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林竹青
林竹青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38,118
  • 关注人气:40,10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主简介

极端浪漫与完美主义者,虽历沧海桑田,初心不改。孑然一人,四海为家。一双从死神口中出逃的脚足迹遍布五大洲。去过

亚洲:、台湾、香港、澳门、日本、韩国、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菲律宾、印尼、越南、印度

大洋洲:澳大利亚。

欧洲:英国、德国、法国、瑞士、荷兰、奥地利、比利时、意大利、西班牙、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拉脱维亚、丹麦、芬兰、瑞典、挪威。经停俄罗斯,十几个小时,算机场半日游吧?

美洲:美国

拉丁美洲:巴西、阿根廷。

非洲:南非、毛里求斯。

下一站:待定

出版消息

《张人希的艺事与生平》

上海三联书店出版发行

ISBN 978-7-5426-2749-0 

《当时明月在》

ISBN 978-981-11-7247-2 

《我的外公张人希》

上海三联书店出版发行

ISBN 978-7-5426-6557-7

新浪微博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133篇)
国外 (255篇)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9-05-20 09:15)
中学二年级丢弃笔墨、颜料、宣纸一直是我心头的痛。
……
虽然过去四十年又买了毛笔,添了好些字帖(笔丢了,帖可没丢),但一直都没有用心去临摹,写了没几天就又放下了。我告诉自己说:等退休后再写吧!
等退休后。这一直是自己的借口。为了自我安慰,也说出一个大实话。毕竟,退休前,兴趣爱好只能是生活的调剂品,不是主食。我的主食是工作,是事业。
……
我就这样按捺住自己的冲动,把毛笔作为陈设品,装潢着柜子,如今,装潢着窗台。
但这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18 17:52)

 

每次听人提起书法便芒刺在背。

活了半辈子,从未像现在这样勤奋,几乎每天都要练习几张毛笔字。

写着写着,心里就明白了。

所谓的家学,就是一个人从小耳濡目染。虽不曾学过,却在心里有了许多印象,所以抓起笔就自然会写。至于写不写得好?一半天赋一半勤奋,缺一不可。

四舅说过,他们兄弟姐妹总是糊里糊涂地比赛第一,可谁也没有练过字。二姨说三姨是全家最不会读书的那一个,可事实上三姨却从小当班长。不要以为那是外公的关系,各位看官,三姨比我大六岁,文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17 21:20)

昨夜本来好好的,不知何故,十点躺下后却有点儿睡不着了。直到十一点多才迷迷糊糊睡去,梦中却在写毛笔字。因为聚精会神,搞得自己精神反而紧张了,头很痛,醒来看看时间,子夜一点多。量量血压,超过130。睡觉时还能130?

吃了两片Paracetamol,可是睡不着,头痛没有解除,折腾了好一会,感觉胃里搅着,只好起床喝豆浆,躺下方渐渐睡去。

凌晨三点多,风急雨骤,雷电交加,好像要撕裂天空一般。虽然拉上厚厚的窗帘,靠墙处还是闪进亮光。我在枕上听雷,听急行军一样的雨点。人依旧不舒服,量量血压,还是130几,扑热息痛毫无用处。无可奈何,只好服用了降血压药。

早上七点多醒来,人昏昏沉沉,爬不起床。头依旧在痛。

吃完早餐,服用了两片散利痛。很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17 11:11)
分类: 学海无涯

 

其实,受伤回来后,新加坡本地好几位书法老师就说过想收我为徒。此前与此后,自然还有其他国家与地区的人提出过,然而,我都婉言谢绝了。

不是我自以为是,我不拜师是有多重考量的!

