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周屏翳
周屏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46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1.A计划

“虽然已经确定你无法造成毁灭了,但是,果然不能放心你在这个世界随处乱跑。”阿尔西恩说“所以我已经拜托那个艾因雷拉将我们用线捆绑起来了。”

2.花吐症

“不是、不是病!这只是会从嘴里吐出花的占卜术!”

3.男子高中生日常

“怎、怎样?”阿尔西恩身着不属于他的制服。
“虽然是打赌输了勉强穿上,但是我必须说不赖嘛!”海鲁曼多雷斯看上去非常高兴。
“无视过于强壮的肌肉的话,看上去是挺和谐的。”愈术士在旁帮腔。
“就算你们那么夸我、我也不会自豪的!”阿尔西恩仰着头,看上去赞扬的效果还不错。
“再试试这件、这件……”海鲁曼多雷斯拿出更多女性魔法师的服装。

“我回来了!”卡莲开门时,看着自己的师弟正在努力地穿着自己的衣服,毫不犹豫关上了大门。

4.问题儿童看管中心

“你好,我是王国骑士团的里昂.威廉姆斯介绍过来的,我叫做夏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A计划

“虽然已经确定你无法造成毁灭了,但是,果然不能放心你在这个世界随处乱跑。”阿尔西恩说“所以我已经拜托那个艾因雷拉将我们用线捆绑起来了。”

2.花吐症

“不是、不是病!这只是会从嘴里吐出花的占卜术!”

3.男子高中生日常

“怎、怎样?”阿尔西恩身着不属于他的制服。
“虽然是打赌输了勉强穿上,但是我必须说不赖嘛!”海鲁曼多雷斯看上去非常高兴。
“无视过于强壮的肌肉的话,看上去是挺和谐的。”愈术士在旁帮腔。
“就算你们那么夸我、我也不会自豪的!”阿尔西恩仰着头,看上去赞扬的效果还不错。
“再试试这件、这件……”海鲁曼多雷斯拿出更多女性魔法师的服装。

“我回来了!”卡莲开门时,看着自己的师弟正在努力地穿着自己的衣服,毫不犹豫关上了大门。

4.问题儿童看管中心

“你好,我是王国骑士团的里昂.威廉姆斯介绍过来的,我叫做夏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阿克那姆卡诺反复在千年锥里听到不祥的诅咒,诅咒王家血脉亲缘相争,世世相斗,灵魂不得指引,永世不得超生。他害怕这样的诅咒成真,所以把刚出生的双生儿子分开抚养,将其中一个托付给了西蒙,西蒙为防止这个孩子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没有给他取名字。

亚图姆七八岁的时候遇到了意外而至大出血。王宫里没有适合给亚图姆换血的人,为了挽救亚图姆的性命,西蒙带来了一个和亚图姆面容相似的孩子。亚图姆苏醒后看到这个孩子后恳求父亲将其留下。
这个没有名字的孩子从此作为亚图姆的侍从偷偷的陪伴着亚图姆。
但是阿克那姆卡诺不许这个孩子暴露自己的身份,他对亚图姆的要求是这个孩子的存在对于其他人而言必须是个秘密。

马哈德继承千年轮,并借由千年轮得知了千年神器的由来,并报告给了阿克纳姆卡诺。
法老王得知一切后将亚图姆带往神殿,表示自己愿意承担一切罪责,祈求上苍将一切罪孽不要降至自己的孩子身上。

阿克纳姆卡诺死后,亚图姆继位,盗贼王巴库拉出现在新王宴会上,拖来前任法老王的灵柩滋事,并顺利逃脱。
马哈德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28 02:44)
标签:

杂谈

“你这骨头没事儿,回去先冰敷,明天再热敷,尽量少走动。就这样。”村医扶了扶自己的眼镜,现在治愈术大行其道,像这种普通医生已经很少见了。
三个小朋友已经被汉斯送到了之前暂住的家中了,他回到诊所接杰罗的时候,杰罗正靠在诊所的门边打着瞌睡。医生将医嘱抄在小纸条上递给了汉斯,汉斯低声道谢,杰罗隐隐听见耳边有说话的声音。“汉斯,你来了啊……”杰罗揉揉眼睛,汉斯顺手把他扶起来,杰罗右手搭在汉斯肩上,就这样缓慢地往家的方向走去。
两人静默地走了好长一段路,杰罗才喏喏地说:“我刚刚梦到我们还在猎人团的时候了……”
但是汉斯并没有搭话。
杰罗继续说:“你刚刚来的时候都不怎么跟周围的人说话,每个人对你的感觉都是很温和但是很疏远,团长把你跟我分到一个小队的时候,我为了跟你搭话经常跑去跟你借书,每次你都笑笑给我点点头再也不说别的话了,我记得是可能这样过了一个月以后你才主动给我说第一句话……虽然不知道你怎么认为,但是我认为那是段很好的时间……”杰罗一边说一边拿余光瞄汉斯的反应,这些话也是杰罗准备了很久了,在杰罗的预期里这些都应该在再见面的时候就说,但是在当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27 16:02)
标签:

