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余姚人
余姚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129
  • 关注人气:1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主简介

余姚人。男,生于1966年。闲署丑禅、信手书生、门楣一散人等,斋以知闲山馆、叙异斋名之。书画研究文章及作品曾刊及《荣宝斋》《国画家》《中国书法》《中国书法报》《书法研究》《书法》《书法之友》《书法艺术》《书法导报》《书法报》《美术报》《中国书画报》《中国教育报》等报刊,计50多万字。为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甘肃省书协学术委员会副主任,甘肃省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甘肃金石篆刻研究院副院长兼学术委员会主任。甘肃书法院书法家。曾为《书法导报》专题部主任、编辑记者。甘肃省第二、三届“张芝奖·理论奖”评委会委员。

  1992年·散文《爷爷》在甘肃省首届文学期刊联合评奖中获优秀作品奖。1993年·书法作品获“大众杯”全国书画大赛金奖。书法作品入选国际佛教书画展,其作品被释源祖庭白马寺列为藏品。1995年·书法作品入选“全国第六届书法篆刻展”。山水画《逶迤上千寻》参加全国“建设杯”国庆书画大赛获三等奖。1997·国画山水入选上海国际茶文化节书画博览会。1999年·书法入选“全国第一届扇面书法大展”。美术论文《当下媒体:艺术个性泛化的可能之途》获全国第七届书法篆刻展一类论文。2000年·书法论文《从书法到墨式:对当代书法思潮中现代情境的审视》入选全国第五届书学讨论会。2002年·书法入选第二届中国(天津)书法艺术节《第二届全国书法百家精品展》。本人荣获本届书法艺术节“书法十杰”称号。书法论文《观念书法:超越传统艺术的必然途径》入选第二届中国(天津)书法艺术节“21世纪书法论坛”。2003 ·书法作品入展全国第二届行草书大展。2004 ·书法史学论文《线性诗学:关于书法史的结构方式》入选由中国书协主办“全国第六届书学讨论会”。书法作品入展“全国第八届书法篆刻展”。2006年·应邀参加中国书协培训中心与中国人才研究会书画人才委员会主办的“当代中国书法名家作品展”。书法作品荣获“西泠印社首届手卷书法展”最佳作品奖提名。书法论文《退化的结构——七至十二世纪中国书法的文化语境与转向》入选全国第七届书学讨论会。2007年·在由甘肃省文化厅、甘肃省画院主办的“陇山·陇水·陇人”美术、书法摄影展中,本人书法作品荣获一等奖。2008年·书法作品入选由中国书法家协会举办的“全国书法名家千人千作大展”。书法作品入选由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办的“全国首届书法册页展”,作品入编《全国首届书法册页展作品集》。对联作品9幅入编中国楹联学会2004——2006中国楹联年鉴》。 2009年·美术批评《文化语境的缺失与“后黄宾虹”的困境--当代中国画原型批判之六》入选由中国美协主办的“第十一届全国美展·当代美术创作论坛”。2010年,书法作品入选由中国书法院主办的“第二届全国中青年名家百人艺术书法展”。2014年,美术论文《绘画技艺的弱化:书法基础之断裂——当代中国画原型批判之九》入选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的“第十二届全国美展·当代美术创作论坛”。

2008年·《林下谈玄——中国书画批评的角度与方法》由甘肃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

 

作品润格

 

余姚人书画作品润格皆以每平尺1000元计,个人评论文章一律不应.

 

附记:2008年,由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组织搜集、整理的《建国以来“二王”与帖学系列书法研究论文目录》历时一年,目的在于,梳理“二王”与帖学研究成果,为今后的相关研究提供参考和借鉴。有关人员先后于北京图书馆、中国艺术研究院图书馆等处查阅了大量报刊资料,查找收集了近万条信息。对这些信息进行分类整理的基础上,本着注重文章思想性、学术性、研究性的原则,从中筛选了2535篇论文,编辑成目录。入选论文的完成时间自建国以后至2006年底为止。编入目录的既有已故大家如郭沫若、高二适、沙孟海等人之作,也有活跃于当代书坛的理论新锐。其中,本人发表于《书法研究》、《书法导报》的5篇论文入编其中,居甘肃作者之首。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文化

分类: 我的书画作品

简   介


余姚人,生于1966年。斋以叙异斋、知闲山馆名之。多年来,相继发表书画作品及理论、散文、诗歌、篆刻、摄影、楹联等各类艺术作品500多篇(幅)、50多万字。本人论说及艺术作品散见于《荣宝斋》、《国画家》、《中国书法》、《中国书法报》、《书法研究》、《书法》、《书法导报》、《书法报》、《书法艺术》、《美术报》、《书法之友》、《中国书画报》、《中国楹联报》、《中国教育报》诸刊。传略及作品被载入《中国专家学者辞典》、《中国当代艺术界名人录》、《当代中国书法名家作品集》、《中国楹联鉴(2004-2006)》等辞书。

书法作品曾入选全国第六、八届书法篆刻展,首届扇面展,第二届行草展,全国首届册页展,第二届全国书法百家精品展,全国千人千作书法大展,全国第二届中青年名家艺术书法大展等;获西泠印社第二届国际艺术节手卷书法展获奖提名,第二届(天津)书法艺术节书法十杰,甘肃省第二届专业画院“陇山·陇水·陇人”书法一等奖。书法论文获全国第七届书法篆刻展一类论文,入选全国第五、六、七届书学讨论会,中国第二届(天津)书法艺术节书法论坛,首届敦煌国际书法艺术节敦煌书法论坛,美术论文入选中国美协第十一届、第十二届全国美展·当代美术创作论坛等。在由中国书法院编排的《1949-2006年帖学论文》目录中(共入编2335篇),本人有5篇论文入选此目录,居甘肃作者之首。散文获甘肃省首届(1992年)文学期刊联合评奖优秀作品奖。美术论文获甘肃省文联“《甘肃文艺》优秀论文奖”(2011年)。