其一,学习在方法。我从小任何东西都是自学的。学校里的教学根本无法满足我的需要。自学并非呆呆地对着自己选定的书本,而是检索信息,求其所以。明白了理论,动手研习,便得到知识了。

其二,我害怕拜师学书法。无他,学出了成绩则已,学不出成绩不仅仅对不起老师,更赔上外公。书法家的外孙女学不会书法成何体统?丢的不是外公的面子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12 16:04)

【南瀛吟社五月社課】

以明朝張掞《立夏日晚過丁卿草堂》之「雨多苔蝕懸琴壁」入句,作詠夏

知了喧哗季节移,

毛绒弥漫柳条丝。

雨多苔蚀悬琴壁,

风缓涟经洗砚池。

酒后轻歌吟旧赋,

席前走笔作新诗。

虚空翠竹长相伴,

半是良朋半是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12 11:14)
标签:

杂谈

分类: 学海无涯

 

十分学七要抛三,

各有灵妙各自探。

当面石涛还不学,

何能万里学云南。

— 郑板桥

吴镇精于山水,兼善墨竹,每以饱墨中锋直扫。板桥画竹用偏锋取势,是个字和介字法进一步探索者。他画的竹,既不同于文与可的缜密浑厚,又不同于梅花道人的圆润拙朴,而是笔力挺秀,疏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10 00:31)
标签:

杂谈

分类: 心情小语

还是那张钢琴独奏

还是那套音响

曾经陪伴我在上海满庭芳度过无数个孤寂的漫漫长夜

......

我照样因为失眠而摸着酒杯

我照样在孤寂的深夜听它

我的内心泛起无数涟漪

那远去的岁月此刻在脑海里如此清晰

我五味杂陈的心底有一丝凄楚

但我已经没有了眼泪

甚至没有了叹息

如果人生是一场梦,那么

我只等清醒的一刻

我只等飞向永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08 19:31)

外公没有说,但外公的朋友们都很遗憾我们子孙后代无人继承外公的衣钵。

其实,直到今天,对外公的书画入门,除了人尽皆知的曾祖父遗留下来的《芥子园画谱》,我们都无法知晓他有哪位真正意义上的“老师”。而对他的童子功书法,我们更是无从知晓他的启蒙源自何方神圣?追溯到最早的一段故事就是大约四、五岁左右,拿着自己涂鸦的他小拳头一般大小的毛笔字去请教他的爷爷,也就是我的外高祖父时,他爷爷不相信那是他写的字,并提出质疑。为此,他感慨了一辈子。无数次对我说:“真傻呀,那时我为什么就不懂得说:你不相信,我写给你看?”他说过他练字的纸和笔是邻居药店里的账房先生给他的旧账本及打算丢弃的旧笔,可见无论纸张还是笔都不是好的。可是,谁教他写字呢?他一开始是自己胡乱涂鸦,还是临过帖呢?须知,那是一个小娃娃在自娱自乐啊!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张人希相关文章

 

(按:因为长辈们都认为我应该把《我的外公张人希》寄给黄永玉老先生,所以今天我终于尝试去找万荷堂的地址和电话。万荷堂大概位置无人不晓,但是,具体街道门牌以及电话我却是没有的。三舅去世前去北京都住在万荷堂,但三妗推说住在姐姐家一时找不到。我与中国美术家协会及中央美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04 22:37)
标签:

杂谈

分类: 人间烟火

听完《白鹿原》第三十二章文革后期红卫兵挖了朱先生的墓找到那块砖发现那两句话,丢了分为两半中间又出现一句话,我突然联想起那是我进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我的学校,厦门民立小学当时有个很时髦的名字“工农兵小学”。一年级好像有十个班。学校第一次开大会在我入学两个星期的时候,我在懵懵懂懂之中被推上比我的个子还高的讲台用厦门话对全校师生讲《半夜鸡叫》。第一次接受工人阶级再教育是去鼓浪屿参观玻璃厂,听工人忆苦思甜。会议到了尾声,负责的老师突然弯着腰走到坐在地上的我身边蹲下来,要我带头喊口号:“打到......!”“毛主席万岁!”

往事如烟,我从小就是个麻烦的人,不然,一个年段那么多学生为何偏偏选中我?而且,那仅仅是开始。

......

今天,我工作、写了两张毛笔字、听了十几章《白鹿原》,心生无限感慨。有思想的人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