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香在无心处-新月
香在无心处-新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908
  • 关注人气:10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20-02-07 15:01)
标签:

杂谈

    刚刚接到社区工作人员打来的电话,询问这些天我家里有没有外地来的人来,我问:是现在还是整个春节期间?如果是春节期间,我女儿从北京回来过年算不算呢?现在她已经过完年回去好几天了。社区同志说那就不算了,问我有没有不舒服的症状,我说没有。算算时间,自从女儿农历二十七到家,至今农历正月十三了,早已过了医学观察期,我们应该相对安全了。社区的工作终于开始了,估计是疫情越来越严峻,同志们都坐不住了。昨天新闻报出沈阳铁西区一名出租车司机确诊,前后有八十多人做过她的车,这八十多人之后又接触了谁,肯定还要深度挖掘,听说沈阳相关的小区都封闭了。
    女儿刚到家时,疫情的消息还不是很严重,但是街上已经有好多人戴口罩,第二天各大药房的口罩和消毒液就脱销了。我们家还在紧锣密鼓地准备年货,老家伙在单位食堂订购了酱猪肘、猪爪,其他采购的任务主要还是交给他。他单位年终不是很忙,居然可以补休未休的年假一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1-03 09:44)
     辞旧迎新的时候,本该说些喜庆吉利的话。可是回顾我的2019年,我沉默了又沉默,说不出什么高兴的话,沉淀过滤百感交集的思绪,没有什么事能冲淡母亲在我头脑中出现的频率。常常常常在各个瞬间,她似乎都在,不曾离开。吃饭、睡觉、看花、走路、发呆,感觉我还在牵着母亲干硬的骨节突出的手,这双从小到大我时常牵着的手上,每一个粗大的关节,似乎都突出着母亲艰辛勤劳的生命的环节,她们在向我讲述着一个普普通通的上个世纪,中国底层劳动妇女的人生经历。就是这双手,曾经没日没夜地操持着六个孩子的衣食住行,即使在最艰难困苦的岁月,没让我们挨饿受冻,甚至一定要体体面面地随她站在人前。基本的家教,让我们明理,体面的穿戴给我们自尊,长大后的我们虽然不能如她所愿光宗耀祖,但是一张张乐观自信的笑脸,一颗颗积极努力的心灵,足以使我们经营好各自的生活,把握好自己生命的风帆。
     母亲走后,我 读了一遍梁晓声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1-03 09:25)
       对武汉这座城市产生兴趣源于两个女作家,一个是武汉的女作家池莉;另一个是武汉大学的教授蔡小容,蔡小容写过一本书,书名是《小麦的穗》,我读过,觉得好,就记住了她(读后曾写过一篇读后感《书香、叶香、麦香》在13年的博文里)。池莉的作品有很多,我印象深的是她的散文,女性的文笔,思想却很深邃,在她的日常中讲深刻真实的感悟。读她们的作品时,很多关于武汉这座城市的描写,风土人情引人入胜。通过作品,对作家本人满怀钦慕之情,对作家生活的城市充满向往,真想到她生活的城市去看看。
    这一次三峡之旅,到了宜昌,离武汉很近了,时间也刚好充裕,可以取道武汉天河机场返航。于是武当山下山后,我们乘高铁三个多小时就到了汉口。前一天在宜昌乘坐大巴时,非常严格的安检已经使我们得知了军运会刚好18号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1-03 09:22)
    每一次行走在外,访名山大川,或逡巡在陌生的街头巷陌,辛苦劳累时常常问自己:走出家门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不否认那种想抵抗日常单调乏味生活的初衷,但更多的还是想看看外面不一样的世界 ;年龄越大,好奇心反而越强;尤其是当某一处所见、所闻,完全颠覆了你以往的认知,你会有一种柳暗花明的开阔感;脑洞大开,又长了见识的得意感。
     武当山之旅,又一次令我有了这种体验。来到这里,才认识到:武当山确实是一座文化名山,即是道教名山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1-03 09:19)
     抵达宜昌时刚刚午后一点多,安排好了住处,就到街上去觅食。宜昌的导游小庆为我们订好的酒店就在宜昌比较繁华的金街附近,走上街头,走过一家一家的餐馆才意识到,原来这两天在船上吃自助,胃口越来越不好,尤其看到饭店的招牌,都觉得腻味。搜索了一下周边,也没发现什么感兴趣的特色食品。不如就在街边吃小吃吧。一碗南瓜粥,配上一张风味的卷饼,一杯热奶茶,配一个日式鳗鱼卷,再吃着良品铺子的芒果干,游逛在江桥边。
     午后的夷陵大桥下,天空雾蒙蒙的,空气湿润,雨好像含在了空气里,但是你似乎又感觉不到它的存在,湿漉漉的,很舒服。江边的公园里打牌的的老人,玩耍的小孩都和我们日常的生活中所见到的别无二致。唯有江面上横跨的那座大桥勾起了我们的兴致。我坐在江边的公园里,看着老家伙从桥头的盘旋辅桥一步步走了上去,我就在手机上查询夷陵的由来,为什么宜昌又称为夷陵?除了“水至此而夷,山至此而陵,”的地理原因外,原来夷陵这个名字可以追溯到夏商周的古荆州的时代,到战国先秦时期,其间几经变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游轮在西陵峡内航行一夜,清晨抵达秭归县的茅坪港。吃过早餐,游客告别游轮登岸。
    提到秭归,自然会想到大名鼎鼎被誉为中华诗祖的屈原。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是他的故乡,出生地(据有关屈原研究的专家认为,此说有争议,但在此咱们不持异议,毕竟秭归的大名已经叫得很响了)。这位千百年来在中华大地上被传颂、被敬仰、被盛赞的大诗人、政治家,我觉得从古至今,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被广泛地宣传、被重视,从而盛名之大妇孺皆知。这也是时代发展的一种文化现象。如今,国富民强,旅游业兴起,传统文化复兴,像秭归这样既有文化底蕴,又有自然资源的宝地,当然要打好文化与自然山水强强结合的王牌了。后来到达宜昌的酒店时,看到酒店为客人准备的宣传宜昌的一本杂志,里面有一篇秭归县县长杨勇写的文章,其中有这样一段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12-25 14:16)
   远观了瞿塘峡口独特的秀美风光,意犹未尽,还来不及流连徘徊,就回到游船。接下来,就是近距离地穿过瞿塘峡口了。下一站去往巫山小三峡的集结号已经吹响。

