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荷花淀
荷花淀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86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7-03-29 22:54)
标签:

月刊

祝贺

  经过荷花淀全体管理人员的辛勤劳动,《荷花淀》月刊伴随着温润的春风,终于面世了,象一棵小树,植根在春天的沃土上,享受着春日灿烂的阳光,也向我们展示着她自己娇艳的风采。
  在月刊诞生的过程中,全体圈友辛勤笔耕精心写作为我们提供了大量的素材,编辑们付出了大量的心血,他们认真阅读了一个月来所有推荐出来的精华文章,优中选优,尽量体现我们圈子文章的水平,尽量不丢失好的文章,所以,我们要爱护她,关心她,并且尽可能的帮助编辑们把月刊越办越好。
  圈友们,我们之所以能在荷花淀相遇,那就是我们都热爱文学,都是我们民族文化的追随者,俗话说:“梅花香自苦寒来,宝剑锋从砥励出”,我们辛勤的写作,不光是为了自己欣赏,也是为圈友们提供一份精神食粮,从我们的作品中拿出最好的,提供给圈友,互相学习,相互提高,同时达到美文共赏,这就是我们办刊的目的。
  当然,由于我们的编辑都是业余的,也都没有经验,可能在刊物面世后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更可能会遗漏好的文章,请大家原谅,因为我们的水平有限,但我们的愿望都是美好的。
  祝愿我们的《荷花淀》月刊在春天的阳光沐浴下茁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3-29 22:40)
分类: 小说天地
 
 
 
文/牧笛   编辑/艾歌  小鱼
 
   也许喜欢回忆的人都说老了,老到必须靠回忆来缅怀一些东西。成长总是会让人觉得累,我多么想再回到小时侯,重温无忧无虑的快乐。多年后的现在,踏上那条记忆中不曾忘却的弯弯小路,回忆就迎面而来,欲罢不能。。。。。。
   生命中也许有太多条我们重复走过的路,儿时的路铺满欢笑,成长的路,荆棘密布,我一一走过,当有一天默然回首,眼泪就流了满面。那些童年,那些伙伴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小说天地
 
文/文中年   编辑/艾歌  小鱼
 

   按照老家的风俗,从墓地回来,吃过中饭,客人就该散了。但是,老人是四五年参加革命的老干部,走南闯北几十年,最后落脚在这座山城,无论是在亲朋好友之中,还是在当地社会,都非常有影响。所以,中饭以后,仍有客人久久不肯散去。丧事办得很体面。大儿子主持整个事情。老人生前,大儿子的孝道就远为人知,送走老母亲,大儿子把丧事当作了孝道的高潮。披麻戴孝且不说,花圈就摆了整个一胡同儿。最能体现声势的是车队。好在大儿子是个服装厂的老板,私企业主朋友不少,光是宝马、奔驰就来了二十多辆。

   瞧着大哥在丧事上这么卖力气,老二自然不示弱。老二在报社工作,做到了中层干部。这些年采访发稿子,交了不少各行各业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小说天地
 
文/蔡楠   编辑/艾歌  小鱼
 

 

   我是一条被撞伤的腿。左腿。在医院里,医生对我的主人唐小凡说,保不住了,得截肢。唐小凡一下子就昏死了过去。我也昏死了过去。当唐小凡和我共同醒来的时候,我们已经腿身分离了。

   现在我就被搁置在手术台下的卫生桶里。我成了一条没用的腿。关于对我如何处置好像还没有最后决定。因为那辆碾压我的黑色轿车还没有找到。

   我是元旦的大清早被车撞伤的。那时候天还没有亮。唐小凡就把我和我的弟弟右腿折腾起来了。我一向认为我是哥哥,因为唐小凡走路总是先迈左腿。因为有什么大事难事需要腿去解决的时候,唐小凡总是把我踢出去。为谁大谁小的问题右腿总是和我争。争不过我的时候,它就耍性子使脾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3-29 22:32)
分类: 小说天地
 
文/长笑   编辑/艾歌  小鱼
 
 
老鲁在县城里的名气不小,几乎所有上点档次的饭店,象点样子的桑那房,豪华一点的歌厅,老板们没一个不认识老鲁,他一来肯定是一大帮人,肯定是最高的消费,肯定是不问价钱,肯定要小心亦亦的伺候,最后肯定是老鲁买单。
  县城有点名气的人几乎没有老鲁不认识的,还别说那些有钱的,也别说县委那些当官的,就连大街上存车的老太太都能认的出他来,很多朋友们都纳闷:怎么有那么多的人认识你?
  其实老鲁清楚的很,这都是因为他有钱,这年头,你没权就必须有钱,有钱就有了一切,人们就要高看你一眼,那些局长科长们怎么样?想吃了想玩了还不是找咱老鲁?存车的老太太要两块,你给她十块说声不找了,老太太会不盼着你还来?老鲁忘了爹娘也忘不了那句话:有钱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3-29 22:29)
分类: 小说天地
 
 
 
文/邬锦晖   编辑/艾歌  小鱼
 
 
    夜已经很深了,我起来方便,发现父亲的房间灯还亮着。我轻轻地走了过去,只见父亲忧郁地斜倚在床头,两眼痴呆地望着挂在墙上的母亲遗像发愣。“爹,你怎么还不睡啊,是不是又想妈了?”我有些哽咽地问道。

  父亲收回目光,用布满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小说天地
 
 
 
文/北乔   编辑/艾歌  小鱼
 
 

我探家前给家里打电话说最近要回家一趟,但没说准是哪一天。如果说了具体的一天,母亲一定会一大早就到桥头等,一直等到我回来。尽管当我踏上回乡之时,想起桥头上有母亲的身影,我会感到很温暖,可我不想让母亲这样做。我知道,一旦我的目光中出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3-29 22:23)
分类: 小说天地

 
文/姚昭文   编辑/艾歌  小鱼
 
 
  上班后,我身着“城管员”制服,坐上我们行政执法局的执勤车,开始上街执勤。
  我们的车在大街上慢慢行驶。我一边和司机聊着天,一边漫不经心地巡视着大街上的情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3-29 22:21)
分类: 小说天地
 
 
文/流云   编辑/艾歌  小鱼
 
  临近年关,上级领导要来我处检查工作,小赵和一帮同事一溜烟儿的准备材料,布置展品,想给上级领导做一个翔实的工作汇报。
  处长时逢感冒,高烧的厉害,三十九度。坚持着将上级主管领导接到办公室,作了简要的汇报,就到了吃中午饭的时间,知道自己支撑不住,指示让小赵跟着一起去酒店,还没有点餐,就虚汗直冒,来不及给小赵交待,实在坚持不了,就让司机给送回家了。
  接待的事情,一般是轮不到小赵来做的。小赵本是毕业时间不长的大学生,具体工作布置给他,样样办得出色。但就是有点不开窍,对人情世故不通,和上级领导的沟通总是很拘谨。工作几年来,技术业务虽然很强,但在领导那里一直挂不上号,更别说提升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3-29 22:18)
分类: 小说天地
 
 
文/艾歌   编辑/小鱼
 
                             < 一 >
        
       风很冷,一直冷在心里.
       我好象在抖,不过我没有听见.
       是爆竹声淹没了我的心跳.我裹了一下风衣,手不听使唤地捏着警棍,趔趄地又钻入黑夜.
       我从来没有怕过,我好象是在黑暗中长大的孩子.月亮隐逸在黑暗中,像我在这凄凉的夜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