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黑色海诗社博客圈

欢迎加入黑色海诗社博客圈儿

http://control.blog.sina.com.cn/blogprofile/circle.php

告知

 本博客上的诗歌作品系博主原创,未经本人同意不得擅自转发。联系方式:hx0873@sina.com

个人资料
杏园居士
杏园居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935
  • 关注人气: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标签:

转载

祝贺“黑色海”诗社部分油田成员的诗歌喜登《天津日报.文艺周刊》诗歌专版!!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十届国展已经结束,我对隶书尤为喜爱,所以只编辑了隶书作品共大家参考学习。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爱情也有年轮(组诗)

 

作者:红杏

 

湿地,一只水鸟逃离了水的目光

  

  不难猜测,那只水鸟就是黑腹滨鹬

  从水气中上升,然后俯冲下来

  陆地是一棵吐缨的江苇

  蜻蜓点水一般,便迅速离开

  

  这棵连影子也负重不起的江苇

  怎能撑起滨鹬的身体

  湿地的下午,初秋的风搅乱了

  逆光的水波,像你的目光啄伤了

  

  我的叹息。飞翔的回忆

  收住了翅膀,着陆昨夜的梦境

  我欣赏水鸟的姿势

  并以这种姿势恋爱、筑巢

  

  黄昏时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谢谢,广才哥们儿抬爱。

写在前面:

     春节前,《天津滨海工会通讯》的文学编辑、诗人闫强约我为诗人红杏的一组近作写篇1000多字的短评。我痛快的应下了,也痛苦的孕育着这篇文字。痛快的应下是因为诗人闫强长期以来对《天津诗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4-01-29 16:58)

在马年到来之际,红杏向全国各地的诗人、朋友拜年!祝大家新春愉快、马年大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30 11:44)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罗广才荐诗作者:罗广才

 写在前面:

   承蒙当代著名诗人、批评家徐敬亚大兄相邀,从2014年1月起,成为《特区文学》“中国网络诗歌.抽样读本”的评荐人。确有诚惶诚恐、如履薄冰之感。好在知耻而后勇,好在我有认真的耐性。完成四则短评,请诗友们斧正,以待提高。

                   &n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请输入标题

 

石油人的想象空间

 站在井架上大喊

  

站在井架上大喊

空旷如一堵高高的墙

拒绝了声音

以及声音之外的呼唤

不像站在山巅感受

群峰的共鸣或者站在海边

冲着蔚蓝色的涛声大喊

吐几口海水

诌几句诗

声音虽被卤得干燥

诗却被卤得美丽

  

站在井架上

大喊是钻工的一种

特殊表达

不会朦胧

也不可能朦胧

不会含蓄

也不可能含蓄

钻工的声音如狮吼

能吼出几吨石油

能吼得黄沙满天

能把井架吼倒了

再吼起来

  

站在井架上大喊

没有人能听见

也不可能有人听见

没有人能理解

也不可能有人理解

钻工的大喊

是对风的呼唤海的咆哮

是对这片盐碱滩的怒吼啊

  

站在井架上大喊

很爽快也很痛苦

《天津日报》文艺周刊(1965期)并获一届区县擂台赛一等奖
 

 司钻老张

 

司钻老张离开钻台的时候

黑色的泪珠儿

被黄昏的太阳染成绛紫色

那些天 他常常望着井架愣神儿

常常照着镜子回忆或者幻想

老张对井架和刹把的依恋

就像农民深爱着土地和麦子

就像渔民钟情大海和桅帆

老张总把自己比作井架

尽管他身材矮小皮肤细腻性格如水

老张三十五岁的时候

娶了一位高他半头的姑娘

老张的眼睛里

老家的女人聪明漂亮疼男人

老张抱着儿子的时候

大嘴总是一咧一咧的

就像抱着个小井架

那双握刹把的手

常常吊卡般扣着儿子的哭声

和女人的埋怨

 

老张经常被领导表扬

却没有当过先进

领导说他没出息

队友说他够哥们儿

老婆说他窝囊废

而他总是笑呵呵地说

明年争取  明年

争取  表情是那样的自然

就像同宿舍的小李偷喝了

他钟爱的直沽高粱酒

就像泥浆工老王上井前

总是借穿他的棉工服

就像食堂的胖妞儿

将牢骚盛满他的饭盒儿

 

老张不会投篮球

不会踢足球不会打乒乓

不会请客不会送礼不会混文凭

他说要是会这些

准能当个头头

握刹把三十多年

他从来不把工作像球一样

推来推去

也没有练就投篮的本事

不然怎么也得当一次先进

老张不会打麻将不会摔扑克画猪头

不会吵架也不会厮杀

哪怕是在棋盘上

在他眼睛里棋盘上的一兵一卒

都是有血有肉的精灵

你打我我打你

你吃我我吃你

太残忍

老张只会打太极

还经常吹牛

是陈氏太极的第N代传人

 

