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8-09-21 21:08)
标签:

文化

美术

杂谈

分类: 重阳画作

重阳     海上生明月(油画 95x75cm)

又值三秋之半,月夕相送大团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美术

杂谈

分类: 重阳画作

重阳        碾北公路旁的一处小村风景 (81x60cm)

山野中一座小村,在碾北公路旁。小村看上去静悄悄的。炊烟尚未升起,农民们好像还没有下工。可是结束一天劳作的时刻就要来到了。这是那头兴冲冲走来的牛告诉我们的。它从村路走向红砖墙围着的院落,从它轻快的脚步,自信的状态上猜测,这里是它的家。它刚刚卸下背上的重负,它的主人在它背上拍了一下,它便意会到可以先回家了。它认得回家的路,似乎还哼着歌,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是多么惬意。一会儿,再过一会儿,小村里就会飘起饭香,放学的孩子们就会把喧闹撒满屋檐。而下了工的农民们站在场院里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美术

杂谈

分类: 重阳画作

重阳     草地上两个跳罕伯舞的女孩(油画81x60cm)

   在我们这里的乡村,这样的茅草屋变成稀有的景观了。一九九八年那场大洪水后重建的家园,以及近几年奔小康的奋斗成果,家家都建了漂亮的新房。夏天如果你在碾北公路上走一趟,不用走下那弯沿的田间小路,就会看到那些小别墅一样的房屋群,蓝色红色白色粉色的屋顶,如花儿一样盛开在绿色田野中。当然在别的季节也一样美,冬天的雪原中简直是童话的世界。如果有一两座古旧的茅草屋,那是人们专意留给自己的历史记忆。也给外乡人提供了岁月的故事。多年前去采访达族歌手何德志,他的女儿带我去看了他们的老屋,就是这样的茅草屋。我想不仅仅是因为稀有,或是与某人某事某历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美术

杂谈

分类: 重阳画作

嫩江有许多支流,它的整个流域就像一片举着的荷叶,上面密布着大鹿角一样多弯多叉的叶脉。雅鲁河是嫩江的一个小支流。在齐齐哈尔昂昂溪区、杜尔伯特县段嫩江主干道向北分出四股多叉水流,经龙江县渐合一股奔碾子山,在此山区地带又分成若干支叉,流向博克图。雅鲁河是满语,意为边地之河。偏僻小河,少有人注意。1998年,嫩江遭遇百年一遇大洪水,在抗洪一线采访中,看到了这条小河发疯的样子,暴雨使它变成恶魔,跃出河槽连根拔起护岸柳林,见物皆毁,沿途狼藉,一片衰颓景象。而在洪峰过后,雅鲁河则变得委曲无辜,满腹惊惧在塌石倒木间蹒跚流淌。几年后第二次来到这里,生态尚在恢复阶段。劫后还原生活常态的人们,同雅鲁河和好如初,开始呼唤四面八方的朋友来这里度假漂流。雅鲁河漂流不是以险称雄,而是体验北方边地的自然幽静野趣,顺流而下,两岸依稀可見旧日洪水掠过的痕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11 22:19)
标签:

文化

美术

杂谈

分类: 重阳画作

 重阳              7月碾子山区油菜花田 (油画81x60cm)

  南方在四月左右就有油菜花可看了。而在北方要在七月才有油菜花。有一年七月中在呼伦贝尔看到过一次油菜花,不过走在浩瀚无际的青葱草原上,似乎减弱了特别的感觉,仅留一声欢呼。不曾想今夏竟看到碾子山区阔大山谷地生满了油菜花。昔日这里以制作碾子磨盘之类而闻名于世。当进入机器碾米时代便停作了。印象里后来只余草木稀少的原石,以及并不古老的巨蟒传说。不期而遇油菜花令人有了完全不同的新鲜感,恍如过去的童年从远处走来,心底即刻充满了纯净无邪的欢喜。好似重获了生命神秘力量的密码,一个孩子的世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美术