                                                                                                           (瞿塘峡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11-26 15:30)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李白的这首“早发白帝城”,距今虽已一千三百多年,但是在当今的流行程度堪比某些当红的流行歌曲,几乎家喻户晓,妇孺皆知。如此经久不衰被人传颂和铭记的大腕,千百年来,能与之比肩者几乎是凤毛麟角。我对诗仙的敬仰和崇拜绝对是五体投地,其才华不止横溢,简直如滔滔江水,川流不息,横贯中华。
     这些天跟着中华国诗学院的老师学习格律诗,了解了一些唐诗的写作规则后方知,写出一首好诗的确不容易,试着去体会杜甫的“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诗人的殚精竭虑,和偶得佳句时的欣喜和满足。然而读太白的诗,很少有这种沉郁的煎熬感,读他的诗好比入梦境游太虚,上天入地,自由奔放、美不胜收,又少出律法、张弛有度,挥洒自如。堪称酣畅淋漓,痛快且享受。听说早有人读着诗人的诗,然后沿着诗人足迹在行走,在感悟,与古人在同一片天地山水中做交流,想想都美。我们虽然不能亦步亦趋地去追随,但是哪怕但取片段也好啊。估计如我这般思路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11-26 15:28)

    1、准备----出发

     送走了母亲,好多的时间似乎变成了空白,心里空落落的,没有着落。某晚,与老家伙散步,想到今年还有年假未休,觉得该出去走走了,可是一时间并没有既定的目标。随便提了几个线路都不是很理想。老家伙突然说“不如去游三峡吧。”此言一出,好像我心中某根绷得最紧的那根弦被拨动了一下,看似不经意,引起的振动和回音却超乎我俩的预料,我几乎跳了起来,惊呼到“好啊!我怎么没想起来,就去三峡吧。”

    游三峡,那是我们多么久远的一个梦啊,从年少时的地理课本到如今电视上反复看到的《再说长江》,长江,她始终像是我心中不老的灵秀仙子,而三峡他就是那个玉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缘起

   如果人生没有生老病死,如果生命孤立而简单,如果人类社会依然停滞在茹毛饮血的时代,如猿人般混沌未开,那么这世上还会不会有哲学、艺术、文化和信仰?沿着这个思路,去寻找那些最初的起源,一点一滴的记载都足以令人感叹。

     抛开古今中外那些令人叹为观止的伟大的艺术作品不谈,仅仅把目光锁定在公元前千百年间的那个时间段,请看看中国的老子、孔子、印度的释迦牟尼、伊斯兰的穆罕默德以及耶稣基督等各路先贤大哲,他们先后在地球上不同的地区,以不同的方式参悟宇宙万物的存在和规律,并把他们体悟的真相告诉人们。他们站在大多数人都无法企及和明了的思想高度,以各自不同的理念和方式引导众生寻找灵魂的归宿,解决生命本质的根本问题,其智慧高度之后的几千年来竟然再无能出其左右者,不能不说这是人类思想智慧的奇迹。

     马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