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玉佛手晓波
玉佛手晓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9,947
  • 关注人气: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晓波简介

晓波,湖北天门人,有文见诸于海内外报刊杂志,有诗收入多种年度选本,著有诗文集《在苑林漫步》等二部。现为某刊副主编。

公告
[作者声明:本博客上的文字均为作者原创,报刊及网站需要,请与本人联系]
 
好友
加载中…
*《在苑林漫步》

*《在苑林漫步》后记

   我将带着你给的盐爆大豆去旅行,走二步嚼一粒,把你塞在包里的烈酒一路喝下去。舍不得用临行的那根牙签剔痛红肿的牙龈,它像牙床的一根撑木原本是属于你的。现在,我可以开口说话了。像闭茧的虫蛹幻想咬破厚壳的喜悦。天是蓝的,一点也不假,一些忧郁的瓦蓝往下掉,落在流动的小河,那波澜的折皱层层叠叠,多少旧事陷入其中。在时间堆积的尘埃下我找到那些走失的人,在我拂开灰尘的那一刻,他们一下子显露了出来,我甚至听见他们发出的一声尖叫。倾心于一匹马和它的蹄铁,在路上,喜欢在匀速的行进中想一些人和事,他们都与我关连着,他们呼吸着我的呼吸。我爱他们!这一生我们都将彼此纠缠,在庭院,苹果树下,大口吃肉,大碗喝酒,摔盆碎锅,针尖对麦芒,打无聊架,和喜欢的女人做爱,幸福得就要流下泪来……

博文
(2016-03-04 09:01)



晓波的诗:悬空寺的钟声,撞飞一些麻雀

2016-03-02 晓波 失忆乐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上帝居住过的老屋》

 

老屋不能见证什么,它一直坐在那里,面朝义河。与其说,是它荫蔽了几代人,不如这样说,是几代人的不舍,与对它的亲近,才让它还不至于轰然倒下。在外谋食,多少个年轮了,也懒得去细数。每次回老屋,我都会做同一样的事,打扫,清洗,以期让老屋的所有物什,回到从前的样子。

 

喜欢在老屋的任何一隅,独坐,或庭院,或青幽光洁的青石门槛上,看日出日落。谈不上朝闻古琴里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沿河街24号》

 

我试着形容它是一座空城,这很好。一座空城是没有饥饿感的?我这样小心地问自已。门前的二颗香樟树,绿的叶,绿的让人眼馋,它伞状的形体,遮住了阳光的投射。对于夏天的人们而言,这里的确是一个不错的纳凉处。所以,每次我回老家,总会见到街坊邻居的老人,孩童们,或三两人,四五群的挨坐在一起,闲扯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题。他们似乎很愿意乐此不疲。沿河街24号相对于他们来说,只不过是一种形式上的存在。他们对这里的需求,筒单而有着实际的用途。父亲逝世快一年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言 说 的 可能》

 

    《红痣》,似乎暗和着某种与生俱来的胎记,海湄给她的诗集取这个书名,大概就是为了给这本诗集烙上特有的标识吧。在这里,我更愿意相信是“诗人的指纹”,她的独有的存在的不可复制性。


    一个心怀卑微的人,看见了低处的尘埃,她在这里伫足,低眉,在这些不为常人所熟知的场地,她看见了美的另一种可能,她发现了她们,并且赋予了她们全新的生命与内涵。这是个人的日常经验,与当下不同的场景发生不断的碰撞与交媾之下的产物,她是她新生的孩子,光洁而圆润,带着神启的暗示。


    一个优秀的诗人应该是这个世界的通灵者,为了那些将出或未知的事物的到来,她必须用自已的心灵与肉身再一次的来感知这个世界,去体验那些来自于高处或低处的所有的苦乐,在不断地参与与修正的这一过程中,让内在之物与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0-21 14:06)
标签:

休闲

 

挂着玉米的农舍

已预知了

下一次的阵痛

那么多的小宝宝

多么的像我

和我的儿子,女儿

她们安静

不谙世事,却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孤独》

树木久立而无声
我无声。如果
这是在山顶,又吹着风
那蛰伏已久的黑暗就会漫延开来。

 

