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6-10-18 10:31)

还有人用微博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休闲

匆匆逝水载花流,蝶忆芳菲过画楼。

莫道人生皆寂寞,飞红一点立簪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家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我与武打小说实无几分缘。流行金庸的年月里,父亲整个就是他的铁杆粉丝,但凡有新作,天南地北到处跑的他必定是买回来读。邻家姐姐也是金庸迷,借了我家的武打小说读,还与父亲说几句读后感。那时候,只管背着书包上学下学,看他们读金庸谈金庸如同听书(苏州人听评弹叫听书或听说书)似的,觉得好玩。

在即将高考的那段日子里,好玩的武打小说与我稍稍有过短暂的相遇。那时候整天捧个书复习,无聊至极,顺手翻看茶几上的金庸,毫无章法地随便乱读,发现这个武打小说祖师爷的文笔蛮灵。我不爱打打杀杀的情景,尽管他对武打场景的描述是个奇才,我还是专挑感情情节读。当然,那样的读是把小说放在课本后面偷偷的读,根本无法进入情景。万一父母进来,课本一大堆,小说便可藏了。

那时候,听得最多的莫过于《射雕英雄传》里的郭靖呆瓜和黄蓉精怪,电视剧翁美玲版的黄蓉更是可爱之至。却仍不足以让我到迷恋心动的地步。武打小说或者说其中的人物,于我始终平淡如水,无品尝之感受。

直到这几天在梅雨声里,偶然在电视上看《天龙八部》,乔峰傻包居然亲手杀死心爱的阿朱,最后他在雁门关自尽身亡(尽管他不是为阿朱而死),我竟然为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5-09 10:47)
标签:

休闲

 

门前屋后的地除了绿化,还有不少闲置着,总想种点儿蔬菜瓜果,有绿色食物吃,顺便满足下当村姑的感觉。

终于在这个春末初夏,把打算和叔叔婶婶说了,他们竟然十二分地认真,特意约在周六从小镇进城来帮我播种。

工具、种子和幼苗一应俱全,在三十度的阳光里,叔叔松土,婶婶翻细(把松了的土块弄细)。而我,硬是在叔婶的一再阻止下拿起锄头翻细,当然,我翻细过的泥土,婶婶还会再细一遍(笑)。汗不停地流着,头发和衣衫湿透,呼吸却别样地舒畅。

茄子、青椒、毛豆、香瓜、南瓜栽下后,我在婶婶的指点下浇水。婶婶关照,接下来的一段日子,每天都要给新栽的苗和种子浇水。

一直想做未做的种菜事,就这样开始了。看着年近花甲的叔叔婶婶,他们真的比我们年轻一代的勤劳。当年是知青的叔叔已经三十多年没做过农活了,为了帮我翻土,手上起泡,我说:阿要紧啊?他说:没事的,明天就好了,以前做农活时经常这样的。而婶婶,这个与知青叔叔相识相爱在农田里的农家女,虽然相貌平平,却始终有着淳厚的品性,与叔叔一起关怀着早失双亲的我。

感恩的心情,在岁月里一点点滋生,在我的心田里生根发芽,不会凋零。而婶婶留给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4-28 10:40)
标签:

时尚

 

国庆烫的发,修剪了二次,到阳春三月的时候又快长到腰际了。

头发太长,感觉有些杂乱,尽管很多人说飘逸。剪短吧,犹豫。总是长发,短了不舍。选了两全法则,剪到齐肩,既有长发的柔,也有短发的律动感。

固定的发型师小朱在下剪之后最后说:确实剪了?这一剪可至少七八公分哦。

我点头微笑。

能说会聊的小朱边剪边说,你这个新发式也不错,很像当下流行的莉花头。

莉花头?很美的名字,眼前出现一片春花烂漫的景象,还有春天泥土和花香融化在一起的芬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4-20 14:57)
标签:

休闲

《竹槿》

 

在江南的偶然

两种不同的植物

就这么着

偶然的必然

串联成一种心愿

高洁,怀素

拂风轻柔

素面红颜

我,喜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时代已经进入二十一世纪十个年头了,男女平等早就不是人们讨论的主题,谁要是再扯出此主题来讨论,显然是老土的无聊的。地球人都晓得,男女平等尽管还有距离,但社会发展越来越往这个方向走着。这个过程里,任何刻意把男女扯得不平等的话题都将是可笑的,拎不清的。尤其是那种把一方水土一方人的生活习性都要硬拉出来制造矛盾的举动,真的只能以上海话“毛病兮兮”来定义了。

看看,2011年伊始,不就有网站发毛病了,调查上海男人洗女人内裤之类,标题为“模范or窝囊,7成上海男人愿为老婆洗内衣”的调查文章,还列出了“模范、窝囊和正常”三个选项以作调查。这样的调查,不是毛病兮兮是什么呢?