现为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甘肃省书法家协会学术委员会副主任,甘肃金石篆刻研究院副院长兼学术委员会主任,兰州交通大学客座教授。中国楹联学会会员;甘肃省美术家协会会员。现任天水美术馆(书画院)创研部主任。曾于2003——2004年任《书法导报》专题部主任。出版有《林下玄谈中国书画批评的角度与方法》、《余姚人书画作品集》。

 作  品  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美术史论
      甘肃成县西狭我去过多次,现在搞的人工湖已将过去自然之固有景观生态破坏,此乃当地领导之无知。旧年,春气一至,草木萌生,野花扑鼻,景象殊异,称世间奇境亦不算夸词。狭里藏有汉代《西狭颂》,实为当世人们趋至之游头。今人对《西狭颂》之研究还留在古典里。大学问家翁方纲竟将“创”字未损者定为早拓,实为大谬。某观其碑,“创”之口乃自然崖壁之“窝”,非后人损之。王壮弘在《增补校碑随笔》里已说得很清楚了。但有一点,他说,“创”字“口”全者,乃拓完用墨涂的,亦非!拓重者“口”字略微可观,轻者就一白点。某谓,往往“”“之“口”全者皆非良工所拓也。文物出版社所出更非明拓,亦谬误之断论!
       此朱拓乃余某个人所藏,世无同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杂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美术批评

写生与笔墨

 

方土(广州)

 

  古时交通不畅达,想必外出写生者甚少,多是在家研习临摹,全凭想象作画。偶尔行行走走,在大自然中获取灵感,一归来就心摹手追,砥砺穷究,故有了“散点透视法”,随之天南地北,天花乱坠,仅几米宽的手卷,就可将万里景象尽收眼底。

  以传世之作《万里江山图》《溪山行旅图》《清明上河图》为例,足见悟性有多高,作画靠大脑想象,不是单靠眼睛观察。

  可以说,以西方的“焦点透视”写生方式,任踏遍千山万水,也写不出与古人比肩的山水画卷。

突然怀疑石涛的“搜尽奇峰打草稿”,有可能漏了一个字,本意应该是:搜尽奇峰另打草稿。

 

写生

 

  对于写生,宾翁有话在先:“舍临摹而不为,妄意写生,非成邪魔不可。”历史地看,近百年来以西方的“直观写生”改造中国画,看似蜕变了,标新立异了,实则顾此失彼,丢的是传统的精神灵性。相对于初学者而言,写生不一定是条正路,很可能是个陷阱!

  凡依赖写生者,十有八九被对象所俘虏,搞起创作来依然抛不开习作的影子。久不出门写生,就不知要画什么好,往往处在“该画什么?”的折腾中。严重点儿就成了“写生控”,只会画眼中的、实在的,却画不了意趣的、想象的。

  前些年,随团四处行走,常见有人每到一处就拿出速写本,分秒必争地画了起来。过去一瞧,呃,依样画葫芦,意趣全无,没劲!

  信息化多年了,眼下的傻瓜相机实在太好使。每次采风,纵使走马观花,快门一按,咔嚓咔嚓,瞬间的生活素材全“捕捉”在里面。尤其是搞人物画创作,回来后,无论时隔多久,偶尔翻出,灵感迸发,反倒能玩出写生所不及的效果。

不过,我只赞同“利用照片”拓展思路,反对“画照片”。

 

笔墨

 

  昔年,画展上常见老先生观画,一入展厅,便凑到作品跟前,细细地端详局部笔墨,一幅幅顺溜掠过,凡停顿觉得笔墨较好的,方才退后看整幅画面效果。

  “太老朽了吧,笔墨算啥玩意,视觉冲击力多带劲,真正属于时代强音!”说这话时,我才二十出头。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不觉中我也犯上同样的毛病。走进展厅,凑前,掠过,偶有后退远观的,一定以为此画不差。不过大写意画,真正让我退后看的,实在是越来越少。

  受素描造型冲击,年轻时理解笔墨较为简单,以为“力透纸背”就是将毛笔握紧,使劲往宣纸搓,搓出洞来了就开心,能觉着大师的派头。后来,无意间发现:原来凡毛笔握紧者,手腕被旁人轻轻一碰,笔杆子就险些儿掉下地。不信,可以试试。

  时下,自称大师者越来越多,书写起来就像个表演者。常见有写一通宵的,满地书法,次日一看,一幅幅有力无气,就算有气,则是一股恶气,或透出一种阴阳怪气。

  我喜观老先生作画,看似无力提笔,甚至笔头微抖,迟疑不决,无不让人为之着急。然而,这不急不躁,落笔慢条斯理,画面沉稳聚气,十分耐看。就像老司机揸方向盘,从容不迫,所有的意识都在路面上,让你有种莫名的安全感。

  曾经花费了十年时间,为拓宽水墨边界,探索另一种可能,致力于“实验水墨”。今日看来,这一时期最大的收获在于,将笔与墨剥离。以块面为载体,让水墨更加纯粹地直面心绪,表现与都市时尚相对应的生活状态,同时成就了我之后的大尺幅人物画创作的语言范式。