杂谈

分类: 重阳画作

  伏案时久,不觉已入伏天,忽觉空中少了一种声音,想起是杜鹃鸟不叫了。也许是小时候曾在田里劳作的原故吧,无意间便留心起季节天气以及植物和鸟儿们的更替。春天来了只杜鹃鸟,栖在湖滨观荷亭那片林子里。直到夏日到来,它都在那里徘徊啼叫。前几年春天杜鹃鸟也来,它只栖在劳动湖北岛那里,在清晨和黄昏啼叫一阵,那时天上总是飘着缠绵惆怅的雾雨,停留六七天便迁徙了。今年这鸟儿停留的时间长,在电闪雷鸣倾盆大雨中,只有这个鸟儿啼叫不止.。一夜乌云翻滚狂风大作,这只鸟儿硬是越过雷声叫醒了夜。第二天太阳升起,看到湖滨林间和公园中有几株大树连根拔起。现在那鸟儿息声了,想必是伏署到来迁徙了。每天天亮只剩下喜鹊和麻雀的叫声了。去劳动湖畔散步,湖水还是那湖水,觉得少了光彩多了空落,想想是小荷该露尖尖角了。去年那荷花开得极盛,仪态万千,像是全世界的荷仙在此举行盛大的舞会。远道的宾客不辞辛苦前来观赏。热衷艺术者全程守候,从不同时段不同角度探寻荷花境界之美。印象深的是一位农村母亲,带着一双小幼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美术

杂谈

分类: 重阳画作

记忆里的老湖滨饭店 (油画48x33cm)____________ 重阳

  散步时常常驻足湖滨饭店前。这座曾接待过国内外贵宾的湖滨老楼已闲置十来年,庭院荒芜。一早一晚会有几个晨练的人在沉寂的门前空地舞刀弄剑。1997年我们在这里召开了省内外作家、文学工作者文学创作交流会。颇有“群贤毕至少长咸集”之豪气。亦有茂林清流天朗惠风之和畅。弹指二十年,不觉成陈迹。过去这里是一座大花园。画下这记忆送给朋友,那个夏日我们崇尚文学陶醉不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美术

杂谈

分类: 重阳画作

绿与蓝的乐章 (油画130x89cm)___________ 重阳

   绿在天空中引导蓝的快乐,蓝在高山上走向绿的幸福。江水演奏着绿与蓝的乐章。奇妙山石复制着隐去的乐句,在高峰上组合和弦。升腾的云雾缓缓展露出时间之谜,遥遥古海深处曾是宏山峻岭的子宫。亿万年孕育,亿万年飘移出世。山是凝固的古船,承载着地球亿万年的变迁史。倾听着阅读着敬慕的山川,一分亘古的喜悦悄然流入心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美术

杂谈

分类: 重阳画作

2018春末撷得一叶滴翠峡风景:峭壁下的歌声(油画65x51cm)______ 重阳


  多云的下午,农家的小船把我们摇进滴翠峡。马渡河在两山之间的阴影里,暗幽而野性十足。水路狭而弯转,偶尔的峭岩上会出现条隐约小路,险峻的半山立着酥软的石砖屋,那是遗落的空屋,在奇形怪状的岩石间,像是远久遗迹里掀动的册页。突然有丝丝缕缕的歌声,在这幽深的河谷里缠绕,船家说阿姐阿妹唱茶歌里。细看在一面峭壁下泊一条小船,她们就站在小船上,唱给来往的宾客听。这是她们的生计。只要有客船来,她们就和小船出现。峰峦悬崖的阴影,峭岩头上的青翠,马渡河的絮语,共同构成温暖的和声。她们唱山之恋,水之恋,故乡之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美术

杂谈

分类: 重阳画作

  在榆林的浓阴下,在艾蒿摇曳的清幽中,端午节正把它浓艳的色彩氤染在街头,屋檐,人们的颈间、手腕上。在这热闹的艳丽中,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她戴着银灰的艾叶和紫红的马莲织成的桂冠,站在“生死场”的巨大门廊下,黝黑的眼睛含着忧伤,轻轻地说你们都在这里吗?随后她突然举起一打拍纸簿,惊慌地大叫“我那半部红楼呢?”粽叶的香气水一样漫过来,忧伤在空气中游荡,忧伤忧入我心中。