 从西方的上帝造人说来看,女人是男人身上的一根肋骨。亚当说: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可以称他为女人。亚当是那么地珍爱他的女人,因为她是他身上的一部分。作为男人身体的一部分,亚当怎么可能觉得女人比他脏呢。而东方的女娲,用泥和水造出男人和女人,他们的身体来自于同样的材质,没有任何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清晨送女儿上学,车水马龙早已打破夜晚延续的宁静,人匆匆,车匆匆,一天的生计从此开始。

大桥右转,车前正好空出几辆车的空闲距离,一对男女正从这段空档里穿梭。女的挽着男的胳膊,以闲散的、齐整的、进入酒会的步态,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地横穿马路,周遭的车流全然不在他们眼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02 14:58)
标签:

杂谈

鱼儿从Q上发来几句小诗的时候,背后窗外的阳光正浓,西风正劲。

阳光,在三天大雾后洒落,而时令,已然进入到了我出生的月份里。

仿佛总有人牵挂着这个月份,让我记得它。真的到了,我却遗忘了似的。而鱼儿的几句小诗正是在这样的遗忘里跳了出来,比阳光还亮丽。

 

姐姐出生之月呢

那人会送鲜花

那人会送礼物

那人会陪你烛光晚餐

......

于是

小妹能做的只有

无限的祝福

嫉妒

 

鱼儿说,前几日苦思冥想送我什么礼物,可就是不晓得送什么才好。

我说,妹妹的心意最好。

 

鱼儿,天生忧郁气质的鱼儿,如果,我的生日能够让你多些再多些快乐,我愿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博文
(2016-10-18 10:31)

还有人用微博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休闲

匆匆逝水载花流,蝶忆芳菲过画楼。

莫道人生皆寂寞,飞红一点立簪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家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我与武打小说实无几分缘。流行金庸的年月里,父亲整个就是他的铁杆粉丝,但凡有新作,天南地北到处跑的他必定是买回来读。邻家姐姐也是金庸迷,借了我家的武打小说读,还与父亲说几句读后感。那时候,只管背着书包上学下学,看他们读金庸谈金庸如同听书(苏州人听评弹叫听书或听说书)似的,觉得好玩。

在即将高考的那段日子里,好玩的武打小说与我稍稍有过短暂的相遇。那时候整天捧个书复习,无聊至极,顺手翻看茶几上的金庸,毫无章法地随便乱读,发现这个武打小说祖师爷的文笔蛮灵。我不爱打打杀杀的情景,尽管他对武打场景的描述是个奇才,我还是专挑感情情节读。当然,那样的读是把小说放在课本后面偷偷的读,根本无法进入情景。万一父母进来,课本一大堆,小说便可藏了。

那时候,听得最多的莫过于《射雕英雄传》里的郭靖呆瓜和黄蓉精怪,电视剧翁美玲版的黄蓉更是可爱之至。却仍不足以让我到迷恋心动的地步。武打小说或者说其中的人物,于我始终平淡如水,无品尝之感受。

直到这几天在梅雨声里,偶然在电视上看《天龙八部》,乔峰傻包居然亲手杀死心爱的阿朱,最后他在雁门关自尽身亡(尽管他不是为阿朱而死),我竟然为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5-09 10:47)
标签:

休闲

 

门前屋后的地除了绿化,还有不少闲置着,总想种点儿蔬菜瓜果,有绿色食物吃,顺便满足下当村姑的感觉。

终于在这个春末初夏,把打算和叔叔婶婶说了,他们竟然十二分地认真,特意约在周六从小镇进城来帮我播种。

工具、种子和幼苗一应俱全,在三十度的阳光里,叔叔松土,婶婶翻细(把松了的土块弄细)。而我,硬是在叔婶的一再阻止下拿起锄头翻细,当然,我翻细过的泥土,婶婶还会再细一遍(笑)。汗不停地流着,头发和衣衫湿透,呼吸却别样地舒畅。