  伴随年龄与见识,我反倒传统起來,当回归花鸟画与人物画创作时,自然而然又调整到笔墨至上的状态,更注重对“墨韵笔趣”的把握。

  韵是大写意一种抽象的表述,既虛又实。如果韵味全无,画面便会产生生涩、滞气之感。韵味即才情,就好比歌唱家嗓子音色,一开腔,能唤起全场热烈的掌声。

  说到底,大师不大师,关键看画者对笔墨的把控。现在,我虽未活到老先生那般年纪,但对笔墨好坏的考量,已经成为判断一幅好画的首要标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书法批评

书意缠绵六朝山

——侯和平书法的情境与体式

余姚人

 

如果让笔者用一种诗性的阐述去解读当代书家的个性创作,能网罗的书家会很少的。一种源于生命自身的创作激情,一种对生活充满无限期待的缘由,都在自我书写与社会触面的喧嚣中被消解,由此,认识一位书法家使我显得无限困难。在当代,由社会性官本位给各协会引入的身名制度让艺术本身声名狼藉。很多不被社会太了解的书家,可能就是当代书法创作的中坚。

笔者因编《书法导报》,在郑州生活近两年,无论从报纸上还是在当地,接触了很多写字人,从当代书法创作整体看,河南、江苏、山东这是大省,可谓英才遍地。单说河南,乃当代书法启动与发展之源头,其“中原书风”由开封前贤引动,后绪承郑州。“中原书风”之大气象可以说除了掀起展厅文化之尺幅,亦体现在取法上,临写王铎书风是当时“中原书风”之代名!不几年,全国书法都进步,都发展了,“中原书风”不复已往,不谓衰落,实言改道。那么,他们都改到哪里?

我们知道,以《龙门二十品》为主导的魏碑书风其经典性作品大多在河南,而河南写魏碑的作者极少,这不可笑吗?笔者这种近乎荒唐的看法迁延多年,以至于对河南书家侯和平以魏碑筑基的书法创作一直抱有一种尊敬与关注。

侯和平自述,他早年把临写《龙门二十品》作为日课,期间又广泛阅读并临写了《好大王碑》《广武将军碑》《杨淮表记》等,简帛及残纸乃至金文篆书亦为他取法对象。笔者接触并与之深交已至2003年,其时侯和平书法风貌已成,跌荡奔放之姿皆由天真烂漫之笔墨所烘托,由灵动的运笔所塑造的线条在憨拙的结体中弥漫着一种生生不息的活力。每个书家早年皆须临帖,此是阶段,其后能否自立乃取决于对书法史的认知,也就是自己要给自己找到理想中书法史的位置,相反,当代跟风之徒永远与艺术无缘。书家自己塑造的书法风格与理想中的位置,在没有时人冲突的情况下,这就需要你具备迥异时人的高超创作能力,这种能力始终在自我发展的逻辑状态中表现为一种形影不离的判断历史的眼光。侯和平对传统书法元素的综合与解构能力无疑是超强的,取旧存真,这“真”就属传统书法元素与自我的合体,性情洋溢,风格自成。



在此,笔者无意于分析侯和平书法之结构,凡有习碑体验之书家,大多不屑于帖学浮滑甜俗之线,能创造出有趣味之线条,乃碑学书家之长。论述至此,深感侯和平书法之奇。看看他创作的苏轼《寒食诗》四屏,极具视觉冲击性,他把苏轼优雅的文辞制成了大草,章法跌荡起伏,极尽狂放之态;字形结构开张且略做变异,彰显了碑体之长;线条涩拙有节,如金石横空,响遏行云。一个书家能创作出具有生命意味的作品,不只是对书法技术的日常积累,还在于对社会、对历史、对生活不同寻常的理解。

 

在生活中,侯和平和朋友相处极其和蔼,与笔者既是书友,亦为酒友。他是大校政委,当询及如此脾气,对战士怎么发火?他婉言回答,没有脾气怎能当首长。多年的军营生活磨砺了他坚韧的性格,既有豪放一面,也有作为一书家文质的一面。他退休后,在他工作室悬挂一四尺斗方小楷,深具趣味,颇得六朝墓志之憨拙气息。书法作品无论取法任何碑帖,皆要得趣。张怀瓘曰“草书之状也,宛若银钩,飘若惊鸾,舒翼未发,若举复安。”草书都要求得意趣,体书法可谓八面出锋,其意象更为丰富。趣味丰厚者,必然是书者之知识与智慧在创作中自觉或不自觉地融入其中,使观者产生无尽遐想。相反,无趣之书虽不名为匠书,亦必称俗。



笔者不主张一名书家必须具有一个知识家的修养,但一名优秀书法家必须具有读解历史的眼光,这种眼光最终将归结于对自己书法创作的结构能力。一件书法作品是不能用视觉分析的方法来解读的。想想看,哪位书法家以饱满的激情创作作品时还顾及什么空间分割之类的?只能说,作者目光所及,心手相间求得的只是一种各个元素在尺幅内的平衡。侯和平在创作《寒食诗》时,自然不会顾及什么空间,因为他没有时间去研究,迫不及待的迅疾运笔,其情节动作只属一种慌乱,待创作完成时,由画幅给他带来的绝处逢生的章法平衡,决然是他在愉悦之后对书法元素的自我分析。



记得侯和平有一批大尺幅对联特别尽意,碑书根底,书写极为轻松,在河南书家群中可谓面目特出。近年来,他倾心于大草创作,还专门出了一本《仰望草书》集,寄赠余阅。笔者远离河南,与侯和平兄见面日少,颇觉他的大草创作属一问题!

