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巨翅老人
巨翅老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725
  • 关注人气: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艾娃在她的猫里

 

加西亚.马尔克斯       韩水军

 

她很快就注意到是她的美毁掉了她。这美如同一个肿瘤或一个癌症使她浑身疼痛。她还回想到这天资的重量在她童年就带在她的身体上,现在落了下来——谁知道!——以一种放弃的疲惫,以一种衰败动物的临终表情。不可能继续忍受更长时间这重负。必须随处放下她人格的这个形容词;这强加在她名字中的一块早已是多余的了。是的;早该把这美丢弃在随便什么地方;一个街角,一个嘎啦。或者像一件没用的大衣,把它忘记在一个次级饭馆的存衣处。她已经疲惫做众目睽睽的中心,活在那些男人们注目礼中。在夜里,睁着失眠的双眼时她也曾希望做一个普通的女人,没有姿色。在她房间的四面墙壁里,一切都是队她的敌意。绝望的她感到这无眠的夜沿着她的皮肤下面,沿着她的头脑,在延长,推动着她的发烧向她的发根升温。仿佛是她的血管里充满了微小的热细菌,伴随着凌晨的接近,天天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7-01 16:32)

        第三次放弃

  加西亚 马尔克斯  1947)韩水军 译

 

这噪音再次在儿响起。这噪音寒冷,阴森,直接,曾那么熟悉,可现在使他听起来却是那么刺耳和痛苦,好像是换了另一天,让他觉得不习惯。

他空洞沉静和刺痛的脑颅转动着。一个蜂巢早已筑在了他颅骨的四壁,日益增大,从里面敲击着他的颈椎,用一种不舒服不和谐的震动,打乱他身体稳定的节奏。在他结实的男人躯体中已发生了点不协调;这点不协调在《其它多次》中都正常地运行,而现在却从里面沉重的敲击他的脑袋,给他粉碎性的打击,使他回想起他生命中所有的那些痛苦的感觉。他努力的握紧了拳头,绷紧太阳穴的青筋,强压着绝望的疼痛。似乎想把那正在敲击他头颅的噪音掌控在他敏感的手指中。一个家猫的举动紧缩起他的肌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12-15 01:03)

这一次是那么真实,以至于不仅没人入戏,而且他还像螃蟹似的从桌子上下来,穿过前面的疑问的人,在地上找了一块最神圣的地方躺下,从那儿他像看着一位母亲一样看了我一眼,咽下最后一口气,眼角还保留着他男人的眼泪,头歪向右侧,真的完全死了。当然,这是唯一的一次,我的科学失败了。我把他装进那个事先准备好的盒子,正好容得下他整个躯体,我为他做了一次超度弥撒,花费了我五十个金币,因为主教要穿金色,另外还有三位付主教坐陪,我为他在这片海域最好时期一个小山丘上建了一座帝王般的墓地,单独为他修了一座小教堂,并立了一块铁碑,上面用艺术体大写字母写的,这里躺着死者布拉卡曼,被称坏人,水兵的嘲笑者和科学的牺牲品,此时此刻我才对他的种种美德做了正确的评价,我开始为他正名,这时我才回复了他圣杰的面孔,使他不再背负恶名。这都是发生在达林圣玛利亚港被蚁灾吞噬之前,但是如今这座陵墓仍然坐落在那个小山丘上,每日那些龙骑兵们在大西洋的晚风中爬上去睡觉,我每次经过这里都要带去一汽车玫瑰花,为他的种种美德感到心痛,可我还是把耳朵贴在那墓碑上,为了感受他在那腐烂的棺木中的骸骨中的哭泣,难道是我让他死而复生,因为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12-15 00:51)

女士们先生们,虽然你们有权利不相信我,由于我长期的用我的造假欺骗你们,但是今天我以我母亲的骸骨向你们发誓,这个发明绝对是其他世界所没有,而这确实是真的,你们可以保持怀疑,但是你们要好好注意,现在我不是像从前那样笑,而是忍住不哭。怎样才能让你相信,眼睛充满了泪水的解开衬衫的纽扣,用力击打着心房,为了指出最好的死亡位置,而尽管如此,那些水兵们也不敢开枪射击,因为他们害怕被那些公众认出来而颜面尽失。也许有人不曾忘记另外时期那些白色恐怖的事件,而不知从那儿弄来一个罐头盒,里面有些杀鱼草草根,这些草根可能会让加勒比海所有的黄花鱼飘在水面,他还兴致勃勃的打开那罐头盒,好像真的要吃下去似的,他真的吃了那些草根,女士们,先生们,没有什么,请你们不要激动,也不必为我的安息去祈祷,这死亡只不过是一次拜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12-12 18:06)

连水蜘蛛也吃,直到这时我们才发现这世界使我们缺少点什么。由于我当时对死亡一无所知,只单纯地希望哪儿少疼痛点,而此刻他还在沉迷于回忆一个女人,那女人是那么鲜嫩,隔着墙都能透过她的呻吟,但是这个意想的回忆只是他机智的编造,只为用爱情的眼泪嘲笑死亡。尽管如此,在那我们以为会死亡的时刻,他使我更加接近活着,他整夜看护着我,极力想方设法,让我明白在那废墟中是风声或他的思考,直到天亮前,他还在以同样的语气对我说着其它时代的事,如今我已明白那些话都是真理,这是我的时来运转,就这样你要系好裤带,因为你会像我一样转运踏入正途。