1936年萧红在东京留学(油画65x50cm)_________ 重阳

     

      箫红出生在端午节,每逢端午节不由记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留言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博文
(2018-09-21 21:08)
标签:

文化

美术

杂谈

分类: 重阳画作

重阳     海上生明月(油画 95x75cm)

又值三秋之半,月夕相送大团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美术

杂谈

分类: 重阳画作

重阳        碾北公路旁的一处小村风景 (81x60cm)

山野中一座小村,在碾北公路旁。小村看上去静悄悄的。炊烟尚未升起,农民们好像还没有下工。可是结束一天劳作的时刻就要来到了。这是那头兴冲冲走来的牛告诉我们的。它从村路走向红砖墙围着的院落,从它轻快的脚步,自信的状态上猜测,这里是它的家。它刚刚卸下背上的重负,它的主人在它背上拍了一下,它便意会到可以先回家了。它认得回家的路,似乎还哼着歌,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是多么惬意。一会儿,再过一会儿,小村里就会飘起饭香,放学的孩子们就会把喧闹撒满屋檐。而下了工的农民们站在场院里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美术

杂谈

分类: 重阳画作

重阳     草地上两个跳罕伯舞的女孩(油画81x60cm)

   在我们这里的乡村,这样的茅草屋变成稀有的景观了。一九九八年那场大洪水后重建的家园,以及近几年奔小康的奋斗成果,家家都建了漂亮的新房。夏天如果你在碾北公路上走一趟,不用走下那弯沿的田间小路,就会看到那些小别墅一样的房屋群,蓝色红色白色粉色的屋顶,如花儿一样盛开在绿色田野中。当然在别的季节也一样美,冬天的雪原中简直是童话的世界。如果有一两座古旧的茅草屋,那是人们专意留给自己的历史记忆。也给外乡人提供了岁月的故事。多年前去采访达族歌手何德志,他的女儿带我去看了他们的老屋,就是这样的茅草屋。我想不仅仅是因为稀有,或是与某人某事某历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美术

杂谈

分类: 重阳画作

嫩江有许多支流,它的整个流域就像一片举着的荷叶,上面密布着大鹿角一样多弯多叉的叶脉。雅鲁河是嫩江的一个小支流。在齐齐哈尔昂昂溪区、杜尔伯特县段嫩江主干道向北分出四股多叉水流,经龙江县渐合一股奔碾子山,在此山区地带又分成若干支叉,流向博克图。雅鲁河是满语,意为边地之河。偏僻小河,少有人注意。1998年,嫩江遭遇百年一遇大洪水,在抗洪一线采访中,看到了这条小河发疯的样子,暴雨使它变成恶魔,跃出河槽连根拔起护岸柳林,见物皆毁,沿途狼藉,一片衰颓景象。而在洪峰过后,雅鲁河则变得委曲无辜,满腹惊惧在塌石倒木间蹒跚流淌。几年后第二次来到这里,生态尚在恢复阶段。劫后还原生活常态的人们,同雅鲁河和好如初,开始呼唤四面八方的朋友来这里度假漂流。雅鲁河漂流不是以险称雄,而是体验北方边地的自然幽静野趣,顺流而下,两岸依稀可見旧日洪水掠过的痕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11 22:19)
标签:

文化

美术

杂谈

分类: 重阳画作

 重阳              7月碾子山区油菜花田 (油画81x60cm)

  南方在四月左右就有油菜花可看了。而在北方要在七月才有油菜花。有一年七月中在呼伦贝尔看到过一次油菜花,不过走在浩瀚无际的青葱草原上,似乎减弱了特别的感觉,仅留一声欢呼。不曾想今夏竟看到碾子山区阔大山谷地生满了油菜花。昔日这里以制作碾子磨盘之类而闻名于世。当进入机器碾米时代便停作了。印象里后来只余草木稀少的原石,以及并不古老的巨蟒传说。不期而遇油菜花令人有了完全不同的新鲜感,恍如过去的童年从远处走来,心底即刻充满了纯净无邪的欢喜。好似重获了生命神秘力量的密码,一个孩子的世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美术