碑书特点讲究方折,亦在折转间有搭笔运用,由是,拙稚之气生矣,此为碑书之长,其后点线金石味亦生。自明赵宧光始提草篆,终生未如所愿。康南海极力于碑化草,亦如骨鲠在喉,其病生于折转。于右任书法以历史阶段分,碑是碑,帖是帖,有大弃之处!故碑书化草书至今是书坛创作之大问题。侯和平兄非要借将过去本来写得天真烂漫、生动可人的碑体书法强力攻坚大草,于其创作中弊病多多,问题就出现在折转上,出现在线条上。我们不能否认大草在中国书法中的最高境界说,但成就一个优秀的大草书家难如登天!与其老来刻苦求其败,无如平稳进其成!愚目所见,恐有误读,不知和平道兄做何思想?

                                                 2018128草草于叙异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艺术随笔

前   言

 

    在大众眼中,达·芬奇的《蒙娜丽莎》、凡·高的《向日葵》等名作,虽未得见真迹,但这种伟大的艺术观念已深入人心,亦如国人谈到王羲之的书法,谈到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一样,同样成为文艺高峰的坐标。如此名作,在人们没能亲睹原迹的前提下,依然能成为广大观众之膜拜对象,可见,这种艺术的价值早已超越时空,在一种世界性观念中实现了。这种文化艺术观念的传播无疑得益于图书。

    自近现代始,域外博物馆展览模式介入中国,由是艺术展品最大程度地推向公众,无论是古代的还是当代的艺术作品皆有让广大观众一睹真迹的机会。也因如此,展览的策划者就成为推动艺术发展的观念引导者。有什么样的策展人,就有什么层次甚至什么范围的观看者。在当下,一个规模宏大的展览往往能引领一种新的创作观念,甚至掀起一股流行风潮。艺术观念从过去纸质图书为主要传播途径变转为更直接的美术馆展览效应,这无疑是一种艺术传播的巨大变革!美术馆对艺术观念的传播,无论从阐释性上还是从历时性覆盖面上尽管较之图书传播存在很大的局限性,但就亲身于艺术品真实之物性而言,图书则远远退其次。在当代,就艺术创作与展示社会而言,无论个人艺术风貌还是社团性艺术策划,若离开当下美术展厅,其存在与否及艺术水准之高低,在当下社会几无人知晓。

    固而,美术馆在当代艺术传播及收藏并展现当地文化风俗的作用举足轻重。美术馆的建设及所展开的系列艺术活动,皆依傍于当下城市文化中心比较集中的知识分子群体而展开,因此,各地美术馆已经成为现代城市文化及文明进步的缩影。任何低估或忽视美术馆作用甚或消解艺术发展之行为,皆有可能将现代城市文明逐渐导入混乱以至颓废。一个学术界客观存在的事实是:任何海外文化人员考察中国文化,一旦涉足某地某市,首先步入的是标志性美术馆或者博物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多读几本书>

据媒体报道,中国人年均读书0.7本,与韩国的人均7本,日本的40本,俄罗斯的55本相比,中国人的阅读量少得可怜。

日本管理大师大前研一的著作《低智商社会》意外地触动了中国人的敏感神经。他在书中说:在中国旅行时发现,城市遍街都是按摩店,而书店却寥寥无几,中国人均每天读书不足15分钟,人均阅读量只有日本的几十分之一,中国是典型的“低智商国家”,未来毫无希望成为发达国家!
在这个世界上有两个国家的人最爱读书,一个是以色列,另一个是匈牙利。以色列人均每年读书64本,而以色列的犹太人更甚,占全国人口80%以上的犹太人人均每年读书达68本之多。犹太人有个习俗,当孩子出生时,母亲就会翻开《圣经》,滴上一点蜂蜜,让小孩去舔《圣经》上的蜂蜜,通过这一舔,让孩子对书产生美好的第一印象:书是甜的。当孩子稍稍董事时,几乎每一个母亲都会问这样一个问题:“假如有一天你家里突然起火,你首先会抢救什么?”当孩子回答是钱或钻石时,母亲会严肃地告诉他:“这些都不重要,你首先应该抢救的是书!书里藏着的是智慧,这要比钱或钻石贵重得多,而智慧是任何人都抢不走的。”因而犹太人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没有文盲的民族,就连犹太人的乞丐也是离不开书的,即使在乞讨,他们的身边总会带着每天必读的书,更别说衣食无忧的人了。在犹太人眼里,爱好读书看报不仅是一种习惯,更是人所具有的一种美德。在以色列书刊价格非常昂贵,每本书的售价在20美元以上,每份报纸也在6美元以上,但普通以色列人对购买图书和订阅报刊都十分慷慨。这个仅有500万人口的国家,持有借书证的就有100多万人,是全世界人均拥有图书最多的国家。

这里说一个最典型的例子,“安息日”是以色列犹太人一个非常重要的宗教活动日,在“安息日”所有的犹太人都要停止所有商业和娱乐活动,商店、饭店、娱乐等场所都得关门停业,公共汽车要停运,就连航空公司的班机都要停飞,人们只能待在家中“安息”祈祷。但有一件事是特许的,那就是全国所有的书店都可以开门营业。而这一天光顾书店的人也最多,大家都在这里静悄悄地读书。

而另一个国家匈牙利,它的国土面积和人口都不足中国的百分之一,但却拥有近两万家图书馆,平均每500人就有一座图书馆,而我国平均45.9万人才拥有一所图书馆。匈牙利平均每人每年购书20本,比同地区的西欧人要多得多,而我国上世纪90年代统计,平均每人每年购书只有5本,现在还在下降。匈牙利也是世界上读书风气最浓的国家,常年读书的人数达500万以上,占人口的1/4还多。

