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盘丝大仙
盘丝大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995
  • 关注人气: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8-04-13 15:55)
分类: 没有诗歌
黑社会

一睁开眼
满世界
漂浮着不装逼会死星的人
我就想
做个黑社会吧
讲信用
说删你全家
就删你全家


孤独的爱

我的心缺了很多螺丝
我不善于表达悲伤
也不善于表达喜悦
更不善于表达爱
我不爱世界
也不爱人类
我讨厌被救赎的桥段
去说服那些甜美的生命吧
这一生
无论发生过什么
都要独自背负
途经
茫茫的大海
荒凉的大地
无尽的星空
回旋的兆年
我孤独地去爱宇宙
了。


远大理想

饥饿时
我想做一个有理想
高远的人
吃饱了饭时
我只想做一个废材
安静的
躺在沙发上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4-03 20:54)
分类: 稻草人
吴总

我尚且还在青少年时,便衰老到足以对人生死心的程度了,深知自己前途无望,过早过上了混吃等死的日子,随着年龄的增长,变的越来越懒,如今已经蜕变成老年人那种懒了,就是那种无所畏惧的懒。吴总与我不同,他还在青少年时便时时用一条真理来鞭策自己,什么人都可以做,就是不能做穷人。

吴总读的是经济管理专业,作为掌握先进经济理论的专业人士,他很快便在市场经济大潮中学会了狗刨,上学时就在中关村卖过电脑,承包过旅行社,倒卖过演唱会门票,还倒腾过钢材。不知疲惫,时刻想着超越自我,让生命成为不朽这种傻事,为那些狂热的野心,远大的抱负,竭尽全力,永不放弃,仿佛自带一种高频率的生命力,让人不禁对他抽风的灵魂产生一种有由衷的疑虑。

年轻时的吴总太过执着于金钱,漠视过美与爱情。有一次他们系跟外语系搞联谊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3-06 20:49)
分类: 稻草人
收到一封标题为《八年前你在敦煌》的陌生邮件,几张照片,恍若隔世。

不知是谁拍的,没有任何线索。

当时的情景大概是傍晚从魔鬼城回来,在城里的菜市场吃了碗驴肉黄面,回到鸣沙山下的小旅舍冲了个久违的澡,避开吵杂的大厅,爬到屋顶只有一张桌子的小露台上嗑书,那天刮了恐怖的黑风沙,没有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壮丽,天空似乎是一个紫灰色倒扣的碗,凉风习习,平静悠闲,看书封面应该是斯蒂夫.金的《写作这回事》。小露台渐渐聚拢了一群陌生的小伙伴,说着热情洋溢的话,无私贡献着生命里的光和热,蓬勃的生气,饱含生之欢愉,我实在太内向了不爱发言,只会心不在焉地跟着傻笑,我想照片应该是那个时候某个小伙伴随手拍的。热闹散了,各自奔天涯。寒来暑往,世事凌乱,承蒙不弃。

时光迟暮不返,人生已不再来,此生多勉强,只身越重洋。多年后我并没有太多的改变,依旧不年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稻草人
相爱吧,终须一散的人们

马德里老街区幽深莫测的小巷尽头,一家衰老的小酒馆,杨说他经常会独自来喝上一杯,这里永远有一群无所事事的老头,今天也不例外,一桌在打牌,一桌在闲聊,还有几个零散的站在吧台看电视,在播足球赛,有个喝高了的老头对着电视里奔跑的球员跳脚大嚷,蹦的老高,凭着这股子活力暂时战胜了长久的衰老,留声机呜呜咽咽的,仿佛被黯淡的光线和衰老的气息给罩住了,薄纱半帘上葡萄牙风格的花边不时被窗缝渗进来的风吹拂,偶尔有一丝不知名的光线从外面溢进来,营造出一种挣脱时限寂寥的美感。杨已经在这个城市里无牵无挂地生活了十年,遥远的异乡,衰老的小酒馆俨然成了他“世界温暖的中心”,杨说待在这里可以一丝不苟地,无所事事。

杨咽了一口茴香酒,分享了他的苦恼:回国娶妻生子继承庞大的家业还是继续风平浪静的待在这里?他老爹在数次劝说无响应之后,已经绝望地表达了断绝父子关系的决心。人生之烦恼花样繁多,成败兴衰皆不可预料,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9-22 19:54)
分类: 鸡零狗碎
小剑,回美国,去送机。
小剑说:我走你是有多高兴?笑得跟个裂瓜似,你们这种从小缺爱的人,真不上道。
我说:你怎么还是这么娘炮啊?
然后,小剑就乘着嗡嗡的大飞机气呼呼地飞走了。

你们不知道,这世上有一种人,情感流速有异,他们的情感表现总是很不积极,很不合时宜,无法恰到好处表达出相应的喜怒哀乐,不善排解心中淤积。情礼兼到,情绪平稳,随时告别。成了孤独的人。

早年间,我家附近几条街广泛流传着一个预言,群众们都说那个小孩太浑了,心狠手辣,以后肯定是要蹲局子的。那个小孩就是我。

我虽然长的挺文明,但觉悟却很低。人家问:你服不服?我说:不服。人家就更生气了说:有种放学别走。我说:谁走谁孙子。我们这一代是大多都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稻草人
已退出江湖多年,江湖有难,偶尔救急。最后定完稿已快凌晨三点了,实在太累,再也挤不出力气折腾回家,便裹了睡袋在沙发上昏昏沉睡着了,做了一个失眠的梦,更累了。天微亮时,宿醉后的逸总来了。