杂谈

分类: 重阳画作

  伏案时久,不觉已入伏天,忽觉空中少了一种声音,想起是杜鹃鸟不叫了。也许是小时候曾在田里劳作的原故吧,无意间便留心起季节天气以及植物和鸟儿们的更替。春天来了只杜鹃鸟,栖在湖滨观荷亭那片林子里。直到夏日到来,它都在那里徘徊啼叫。前几年春天杜鹃鸟也来,它只栖在劳动湖北岛那里,在清晨和黄昏啼叫一阵,那时天上总是飘着缠绵惆怅的雾雨,停留六七天便迁徙了。今年这鸟儿停留的时间长,在电闪雷鸣倾盆大雨中,只有这个鸟儿啼叫不止.。一夜乌云翻滚狂风大作,这只鸟儿硬是越过雷声叫醒了夜。第二天太阳升起,看到湖滨林间和公园中有几株大树连根拔起。现在那鸟儿息声了,想必是伏署到来迁徙了。每天天亮只剩下喜鹊和麻雀的叫声了。去劳动湖畔散步,湖水还是那湖水,觉得少了光彩多了空落,想想是小荷该露尖尖角了。去年那荷花开得极盛,仪态万千,像是全世界的荷仙在此举行盛大的舞会。远道的宾客不辞辛苦前来观赏。热衷艺术者全程守候,从不同时段不同角度探寻荷花境界之美。印象深的是一位农村母亲,带着一双小幼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美术

杂谈

分类: 重阳画作

记忆里的老湖滨饭店 (油画48x33cm)____________ 重阳

  散步时常常驻足湖滨饭店前。这座曾接待过国内外贵宾的湖滨老楼已闲置十来年,庭院荒芜。一早一晚会有几个晨练的人在沉寂的门前空地舞刀弄剑。1997年我们在这里召开了省内外作家、文学工作者文学创作交流会。颇有“群贤毕至少长咸集”之豪气。亦有茂林清流天朗惠风之和畅。弹指二十年,不觉成陈迹。过去这里是一座大花园。画下这记忆送给朋友,那个夏日我们崇尚文学陶醉不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美术

杂谈

分类: 重阳画作

绿与蓝的乐章 (油画130x89cm)___________ 重阳

   绿在天空中引导蓝的快乐,蓝在高山上走向绿的幸福。江水演奏着绿与蓝的乐章。奇妙山石复制着隐去的乐句,在高峰上组合和弦。升腾的云雾缓缓展露出时间之谜,遥遥古海深处曾是宏山峻岭的子宫。亿万年孕育,亿万年飘移出世。山是凝固的古船,承载着地球亿万年的变迁史。倾听着阅读着敬慕的山川,一分亘古的喜悦悄然流入心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美术

杂谈

分类: 重阳画作

2018春末撷得一叶滴翠峡风景:峭壁下的歌声(油画65x51cm)______ 重阳


  多云的下午,农家的小船把我们摇进滴翠峡。马渡河在两山之间的阴影里,暗幽而野性十足。水路狭而弯转,偶尔的峭岩上会出现条隐约小路,险峻的半山立着酥软的石砖屋,那是遗落的空屋,在奇形怪状的岩石间,像是远久遗迹里掀动的册页。突然有丝丝缕缕的歌声,在这幽深的河谷里缠绕,船家说阿姐阿妹唱茶歌里。细看在一面峭壁下泊一条小船,她们就站在小船上,唱给来往的宾客听。这是她们的生计。只要有客船来,她们就和小船出现。峰峦悬崖的阴影,峭岩头上的青翠,马渡河的絮语,共同构成温暖的和声。她们唱山之恋,水之恋,故乡之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美术