杂谈

不知道你可否有过这样的经验,晚上睡觉的时候脑中会反复模拟未发生的事,怎么做得体,怎么做合理,怎么做能得到最大的效果。杰罗就有这样的习惯,虽然他看上去很强势粗犷,但是却是意外待人谨慎的类型,在这次和汉斯见面前他自己就在心中默默模拟了好多遍,这句看似没头没脑的“你瘦了呀”正是杰罗敲定的会面台词。一句温柔的忧心,就能激起许多的回忆杀,如果再配合初夏傍晚簌簌的凉风,简直就是畅谈人生的大好时机。
杰罗当然知道汉斯就在这所村庄中担任守卫,不然也不会主动要求独自搜索这个范围,他在森林里发现爱丽他们的时候心中也是抱有一丝侥幸而留下来陪孩子们玩起捉迷藏,但是真的看到汉斯走进森林的时候他却忍不住……跑了。
理论上现在他和汉斯的开场已经完全破坏了当初他的设想,可是他抓住汉斯的时候脑子里又反复只有他排练好的这一句,你瘦了呀你瘦了呀瘦了……
汉斯摸摸自己的脸,又低头掐了掐肚子,不好意思地笑起来:“我好像胖了。”
杰罗松开手捂住脸,另一只手朝汉斯挥了挥,说:“你走、你快走。”
汉斯不确定地往前迈了两步,然后回头看着杰罗还是那样站在原地浑身散发出万念俱灰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27 00:54)
标签:

杂谈

凝神、屏气、将自己的呼吸融入大自然的吐息中。
以放荡的方式穿着皮衣的盗贼头子杰罗正在躲开一场追捕,利用森林的地形掩藏是他最拿手的技能之一。正在他藏匿的大石头后,追捕他的人由远至近慢慢走来,杰罗竖起耳朵听见枯枝在对方脚下断裂的声音,紧张得连呼吸都停止了。


整件事的经过可以从三天前说起。


三天前的清晨,村口突然出现了三个孩子,汉斯清晨执勤的时候发现他们蹲在村口的大门边,胆小的已经哭哭啼啼泣不成声,稍微胆儿大点的也是紧咬着下巴一副一开口就要哭出来的样子,在费了好大一番工夫之后才打听到这三个孩子是在夜晚和家里人穿越森林的时候意外走丢了,兜兜转转好不容易才走到这个村门口,又饿又累又害怕,汉斯心里责怪他们的父母怎么大晚上地带着孩子穿森林简直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些什么,但是一边又心疼地把他们暂时带回了村子里。村民听说以后也非常热心,各自领走一个回家暂住。没想到这几个孩子很快就跟村里的孩子打成一片,走哪里都是呼啸而过的一大群。今天下午他们拉着汉斯的衣角让汉斯放他们到村外不远处的森林去玩,汉斯拗不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经过仔细地权衡艾扎克走进了厨房把正在名曰下厨实则搞破坏的尤凡思拽了出去,指着单臂骨折的里昂旁边的位置,示意他已经被罚出局了。尤凡思走向里昂,眼睛盯着他绑满绷带的左手,很歉意地说道:“抱歉,我真的想帮……”
里昂毫不在意:“没事的没事的!让艾扎克去弄吧,虽然平时他很少下厨不过当初为了照顾他的师妹他可是练了一手好厨艺的哦。”
艾扎克正在厨房换围裙听到里昂的话,撇着嘴发出了“啧”的一声。