(孤独不是常态,是生发,是物进入到身体内部后的反动,所以,我读《孤独》一如临水照镜,一不小心内心就被吹乱了,那是灵魂的轻寒,也是个我感知到的当下的切肤之痒,它撩起了蛰伏已久的尘梦与幻觉般的真实,一如,“树木久立而无声”的强大幻像,它让你去正视它,触摸它,体会它的时候而又无力撼动这一物象内部的核心所载……)


《一只鸟》 

我确信——
刚刚挣脱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钨丝公社:http://my.clubhi.com/bbs/661480/

论坛贴诗乱弹之:

 


《在春天的深处》

 

作者:王登奇

 

细米菜  蒸蒸菜
我自语这童谣时  光阴滞流  鸟儿无声
我打开双臂
随纸鸢  直往春色里飞
那里有树有花
那里普种桑麻


    触动我为此诗写几句的心情很简单,“细米菜  蒸蒸菜”,这童谣里有一种难以缘求的真实,原来记忆里的一丝微光在时日的存贮下竟有着如此摄人心魄的力量,在拂开灰尘的那一刻,往事一下子显映了出来,亲切而让人感伤,童年的梦境里有着迷幻的诱惑,那童贞的眼睛里流出来的蓝是幻想美好的极致,“细米菜  蒸蒸菜”,读来让人潸然泪下又不忍拂去……

&n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 陈亚伟的诗乱弹

 

《锁骨》
1
一个人走在荒谬的尘土之上
河流,迎合着
一些光线,仿佛从未停止
锁骨,我的体内
越来越薄的声响,若干年前
就被系在了虚空中
那时,桃花满树
星光满树,我们低头,停止交谈
试图遗忘月亮
水草一样生长的锁骨
逐渐被寒气抬升,我们看不见谁
我们摸黑
走过水滴,雾聚拢过来

2
走吧,带上你的露水
远离神的腹地
嘴唇,爬上的虚无,我们小心收好
像收拾粮食那样
我们弓起背。我们没有船
这里没有树木让我们砍伐,河流就在眼前
说一些心事吧
未知的,陈旧的,善良的
我的窗台
今晚会有小兽经过吗
风,吹过来,掠过河流两岸的白杨
有光,渐渐呈现

3
大地上的房子
都藏着童话和葵花吗,马头琴的腹部
我们走在声音的刺上
锁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疯婆子》

作者:那勺

那是黄昏
那些披麻带孝的人
都下山了
她还靠在一棵树上
唱她的花篮
秋天没什么东西可留下
偶尔有鸟
在树梢盘旋
不一会儿也飞走了

那勺这首诗的最大绝妙处在于他写的不是人而是鬼,鬼魅之气,一个精神不正常的人,还“唱着她的花篮/秋天没什么东西可留下 ”,诗人在对现实的反讽之中给我们留下了更大的空白,“那些披麻带孝的人/都下山了/ 她还靠在一棵树上 ”,牛B的很。


《七月初 南广场》

作者:郝晋永

雨后初晴
广场上 虫吟比草色青
松树上结松子
梨树上结青梨

小五毛儿结在母亲臂弯
刚剃了小光头 留着口水

蒲公英满地
夕阳前的蛛网
不久将结出几粒新牙

喜欢这首诗是因为它的纯粹,诗人眼中的物象是实的也是虚的,时空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 反穿鞋的芬
   
    六岁的芬假装妈妈,用冰棍棒
    喂长石头
    她喜欢穿反鞋
    当时我还不能准确地辨别反正
    芬留级三次后
    在一年级与我相遇
    她没有蝴蝶结、红领巾、没有妈妈
    胆怯、自卑、孤单
    考试不及格
    就一声不吭的啃手指甲


    海湄的诗总有一种深入骨子里面的东西,那是灵魂的也是经验的,如果一首诗能达到返朴归真,或者一种化境,海湄的这首诗无疑让我充满了对现代诗的前景与期待,生活即在场,一切没必要去细说,芬,被浓缩的化解不开了,在这里,诗人与在场的芬相互纠缠又相牵扯,这个生活的现实让人无法忽视而又不得不去面对,喜欢她细节的动人处,就像一个人,无助了,“就一声不吭的啃手指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