杂谈

分类: 重阳画作

  在榆林的浓阴下,在艾蒿摇曳的清幽中,端午节正把它浓艳的色彩氤染在街头,屋檐,人们的颈间、手腕上。在这热闹的艳丽中,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她戴着银灰的艾叶和紫红的马莲织成的桂冠,站在“生死场”的巨大门廊下,黝黑的眼睛含着忧伤,轻轻地说你们都在这里吗?随后她突然举起一打拍纸簿,惊慌地大叫“我那半部红楼呢?”粽叶的香气水一样漫过来,忧伤在空气中游荡,忧伤忧入我心中。





1936年萧红在东京留学(油画65x50cm)_________ 重阳

     

      箫红出生在端午节,每逢端午节不由记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2018-09-21 21:08)
标签:

文化

美术

杂谈

分类: 重阳画作

重阳     海上生明月(油画 95x75cm)

又值三秋之半,月夕相送大团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美术

杂谈

分类: 重阳画作

重阳        碾北公路旁的一处小村风景 (81x60cm)

山野中一座小村,在碾北公路旁。小村看上去静悄悄的。炊烟尚未升起,农民们好像还没有下工。可是结束一天劳作的时刻就要来到了。这是那头兴冲冲走来的牛告诉我们的。它从村路走向红砖墙围着的院落,从它轻快的脚步,自信的状态上猜测,这里是它的家。它刚刚卸下背上的重负,它的主人在它背上拍了一下,它便意会到可以先回家了。它认得回家的路,似乎还哼着歌,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是多么惬意。一会儿,再过一会儿,小村里就会飘起饭香,放学的孩子们就会把喧闹撒满屋檐。而下了工的农民们站在场院里一边吸着饭后一支烟,一边大声交谈着。畜厩里的牛们也会哞哞相和,祝福着小村又一个平安祥和的夜晚降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美术

杂谈

分类: 重阳画作

重阳     草地上两个跳罕伯舞的女孩(油画81x60cm)

   在我们这里的乡村,这样的茅草屋变成稀有的景观了。一九九八年那场大洪水后重建的家园,以及近几年奔小康的奋斗成果,家家都建了漂亮的新房。夏天如果你在碾北公路上走一趟,不用走下那弯沿的田间小路,就会看到那些小别墅一样的房屋群,蓝色红色白色粉色的屋顶,如花儿一样盛开在绿色田野中。当然在别的季节也一样美,冬天的雪原中简直是童话的世界。如果有一两座古旧的茅草屋,那是人们专意留给自己的历史记忆。也给外乡人提供了岁月的故事。多年前去采访达族歌手何德志,他的女儿带我去看了他们的老屋,就是这样的茅草屋。我想不仅仅是因为稀有,或是与某人某事某历史的关连,它更使我感到前进的生活,那疾速的脚步声,令人感动而悟醒。而有一次看到两个小女孩在草地上跳舞,使我想到有些东西是不会变的,美的艺术,善的心灵,爱的真纯,比如这达斡尔人的传统舞蹈罕伯舞。一种非常清纯优美简洁的喜庆歌舞,只有两个字的歌词“罕伯”,手臂左右交替舞动,脚在地面和着节拍碎步前行,初慢渐快,而那韵律却带动起无比激昂兴奋的情绪。据说这种舞蹈是达斡尔的一位女先人创作的。她住在深山里,丈夫远行,她在寂寞中看到天上盘旋的鹰,便学着鹰扇动翅膀呼唤,由此传播开传下来。现在这两个女孩就在跳罕伯舞。她们身后是一座茅草屋和一座蓝屋顶的新房子。四周静悄悄的。只有她们快活地舞动手臂,像鸟儿扇动翅膀一样,翩跹盘旋,大声唱着“罕伯”“罕伯”。 她们脚上穿着的高超儿(达语靴子),保准儿是母亲的父亲的或是哥哥姐姐的。我们小时候也这么干过,当大人们去做工不在家的时候,偷偷地穿上大人们在重要日子才穿戴的衣服鞋子照镜子或是载歌载舞。亲爱的朋友,你一定记起曾有过的调皮活泼的童年时光了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美术

