我个人,丝毫没考虑要对你有用,也没想赢得荣誉。这是我力所不能及的。”

  这段话有三个要点:真诚,用处和荣誉。对这三点大师有不同的说明。其中该坚持的一定坚持“这是一本真诚的书”;而无法把握的一定放弃“也没想赢得荣誉”;至于有没有用,大师说了个活话“是为了我的家庭和个人,……没想到对你有用”他知道一本书不会对每一个人都有用,或者换个说法,他对写一本“红遍大江南北”的随笔是警惕的。

  我想把这段话当作是一种写散文随笔的姿态(是纯粹个人的,不涉及旁人),我甚至把这一段话当作我欣赏散文的标准之一。是这样,在欣赏那些文字之前,我注意作者讲话的姿态。姿态不同讲出的话是不一样的,在大厅广众的讲台前,和在藤椅上闲坐讲出的话不一样。朋友的姿态和老师的姿态也不一样。在藤椅上坐着偏要讲在讲台前该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