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瑶瑶
瑶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118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2012-02-21 13:41)
标签:

杂谈

很喜欢日本一位年代稍久远了些的女歌手中岛美雪,确切地说是喜欢她的两首歌《地上の星》和《荒野より》。

记得初听她的《地上の星》时是因为当时总看一个日本纪录片节目叫《project X》,讲的是日本某些杰出领域的人的奋斗史。而每当一集节目接近尾声,画外音讲到他们经历了各种艰难终于等来了值得欢庆的成果时,那首歌便总会缓缓响起。而这时的我也总是会忍不住被感动得流泪。我喜欢这个系列节目,它让我看到了一个国家内在的民族精神。于是那首歌便也连带着深深地刻在了我的胸腔。这首歌选得真好,很符合节目的主题。倒不是因为我听懂了歌词(其实到现在也不太知道歌词的具体意思是什么),而是那首歌给了我画面。每当听它的时候,我总能看到一群人在兢兢业业地为自己民族的每一小步的发展而奋战,我会看到他们夜里仍挑着灯垂着头在早已画得凌乱的图纸上继续填着笔画,看到他们就那么夜以继日地留在机器旁对着一个零件不停地试验再不停地改装,看到他们坚毅地几个月航行在海上每天铺海底的电缆、戴着钢盔帽站在大吊车下顶着烈日研究着石油开采...对这样的人,我一直从心底有种敬意。于是也总感叹,当一个男人认真地干起正事来,是要有多么有魅力。而当看到因他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1-06 13:45)

电视里在播《倾城之恋》,张爱玲原著的改编版。由于身体的状况看不得电视,于是再次读了文字版的《倾城之恋》。原本就对公馆这种建筑颇有好感,于是每每读到带有“白公馆”的字样时,便又是禁不住浮想联翩。也许是小时候对那版《雷雨》的电视剧印象过于深了,于是对电视中的那座周公馆一直有着莫名其妙的情结。也是出于对《雷雨》的喜爱,于是“公馆”于我更是仿佛被贴上了“必定有故事”的标签,让我对它的那种兴趣,当真不亚于对英国文学中的庄园所持有的好感,端庄又贵气,神秘又深邃。

公馆中一定有位才华横溢却又倍感压抑的主人公,绝世独立却免不了遭人妒忌。她也许是深闺中的第几大小姐,知书达理性格中却有棱有角,她也可以是被老爷娶回来的第几房姨太太,倾城美貌却也骨子里孤傲清高。

公馆中一定有位善于挑拨的女人,顶数她看主人公最不顺眼。她必定经常扭着腰肢唯恐天下不乱般地各处搜集着八卦,一边摆着兰花指拿着手绢一边倒腾着小碎步,一边摇晃着小脑袋又一边眼神左挑右逗地讲着风凉话。

公馆中一定有位主持大局的老太太,不管老爷的姨太太还是少爷的姨太太怎么闹腾怎么成帮结伙地打小报告欺负人,她总能和颜悦色地说句公道话,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2-20 19:15)

有时候,上好的东西是需要耐心等待的。

 

这就像是上等的西班牙伊比利亚火腿,先要给指定的猪吃上至少12个月的橡果和草木,然后要让猪后腿在5摄氏度以下的低温中被海盐腌制,再经过室内的脱水、风干,最后还要在地窖中经历至少16个月的低温使其成熟。再上等点的火腿贮藏时间更是长达几年之久。只有这样那火腿才丰润肥美、入口即化。

这就像是日本的松阪牛肉,先要给牛犊们喂两年的大麦、豆饼、稻草,再给用日本烧酒给其全身按摩以促进血液循环使其皮下脂肪分布均匀,还要每天喂其喝啤酒开胃以防食欲不振。只有这样那牛肉才精致细腻、地位尊贵。

这就像是拉斐酒庄的葡萄酒,你看那酒的年份简直越排越湮远,真恨不得要倒退上个几世纪。可也只有这样,那酒才色泽沉稳、味道香醇。

这就像是瑞士的钟表,你看那设计师就是有耐心花上好几年的时间每天呆在同一个地方,只为钻研出其中一个小小的部件。于是余秋雨说,瑞士的表走在了世界的手腕上。

这就像是西斯廷教堂天顶的壁画,那米开朗琪罗究竟是用了多少个日日夜夜,不辞勤苦地在那仰着头一笔一划,才画出了那宏大壮美的艺术珍宝留得后人瞻仰。也不知米开朗琪罗有没有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2-15 20:07)
标签:

杂谈

这里有一位特任教授讲心理学演习,他一头白发,怎么也得有六十多了。他很平易近人的样子,见谁都笑呵呵的,哪怕迟到的学生说,老师不好意思我刚刚在图书馆睡过头了,他也会哈哈一笑说,睡觉在图书馆睡才对嘛。记得有一次上课讲到做梦,他说,我曾经有过醒来后把做过的梦都记在日记上的习惯,但记着记着就没坚持下去,因为太多内容都很让人难为情。记得有一次讲到性冲动,他说,就比如一个男人见到一个优质的女人第一反应就是,这女人是我的。有时讲到一个话题,他便会开玩笑似地说一说自己经历过的“糗事”,博得大家一笑后自己再一笑而过。

有时会想,当一个人可以很坦然地讲述自己的糗、自己的不堪、自己的失败时,其实反而体现了这个人的自信。

这就好像文涛曾在《锵锵三人行》里说,唉前几天打雷把我家阳台给劈了,我看到之后第一个反应就是自己恶贯满盈,想想还真是对不起很多人...

