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远人
远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3,142
  • 关注人气:14,5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图片播放器
好友
加载中…
文化博客
博文
(2017-07-14 10:34)
曾与先生相遇



       2007年夏天,年已八十七岁高龄的彭燕郊先生前往广州领取青年诗人黄礼孩创立并颁发的第二届“诗歌与人·国际诗歌奖”。当时我陪同先生往返。启程时我还不能意识,这是先生最后一次出门远行。那时的先生已经走到了生命终点的大门前面。
    那次广州之行,我印象最深的有两点,一是颁奖晚会上,先生站在麦克风前发言,原本准备好的发言稿未念一半,情绪已然激动的先生索性脱稿演讲。好几次,先生的话语深入个人和历史,动情处让不少听众落下泪水;二是我那次和先生同房而睡,因晚上被诗友们叫去夜宵,往往凌晨才返。其时先生已睡,我坐床头凝视先生蜷卧侧背,恍然有凝视一孩子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真诚与感性的阅读交织
——读辛泊平《读一首诗,让时光安静》


       屈指一算,从1987年到今天,我正好有整整三十年时光交给了诗歌写作。有时不免会想,三十年的时光究竟带给了我一些什么。首先是,能坚持三十年,我应该称得上是热爱诗歌的,但我更明白的是,热爱是一回事,对于诗歌本身,三十年时间是否能够让你真正明白和得窥堂奥?诗歌能占据文学之巅,就说明诗歌本身具有非凡的复杂性和多义性。对复杂与多义的理解不一定真的能够由时光带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05 10:43)
第三本耿济之译著


(耿济之像)

       在旧书店看见高尔基的《俄罗斯浪游散记》。我对高尔基兴趣不大,只是那本书实在太新,我还是抽下翻翻。想不到的是,书的译者竟然是耿济之。
       不犹豫了,买下。
       很多时候,买译本是冲译者去的。尤其是我敬仰的那些老一辈译者。
       接触耿济之译本源于陀思妥耶夫斯基。还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期,我无意间读到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与罚》,读完后就感觉自己再也离不开这位俄罗斯作家。那时很难买到他的小说,我当时手头只有《罪与罚》(岳麟译)和《白痴》(南江译)两种。1993年,有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朱生豪是怎样翻译的



       我永远忘不了1990年冬天,那年我二十岁,第一次打开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十一卷本《莎士比亚全集》。从第一卷首篇《暴风雨》开始,总是“朱生豪译”几个字出现在剧名下面。我觉得惊异,那时我已读过一些英国古典文学名著,还从未见过朱生豪三字,给他译本做校订的方平、方重、吴兴华等大名早如雷贯耳。怎么那些大名鼎鼎的翻译家都屈尊给朱生豪做校订工作?如果他们去翻译的话,不会比朱生豪翻译得更好?
       仅一个《暴风雨》读完,我就觉得,朱生豪的译笔简直无可挑剔。后来发现有几个历史剧本的译者不是朱生豪了,心里竟忽然觉得惆怅,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卡夫卡与城堡的距离



       对现代派文学产生最大影响的,非卡夫卡莫属。
       卡夫卡又特别不幸。一生酷爱写作,全身心投入其间,死后经马克斯·布罗德整理出版的三部长篇小说一部也没完成。我有时不禁会想,卡夫卡为什么没有完成它们?是时间不够?当然不是。他的第一部长篇《美国》动笔于1912年,到1914年搁浅,四年后投入第二部长篇《审判》的创作,第三部长篇《城堡》写于1922年。创作《城堡》时的卡夫卡距辞世还有两年时间。而且,卡夫卡写作速度不慢,一万多字的短篇小说《判决》仅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当代中国生态文学读本》第六卷序:在群峰之上



       美国当代诗人默温写过一首题为《又一个梦》的三行短诗,如下:

我踏上山中落叶缤纷的小路
我渐渐看不清了,然后我完全消失
群峰之上正是夏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比艾略特更伟大的先锋


【美】埃兹拉·庞德(1885—1972

       永远无法知道,当艾略特身穿燕尾服,系着领结成为1948年斯德哥尔摩诺贝尔文学颁奖典礼上的主角之时,是不是想到了尚在美国圣伊丽莎白精神病院里形如坐牢的艾兹拉·庞德。对现代诗歌史稍有了解的都不陌生,如果没有庞德,就不会有艾略特的成就。不是说艾略特天才不够,而是在需要帮助的关键时间点上,出现了扶持他一把的人。不论对艾略特还是对二十世纪的诗歌史,庞德对艾略特《荒原》的删改都堪称划时代的大事。对照艾略特的原稿和经庞德大笔删改过的定稿来看,两份稿件的质量的确不可同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梅列日科夫斯基与蒲宁的诺奖之争


【俄罗斯】梅列日科夫斯基(1865—1941)

       俄国文学界素来天才辈出。从普希金开始的黄金时代到二十世纪初期的白银时代,层出不穷的名流巨匠令读者目不暇接。当诺贝尔文学奖设立之后,瑞典皇家科学院就有意将1901年的首届诺奖颁给全球无人能与争锋的列夫·托尔斯泰。我读到过两种托尔斯泰与诺奖无缘的说法,一是评委们需紧扣诺贝尔遗嘱,要将文学奖颁给“创作出具有理想倾向的最佳作品的人”。托尔斯泰的作品虽属“最佳”,却看不到“理想倾向”——事实上,诺贝尔所言的“理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23 14:33)
标签:

文学/原创

文化

分类: 诗歌
偶然之诗
 

我来到一棵树下,非常偶然
这棵树长在这里,同样偶然
它的种子来自一阵偶然的风
又或许是一只偶然的鸟
泥土偶然裂开,恰好
有一场偶然的雨,使它埋入地下
 
我看着从远处过来的河
想到它也是偶然
它有个偶然的源头
有一场偶然的奔跑
地形偶然出现了塌陷
于是便偶然出现属于它的河床
 
我现在必须面对偶然造成的现实
很多人说现实强大
但没人说强大也来自偶然
它和一片树叶的命运相同
每一片叶子都偶然挺出树枝
没有树叶,谁听得到树有什么声音
一块石头同样如此
有的在山上,有的到了一个花坛
没有人知道它是怎样到的花坛
一个人偶然把它丢在里面,转眼就遗忘
 
地球也是一块偶然诞生的石头
它美丽,但旋转得非常无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学/原创

文化

分类: 诗歌
我走过一条隐秘的小径
 

在我到来之前
这条路好像没被人走过
我不知道它究竟
存在了多少个年头
 
我没有一开始就发现它
从远处只看到荒草
一些黄,一些绿
铺开微微发软的起伏
 
我走得散漫,又没有目的
中午的所有光线
聚集在草叶上
发出微弱的鼾声
 
可能是到了野外
也可能是快到某个村庄
几幢有瓦的房屋
在几里外的树后出现
 
我不记得我走了多久
也不记得是要去哪个地方
渐渐有条小径
在脚下的荒野中出现
 
我不由停下来
有点好奇它为什么出现
周围没有人烟
也没有种下的菜地
 
这条小径弯曲
好像曾在这里走过的人
选择故意的方式
将它走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