知识就是力量,知识就是财富。一个崇尚读书学习的国家,当然会得到丰厚的回报。以色列人口稀少,但人才济济。建国时间虽短,但诺贝尔奖获得者就有8个,而诺贝尔获奖者中犹太血统的人占18.5%。以色列环境恶劣,国土大部分是沙漠,像巴勒斯坦等阿拉伯国家的粮食不够吃,还要以石油换食品,而以色列却把自己的国土变成了绿洲,而且生产的粮食不但自己吃不完,还源源不断地出口到其他国家。他们凭着聪明和智慧,创造出惊人的物质和精神财富。

而匈牙利,诺贝尔奖得主就有14位,涉及物理、化学、医学、经济、文学、和平等众多领域,若按人口比例计算,匈牙利是当之无愧的“诺奖大国”。他们的发明也非常多,可谓数不胜数,既有火柴、圆珠笔这样的小物件,也有电话交换器、变压器、汽化器、电视显像管这样的尖端产品。据说,上世纪80年代是匈牙利人发明的黄金时代,平均每年的发明专利都在400件以上,堪称是名副其实的“发明大国”。一个区区小国,因爱读书而获得智慧和力量,靠着智慧和力量,将自己变成了让人不得不服的“大国”。

记得有一位学者说过:一个人的精神发育史,应该是一个人的阅读史,而一个民族的精神境界,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全民族的阅读水平;一个社会到底是向上提升还是向下沉沦,就看阅读能植根多深,一个国家谁在看书,看哪些书,就决定了这个国家的未来。所谓“读书改变人生,知识改变命运”。读书不仅仅影响到个人,还影响到整个民族,整个社会。有人感叹道:“当今社会识字的人多了,读书的人却少了。”很多人把宝贵的时间耗在推杯换盏、打牌搓麻将、欢歌劲舞等娱乐应酬中,却不愿花时间认认真真地读几本好书。要知道:一个不爱读书的民族,是可怕的民族;一个不爱读书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民族。坚信:阅读始终是知识的源泉。因此,建议:少一些应酬,多读几本好书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美术批评

说明:此文曾入选中国美协主办第十二届全国美展·当代美术创作论坛(共选30篇论文)


绘画技艺的弱化:书法基础之断裂

——当代中国画原型批判之九

                                         余姚人

 

【内容提要】  笔法的重要性对中国画创作来说不言而喻。在当代绘画的创作与研究中,人们往往忽视了笔法在当代绘画语境中的渐次衰微,相反,海外学者在对绘画研究方面极其注重对笔法的探究,其贡献与成果颇丰。毛笔书写在实用领域的退出,预示着中国画在用笔领域的极度衰退,尤其在文人画创作方面。当代绘画创作在笔法上的退化,导致了很多画家走向技术性的投机取巧,这个问题无疑成为让我们不能回避的问题。

【关 词】   笔法   绘画文化

 

在对当代绘画的研究与解析中,有一核心问题常常被我们所忽视:即笔法问题!

诸多海外学者在对古代绘画作品的研究中,对笔法的重视程度不亚于对款识与印鉴的诠释,而在国内对当代绘画的研究中,还未曾见到对当代绘画中对笔法衰落的警惕及分析。自上世纪中叶以后,人们的日常书写由铅笔、钢笔代替了毛笔,中国延续了几千年的实用性毛笔书写由此中断,正因如此,中国绘画创作中明显出现了腕力不济的问题,由此也导致了中国绘画中造线能力的全面衰退。在20世纪中叶之前,对于传统绘画者而言,书法用笔根本就不是问题。念过私塾,抄过蒙学读物甚至四书五经,以终日完成的小楷课徒作业,其练就的腕力就足够绘画造线所用了。当代绘画无论从题材的宽泛性上来讲,还是在画面构成及色彩上的突破,其成就有目共睹,但是,我们若要具体到画面本身去探究,笔法的弱化就必然成为当代绘画发展中所面临的致命问题。

 

一、笔法的力量

 

笔法,是毛笔书写过程中塑造形象的基础能力。在书法作品的制像系统中,笔法的掌握往往会成为书家进入艺术的第一难事。事实上,书家对笔法的训练与合理掌握是与结字并辔而行的,它们的关系是相互掣肘的。在书法中,风格的形成主要取决于结字,而绘画风格的形成依然依赖于用不同笔法对形象的处理。线条与色彩一样,在绘画中十分鲜明地充满着活力和性格,这种隐蔽的性格左右甚至统摄着画面所有空间的利用与否,由此而区分主次,调节疏密,安排浓淡等等。当我们在展厅里无意间驻足一幅画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图画的物像,然后细究,线条的强弱就成为我们考量绘画的第一标准。画面中主要线条的质量和所显现的力量既彰显着整幅绘画的骨骼魅力,也反映出作者在绘画上所投入的精力和文化素养。

从近几届全国美展和全国重大题材展览看出,当代美术作品深具故事性的情景(情节)意义而缺少文化含量。此处的“文化含量”当然不能全面归结于我们常说的画蕴“古”意,至少,笔者认为当代绘画的最大病症就在于笔法的衰退。在创作中,就是在已经比较熟练掌握笔法的画家笔下,他们所画题材究竟适合运用哪一种笔法,这是引以深思的。我们知道,笔法的种类是很多的。古来智永、荆浩、郭熙、石涛乃至现代宗白华诸人,对笔法的论述太宏观,以至流于浮泛玄乎,具体述说,临摹铁线篆可以提升线描质量,写墓志可以使皴法变得更丰富,习碑版能使画面、线条更加厚重等等。绘画要求于作者的还在于对各种笔法的综合与变转。这里,方闻曾对唐寅绘画笔法的分析有细致入微的表述:

 

“唐寅笔法精妙的秘诀,在于他的书法功力,尤其是得益于学习李邕的行草书风格,这是唐寅晚年最为倾心的。他的行笔仿佛水银泻地,又似火花喷射,劲锐地伸出叉枝、方棱的斧劈起笔变成了瘦圆而滋润的披麻皴、大块墨染交织着随意勾划的拖网皴。”[1]

 

方闻的分析明显涉及到唐寅控笔时因画面需要而对用笔捻管技巧的熟练掌握。“八法”运用得当,可以生情,可以定势,可以诞生伟大的美学作品。在对绘画物理形态的点画处理上,无论缘于自我思维制造的画面结构平衡或是细入毫芒的笔墨元素互发,在瞬间生成的视像中,既综合了作者自己的审美意趣,也毕现出作者对绘画知识铢积寸累的学力。知识结构单薄者,其出笔之点画,自然味薄。我不知道康定斯基欣赏过中国画没有,但他对绘画基本元素的分析很符合对中国画用笔的分析,他认为,绘画最基本的元素由外在概念和内在概念组成:

 

“就外在的概念而言,每一根独立的线或绘画的形就是一种元素。就内在概念而言,则不是这种形本身,而是活跃其中的内在张力是元素。而实际上,并不是外在的形聚集成一件绘画作品的内涵,而是力度=活跃在这些形中的张力。”[2]

 

绘画艺术构成形式属于外在的力量,而用毛笔描绘的细节则体现着绘画艺术内在的张力。勿论长线的运用,即便是古人笔下的一点(直至多点)都讲阴阳向背,极具方向性,当代画家实在是乱“点”,毫无美学规矩可言。他们认为学学黄宾虹水墨抑或在京城上上高研班就以为自己已经出道了,其实不然!中国画由复杂笔法所引入的趣味和力量,非但是画家多年对笔法训练长期的积累,其锋芒的使转更能蕴涵并折射出中国古典美学中“曲尽其意”的景深能量。所以,仅仅能拿毛笔制造一些了无韵味的点线,希冀称道于中国画者,我看还为时尚早。

 

二、毛笔书写与绘画文化

 

一个民族历史文化的传播途径一般只有两种形式,即古典建筑(文物)和文字记录。不难理解,由于悠久的历史文化所积淀的文字书写情感使我们对毛笔书写始终持有一种百般崇古的文化爱意。毛笔书写抑或书画作品甚至成为展现中国传统文化最为基本、简捷的历史精神风貌。过去,写毛笔字是所有读书识字人的日常事项,今天,当铅笔、钢笔甚至电脑替代了我们的日常记录性书写,毛笔的命运只有书画家还在为它延续,汉字书写的文化意义在社会中普遍沦于消解。大批早已远离毛笔书写的人,一旦接触到毛笔字写得好的,他们大约也是肃然起敬的,个中情由也许就是生活在两种不同情境中的人们文化身份的区别。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有一种很隐秘的道德力量贯穿其中。文化源头的始作俑者和传承者,都属体验了即时社会情景,由自己的美学心性结构了他们的文化篇章。笔者认为,文化的隔代传承也是有些许问题的。不妨说,一位生活在当代的人,如若每天沉溺了古典诗文的欣赏和创作之中,他就会对当下的名利看得极为淡薄,这就是中国古典诗文中所隐喻的山林之乐,这种文人之“乐”相对于当下的社会,实属一种惰性文化结构。在书法史上,柳公权所言“心正则笔正”,黄庭坚谓“学书须要胸中有道义,又广之以圣哲之学,书乃可贵”等等,都是对毛笔持用者的道德训诫;还有,在毛笔书写中大量运用枯笔及粗野的拖笔,别人就视此人一生运气太差,其字画没有贵气,这些异端奇说一直笼罩在中国传统文化隐秘的道德说教中。因此,历来论述中国书画的“古”意(“人心不古”也是说不淳厚、不淳朴),其实就是崇尚中锋用毛,依据前人法式,以不愠不燥的速度和心态所创作的作品,这样的书画作品才有文化含量。

对于书法体格的审美认知上,往往学问深邃的学者更崇尚碑学,单纯书法书写者倾向帖学。阮元、康有为、何绍基等先贤的推碑意识自不待言,就是以金石笔法入画者如赵之谦、吴昌硕、黄宾虹、陆维钊等人,也不属面窄的单纯画家。出现这种现象的根源在何处呢?林语堂在论中国文化时讲到:

 

“北魏发展了一种书体,现在称为“魏碑”,就是那时碑文的拓片。这种书体将中国书法提到了一个很高的水准。依著者之见,魏碑是书法史上最好的书体。它是一种不同凡响的书体,不仅美观,而且集美、力、工三者于一体。[3]

 

作为一代文化大家,林语堂对书法体格的美学认知自然不同凡响,就是在著名学者陈独秀眼中,他评论沈尹默书法时所持的观点亦是:碑学优于帖学乃在于不俗。回顾画史,凡在大写意绘画上卓尔不群的画家,基本都沾溉于碑学(亦有帖学的大草)的造线力量。大家平常所说的画面有金石味其实就是这种能量的释放。无论帖学还是碑学,在用笔上都讲究波折,“曲尽其意”其实就隐喻着一种千林掩映的含蓄,固此,由书法用笔所生成的点线就构成绘画图像中的隐形元素。