厨房传来的井然有序的打蛋声,切菜声,勺子擦过陶瓷碗清脆的响声,火焰跳跃的呼呼声,热水沸腾的咕咕声,尤凡思耳中听到的俨然是一场别开生面的演奏会,形容的夸张了一些,不过不得不说艾扎克的手艺似乎比里昂更熟练。
“虽然有这样那样的坏毛病,艾扎克也算个值得依赖的好伙伴。”看着尤凡思的目光盯着厨房方向一动不动,里昂突然说道:“你如果愿意更耐心去了解他的话,他并不像看起来那么刻薄。”结果回应他的却是尤凡思皱紧眉头目光复杂的眼神。
正在里昂不明所以之间,尤凡思站起身“我出去走走,晚饭不用等我了。”语毕他就已经关上了门。
听到关门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19 18:24)
标签:

杂谈

姜望刚刚来到仙界的时候显得非常得孤僻,做事畏畏缩缩,谁也不愿接近。一个水蓝色短发的仙人走过去,递给了他一个桃子。一切的缘分从此开始。
 
普贤真人睁开眼,虽然实际上他已经不需要睡眠,但是他确实又是从梦境中醒来。一个过去的梦。仙道的生命是从成为仙人那天开始而后无限延伸,所以其实他对时间的感受微薄得可怜,梦里的每件事都遥远得如隔世,而近得如昨日。越是如此,对过去的无法企及使如今的日子显得难熬。
普贤已被封神,魂魄体居住于封神台。实际上生活和当初在仙界没有任何差别,说是更悠闲了也不为过。在他与十二仙来到封神台后,黄飞虎、闻仲的灵魂也逐渐出现在这里。怎么说呢,黄飞虎先生对自己已经封神这件事非常地不在意,他和闻仲之间的隔阂也终于有机会解开。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04 11:56)
标签:

杂谈

(五)
卡塔参加了王国的展销会回到依修图的的时候,在村口看到里昂右手上绑着绷带吊在胸前,还不停地向要去往迷惑森林的人解释封闭森林的原因。卡塔问:“里昂,这是怎么弄的?”
里昂笑着回答:“没什么,是我不小心给弄骨折了。”
“你好歹是个骑士,体质怎么那么弱……”卡塔有些无奈,这个半年前才派驻到依修图的骑士总是出些幺蛾子。“我记得我家里有挺好用的伤药,我晚上给你送你那儿去吧。”
“那就谢谢了啊!”里昂也不客气。
艾扎克拉了根躺椅懒洋洋躺在里昂身后不远处的树荫下面午睡,顺风听到里昂跟卡塔的对话,知道事情来龙去脉的他听着里昂轻描淡写地瞎扯,伸手挠了挠肚子继续小憩。

里昂的骨折当然还是要从两天前杰伯沃的骚乱说起。
尤凡思重剑挥舞的威力让杰伯沃不敢再轻易靠近,但是里昂看出风属性的尤凡思对阵火属性的杰伯沃时并没有占到优势,而且他们这边没有医生和愈术师,这场仗他们如果硬扛下去可能会败下阵来。现在尤凡思是靠着自己灵巧的闪避和艾扎克辅助的反弹和屏障魔法在避免受到杰伯沃火焰的直接攻击,这样是支持不了太长时间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2-20 14:58)
标签:

杂谈

我昨天说我不再讨论春晚、女权相关事件,抱歉我食言了。这场争论从年三十晚上到大年初二不间歇地刷到我首页让我感到厌烦,我不会说春晚让部分人感到不悦是她们多心了,我也承认中国的现状就是男女不那么平等,这场讨论最初我所看到的起源是有人说春晚从头到尾在歧视女性,歧视她们矮胖丑没有对象,歧视女性性贿赂性上位,物化女性买卖女儿,歧视女性四十嫁不出去,强行调停家庭矛盾容忍家暴。当时我第一反应就是真是反应过度。我能理解前段时间不久前才发生过饼干姐66哥的事,使女权运动近段时间来都是敏感词汇,贾玲的小品确实又有着对女性形象的刻板的丑化让人往那个方向想太正常了。不得不说春晚语言类节目制造笑点的地方真是粗俗,可你要说后来马屁精、冯巩的小品是有意无意侮辱人,我还是觉得太过过度解读。

比如马屁精那个,历来由男性塑造的阿谀奉承见风使舵溜须拍马之辈不少吧?为何这次换成女性演这样的角色就会跟歧视女性挂上钩?是说女性只能出演纯真善良角色不能出演反面角色?有人告诉我那个小品的问题在于性贿赂,可是在以往讽刺男性角色时大家都懂这讽刺某一类男性,为何讽刺女性时就会被理解成讽刺全体女性??冯巩的问题更简单,因为笑点粗俗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