茄子、青椒、毛豆、香瓜、南瓜栽下后,我在婶婶的指点下浇水。婶婶关照,接下来的一段日子,每天都要给新栽的苗和种子浇水。

一直想做未做的种菜事,就这样开始了。看着年近花甲的叔叔婶婶,他们真的比我们年轻一代的勤劳。当年是知青的叔叔已经三十多年没做过农活了,为了帮我翻土,手上起泡,我说:阿要紧啊?他说:没事的,明天就好了,以前做农活时经常这样的。而婶婶,这个与知青叔叔相识相爱在农田里的农家女,虽然相貌平平,却始终有着淳厚的品性,与叔叔一起关怀着早失双亲的我。

感恩的心情,在岁月里一点点滋生,在我的心田里生根发芽,不会凋零。而婶婶留给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4-28 10:40)
标签:

时尚

 

国庆烫的发,修剪了二次,到阳春三月的时候又快长到腰际了。

头发太长,感觉有些杂乱,尽管很多人说飘逸。剪短吧,犹豫。总是长发,短了不舍。选了两全法则,剪到齐肩,既有长发的柔,也有短发的律动感。

固定的发型师小朱在下剪之后最后说:确实剪了?这一剪可至少七八公分哦。

我点头微笑。

能说会聊的小朱边剪边说,你这个新发式也不错,很像当下流行的莉花头。

莉花头?很美的名字,眼前出现一片春花烂漫的景象,还有春天泥土和花香融化在一起的芬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4-20 14:57)
标签:

休闲

《竹槿》

 

在江南的偶然

两种不同的植物

就这么着

偶然的必然

串联成一种心愿

高洁,怀素

拂风轻柔

素面红颜

我,喜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时代已经进入二十一世纪十个年头了,男女平等早就不是人们讨论的主题,谁要是再扯出此主题来讨论,显然是老土的无聊的。地球人都晓得,男女平等尽管还有距离,但社会发展越来越往这个方向走着。这个过程里,任何刻意把男女扯得不平等的话题都将是可笑的,拎不清的。尤其是那种把一方水土一方人的生活习性都要硬拉出来制造矛盾的举动,真的只能以上海话“毛病兮兮”来定义了。

看看,2011年伊始,不就有网站发毛病了,调查上海男人洗女人内裤之类,标题为“模范or窝囊,7成上海男人愿为老婆洗内衣”的调查文章,还列出了“模范、窝囊和正常”三个选项以作调查。这样的调查,不是毛病兮兮是什么呢?

 从西方的上帝造人说来看,女人是男人身上的一根肋骨。亚当说: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可以称他为女人。亚当是那么地珍爱他的女人,因为她是他身上的一部分。作为男人身体的一部分,亚当怎么可能觉得女人比他脏呢。而东方的女娲,用泥和水造出男人和女人,他们的身体来自于同样的材质,没有任何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清晨送女儿上学,车水马龙早已打破夜晚延续的宁静,人匆匆,车匆匆,一天的生计从此开始。

大桥右转,车前正好空出几辆车的空闲距离,一对男女正从这段空档里穿梭。女的挽着男的胳膊,以闲散的、齐整的、进入酒会的步态,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地横穿马路,周遭的车流全然不在他们眼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02 14:58)
标签:

杂谈

鱼儿从Q上发来几句小诗的时候,背后窗外的阳光正浓,西风正劲。

阳光,在三天大雾后洒落,而时令,已然进入到了我出生的月份里。

仿佛总有人牵挂着这个月份,让我记得它。真的到了,我却遗忘了似的。而鱼儿的几句小诗正是在这样的遗忘里跳了出来,比阳光还亮丽。

 

姐姐出生之月呢

那人会送鲜花

那人会送礼物

那人会陪你烛光晚餐

......

于是

小妹能做的只有

无限的祝福

嫉妒

 

鱼儿说,前几日苦思冥想送我什么礼物,可就是不晓得送什么才好。

我说,妹妹的心意最好。

 

鱼儿,天生忧郁气质的鱼儿,如果,我的生日能够让你多些再多些快乐,我愿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竹槿
竹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682
  • 关注人气:4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此君小轩,品茶闲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