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孟春华m
孟春华m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084
  • 关注人气: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个人简介
本博客除注明转载外,均为博主原创,版权归博主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博主联系方式:QQ:58282639
黄金原油
财经要闻
全球股市
图片播放器
博文
对《百年孤独》的喜爱,把我引向了南美文学,当然涉及南美文学怎么能不提到博尔赫斯呢。我接触博尔赫斯的作品比较晚,目前也仅仅读过他的一些短篇小说,以及不多的一些诗歌。初读都让我眼前一亮。特别是他的那首《里科莱塔》,我一读再读,我几乎可以穿越汉语和西班牙语的隔阂领略她的美了。这首诗是博尔赫斯年轻时的作品,很遗憾我不能说她是最美的诗歌,因为那样的话我将无法形容唐诗宋词。
今天我又读了博尔赫斯另外一首诗,《月亮——给玛丽亚儿玉》,搜索儿玉知道她是博尔赫斯最后的爱情,搜索博尔赫斯、爱情,知道了他一生伤痕累累的感情生活。博尔赫斯并不是普鲁斯特那样的需要爱情的痛苦来激发灵感的作家,但是我也不能确定爱情失意的痛苦就不是他写作的动力。有人道出博尔赫斯诸多不圆满的、屈辱的爱情经历源于家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04 15:48)
看了博尔赫斯的短篇小说《结局》,我怎么感觉像是古龙的风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作为美男子的标准,潘安很早就驻留在我的记忆中尽管此前我并不了解这个人,这全都是因为我们中国人在赞美一个男人的外貌时最容易想到的是“貌似潘安”。最近我的一位长者友人得到一幅字,内容是《闲居赋》,出于对自己所拥有之物的关心,他想要了解《闲居赋》的含义,就网上搜索了这篇赋的译文,但是百度百科的译文显然无法令他满意,他知道我喜爱古文,所以委托我重新翻译一下这篇《闲居赋》。

为了不辱使命,我先是通读了这篇赋及其译文,发觉译文确实不够通俗,就在网上现有译文的基础上作了进一步的通俗化翻译。为了翻译尽量准确,我对原文中每一个不能完全了解的字词都做了探究,深感一丝不爽地将原文的意思用白话文表达出来有些难度,限于水平,最终的成品没有做到尽善尽美,有些地方可能翻译的不准确,但是已经得到那位忠厚长者的认可,使他可以较为容易的理解了原赋的意旨,这是我稍感欣慰的地方。翻译这篇古文,自然不免要了解一下作者,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16 11:29)
话说宝玉生日,恰也是宝琴、蚰烟、平儿生日,众人凑了份子,便在红香圃置酒取乐,“筵开玳瑁,褥设芙蓉”不足以形容其豪奢。饮酒岂可无令,席间自然要行酒令,奈何我中国酒令史之悠久比之华夏五千年亦不遑多让,花样繁多致令众美选择困难,便效法孙丕扬抓阄选官确定酒令,结果第一次抓阄抓的是“射覆”,因担心太难参与者寡,又抓了一个“拇战”。
先说“射覆”。恐怕现代人多数不知道这是个什么玩意儿,最多不过从李商隐的诗句中听过,其实最简单不过,原初不过是用一盆将某物盖住猜中者获胜,合了字面的射(猜)和覆(盖、隐藏)。而在《红楼梦》中,大大增加了难度,以掷骰子点数相同的两个人分别为“射者”和“覆者”,道具中的具象化的盆不见了,变成了抽象化的字,覆者说一个字,这个字是一个提示,与红香圃中的事物相关(也不拘泥,在于事先约定),射者猜中何物即获胜,犹如猜谜一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最爱的美剧终结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良币变劣币也是劣币驱逐良币的一种表现。
深层原因值得思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虽然还不至于说第二季就是最终季,但寻找接盘侠毕竟是一件不可预料的事情。
人谓这是一个冷门剧,制作精良,但观众不多,可能确有其事,可证曲高和寡并非虚言。我个人非常喜欢这个剧,一直追完,意犹未尽。既然还有拍下去的可能,我对其后的剧情作了一些推断,以待验证。
病毒在这一个世界爆发,造成大面积死伤,包括这一个世界的米拉的女儿和家人,得知真相之后,米拉发誓复仇,这样借助仇恨已经死去的米拉似乎又重新复活,开始了对另一个世界的复仇之路。当然,要想复仇另一个世界,必须打开通往另一个世界的大门,她需要找到打通另一个世界之门的“钥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斯万这个人物,以丰满生动的形象示人,仅仅在第一卷,《在斯万家那边》,之后的章节只做为背景人物出现,或是奥黛特的丈夫,或是希尔贝特的父亲。对于《追忆似水年华》这部小说来说,斯万就象婚礼的司仪,将新娘、新郎隆重推出之后便隐身幕后,与新人们此后的家庭生活再没有关系。或者这么说,斯万的出现只是为了引出奥黛特,在斯万还爱着奥黛特的时候,他为她不能跻身上流社会的沙龙感到痛苦,却料不到有朝一日奥黛特会一跃而成为沙龙女王,这一蜕变全都是因为他斯万娶了她,但他并沒有看到这个结果,因为在他死后奥黛特才开始蜕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16 16:04)


雪覆疏林静,春至小河开。

图:彭小平
诗:孟春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在二十几岁时,曾尝试读《红楼梦》,因世事人情未至洞明练达半途而辍,直到今天才又萌生了重读的念想,未料读得十分顺畅,毫无阻滞,可能我虽本质未改耿直秉性但于人情世故均已了然于胸的缘故。
《红楼梦》最初是禁书,不得刊行的,象所有时代的禁书一样,其杰出者定然手抄笔传,不能全然禁绝,但是也产生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手抄本因人而异,因错漏不同而产生了诸多版本。关于《红楼梦》众多版本的来历,有一个可谓传奇,那就是庚辰本的发现。下面摘网络上的一段话:
       1932年,“新红学派”代表人物俞平伯有位亲戚徐星署,他在北京隆福寺小摊上花了八元钱,奇迹似的购得一部《红楼梦》手抄本,书名也叫《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但却有八大册共七十七回(在一至七十九回中,缺六十四回、六十七回)。当时,徐星署购得此书后,连自己亲戚俞平伯也没告诉。是在胡适知道后,阅过加以评价,才引起世人知晓。在其书页上有“脂砚斋凡四阅评过”、“庚辰秋月定本”字样,这一版本遂被称为庚辰本。
       和庚辰本命运相似的一本书是《浮生六记》,清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