身为画家,必须得每天练字才行。习字既可磨练个人性格,亦可提升文化素养,更重要的是锤炼在画面处理线条的能力。著名美术史家方闻在谈及浙派之病症时一针见血地指出:

 

“明代画院和浙派的职业画家并无文人经年习字陶冶的素养,当他们在作品中力求一种自由精神时,往往采取一种草率对付的名士笔法,实际上就成为像史忠所画的模样。”[4]

 

史忠是明代一位画匠,笔法凌乱,不擅构图。浙派绘画除了戴进画得有些样子外,其余几不足观。他们具有比较扎实的传统,但没有丝毫的创新。浙派名字很响,绘画却很平庸,反差太大。原因在于他们在宋代院体画的牢笼中作茧自缚,没有用书法用笔的无限张力去打破甚至去重建传统绘画的图式结构,书法用笔的活力被他们所淡忘甚或忽视。

古人论画云:“下笔便有凹凸之形”,这是对笔法之于绘画最好的解释。汉蔡邕曰:“惟笔软则奇怪生焉”。清代沈宗骞对绘画的笔法更有细致入微的论述,这里仅取一段:

 

“笔着纸上,无过轻、重、疾、徐、偏、正、曲、直。然力轻则浮,力重则钝,疾运则滑,徐行则滞,偏用则薄,正用则板,曲行则若锯齿,直行又近界画者,皆由于笔不灵变而出之不自然耳。万物之形神不一,以笔勾取,则无不形神毕肖。盖不灵之笔但得其形,必能灵变乃可得其神。能得神则笔数愈减而神愈全。其轻、重、疾、徐、偏、正、曲、直皆出于自然,而无浮、滑、钝、滞等病。”[5]

 


沈氏对绘画用笔的论述较长,且甚为精微。他的涵盖无外乎说明中国绘画就属用笔的文化。这里要谈谈文人画。传统文人画与画家画属于两个流派。传统文人画体现了中国文人诗性的跨时空语境,如水不容泛,人大于山,这亦如当代文学叙述中荒诞结构之构成,王维所画《袁安卧雪图》中还画了一株芭蕉呢!古典画家皆以长于诗文为能事,诗兴勃然,其画瞬间立就,他们追求的是一种写意状态,属于艺术中的诗意表达与渲泄。古典文人画甚至在画面中还寄寓了一种寓言式的说教,你可以当故事去读、去品味,因为文人画有一定的情节包含其中,益显其贵,譬如,我们看看很典型的丰子恺作品就会意识到一些品读传统文人画的常识。对于造型准确与否,你要看他画的是什么画!相对文人画而言,画家画具备的综合能力更宽泛、更深入,它是以高度的绘画技巧所展示的另外一种风格与境界。固此,一个画家不谙熟深具中国文化性的书法笔法,其绘画表演的载体或舞台就自然失去支撑。在当代,当实用性毛笔书写退出历史,对于缺乏笔法训练的人,即使有一定的文化素养作支撑,若要追求文人画的绘画图式,真可谓海底捞月! 

 

三、当代绘画:失却笔法的涂画

 

全国美展五年一届,这就为有备而来的画家保证了充足的创作时间。有道是,“十年磨一剑”为的就是一举成名,那么,广大画家极力争取在全国美展上取得名份也合乎人生发展之情理。大凡在美术领域卓有成就的人,都不同程度地与中国美协的展事发生过关系。由于近年艺术市场的急剧复苏和爆炒,人们普遍错误地把从事艺术事业认为是当世谋生甚至发财的有效途径。与十一届全国美展几乎同时举办的全国重大历史题材展览,将当代美术的创作与收藏效应推到了极限。就这短短的十来年,从事绘画的人数在疯长,绘画作品铺天盖地地进入了收藏爱好者手中。我相信,第十二届全国美展在上届展览的基础上又新增了现代艺术板块,这更使全国美展充满了无限的文化活力。

在第十一届全国美展国画作品中,八成以上属工笔画,而工笔人物又占了很大比重。当我们以书法用笔标准来阅读并诠释时,显而易见,作者都在用极弱的毛笔复制照片。广大作者除了在造型与色彩处理上合乎时代要求外,若要仔细推敲点线造型质量,真不敢恭维。画细线没有铁线描的基础,画粗笔皆以笔根硬擦,丝毫不懂中锋用笔,块面之间过渡用笔亦极显凌乱。可以说,当代画家信手涂画已成他们的积习,在电脑上还原高清照片并放大作为画作底稿尤属当代绘画制作者的不二法门。当下,中国主流画展所呈现的主流画作,其制像过程无疑已羁绊于现代广告设计的牢笼,解释的理由纵有千般,但总属当代绘画发展悲哀之事。回顾美展作品,有些画面以极淡水墨制造的模糊、朦胧效果,尽管可纳入绘画语言上的开拓与实验,但亦属不具备中国笔法能力的应世之作。

在中国,当毛笔淡出实用性书写之后,中国画的问题就已经摆在我们面前。早在1963年,潘天寿在答石鲁关于长安画派绘画问题时就已经指出:

 

“问题是用直线表现树、房子多了些,用直线时要注意转折关系,无往不复,无垂不缩,不要妄生圭角,因为直线用多了,其转折关系就难以处理。所以古人很少这样画,应尽量避免这样画或少画为好。”[6]

