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玩玩小游戏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蔡猷斌
蔡猷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98,604
  • 关注人气:1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8-05-23 21:10)
标签:

文化

妈妈说:早先,村庄周围总是有野兽出没,天暗之后,老虎会钻出山林,悄无声息的在田野上游荡,一时之间,周围风声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27 11:39)
标签:

文化

     乡民称这种植物称为乌鸦蒜,好像和乌鸦没有多大关系哦。乌鸦蒜属于石蒜科,多年生草本,该蒜地下部分的鳞茎肥大,呈现卵状球形,茎皮紫褐色,乌鸦蒜秋季会开花,花葶中空,扁筒状,通常每球有花葶数支,每葶数支,至10余朵。该品种估计和水仙花是近亲,除了花朵差异外,其他的都很相似。
      乌鸦蒜长在当地的河边沙地上、卵石地上,与别的植物不同,乌鸦蒜长势奇特,都是一窝窝的长,几乎没见过单独生长的乌鸦蒜,你只要发现一个乌鸦蒜头,扒开沙土,会发现沙土下有序的排列着乌鸦蒜,蒜头紧密的呈圆形排列,一圈一圈的向外扩张。在7、8月间,地下的蒜头实体已经积蓄能量,开始萌发生命,秋季先开花后长叶,翌年夏季枯萎,叶片带状,深绿色,中间有粉绿色条带。
     乌鸦蒜花开的很有特色,初秋,从球茎处长出花苞,有如蒜薹般一直向上生长,多的一个花球能长出好几根花茎,此时不会长叶,只看到花茎向上生长,等长到半人高,花茎上的花蕾竞相绽放,花序伞形,花色鲜红,花裂片皱缩并向外卷曲,乌鸦蒜奇特在于花与叶子不相生长,开花完见叶,等花完之后才见。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19 11:41)
标签:

文化

都说小孩屁股三把火,于是乎,大冬天里,爸爸妈妈常把我抓来暖被窝(虽然我已经没睡在爸妈房间)。不过,能睡在爸妈的床求之不得,既不担心受半夜“鬼聚会”的惊吓,而且能躺在被窝里听故事。爸爸妈妈的床做工很是讲究,老式的床,床顶上有门楣,四周雕刻着花鸟人物、还有古代官员手捧圣旨画像等,不一而足,床沿头尾两处都有屏风,屏风正中间有个镂空,我们小脑袋还可以从镂空中钻出。
爸妈属于好客之人,晚上,常有乡民到我家串门,在寒冬晚上,他们干脆就聚集在爸爸妈妈卧房,反正进卧室也很方便:从厅堂推门进入,就直接进卧房。冬天夜里,放置火盆的卧房格外暖和,尽管外面寒风凛冽,偶尔,风拍打纸糊的窗户发出呼呼声响。
按惯例,爸、妈也和村民围着火盆坐,摆起龙门阵,天南海北的聊。我呢,则被早早的叫到床上暖被窝,在被窝里津津有味的听着他们的故事,有时,也爬起来,把脑袋凑到屏风镂空处向外张望,做做鬼脸、逗逗他们,或者瞧瞧烤火的人。火盆里的炭火红通通的,发散着热,台几上的蜡烛在滋滋的燃着,飘忽的烛火把烤火的人映在墙壁上,忽大忽小。
 他们聊的话题很广,庄稼、收成等等。我喜欢听他们聊“鬼”的话题,虽然这话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16 10:16)
标签:

文化


再小的时候,大人吓唬我们:床底下藏着老虎,再不睡觉,老虎会从床底下出来,我们信以为真,乖乖的不动,睡着了。现在,我们长大了,已经有思想,知道一切皆是纸老虎。
 但是大人们又祭出“鬼”,“鬼”这东西来无影,去无踪,确实唬住我们这些小屁孩。这不,裹着三寸金莲小脚的老婆婆正煞有介事的传授着避鬼的经验:鬼怕铁、铜等金属物,晚上睡觉时枕边放一把剪刀,鬼就不敢靠近。在木栓门把上系根头发,如果夜里鬼悄无声息的开门,发丝会脱落,可验证鬼有否来过你的房间。或者在房间门前撒上一层薄灰,鬼路过会留下印记…….。
那时还看过鬼故事的连环画:《不怕鬼的故事》,说的是一个道士,天黑借宿一村庄,村人见是道士,遂掇其宿村中气派之宅院,宅院主人早年无故暴亡,夜里院内常见魅影重重:闹鬼,无人敢住。未想,道士竟欣然应允入住,午夜时分,鬼回,见有人宿其宅院,生气,遂发勾人魂魄之惨哭声,意在迷离对方心智,道士即捂紧耳朵,念动咒语,见未能吓狙对方,鬼现身,幻化为齐屋顶高之厉鬼,张起尖长利爪,索道士之命,道士返身抱住鬼并贴上符咒,鬼乱中变幻,幻化为布满眼睛的一块肉。道士即洒出符水,幻化成肉的鬼无法动弹,肉上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14 12:51)
标签:

文化


      那些年,村庄还处于原始风貌,远山原始林木枝繁叶茂,山林中常见野鸡、山麂、獾之类的。据说曾经有只山麂从后山飞奔而下,想去河对岸的山林中,但被河流阻挡,于是在贴村的公路上徘徊,有村民看到,认为山麂造访村庄,是吉祥之兆,于是护送其回到后山。
      村民对孩童的养育也如山林一样原始放任,孩子学会走路以后,就任其在野外游荡,不加看管,因为,村庄周围没有危险因子存在:公路上难得看到车经过,靠近村庄的近山边缘虽有野兽,但都是小型的,构不成威胁,河岸边有溺水风险,这地方是红线,我们都乖乖的不涉足。
      记得有次,和年龄相仿的堂兄弟逛到我们家的菜地边。菜地距离村庄已有500米远,中间隔着水田与村庄相望,虽然离家不远,但是菜地已靠近山脚,枕着山根,正是暮春时期,菜地里的茄子、辣椒蓬勃生长,南瓜秧、葫芦苗已抽出藤蔓,顺着引枝肆意伸展,菜地边有几棵树桩,是被砍掉的梅树,此时,树桩根部已经冒出细嫩的树芽,树芽枝叶正在绽放,微红细嫩的叶片在春末阳光照耀下赏心悦目,附近稻田里的水稻已经分芽抽枝,一眼望去郁郁葱葱,一切欣欣然。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09 11:40)
标签:

文化

孩童时期冬天印象是冷。寒风刮得后山的松枝乱颤,落叶乔木只剩下光秃秃的枝干,伴随松涛阵阵,山林失色。整个冬天,岩壁上背阴处的冰棱经久不化,在寒气中不断长大,变粗,一直垂到地面。
冬天太过寒冷:村庄的老人小孩冬天都有戴帽子习惯,记得小时候穿上毛衣毛裤之外,还要穿上棉衣棉裤,于是整个人像个球。村中的老人走村串户都会抱着个火笼,这种火笼是用一个小陶罐做成内胆,盛满火红炭火,外层包上竹条做成提篮,可以暖手、暖身子,老人们常弓着背,提着或抱着火笼到处走动,我们有时候也会借来火笼烤烤冻僵的手。屋里,则家家都有备着个火盆,以便冷天可以烤手烤脚。
 冬天是冷,但由于有了雪,冬天也值得期待。山村常有下雪,但是铺雪还是要看天时地利,有时,看着漫天大雪絮絮的下,觉得很奇妙。雪落在干的草垛上,则长久的停留,落在微湿的路面,则变成透明的晶块,再落下的堆积在上面,这样,一片片的雪花前仆后继,路面开始出现白色,房顶瓦片也白了,傍晚的山村,在积雪反衬下,露出反常的亮色。过完一夜,早上睁开眼,看着窗外白雪皑皑,是最令人激动的,整个村庄处于银装素裹之中,黝黑的土地,河滩、道路、丛林全被白雪覆盖,没有鸟叫、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09 11:38)
标签:

文化

秋天的山区,意味着收获:山上的野果进入成熟期,果实挂满枝头,野柿子、野板栗等都进入收获期,田地里的作物都已成熟,正等待收割。
一旦立秋,孩童不再被准许到河里游泳,村民相信:立秋后,河水带寒邪之气,河里游泳,容易寒气入侵。因此,一过立秋这个节气,河滩瞬间变安静,重回往日的寂寞。我们才不信这鬼话,不过,立秋节气一过,河水变凉是不争事实,山区地气寒,此时,阳光照耀的户外还是温热的,但各条山溪汇聚而成的河水已经寒凉。
 
河里游泳嬉戏是不成了,但此时我们的兴趣已不在河里,而是在山林:采摘野果。秋天的山林一改往日一统绿色的景观,丛林中,间或有黄色、红色等颜色参杂其中,是树叶的色彩,抑或是果实成熟的颜色,林中的柿子、板栗等野果开始熟了,还有很多叫不出名的小果子。
近山的野柿子、野板栗是我们小伙伴上山采摘的主要目标,每次去,都有收获。但,有些野果,我们只见果实,没见过其真实生长状态,比如珠子,鸡爪果等,这些有诱人的美味的野果,都生长在深山,我们孩童无法到达这么远的地方。鸡爪股因其外形像鸡爪而名之,其外观金黄,咬一口,甜中香气四溢,珠子,我所见过的珠子倒是连带着绿叶的,一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08 13:12)
标签:

文化

初夏时节,丛林最为旺盛,竹笋开始茧化竹子,刚长成的竹子亭亭玉立,竹枝上还有层柔软的绒毛未褪去,未长成竹子的竹笋笋尖叶片绿中镶两道金黄边,展示生命的狂野。山林中郁郁葱葱,正是山花烂漫时,高大乔木多是晚花期,梧桐的满树盛开的白花在山林中尤为耀眼,金银花、山葡萄等藤科植物也进入花季,细碎的花瓣点缀在绿叶丛中,田里的稻禾经历春寒后,开始抽枝长壮,片片梯田如绿毯层层叠叠偎依房屋四周。
山色空蒙雨亦濠。夏初仍是多雨季节,山林沉浸在雨雾之中,饱含雨水的云层团团卷卷,一阵豪雨之后,云层有所舒缓,偶尔在缝隙中露出一线蓝天,群山则被蒸腾的雾气缠绕。山林洗尽铅华,更显翠绿,山腰飘荡的白雾映衬着绿色山林,山顶已完全被雾气覆盖,与云层相衔,看似爬上山顶就可登上云层,我欲登顶踏云,一览人间。
夏天时光静静流淌,气温回升,万物生长。铺着厚厚松针的山坡上冒出许多蘑菇,乍一看,蘑菇綴满枯叶覆盖的山地,很是愉悦。蘑菇中的主要品种,我们称“松毛菇”,长在枯松针覆盖的地方。这些蘑菇肥厚圆实,摘一个细细观赏:厚实的菇柄托起未完全开放的菇冠,菇冠内侧整齐排列着放射状线条,呈微透明状,无一丝杂质,一掐,蘑菇溢出水分,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08 13:11)
标签:

文化

山区的春天总是姗姗来迟,当沿海地区已经春意盎然时,闽北山区仍然裹在料峭寒风中。山林中,落叶乔木光秃秃的枝条刺向天空,常绿树木遭受冬季严寒的侵袭,枝叶尤显粗糙暗淡。最先带来春天气息是河岸边的山樱花,当山村仍然沉浸在昔日的寒风时,河对岸的山樱花措不及防的开放了,淡紫色的花朵映衬着周围墨绿色的树叶,分外耀眼,即使站在对岸的我们也能一眼看到,花丛倒映水面上,河流也愉悦着春天气息,水流似乎温顺些。
渐渐的,山风也温柔了,伴随着淅淅沥沥的春雨,春天气息渐浓,菜地里,被风霜冻得变紫的青菜、杂草开始抖擞精神,快速生长,深绿、浅绿混合。树木开始萌发花芽,后山上的竹笋也开始悄悄破土,随手拔起一支小竹笋,拨开笋壳,深吸一口竹笋特有的香味,闻闻春天的气息,令人心旷神怡。接着,桃花、梨花、杏花也开了,粉红的桃花、洁白的梨花,一丛丛散落田间地头,人面桃花相映红,常看到折下的、仍然伸展如初的花支被丢弃在房前屋后、街巷边、或者牛道旁。这时候,后山树林中各式各样的鸟叫声宣告春天来临,走进村巷,你可听到小孩用笋壳制成的乐具在吹,或者看庄户人家在剥笋、采摘撅菜等,还可闻到笋、花香、新长出的树叶混合的春天特有的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29 17:47)
标签:

文化

        村庄所属的县为松溪县。松溪县城因溪而名,松溪:顾名思义就是溪边生长着众多松树,两岸松荫蔽日。放飞想象:远古时代,两岸松林茂密,河水清澈流淌,鸟兽啼鸣,风雨过后,松花飘荡在河面上,引来群鱼啄食。

       地理位置作用,松溪雨水充沛,土地肥沃,森林茂密:武夷山脉横亘西北部,使沿海进入的暖湿气流受到武夷山脉的阻挡,水汽在闽北集结成雨水,北方冷空气在武夷山阻挡下减弱,有效保护植被。

      在气候上,闽北以温暖湿润为特征,沿海的台风少有抵达,因此,肥沃土层不被风刮走,落叶层经年累月的覆盖为植被提供养分,树木高大挺拔,常绿乔木和落叶林共生。

     松溪原叫松政县,是闽北农业大县,七十年代,政和闹独立,派出一卡车、卡车的群众到县城武斗,最后一分为二:政和县、松溪县,于是松溪成了闽北的小县。记得上中学时,有次老师提及此事,仍沉浸在往日的辉煌中:你们可知道?以前政和学生上中学都必须到松溪县城,住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