老张为人谦和很少吵架

但脾气上来犟得像牛

儿子大学毕业那年

老张来了火劲

三个黎明和黄昏

被老张钻机般的吼声

震得瑟瑟发抖之后

儿子极不情愿地走上了钻台

后来有一种叫愧疚的东西

一直附在老张的肝脏

并且愈长愈大

后来老张住进了医院

又走出了医院

后来老张门前的柳树下

多了一个对弈的老者

多了一群打太极拳的人

后来老张的儿子

当上了钻井队长

也许能混上个副处

老张常常这样想

《天津日报》文艺周刊(2333期)

石油人的想象空间

娶一位采油姑娘作新娘

 

青春涨满莲池的时候

我的心事

像小荷吐着一叶春天

于是  一个美丽的阴谋

在碱滩深处

被我愉快地加减乘除了

 

这是我生命中

遇到的最难解的数学题

我因此穿梭于红柳树

和芦苇丛之间

穿梭于采油树和钻井架之间

穿梭于野营房和采油站之间

像一只蜻蜓

在若干个符号和数字里面

寻找着唯一答案

 

我沿着弯曲的小路

走进幻想  原油的气息

让我兴奋不已

我开始用晨曦和晚霞

求导姑娘们函数般的目光

然后用真情微分

只是属于我的歌声

 

呵  娶一位采油姑娘

作我的新娘 

让碱滩做媒海风抚琴海鸟唱歌

让我的那个美丽的阴谋

开花  结果

 

感受碱滩呼吸的两种方式

 

方式之一:拥抱井架或拥抱井架下的男人

 

如果你是女人

你就在黄昏拥抱井架

你可以采几朵

井场旁边的大麦熟

或者折一枝红柳

然后登上钻台

千万要记住

一定要用微笑贿赂

那个握着刹把的司钻

否则他会用真诚

把你轰下去

在他的想象里

上钻台爬井架是爷们儿的事儿

上钻台的时候注意安全

楼梯一样的梯子

被工鞋擦得很光亮

滑!

最好是先抱一下那个司钻

(礼节性的哦)

嗅一嗅他的工服

或者他的手套

不要担心什么

井队的男人很男人

绝对不会触犯你的自尊

(尽管他们找老婆困难)

在拥抱井架之前

要先用你纤纤的手

抚摸一会儿

那钢铁的质地

侧耳听一听井架的心跳

那健康的节律的声音

会让你想入非非

 

井架很高大

你的双臂只能拥抱

井架的一条肋骨

最后还是建议

你用真情再一次

拥抱那个司钻

你会感觉出钻工的身躯

极像井架的骨骼

 

方式之二:站在采油树下静静地聆听

 

如果你是男人

你就站在清晨的采油树下

静静地聆听

选择太阳升起的时候

这片碱滩濒临渤海

这片碱滩最先感受阳光

这时刻 折一片含露的苇叶儿

把渴望折叠起来

像折叠芦笛那样

然后 你吹响芦笛

你会听见曲调不同的笛音

阳光一般扑面而来

落在采油树上

 

沿着弯曲的小路寻找

碱滩深处有很多采油小站

像童话里的古堡或木屋

每天清晨 公主们吹着芦笛

手里拎着油样桶

像栖息苇丛的鸟对着情歌儿

走向井场

 

采油姑娘取油样儿的时候

要把自己想象为井场旁的

一丛苜蓿草

或者是一簇与采油树

遥相呼应的红柳

你会发现她们的呼吸

采油树的呼吸

输油管道的呼吸

是多么的相似

杏园里的诗文

 

居士自画像

 

横竖一笔

圈上一个圆

我的脸

普通得让人费解

头发蓬乱成思绪

一根根银丝

显示我的苍老

鼻子如蒜

常给人一种辛辣的感觉

栽进少妇的目光里

能长成一片风景

嘴唇和牙齿

总是吝啬文字

只是偶尔张开

挤出几行警句

钻进读者的目光里

才有人喊我诗人

我的耳朵

常常不明不白地

被塞进一团棉花

我的身体是一把尺子

能量出姑娘的目光

我嗜烟如命

常以烟的高度

高谈自已的人生

有很多习惯

走进爱人的唠叨里

这些习惯就象错字

常常被女儿纠正

譬如睡懒觉不洗脚

唯有我的眼睛

就象情人笔下的冒号

混浊也好 清澈也罢

总能给人美好

 《天津日报》文艺周刊(2191期)

 

杏 园

 

推开一扇古老的窗户

心情如晨风叩响

叶绍翁的柴扉

木屐吱吱  木屐

吱吱

听你从遥远而来

沿一条心状的

石子小路

这就是你吗

粗布青衣

裹不住的心事

在高挽的发鬓上

跳来跳去

 

诗人们把春天

抒展得心事重重

一夜之间竞把杏花

洒成李商隐的巴山夜雨

这时刻

你端坐在柴门之下

吮一口早霞沏成的春天

那杏花的清香

便如一种心絮

从心里流出

那满园的春色啊

《天津日报》文艺周刊(2191期)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