杂谈

分类: 重阳画作

嫩江有许多支流,它的整个流域就像一片举着的荷叶,上面密布着大鹿角一样多弯多叉的叶脉。雅鲁河是嫩江的一个小支流。在齐齐哈尔昂昂溪区、杜尔伯特县段嫩江主干道向北分出四股多叉水流,经龙江县渐合一股奔碾子山,在此山区地带又分成若干支叉,流向博克图。雅鲁河是满语,意为边地之河。偏僻小河,少有人注意。1998年,嫩江遭遇百年一遇大洪水,在抗洪一线采访中,看到了这条小河发疯的样子,暴雨使它变成恶魔,跃出河槽连根拔起护岸柳林,见物皆毁,沿途狼藉,一片衰颓景象。而在洪峰过后,雅鲁河则变得委曲无辜,满腹惊惧在塌石倒木间蹒跚流淌。几年后第二次来到这里,生态尚在恢复阶段。劫后还原生活常态的人们,同雅鲁河和好如初,开始呼唤四面八方的朋友来这里度假漂流。雅鲁河漂流不是以险称雄,而是体验北方边地的自然幽静野趣,顺流而下,两岸依稀可見旧日洪水掠过的痕迹。


           从蛇洞山上看雅鲁 河 (油画 81x60cm)_______ 重阳

 

今年是第三次到这里,可谓时隔经久,天空多云,虽是三伏天,凉爽宜人。因为日前落过雨,耽心蚊子多。不料,走到哪里都有成群的蜻蜓跟着,既使有蚊子,不等靠近,就做了蜻蜓的美餐。虽然走在草木间,竟没发现蚊子,奇哉!登上蛇洞山俯瞰雅鲁河,不由感叹时间在这里真是充满仁爱之心,旧日的印象一扫而光,满目青葱,植物生机勃勃,一条水悠哉游哉。想到蛇仙的传说,便觉这山更有了神奇的意味。据地方史书记载,碾子山顶有洞口,被巨石盖着,有人从石缝处往下看,深黑不見底。清朝光绪初年,一巨蛇从洞中出来,探头雅鲁河内喝水,尾端尚在洞中。俄人在修筑中东铁路时,蛇出来被俄人看見,用大炮打,没击中,蛇被激怒,鼓石砸死数人。从此再也没从洞中出来过。当地人认为是神,在洞口置香案,前去拜祭祈祷的人很多。后来听人说那个仙洞已经不在了。不过这则传说从没被人遗忘。蛇在中国古代是某些原始部落尊崇的图腾,与民族神话龙凤相类。蛇的神性在世界各民族中几乎得到公认。比如希蜡罗马视蛇为医药之神。雅典的卫城是由一条巨蛇守卫的。还有印度人印地安人等等民族至今莫不如是。可見人类早期的拜物宗教观念始终保留在民间。无法解释的原始神力在民间生活中搭建起无形的万物有灵的神殿。这种古朴的神祇崇拜伴随着人类历史演化进程,成为人类精神文明的不断探求与创造的基因。现在碾子山随着还生态以自由的保护行动,碾子山顶重新圈出个洞口,视为蛇仙洞。下面还砌了石阶供游人歇息。而雅鲁河依旧在山下奔流,不知那巨蛇何时再来饮水。

     神话无处不在。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神话。每一地都有自己独立的神话。就像如荷叶般的嫩江流域有许多长长短短的叶脉一样,神话有它自己的地域文化背景和纵横交错的阡陌。它在人类精神文明发展中显现着推陈出新的作用,其价值取向变化亦随着时代气候变化呼应一处的。蛇仙洞的复苏便是这样的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11 22:19)
标签:

文化

美术

杂谈

分类: 重阳画作

 重阳              7月碾子山区油菜花田 (油画81x60cm)