这就好像一位导演曾在《鲁豫有约》中说,当初别人选我当搭档并不是因为我有实力,而是因为用我最便宜。

这就好像成龙曾在《杨澜访谈录》中说,我当初就像暴发户一样,专门挑贵的东西买,买完还必须要让别人知道。

这就好像杨澜曾在《艺术人生》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1-01 20:42)

前些日子看《南极大陆》第一集,记得其中有一个情景似乎是,将要被带去南极的狗们怎么也不听人使唤,后来终于在一条领头犬的带领下开始集体飞快地拉着雪橇奔跑。这时,主角木村也受这情景所感染,于是也索性跳上雪橇拉起缰绳享受这风一般疾驰的快感,享受狗狗们终于可以团结在一起所带来的感动,享受这向南极探索又踏近了一步的喜悦。当这情景配上那么点富有激情的音乐,我们观者的情绪也会立即涨得饱满,明知是受了惯用煽情手法的忽悠,可还是宁愿任自己就这样被俗俗地感动着,似乎也一边想象着,如果是我站在这雪橇上会是怎样的感觉...

所以说,有时我们是需要看到这种画面的,这种,一个人富有激情与魄力的举动。就像是,即使我们爱那种深沉稳重时不时带有思考状的儒雅男人,我们也会期待看到他们偶尔不顾一切破釜沉舟时显示出的力量的那一面。那一面是男子汉气概也好是孩子气举动也罢,当他们专注并露出“拼了命”的那股劲儿时,无疑是让人敬佩、感动、甚至心疼的。

就像当我看到《TITANIC》中,Jack侥幸赢得了船票,刚上船便激动地跳上船头甲板张开双臂迎着风大声欢呼时,我忽地感到了这小伙子的那股子活力,于是自己的心也跟着澎湃了起来,仿佛望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23 17:30)

最近对中医啊养生啊挺感兴趣,尤其一边很想知道中医的绝妙之处,可又唯恐《黄帝内经》之类的书我等之辈看不懂,于是买回了在书店偶遇的“读客知识小说”——《中医不死》。

虽然开始就对这本小说未抱多大希望例如能从中享受到多么震撼的心灵感悟云云,可说实话它还是令我有点失望。可像这种想要把一门博大精深的专业领域既通俗易懂地传达给读者,又欲把其深邃与生活中的哲学联系起来让人有种触类旁通之感确实不易,所以说写成这样也该是受人敬佩。

我很喜欢那种小说,就是那种,整整一本书几乎是以一种特定的事物为线索而展开,或是,这种事物只是在中间穿插了几个回合不贯穿始终,可至少它需要达到首先让人懂其精髓、继而感叹、并可以从这股精髓中悟出些从未想过的道理的一种境界。作者不必把总结出的道理写在明面上,写出“所以我们可以得出了...”之类太直白的语句,但可以让我们在字里行间感叹,“恩,懂点这玩意真是挺有意思,不看这书还真就不知道...”。退一步,哪怕悟不出道理,也需要让人产生一种想要进一步涉及此领域的愿望。

就像看完《天香》中对绣艺的描写,我便很想去体会那细密的“丝丝入扣”,去摸一摸那仿似浑然天成的幔帐。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14 16:11)

记得《蜗居》里小贝问海藻,你们老板怎么就偏偏挑你去陪客户啊?海藻说,不是所有人都知道米兰昆德拉是谁。当时我就在想,虽然这个名字不是没听过,但我也不知道米兰昆德拉是谁,完了完了,是不是没文化了。于是,带着那只因一句台词就有点莫名受挫的小自尊心,想要去读《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先别说读完后我依然不知道他所说的轻与重都指些什么,也没读懂所谓的轻、重是如何转换的,我只是在想,读完后,我知道米兰昆德拉是谁了么...我读懂了他的故事,却不觉得读懂了他的哲学。

他是谁呢?