 

先生提到的问题,其实就是绘画中书法用笔的问题。现在的中国美术学院还坚持在绘画体系里系统教授书法,这与老一辈画家的教育思路是分不开的。然而,经济社会的急速推进,业已将当代绘画裹入急流。参加美展的画家大多写不好毛笔字,有些作者甚至连落款都找别人代题。艺术家生活在当今社会,需要经济来支撑,他们根本不花时间学习传统文化,更没有耐心去“五日一石,十日一水”的历练艺术,三五年之内在全国所谓高研班学习重造,接下来能领到一个中国美协会员证就是当代艺术者从事绘画的目的。在全国美术发展的大体系中,仅仅凭中国美术学院对学画者教授书法篆刻还是收效甚微的。那些学生毕业离校后几乎就不去做这些耗时的功课了,他们不是在市场中百般呼悠寻找经济,就是北上京城,为觅得中国美协凭证寻求更大的出路。就他们对当代社会中某些名利的觊觎和吃苦精神而言,笔者还是挺佩服的!荒唐为言,他们就像汉代负薪读书的朱买臣,亦如唐代负笈西游的怀素,甚而就是现代的潘玉良!

 

思旧感今,当代绘画于色彩质实而用笔虚诞的创作理路中已为我们的审美视觉寻找到了另一种样式和出路,想想当代美展作品创作的尺幅与难度,普通爱好者还是达不到的。立足中国强大的绘画传统,当代绘画的审美范式与传统绘画相关的技术元素及精神诉求之间的差距是否属于传承与发展意义上的进步呢?当一种近乎荒涎的故事展开之时,你还在为自己参展的画作得意吗!?那就是:

一名作者在与自己名利攸关的全国展事中所倾力制造的精美画作与本人即时绘画劣质作品之间存在的巨大反差与距离,不但为自己演绎着一种童话,同时也为我们抑或当代绘画史平添了一段引人深思的谈资!

 

 

注释:

 

[1]方闻《心印》,P144。李维琨译,上海书画出版社,199310月。

[2][]瓦西里·康定斯基《点·线·面——抽象艺术的基础》,P19。罗世平译,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19978月。

[3]林语堂著《中国人》,p294, 郝志东、沈益洪译,学林出版社,19951月,上海。

[4]方闻《心印》,P150。李维琨译,上海书画出版社,199310月。

[5] 沈宗骞《芥舟学画编》。《中国书画全书》第十册,P544,下。上海书画出版社,199610月。此段自己标点。

[6]《潘天寿论画笔录》,P104,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19846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艺术随笔

 

 

历史已将过去的文化史迹尘封于当下之外,我们所目睹的历史文化已属被时间所遮蔽的典章故事,它的原本生命形态已然不是我们用语言和文字所能准确描述的。

石窟文化作为宗教文化的建筑实物呈现,自然也与当时的地域性民俗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在一种不可复活的历史情境下,我们试图复活某种历史元素与当下的生活图景,图绘山川——可能是一种最为行之有效的手段!因此,我们所启动的“百里石窟长廊,百里风情线”写生活动,即在当代文化发展的场景中却被赋予了一种现实关怀的人文意义。

石窟文化有如宗教之音乐,充满着各种苦难诉求与幸运祈祷!狂热的宗教活动终止了,那么,石窟文化就成为中国文化之深层背景。我们的画笔不可能代替文字之作用,但绘画的直观效果必然有着它类艺术所达不到的场景式叙事结构。我们这次的写生非以自然风光为依托,乃以理解历史为前提,在一种多重文化的交织中去极力还原与展现天水历史文化的变迁踪迹。广大观众从大量画作中既便能读到少许的故土风物与风情,那我们的此次写生活动就显得有了不枉此“举”的价值与意义!

 

天水美术馆  天水书画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陇右物文

那张,终于被我们找到的,孔繁锦的照片

(特别珍贵的资料)


这是目前唯一一张

被孔繁锦家人确认过的

孔繁锦的照片


1915年春,摄于北京西什库的家


他新婚不久即将赴川

右边站的

是他的第三任妻子富瑾瑜--钮承泽的曾外祖母

右起:孔繁锦的妻子富瑾瑜、孔繁锦

富瑾瑜的陪嫁丫鬟、富瑾瑜弟弟、富瑾瑜弟媳

2015827

拍摄结束两个多月后

节目组再次去探望孔繁锦的儿子孔祥泽

他住在北京新街口

临走时,孔祥泽的女儿孔女士问了一句:

"前些日子搬家,发现几张玻璃底片

你知道哪儿能洗吗?"

玻璃底片?没见过

但我们想帮她让这些老照片重现

 

但我们想帮她让这些老照片重现

这组照片共十二张

孔繁锦的岳父--也就是富锦瑜的父亲

曾经开过照相馆

这是他留下来的

当我们小心地把这些底片包起来,放回木盒子时,孔祥泽突然想起了什么,"刚才看到里面有个胖胖的,会不会是我父亲?"

啊!!!!

孔繁锦的照片 

国内国外查了近一年资料

一直期待能有一个具体的形象出现

朝思暮想要找到他的照片

但经历了文革,家人手里的都毁弃了

 

以至节目都拍完了,也没能找到



联系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

说没洗过玻璃底片

王府井照相馆也不能洗

最后,新华社中国图片社接下了这单活

 

他们非常小心地检查了底片

然后特别存放

叮嘱我们洗好后第一时间来取

 

因为太珍贵了

他们怕在手里万一出现闪失

 

201599

取回照片

 

我们终于看见他的样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