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倪涛曰
倪涛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225
  • 关注人气:7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草根名博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原来弄过,没管理,忘了。这次应该会好一些,没来由冒出一句话“白天与无聊耳鬓厮磨,深夜跟寂寞同归于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如何成为一个无用之人的不完整攻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3-10 14:14)

                 东风吹进我朝西的窗子,沙发上落下阳光

                 退休的人们坐下来,麻将的声音四处响起

                 另一些人,他们跟往日一样来到明亮的广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据说我现在寄居的这座水泥遮盖、尘土飞扬的城市是中国第一批被命名的历史文化名城。吾生也晚,加之小时候路过这座城市的时候都是惊鸿一瞥,没有留下多少印象。待得真正厕身其间成为一个名城屁民的时候,此城已满目疮痍,金碧路的法国梧桐和石板路呢?大观河两岸的木头房子和唱晚渔舟呢?胜利堂周围的蛐蛐和咕咕叫的鸽子呢?景星街搪瓷口缸泡的大叶子茶呢?神马都是浮云啊!

差钱的有关部门推着拆迁的推土机,一路呼啸而来,听说最近已经浩浩荡荡来到了极北之处的龙头街,要在这里建设神马“历史文化名镇”之类的东东了。我勒个去,不就是个房地产嘛,不就是上下其手的利益分配与再分配嘛,说得那么高尚,好像你们自己会相信似的。

但是且慢!我突然想起来,这里好像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3年,我在昆明江东花城购买了一套住房, 当时的花城,空气清新,花木扶疏,环境整洁,是建设部的样板小区。所有到过的人都说好,我还介绍一个亲戚、一个大学同学购买江东的屋业,亲戚买了。
    2007年左右,我搬出江东一段时间,前后约一年半,再回来的时候,江东变了。
    一、保安少了,保洁少了,保安不会问好了,你跟他说“谢谢”他不会搭理你了;
    二、花木一棵棵死了,水池干了,道路坏了,亭子塌了,儿童游乐区没有安全感了;
    三、租房子的人多了,狗多了,狗屎也多了;
    四、监控没了,巡逻没了,院子里的石凳子没了;
    五、停车场承包了,收费提高了,收费的人凶神恶煞了;
    六、有了个业委会,几个爷爷,几个奶奶,还有一个深沉的法官,他们向我们介绍工作:哪家吵架去劝架,哪家家暴去制止,哪家养鸡去劝阻,我勒个去,这是业委会还是居委会?
   七、小区门口成废品收购站了,业主的停车位让卖菜的和收破烂的给占了。
   八、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年的五四青年节,我,一个曾经的青年,顶着渐渐苍白的头颅,站在高原五月的阳光之下,我的脸上,跟所有来到昆明南屏步行街的上千人一样,带着一个口罩,我的口罩上,自己DIY了一个“PX”,很粗糙,还打了一个大大的“叉”。说到这儿我要告诉您,戴着口罩喘气,真TM不舒服!如果有一天,在昆明,出门就需要戴上厚厚的口罩,那跟末日,基本也没什么区别。我们来到南屏街,不是表演行为艺术,也不是为了庆祝正在大张旗鼓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的所谓“狂欢节”。我们是为了抗议,抗议一个强加给昆明蓝天白云明媚世界的大烟囱,抗议一个偷偷摸摸见不得光的所谓造福一方的石油炼化项目,抗议一个偷偷摸摸上马没有经过听证的项目,抗议一个不敢直面市民的政府,抗议愚民、骗民、轻民的官僚与傲慢。我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1-10 14:02)
标签:

杂谈

                   

                 连云朵也在天上走得很快

                 连伸出去的手还未握住便已冻僵

                 连掠过树影的阳光也显得如此无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悠扬哀婉的大提琴曲作者:晰匀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2-10-26 12:33)
标签:

杂谈

 

 

    只知道他姓刘,跟着单位里面的人一起,叫他“刘师”。

    刘师是单位停车场的“管理员”,姑且先这么叫着,从我到这个单位的第一天,就看见他站在院子里,招呼着开车上班的人停车,也招呼着骑电单车的人停车,同时还要招呼着汽车和电单车给行人留出走道的空间----我们单位地处闹市,一个小小的停车场明显不够用,要没有人跑前跑后招呼,早就要有多少车被剐蹭,早就要有多少鸡毛蒜皮的口角了。

    单位门口还有个小商铺卖早点,我去吃早点的时候,经常看见刘师也在,不是在吃,是在帮卖早点的一对姐妹收拾,将汤水倒入铁桶,将凳子码齐,将桌子擦干净,对着来吃早点的人,眼睛在镜片后面眯着,脸上带着微笑。有时候,他坐在停车场上一辆很旧的灰色面包车里,闭目养神,有人来叫,就去将拦住停车场的铁链打开。

很多单位都有这样的一群人,要么在收发室,要么在门岗,要么就像刘师这样,管理一下车辆,收发一下报纸,打扫一下卫生,他们都是沉默的人。如果没有特别的际遇,你不会跟他们发生交集,也不会在内心给他们留出一个位置。我们单位的停车场还有另外两三位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