  南方在四月左右就有油菜花可看了。而在北方要在七月才有油菜花。有一年七月中在呼伦贝尔看到过一次油菜花,不过走在浩瀚无际的青葱草原上,似乎减弱了特别的感觉,仅留一声欢呼。不曾想今夏竟看到碾子山区阔大山谷地生满了油菜花。昔日这里以制作碾子磨盘之类而闻名于世。当进入机器碾米时代便停作了。印象里后来只余草木稀少的原石,以及并不古老的巨蟒传说。不期而遇油菜花令人有了完全不同的新鲜感,恍如过去的童年从远处走来,心底即刻充满了纯净无邪的欢喜。好似重获了生命神秘力量的密码,一个孩子的世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美术

杂谈

分类: 重阳画作

  伏案时久,不觉已入伏天,忽觉空中少了一种声音,想起是杜鹃鸟不叫了。也许是小时候曾在田里劳作的原故吧,无意间便留心起季节天气以及植物和鸟儿们的更替。春天来了只杜鹃鸟,栖在湖滨观荷亭那片林子里。直到夏日到来,它都在那里徘徊啼叫。前几年春天杜鹃鸟也来,它只栖在劳动湖北岛那里,在清晨和黄昏啼叫一阵,那时天上总是飘着缠绵惆怅的雾雨,停留六七天便迁徙了。今年这鸟儿停留的时间长,在电闪雷鸣倾盆大雨中,只有这个鸟儿啼叫不止.。一夜乌云翻滚狂风大作,这只鸟儿硬是越过雷声叫醒了夜。第二天太阳升起,看到湖滨林间和公园中有几株大树连根拔起。现在那鸟儿息声了,想必是伏署到来迁徙了。每天天亮只剩下喜鹊和麻雀的叫声了。去劳动湖畔散步,湖水还是那湖水,觉得少了光彩多了空落,想想是小荷该露尖尖角了。去年那荷花开得极盛,仪态万千,像是全世界的荷仙在此举行盛大的舞会。远道的宾客不辞辛苦前来观赏。热衷艺术者全程守候,从不同时段不同角度探寻荷花境界之美。印象深的是一位农村母亲,带着一双小幼儿,坐湖边吃自带的午饭。我有中午餐后散步的习惯,第一眼看到那母亲喂小孩吃饭,不由想起米勒的油画《喂孩子的农妇》。而她们面对一湖亭亭玉立的荷花用餐,定是感到了新鲜快乐。小一点的孩子张开小嘴衔住母亲送来的饭勺,眼睛却瞄着荷花,好像怕那花会跑掉似的。当夜晚月亮升起的时候,我也会愉快自得地同友人说有空来看看朱自清的《荷塘月色》吧。今年入夏满怀期待的等着七月荷花开,可是荷连片叶子也没出现。湖畔时有外来人问荷呢?我也纳闷儿,观荷亭那里是原初种植的荷,小红桥南北两面移种的荷,齐齐哈尔大学东湖上移植一畦荷,都是经过北方严冬考验,完全扎根这片土地的荷,多年来给这座城市带来酷署中的清凉和美好。突然在2018年夏天匿迹了。终于弄明白,劳动湖花费几百万的清淤工程,把全部荷花清没了。当年把南方的荷移植到寒冷的北方的育荷人,曾经花费了多少心血,才使这座城市在严寒的冬季有了一种清纯高雅的期待?!现在这片水静悄悄的,也不尽然,在陈旧的湖岸多了钓鱼人,弥漫着盛大舞会散场后的清寂。而那爱荷人会记得这里有过芙蓉国,素洁贵丽,“奇芬晕碧霄”。


去年前湖滨饭店东侧观荷亭对面的风景 (油画48x33cm)______ 重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美术

杂谈

分类: 重阳画作

记忆里的老湖滨饭店 (油画48x33cm)____________ 重阳

  散步时常常驻足湖滨饭店前。这座曾接待过国内外贵宾的湖滨老楼已闲置十来年,庭院荒芜。一早一晚会有几个晨练的人在沉寂的门前空地舞刀弄剑。1997年我们在这里召开了省内外作家、文学工作者文学创作交流会。颇有“群贤毕至少长咸集”之豪气。亦有茂林清流天朗惠风之和畅。弹指二十年,不觉成陈迹。过去这里是一座大花园。画下这记忆送给朋友,那个夏日我们崇尚文学陶醉不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美术

