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喜之郎
喜之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70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老板嫌我“肉”,你懂个什么!会“肉”是所谓办公室生活的的生存法则。而比我还“肉”的人通常考虑着比我的还深奥的问题,比如:“老板轮流坐,何时到我家?”我最多也不过聊聊天,看看闲书,做做自己的事情,而已。算了,我发“肉”的时间不想考虑无聊的事,来!看一首经典的诗,以羞煞所有试图写诗的人:
 
 我一旦失去幸福,又遭人白眼,
 就独自哭泣,怨人家把我抛弃,
 白白地哭喊来麻烦耳聋的苍天,
 又看看自己,只疼恨时运不济,
 愿自己像人家那样:或前程远大,
 或一表人才,或胜友如云广交谊。
 想有这人的权威,那人的才华,
 于自己平素最得意的,倒最不满意。
 但这几乎是看轻自己的思想里,
 我偶而想到了你呵,---我的心怀
 顿时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天,对我来说,是特殊的日子。一是下了今春第一场雨,对我这样一个爱雨的人来说,是上天的恩赐。而另一个原因,是过了今天,我将又一次开始我新的人生。我望着窗外的雨天,决定什么也不必多说,就让一首我喜欢的诗来为我壮行吧:


 

我爱你,所以我才领此波涛人马在手中,以星
辰书写我志在天空,誓为你争自由,那七柱宝
屋,当我到临,你的明眸也将为我晶莹泪涌。
 
死神在沿途对我唯唯诺诺,直到目标就在前头
并看到你在鹄侯:你展颜微笑,令他伤心嫉妒
不在对我称臣俯首,并欺前将你虏走:
囚入他死寂的冥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乱弹琴系列

   诗云:
           办公室里装孙子,我以我道锉大爷。

   但是,这几日我装孙子装的正难受!千万别惹我。如今的心情仿佛又一次跌进了谷地,而有两种情况:一是触地反弹,就像三月“黑色星期二”的股市;二是一跌再跌,就像“911”后的股市。然而这与钱并没有丝毫关系,我有我最大的事。
 
  每个人在人生的不同时期都有自己最大的事情,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事。十来岁的时候,司马光因损坏了一件公物而早早名垂青史,而其他小孩子大多才刚刚学会擦屁股。我连擦屁股有也学得慢,所以才早早学会了不怕丢人,干自己的最大的事情就好。
 
   今天早晨,我伸手去挡一辆可坐可不坐的公交车,司机在众目睽睽之下故意在我面前呼啸而过,还骂骂咧咧的。我从小时侯学擦屁股的经验得出,不擦便罢;要擦,就一定要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乱弹琴系列
   今日见得鲁兄的“博文”,只觉大家都是性情中人---他比我还性!哈哈!不过就个人而言,深信张潮之警句:人生得一知己,可以无憾亦。若有这般执友,仿佛享有两种人生;若能磕拌到老,更是千金难求。所以,知足比较好。
 
   鲁兄之性情,在还是隔门同窗时就可见一斑。他走路比我快,两肩闪闪,西装展展;目中有空,空中友人。就是闲极了去打台球,他也比我认真三分---我纯粹是个混卷子!使我记忆犹新的是,他与我们宿舍老大常有不和,到后来两人直接视而不见,搞得我们两个宿舍只能学着国际上一样进行“多边外交”。但在我们全班的“散伙宴”上,鲁兄却意外地主动走向我们老大,高盏满举,与老大把酒话别,搞得我们老大声泪具下!几天后,他又在老大的留言册上以漂亮的隶书写下:渡尽劫泊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有个好-----朋友,想谈诗。仅对次一番情意,就足使人可敬可佩。但对于此问题,我只在大学时因工作需要而忽悠比我底几届且自称的文人的师弟师妹时才蒙眼塞耳站在台上东拼西揍,南拉北撤的。对于我自己,是从来不敢也不愿涉足的,就好比苦思冥想人为什么要活着?嘿!活着不就是了吗?但鉴于她人品、文风俱嘉,我也再装一回“骚人”:以示敬意。

一语投石圈圈浪?
天光云影各茫茫。
不驾浮云叹古道,
勿施自在韬尘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烤饼子  

   就在这一平方米不到的空间内,那台用不知疲倦的电扇和我此刻的大脑一样,机械、没有了任何想法,36度的高温和十几台电脑的热度让难以呼吸的热气在空中回旋、再回旋。一间不大的办公室内盛装着20几个像机器一样的人,没有任何语言、也不想表达什么,因为一切都是白搭,大家不得不承认一个现实:没有一个看清楚的决策者、看清楚的有敢怒不敢言!

   只有一个选择:加班!

   这就是现代大学生毕业工作的一个真实写照。不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乱弹琴系列

                  背运的一代人
 
   长辈们都说,我们这一代是生在福窝窝里的。这样说的原因其实很简单--他们一代是饿着肚子走过来的,也是为了证明“出来混,大家都不容易。”其实他们也明白,真正的辛苦是人生的无常和前途的迷茫。我们经历足以证明,其实我们也不容易。

   以我为例,上小学的时候,比我们高几届的都是五年毕业,终于混到五年级了,却突然冒出个六年级?害的我们白白玩了一年,看看饭馆里的和我们一般大的小跑堂,人家又多挣了多少钱!

   考初中那年,我报的是一中,由于多玩了一年,没掌握好节奏,和录取分差了几分,只好去了十一中。打击得我都开始写诗了,一写就写到现在,像疯子一样,而且还将疯下去。幸好那里还不错,不但玩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乱弹琴系列

    昨天下了点雪,有人说“惊蛰寒,寒半年。”城里下得星星点点,而有个不远的地方雪大的用铁锹铲。今天早上是有点冷,我一早步行去吃有名的苍鹰牛肉面,也第一次一半也没吃完:垃圾!
    再说昨晚。我是陪可爱的当军官的弟弟去姑姑家转的,我到时他在无聊的玩游戏。低头吃了两碗鸡汤熬的烩菜,然后又急忙去了大哥家。在那里,我们你拉我拽地和弟弟照相,留一点纪念,可他却始终不会笑。即便是笑了,也很难看。
    希望他的严肃是军人的气质,而不是生活的枷锁。就让我最亲近的人,把枷锁都留给我。
    弟弟和我同根同源,宁可我是个多余的人,我也要和他牵伴始终,走完一身。
    冷一点儿,怕什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有一个朋友姓陈,大家都叫他陈爷--跟着他没有一个不是爷。我们有共同的爱好。毕业后他要远赴新疆,临别之时,要求我为他写一首诗。我却编不出半个字来,直到他要离开的最后时刻,好歹成了一首。后来,我觉得还行。
                             
赠陈爷西行与鹰共志
 
陈爷误食黄连苦,
德义相吊人不孤。
酒肉穿肠意如何?
  一点青眼向天图。①
戎笔千锋忙作秀,
  翰海百转乱添足。②
此出阳关情亦远,
落虹楼头笑鸿鹄。
 
           注释: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清晨,大雾弥漫地仿佛梦醒伦敦,
窗前依旧破落嘈杂无片刻宁静。
我钻出被子正如被上帝踢出天堂,
奋勇的人只能在尘世间获得永生。
街道上的行人都来自不同的世界,
并没有必要相互留下所谓的温存。
信佛的老人蹒跚着爬向水泥破庙,
妓女靠墙嗑着瓜子看不出一夜煎熬。
饭馆老板蹲在后堂地上吃着热面条,
网吧里几分优雅不见了熬夜的水疱。
    喝一口清茶,以犒慰我写诗的冲动,
    平静地等待每一个有雾或没雾的清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