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玩玩小游戏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广东塞壬
广东塞壬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1,258
  • 关注人气:1,0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看见塞壬,就叫她回家
公告
       
ip
自言自语
暂无内容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8-07-03 21:35)

塞壬

 

2004年我开始写作。在此之前,我从来没有想过会成为一个作家,写,只是表达或者倾诉,诚然,这样的写作跟自己的个人经历息息相关,很少有虚构的成份。我把文章贴到网络论坛上,人家说,我写的文章叫做散文。

于是,我成了一个写散文的人。一写就是十几年。

实际上,在我的意识里,我没有文本的概念。我并没有事先预定要去写一篇散文,或者去写一篇小说。我不知道这两者的区别,也不想知道。但是,有那么两三次,我像往常那样把所谓的“散文”投给杂志,编辑说,我把它当成小说发,你有意见吗?

这能有什么意见?又不是说我写得不好。

之所以屡屡发生这种情况,是因为我的散文有相对完整的叙事结构。所以,读的人觉得这是小说。这么多年,我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4-12 07:51)

 塞壬

我再一次把目光投向这里。故乡,是一个被月夜与思念渲染得过于苍桑的词,隔着遥远的时光,犹如一个人对着深井喊了一嗓子,声声回荡,它在身体的阵阵痉挛把一个人带到岁月深处,对着曾经盛着明月的深井,慨叹朱颜辞镜,微波荡到一个人的少年,那里,最初的笑容,最清澈的眉眼,干净的小身体、蓝天与星空,从胸腔伸出的翅膀与飞翔,大段大段的岁月,它们去向不明。因为沉重,我不太愿意正视故乡这个词,每每写到它,先是一阵挥之不去的郁结凝在胸口,或是黑压压的情绪罩在头顶。然后眼前就浮现一些人的面孔,有的死去,有的陌路,而有的反目,更多的已渐渐模糊。这些脸交错,密密麻麻地说着话,像嘈叽虫那样一直在脑子里,在梦境里,在——我日益颓丧、庸碌、麻木的中年里。关于故乡的文字,无一例外的,我被某种激情而绝望的情感灼烧,让痛开出花来,即使是笑,那也是对着未来,对着微光。27岁,我一个人南下广东,绿皮火车上,我只有简单的行李,身上只有两千块钱,一路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1-22 22:07)
办公室同事说我话多。可是,我每周才去办公室两到三次,这是我唯一有机会与人说话啊。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11-09 20:03)

塞壬

有的地方,若不是因为一个机缘,怕是一辈子也不会去的。比如河北衡水的安平县。去这个地方,因为一个人,孙犁。

老实说,我对孙犁的印象是淡漠的,唯一能说起的,唯有那篇《荷花淀》的小说,当车还未抵达县城的时候,我拿出手机,在网上搜出了这篇小说,我读了两遍。这小说,当初只在高中的课本里读过的,三十年后,我竟也成了作家,再读,只能感叹,太美,是能洗心洗眼的文字,果然跟我当下在读的任何文字都不同,一幅北方水域的水墨画,有漂亮的人,有脆生生的性子,宛若江南。只是,多了一份辽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10-08 07:02)

 塞壬

 

                              

东莞的秋天总是来得很晚。阳光和风会在突然的一个清晨让你把皮肤收紧。眯眼望天,天蓝得高远,啊,是秋天来了,心情一下子就敞亮了许多。即使是这样的小激灵,于我,似乎也不多见了。不太出门、沉默、不再愿意认识陌生人。也许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8-23 21:09)

沉溺

 

塞壬

城市的夜色流淌着明黄的斑驳光影。我看着窗外,不远处地王大厦、国际酒店、天安数码城的霓虹明灭闪烁,对面广场的上空飘荡着一首深情款款的英文歌,此刻已是晚上九点,我关上了电脑,准备回家。我喜欢在这个时候从办公室回家。夜幕开启,城市在大幅女明星广告牌上的红唇气息中醒来。下电梯,一个人走到寂静的地下停车场,启动冰冷的车,倒出停车位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4-20 16:52)

塞壬

文宣部打来电话,问我要不要参加今年的学生夏令营。我说今年就不去了吧。电话那头忽然说到,塞壬,前几天梅君打来电话专门问候你,说是很想念,你还是去一下吧。梅君啊,一年了,她现在怎么样了?如果我再去,能够为她做什么呢?再做一次表演,然后离开?闭上眼睛,尽量不去想梅君的脸。不去了。我在电话里回复道。忽然间,一阵心虚,环顾四壁,一种很不好的感觉萦于胸口,久久不散,仿佛一个旧的伤疤又被揭开,等着你仓皇掩盖。太多的事,不愿面对,囫囵扔在内心的角落里,积着,不提。

去年7月下旬,我应邀参加了市中学的学生夏令营,跟40名中学生一起去乳源瑶家贫困山区体验生活。同学们事先被安排入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4-05 09:20)
我的第三本散文集《奔跑者》。祝福塞壬。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5-20 05:06)
  塞壬
                                                                       散文的容量
在很多人看来,散文这个文本是很雅的,借景抒情,人生感悟,小哲理,人生小趣味。行文讲究修辞,结构也简单,即使是回忆性的文字,也是娓娓道来,以情感动人,质朴真诚。这样的散文文本已经固化在我们的意识中,散文,书写着人类情感的那些美好的事物。
然而,散文是一种表达“我”的文本。既然是表达“我”,表达人,那么“我”除了真善美之外,也一定存在着恶与黑暗。甚至是,恶与黑暗更为真实。我们为什么要写作,是什么促使一个人一定要选择用文字表达自我?这个“我”到底想告诉这个世界什么呢?我们清楚,快乐可以是一个人表达的理由,那么,痛苦、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4-27 23:26)

塞壬
古老的狩猎,让人着迷的是彼此陷入互猎的深渊
父亲年纪大了,腿有风湿痛,踩不了单车去外面的湖钓鱼,他只好在家门口的池塘钓。这池塘原本是家里的菜地,很多年前父亲请人挖出了这块池塘,因为我说了句,喜欢门前有片荷塘这样的景致,父亲最初就没有养鱼,放藕进去,让它长成了一片荷塘。多少年后,父亲退休了,我在外面读书,既而离开家乡去了很远的城市,这池塘才真正养了鱼。从初春到深秋,父亲就在这池塘边把自己坐成一个孤寂的圆点,像一个坐标,醒目地标记记忆中村庄最初的那个点。他把钓到的鱼,从钩子里取下来,然后又随手扔进池塘。如果有人在这个时候跟他说,黄师傅,莫扔,舍给我么?父亲闻言,头也不抬,径直将鱼扔在那个人跟前。
人说,钓了放,放了再钓,这不是做无用功么?我微微一笑,也不辩,拿竿坐在父亲对面,直坐到日头偏西。这样的光景愈发地少了,我在广东,难得借休年假回一趟家。就这么坐在父亲对面,有鱼咬钩了,好大力,直把线往水深处拽,懒得提竿,任它咬。我一直定定地看着他,眼里满是泪花花了,父亲老了。时光从不说谎。他再也不是哼着歌子,敞着褂子,轻快地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