杂谈

分类: 重阳画作

绿与蓝的乐章 (油画130x89cm)___________ 重阳

   绿在天空中引导蓝的快乐,蓝在高山上走向绿的幸福。江水演奏着绿与蓝的乐章。奇妙山石复制着隐去的乐句,在高峰上组合和弦。升腾的云雾缓缓展露出时间之谜,遥遥古海深处曾是宏山峻岭的子宫。亿万年孕育,亿万年飘移出世。山是凝固的古船,承载着地球亿万年的变迁史。倾听着阅读着敬慕的山川,一分亘古的喜悦悄然流入心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美术

杂谈

分类: 重阳画作

2018春末撷得一叶滴翠峡风景:峭壁下的歌声(油画65x51cm)______ 重阳


  多云的下午,农家的小船把我们摇进滴翠峡。马渡河在两山之间的阴影里,暗幽而野性十足。水路狭而弯转,偶尔的峭岩上会出现条隐约小路,险峻的半山立着酥软的石砖屋,那是遗落的空屋,在奇形怪状的岩石间,像是远久遗迹里掀动的册页。突然有丝丝缕缕的歌声,在这幽深的河谷里缠绕,船家说阿姐阿妹唱茶歌里。细看在一面峭壁下泊一条小船,她们就站在小船上,唱给来往的宾客听。这是她们的生计。只要有客船来,她们就和小船出现。峰峦悬崖的阴影,峭岩头上的青翠,马渡河的絮语,共同构成温暖的和声。她们唱山之恋,水之恋,故乡之恋,唱给自己的心窝,唱给前行的生活。这是滴翠峡的深情,同这里的一切,留在记忆里,充满了生态的自在安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美术

杂谈

分类: 重阳画作

  在榆林的浓阴下,在艾蒿摇曳的清幽中,端午节正把它浓艳的色彩氤染在街头,屋檐,人们的颈间、手腕上。在这热闹的艳丽中,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她戴着银灰的艾叶和紫红的马莲织成的桂冠,站在“生死场”的巨大门廊下,黝黑的眼睛含着忧伤,轻轻地说你们都在这里吗?随后她突然举起一打拍纸簿,惊慌地大叫“我那半部红楼呢?”粽叶的香气水一样漫过来,忧伤在空气中游荡,忧伤忧入我心中。





1936年萧红在东京留学(油画65x50cm)_________ 重阳

     

      箫红出生在端午节,每逢端午节不由记起,今年端午是箫红诞辰107周年,作此画文纪念这位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杰出的女作家。此小品画背景是东京的一 条街景。1936年7月21日她入住这里町区富士见町二丁目,从这里走着去东亚学校读书。她在这里完成《孤读的生活》《海外的悲悼》《永久的憧憬与追求》等作品。

      朋友们端午吉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重阳
重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5,225
  • 关注人气:7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与圣人对话

知者无不知也,当务之为急;仁者无不爱也,急亲贤之为务。

——《孟子·尽心上》

敬告

 本博发表的所有作品,包括小说、散文、绘画、摄影,皆是重阳的原创作品,享有著作权,如有出版、转载、改编等使用者,需经作者同意和书面授权。联系方式:发纸条,留言,邮箱:chongyang_99@163.com

  谢谢支持!

 

 

祝福朋友们

  亲爱的各方朋友们您们好!感谢朋友们的真诚关注支持。

  本博客是重阳在新浪官方网站开设的唯一博客: blog.sina.com.cn/countryofcrane

(包括重阳新浪微博CY江山如画)

请朋友们以这个域名为准。

  凡来本博的朋友博主都送上一份最真诚的祝福:祝朋友们四季平安!阖家幸福吉祥!

  

Friends ......

Therelationship between gentlemen is as plain aswater,because truefriendship does not have to be maintained bysocialactivities.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