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远人
远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8,051
  • 关注人气:14,5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图片播放器
好友
加载中…
文化博客
博文
标签:

文学/原创

文化

分类: 旁观者
说说远人和远人画中始终存在的红帽子
 
 
◎汪破窑
 
       说起来是一件有趣的事情。诗人远人开始画画了。
       你不能把远人画画简单地理解为兴趣爱好或即兴涂鸦,一个具小说、随笔、评论和诗歌著作等身的作家,公开把自己的涂鸦之作推向微信朋友圈,就说明他对自己的画充满了自信。用作家心态展示绘画艺术是一件好事情,毕竟作家细腻的心思用在绘画上,总能创作出你意想不到的作品,正因为有了他们的参与,也使绘画呈现出了一种新的气象新的活力。


      “术业有专攻”,绘画本来是职业画家的手艺活儿,可远人却明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15 10:55)
标签:

文学/原创

文化

分类: 散文
拔杂草的人


       走进操场时,里面空无一人,因为是暑假,学校看不见学生是很自然的事。有点意外的是,当我们走到田径场时,坐在草坪角落的一个男人对我们打起了招呼。我们有点意外。我看了看他,他坐在一张塑料凳上,穿着有点脏的白衬衣,头发稀疏,皱纹不少,看上去有点年纪了。偌大一个校园,就他一个人坐在草坪上。他由衷的笑使我不由走过去。他坐的地方是草坪,草坪靠着墙,长有几棵树。他就坐在树后,如果不是他打招呼,我们很可能不会注意到这里坐着一个人。
      见我过来,他笑容未敛,神情倒是有点拘束。在他面前,摆着一个塑料桶,里面堆满杂草。我着实意外,蹲下来问他这些草是不是他拔的。这是问到他本行的话了。他回答说是的。他的工作就是在校园草坪内清除杂草。平时在大街上,我看过不少修剪人行道树木的人,修剪人双手持剪,将那些植物剪成顶端平整的样子。我没想过要和那些修剪工交谈。毕竟他们在工作,走上去说话不免冒失。今天不同了,校园除了他,再无旁人,除了我们,也没有再进来的人。我们进来,是想看看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14 10:34)
曾与先生相遇



       2007年夏天,年已八十七岁高龄的彭燕郊先生前往广州领取青年诗人黄礼孩创立并颁发的第二届“诗歌与人·国际诗歌奖”。当时我陪同先生往返。启程时我还不能意识,这是先生最后一次出门远行。那时的先生已经走到了生命终点的大门前面。
    那次广州之行,我印象最深的有两点,一是颁奖晚会上,先生站在麦克风前发言,原本准备好的发言稿未念一半,情绪已然激动的先生索性脱稿演讲。好几次,先生的话语深入个人和历史,动情处让不少听众落下泪水;二是我那次和先生同房而睡,因晚上被诗友们叫去夜宵,往往凌晨才返。其时先生已睡,我坐床头凝视先生蜷卧侧背,恍然有凝视一孩子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真诚与感性的阅读交织
——读辛泊平《读一首诗,让时光安静》


       屈指一算,从1987年到今天,我正好有整整三十年时光交给了诗歌写作。有时不免会想,三十年的时光究竟带给了我一些什么。首先是,能坚持三十年,我应该称得上是热爱诗歌的,但我更明白的是,热爱是一回事,对于诗歌本身,三十年时间是否能够让你真正明白和得窥堂奥?诗歌能占据文学之巅,就说明诗歌本身具有非凡的复杂性和多义性。对复杂与多义的理解不一定真的能够由时光带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05 10:43)
第三本耿济之译著


(耿济之像)

       在旧书店看见高尔基的《俄罗斯浪游散记》。我对高尔基兴趣不大,只是那本书实在太新,我还是抽下翻翻。想不到的是,书的译者竟然是耿济之。
       不犹豫了,买下。
       很多时候,买译本是冲译者去的。尤其是我敬仰的那些老一辈译者。
       接触耿济之译本源于陀思妥耶夫斯基。还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期,我无意间读到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与罚》,读完后就感觉自己再也离不开这位俄罗斯作家。那时很难买到他的小说,我当时手头只有《罪与罚》(岳麟译)和《白痴》(南江译)两种。1993年,有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朱生豪是怎样翻译的



       我永远忘不了1990年冬天,那年我二十岁,第一次打开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十一卷本《莎士比亚全集》。从第一卷首篇《暴风雨》开始,总是“朱生豪译”几个字出现在剧名下面。我觉得惊异,那时我已读过一些英国古典文学名著,还从未见过朱生豪三字,给他译本做校订的方平、方重、吴兴华等大名早如雷贯耳。怎么那些大名鼎鼎的翻译家都屈尊给朱生豪做校订工作?如果他们去翻译的话,不会比朱生豪翻译得更好?
       仅一个《暴风雨》读完,我就觉得,朱生豪的译笔简直无可挑剔。后来发现有几个历史剧本的译者不是朱生豪了,心里竟忽然觉得惆怅,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卡夫卡与城堡的距离



       对现代派文学产生最大影响的,非卡夫卡莫属。
       卡夫卡又特别不幸。一生酷爱写作,全身心投入其间,死后经马克斯·布罗德整理出版的三部长篇小说一部也没完成。我有时不禁会想,卡夫卡为什么没有完成它们?是时间不够?当然不是。他的第一部长篇《美国》动笔于1912年,到1914年搁浅,四年后投入第二部长篇《审判》的创作,第三部长篇《城堡》写于1922年。创作《城堡》时的卡夫卡距辞世还有两年时间。而且,卡夫卡写作速度不慢,一万多字的短篇小说《判决》仅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当代中国生态文学读本》第六卷序:在群峰之上



       美国当代诗人默温写过一首题为《又一个梦》的三行短诗,如下:

我踏上山中落叶缤纷的小路
我渐渐看不清了,然后我完全消失
群峰之上正是夏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比艾略特更伟大的先锋


【美】埃兹拉·庞德(1885—1972

       永远无法知道,当艾略特身穿燕尾服,系着领结成为1948年斯德哥尔摩诺贝尔文学颁奖典礼上的主角之时,是不是想到了尚在美国圣伊丽莎白精神病院里形如坐牢的艾兹拉·庞德。对现代诗歌史稍有了解的都不陌生,如果没有庞德,就不会有艾略特的成就。不是说艾略特天才不够,而是在需要帮助的关键时间点上,出现了扶持他一把的人。不论对艾略特还是对二十世纪的诗歌史,庞德对艾略特《荒原》的删改都堪称划时代的大事。对照艾略特的原稿和经庞德大笔删改过的定稿来看,两份稿件的质量的确不可同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梅列日科夫斯基与蒲宁的诺奖之争


【俄罗斯】梅列日科夫斯基(1865—1941)

       俄国文学界素来天才辈出。从普希金开始的黄金时代到二十世纪初期的白银时代,层出不穷的名流巨匠令读者目不暇接。当诺贝尔文学奖设立之后,瑞典皇家科学院就有意将1901年的首届诺奖颁给全球无人能与争锋的列夫·托尔斯泰。我读到过两种托尔斯泰与诺奖无缘的说法,一是评委们需紧扣诺贝尔遗嘱,要将文学奖颁给“创作出具有理想倾向的最佳作品的人”。托尔斯泰的作品虽属“最佳”,却看不到“理想倾向”——事实上,诺贝尔所言的“理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