就是在那儿他失去了我对他原有的一点点好感。他扒下了我身上唯一的破衣服,用带刺的铁丝捆住我,在伤口上搓硝石,在我自己的汗水上抹盐水,捆住我双脚倒挂着晒太阳,还叫喊着他这样的折磨只不过是为了抚慰他的追随者们。最后把我丢在殖民地时传教士教化信徒们的的忏悔室里,让我在苦难中腐烂,还背信弃义地像口技演员那样模仿动物吃食的声音,熟甜菜的声响和潺潺的泉水声,用幻觉折磨着走在天堂路上垂死的我。后来还是那些走私人救了我,把我从忏悔室里放出来,给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销售奇迹的好人布拉卡曼  

      加西亚,马尔克斯 1968)韩水军 译

   

  从我见到他第一周开始,就觉得他像一头漂亮的骡子,他一头绒绒的长发,闪动着金丝的光泽;所有的手指上的戒指和发辫上都是五彩缤纷的宝石,站在达林圣母玛利亚港口一张桌子上,周围是他自己备好的特制的瓶子和草,用他那沙哑的嗓音叫卖,这种嗓音只有在加勒比地区走街串巷,卖给那些印第安人,不卖别的,只求他们给他拿来一条真正的眼镜蛇,让他亲自尝试他发明的解毒药,独传秘方,先生们女士们,专治毒蛇,毒蜘蛛和蜈蚣的咬伤,以及各种毒野兽的咬伤。时而有人被他的话打动,便买上一袋,没人知道他从哪儿来,袋里装的是什么东西,还是一些坏毒蛇,这些坏毒蛇毒害呼吸,而他却兴致勃勃的打开袋口,我们还以为他是要去吃它,而他却不等蛇感到自由,就拉出口袋,掐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等老加科比决定投降时,已欠了五千七百四十二比索二十三分。

他不赖账。在一张纸上记录下这笔数字揣在兜里。然后叠起棋盘,把筹码放进盒子里,都包在报纸里。

——我任凭你的发落——他说,不过你得把这些东西给我留下。我向您承诺,我余生还要玩下去,直到攒够这笔钱。

赫尔贝特先生看了眼手表。

——我真心为这件事感到遗憾——他说——。这个期限二十分钟后到期。——他等到时间深信对方找不到办法解决——。您真的没有什么了?

——名誉。

——我想说——赫尔贝特先生解释说——当您的畵被一支画笔弄得改变了点颜色的时候。

——这所房子——老加科比像是在解释一局猜测游戏似的说——。不值什么,可它还是一所房子。

就这样赫尔贝特先生留下了老加科比的房子。另外他还留下其他一些违约人的房产,不过他安排了一周的音乐,烟花和杂耍,他本人领导了这个节日。

这是难忘的一周。赫尔贝特先生讲述了小镇光明的前途,他还描述了未来的这座城市,将拥有宽敞的玻璃楼房和平坦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海面上漂浮了一会儿,而后沉入水中。上面只剩下群星。不久后,小镇的微风吹到海中,带回一股玫瑰花的芳香。

——我已给你说过这件事,加科比——马克西姆先生感叹说——。这里我们再说一次。我肯定现在我们将每天夜里都会闻道这股味儿。

——连上帝都不愿意闻到——老加科比说——。这股味道是在我一生中唯一的东西,它来的太迟了。

他们俩在空店里玩扑克没有去注意那些音乐。他们的回忆是那么遥远,以至于这些足可以打动他们的老唱片都没听见。

——我,从我这方面,就不相信这个——马克西姆先生说——。在土地扒食那么些年之后,跟那么多女人分享一块土地为她们种植她们的鲜花,临终闻到这些花的味道这不奇怪,直到相信这些是真实的。

——但是我们真的是用我们自己鼻子闻到——老加科比说。

——没关系——马克西姆先生说——。战争期间,当革命已经失败,我们曾那么热爱过的一位将军,我们看见马尔博洛格出现,活生生的。我亲眼所见,加科比。

十二点多钟。只剩他自己了,老加科比关了店门把灯带进卧室。透过窗子,闪着大海的磷光,看得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挥霍无度时代的海

     加西亚,马尔克斯1961 韩水军 

 

到一月末尾,海逐渐变得气味儿难闻,开始给小镇堆上一层厚厚的垃圾,短短几个星期之后就被污染得令人难以忍受。从那时起这世界便没有价值,至少到十二月份,八点以前没有人睡醒。但是就在这一年赫尔贝特先生来了,海没有改变,视乎到二月份也不会改变。相反越来越变得更加平坦和磷光闪闪,在三月初的夜晚还散发出一股玫瑰花的芳香。

托比亚斯闻到这芳香。他对那些螃蟹性情温柔,大部分夜晚都是躲在床上过得,直到微风吹起他才入睡。在他长期的失眠中学会了区分空气的所有变化。这样当他闻到到一股玫瑰花的味道时,不必开门就知道那是海的味道。

他起得很晚。格劳蒂尔德在院子里烧火。微风凉爽,满天星斗各就其位,但由于海上灯光的原因要数那远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11-19 07:0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