“老郭呢?”
“回了,他小女友自己在家害怕。”
“小范呢?”
“回了,她男朋友过生日。”
“你混得也忒惨了啊。实习生呢?”
“放过他们吧,他们还是孩子。”
“哼,放过他们?这世道放过谁?大晚上一个人睡这么大个楼里,不害怕?”
“想到钱便可抑制恐惧。”

万恶的资本家深谙一个巴掌一个甜枣的世故,带来早起的唯一动力——油条豆浆。我总是万般痴迷这些粗糙而美好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5-27 17:12)
分类: 稻草人
麦收的季节快到了。

我和云师兄斜扣农用草帽,卷着裤腿,蹲在田埂上,吃着从隔壁试验田偷来的西瓜,把西瓜子使劲吐出老远,凝望春风金黄的麦田,像两个货真价实的农民。

云师兄说前几天跟昔日同窗吃饭,同学们都混得都挺辉煌,有个几百万的基本没脸出来见人(矮马,人民都富裕到这个地步了!)。听的他一身冷汗,他再一次为自己这样的生活而倍感羞愧。可每当来到田里,见到满地蔬菜粮食在阳光照耀下熠熠发光,生动明媚,风吹过发出清澈地沙沙声,像唱歌一样,便又忍不住原谅了自己,原谅了生活。我有些阴阳怪气:难道还有更好的办法吗?

云师兄有些结巴鲜少与人闲聊,除了蹲在田埂上的时候,哲学、宇宙、自然,声音洪亮,挥斥方遒,一副进步青年状,大有世人皆醉他独醒的意思。我想大概是在人群中压抑得太久,到了可以可劲说话的时候,就有点收不住了。奇怪的是每次聊天的最后,云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2-15 16:56)
分类: 稻草人
去年秋末至深冬,生了一场大病,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有一天我望向窗外时,发现季节作了瞬间的更替,夏天种的西红柿,没来得及收,都烂在了地里,我无能为力。生根,发芽,开花,结果,枯萎,腐烂,像一场叵测残忍的谋杀。向往美好,说起来真是个叫人心碎的事情。

大院的南墙外,永远坐着一群老头老太太,他们抵御着这座城市的狂风,雾霾,雨雪,日复一日毫无意义的坐在那里,根据太阳位置细微的变化,随之挪动。有一次下班回家,已经下了一整天的雨,阴云散射的微光阴郁无力,马路两边笼罩高大阴森的建筑物阴影,人们湿着鞋,沉寂着,各自行色匆匆,世界慌张琐碎,唯独南墙根下那个坐着轮椅,撑着雨伞的瘦小老头是静态的,像这世界一个倔强的参照物,苍白头发,皮肤布满细密如网的皱纹,双眼沧桑笃定,神色庄重如临大阵,似乎在演绎不动如山的兵法。一种宗教式的庄严感。

坐轮椅的老头是郭大爷,少年时国家动荡,热血从戎,枪林弹雨,穿过身体,神灵庇佑,活了下来,后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稻草人
古语有云:岁月是把杀猪刀,谁也饶不过。曾经玉树临风的欧阳老师如今也沉沦成了树墩挡风。先天的优越感以及艺术家高超的审美取向使他无法做到毫无愧色的坦然认命,欧阳老师很懊恼,开始直观反省自己的生活,很容易便得到心中期待的答案,养尊处优太久,蹉跎岁月终于量化成了令人生畏的体积。是时候改变了。纵观无比低调的朋友圈后,欧阳老师认为相较之下只有我的生活方式稍可借鉴,虽然模糊不清但还算健康,每天跑步6——10公里,周末加两场羽毛球,洗手作羹汤,沉默寡言,来去如风,从早到晚不干一件正经事,像陶先生的桃花源一样与世无争。 

欧阳老师雄心勃勃,SUUNTO,护膝,压缩裤,反光带,臂包,连袜子都是专业减震的,我冷眼旁观,通常建立在书面或口头上的热情大多是不太可靠的。欧阳老师几乎是瞬间凋零的,刚跑了不到800米,便面色苍白,气喘如牛。

只能先陪他坐到操场边喘气。其实,北京夏日的傍晚多数时候是绚丽的,暮色渐渐罩下来,晚霞灿烂无双,微光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5-28 17:43)

这一路真是荒芜,自打出了康定就再也没遇见一个旅行的人。软绵绵的人间四月天,春的光焰交舞变换,花枝累累,万物发了狂地疯长,而这个世界却更为漫长依旧只有枯草,狂风与暴雪,每每日暮时分,狂风便骤然而起,寒冽如利刃,横扫连绵起伏的高原,荒野战栗,一切无一例外被迅速吞没在无边的荒凉中,黑夜将人们驱逐回家,满山遍野的野狗与乱石山野中的狼群在暗夜王国里向月而吠,野性,血腥,贪婪,愤懑,激昂,统治着被黑暗围困的大地,阴郁鬼魅,癫狂无比,聆听这一切该是如何感受?最好还是早早入睡,众生心息相依,肉眼无法看穿,明早太阳升起,将会抹去一切痕迹。

 

进城后,总会面对这样一个提问,为啥好不容易攒了个假期还要费心劳苦的受这份罪?其实吧,万事万物一理贯之,当事人压根没考虑那么多,没有什么地方不值得去,只要你愿意,不过是身体所承受的疲劳程度而已,找到想看的,心中自会默念:足矣。

 

北京——成都——石棉——冷碛——鱼进沟——牛背山——泸定——康定——八美——道孚——炉霍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