他是那很久很久以前人类还未开始分性别的男女同体,他好像能出乎意料自如地在男女角色间不停转换。他是可以随意摆弄支配着时间的钟表师,偏偏不按时间顺序记述,总是神经质似地忽地抽取某人的某段经历,于是让我有种错觉,仿佛主角们从来就没有老去过。他是设计了小时候我们经常摆弄的那款,只有一小块空间,需要不停挪动拼块才能将打乱了的图案各就各位的拼图的魔术师,你一开始觉得它是如此支离破碎,可那最终的效果图却完整得仿佛呈现着从顺治到宣统的大事年表无一遗漏。他更是什么变态心理学怪诞心理学的研究大师,他知道男人那不停在不同女人之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10 20:38)
标签:

文化

越来越对这种书有兴趣,对,就是这种。这种书有一种说不清的气场,它们不是深红色封皮标有茅盾文学奖的作品,不是那一本本有着坚硬书壳的外国名著系列,它们很异域,带着一丝丝神秘,它们用一段故事记录着我们不曾触碰过的一个时代抑或一段特殊的历史;它们带有很强烈的地域风情甚至很明显的民族性,像是裹着自己种族最具代表性的一身衣裳在向你招摇;它们描写着精彩的冲突与爱恨,仿佛含蓄而又华丽地诉说着,越是这种来自遥远的呼喊与展现,越是神秘莫测、纠结热烈。

这种书,比如,《追风筝的人》。再比如,《我的名字叫红》。

《我的名字叫红》讲述的是发生在16世纪伊斯坦布尔的一桩与皇家细密画家有关的谋杀案...

一开始,那每篇以第一人称讲述的方式让人有点找不到头脑,但当慢慢适应了这种说书般的手法,你便能自然而然地读了进去。你便像看着一件尚未成形的硕大的毛衣,渐渐被不同指法的织工慢慢把每个细小图案织得完整。你便像身置一个各自分工有序的纺布间,你知道那看似毫无关联的每个人手中的花样,到最后一定会以一种惊艳的方式连成一匹精美佳作。你便像手中得了一幅精致而又错综复杂的色彩画,你一边感叹画面用色的大胆浓烈,一边又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17 10:53)

一直想坐着滑翔机游览沙漠、群山、草原、海洋、或是冰川。我喜欢那种大片大片的一望无际,那种不仅置身其中,还可以让你俯瞰的心跳。当你俯瞰,你也许会忽地感到,原来这里竟如此开阔如此浩瀚,你飞啊飞越过了那么大的经纬竟仍旧找不到边。当你望着眼下的连绵起伏,不知会不会因看到这么一大片土地都被自然所征服而感叹,因完全望不到人迹而霎时失去了底气。你就在天空翱翔,你是嗅着海水味道的海鸥、是沾满芳草泥土的大雁、是叱咤在险峰深壑里的秃鹫、是横跨在冰天雪地中的苍鹰...你就是那一大片国土的主宰,你飞过,仿佛审视着自己的领土。

 

这次去火焰山和鸣沙山都没坐滑翔机,因为没时间也是因为有些贵。鸣沙山是沙漠,可不知怎的,见到了还是觉得没想象中浩瀚。也许终究是离市区较近,当你登上山顶向下望去,依旧免不了会看到远处的城池,这,便也断送了想象中那毫无掺杂的景致。也许也因为在电视上看到的沙漠都是偏金黄色,在阳光下闪着金光。而我们去的那天较比凉爽,没那么多太阳,沙本身也偏土黄,少了些光泽。可我也该满足了,你去的毕竟不是什么塔克拉玛干更不是撒哈拉,你好容易赶上温度不太高的一天没有被阳光热死也是幸运~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07 20:03)

看完《天香》,我似乎是真的喜欢上了王安忆。《长恨歌》时便颇喜欢,而《天香》也是一如既往的瑰丽,却因内容上是围绕着一个大家族一代又一代的兴衰展开的,从而变得更浩瀚。有时我会想,要有怎样的内心世界,才能让一位女作家构筑一个如此错综、每个人有着如此鲜明的个性而又有着如此细腻情怀的人物世界!那将是对人间情愫有着怎样的洞察力!而让这本书更加出彩的是,它包含着一些类似专业技能类的知识,更有着一种世间哲学,这不得不让读者佩服作者渊博的知识含量及理性的深度思考。它妙就妙在,它大气,可它大气得不鲁莽不粗犷,它是大气得多情绚烂、大气得姹紫嫣红、大气得古朴幽静、大气得源远流长。

看天香,脑海中会出现那从气派走向式微的申府,里边的每个人物都是这书中的宝,似乎少了谁这书都会减了那份原有的精彩。这里有铿锵造园歌舞升平玉树满庭烛香弥漫的奢靡,也有灯下女红针线交错纤诗绣画天工开物的灵气。最让人着迷的着实便是以“绣”闻名的这申府天香园里的绣阁。这小小的楼阁里,针线交错的细声中,香烛燃烧的荧光下,竟包纳着多少缜密的心思细腻的情怀,也承载着多少钟灵毓秀鬼斧神工书香卷气甚至感天通地!有时我甚至觉得,但凡有某种绝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