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1276461097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603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分类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生活在感恩的世界里
感谢伤害你的人  因为他磨练了你的心志
感谢欺骗你的人  因为他增长了你的见识
感谢鞭打你的人  因为他清除了你的业障
感谢遗弃你的人  因为他教导了你应自立
感谢斥责你的人  因为他助长了你的定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人文/历史

 

善念,善行,善果

   这几天,将李居士的培训录音听了一遍,重拾一月底初来阿拉善时激动、懵懂的感情。李居士的培训内容,可能过于深奥,怪自己才疏学浅加上人生经历单薄,一时间难以理解其所包含的哲理,宗教亦是哲学,使人智慧。与其说李居士在教我们如何学会可持续发展不如说他想在教我们如何做人。

    李居士的授课内容浓缩为四个字:“善巧方便”,善巧方便,善字当先,但是,何为善?

    曾经在给一位朋友的邮件中,壮志豪言道:“我要为中国的慈善事业做出贡献”,就像一只刚刚破壳的小公鸡,挺着胸,仰着头对着天空长鸣两声:“我要用我的啼叫呼唤黎明曙光的到来。”也因为这纯之又纯的愿望,我来到了阿拉善,加入“社区干事培训项目。”

    什么是慈善事业?我当时的理解是:面对人间的苦难我有悲悯之心,尽我所能帮助他们,如何帮助?也许就是施恩。我第一次下项目点时,看到一个在寒冷冬天穿得十分单薄的孩子,进一步接触后,发现他十分的聪明,可惜母亲患有精神病,家境十分的贫困。由于我天生的怜悯之心,对他较为关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人文/历史

某日小感  

    早上,带着项目村的村民到县医院去看病。

    我不懂医术,对于小孩的病情,我没有发言权。但是看到小孩本该清澈明亮的眼睛却是一团白雾的时候,我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悲哀。

    当医生详细的检查了孩子的眼睛后,沉重的摇了摇头,说了句:没得办法了。内心不知道该如何来描述。这个孩子才1岁多一点,他的未来只有在黑暗中度过了。我无法从孩子的父亲的脸上看出当他听到这个结论时的表情,至少我看不出来他的情绪有过波动。或许很多人无法理解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父亲。

    虽然我接触彝族项目村的时间不长,也就1个月多一点。但在这短短的一个月的时间里面,在他们对待生命的态度上面,我自己有一些很浅薄的看法。

    在过去,项目村的村民由于历史原因,住的比较偏僻,缺乏基本的医疗卫生保障,再加上受传统观念的影响和经济状况的原因,项目村村民典型的小病拖成大病,大病然后等死。四十多岁的正值人生壮年的时候,这边却是死亡高发期。项目村上七十的长者真的很少很少。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群人生活方式的改变,继而会影响更多人的生活,一个国家也是如此。在全球制定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关键时刻,中国该如何抉择

游牧民族的沙漠悲歌

-本刊记者/郭涛涛 特约记者/王静(发自阿拉善)

从飞机上看去,沿着古丝绸之路,从兰州到乌鲁木齐,整个地面就如有人把一滴滴墨汁滴在了黄色的草纸上。黄色的是沙漠,黑色的是村庄,或大或小。二百年前,这里尚是游牧民族的天下。

内蒙古阿拉善,沙尘暴来临了,一对母女在漫天黄沙中艰难行走。那女儿小小的,一边用手护着眼睛,扭着头避风,另一只手任由妈妈牵着带路。有资料显示,在这个酝酿过世界上最强大的草原骑兵的地方,目前至少有一半的面积变成了世界上最年轻的沙漠,而这也不过是二百年以内的事情。昔日用以抵御游牧民族入侵的长城,几多部分也已湮没在了尘沙之中。

今天,当土地沙漠化被归咎为过度放牧、过度破坏植被和地下水等原因时,殊不知,游牧民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认识

分类: 思想篇
   希腊的神谕告诫人:“认识你自己”,因为对于一个自由的城邦而言,没有什么比公民们对自己的了解更重要了。人们总是觉得很了解自己,但是最近150年来,我们这个民族曾经不断地追求、崇敬、膜拜过很多东西,有时候甚至是在很短的时间里从一个极端义无反顾地冲向另一个极端,这个事实说明我们其实并不是真的认识自己。在我们自以为自由行事的时候,或许我们只是在不经意间听从某些观念的摆布?而我们自以为醒悟的时候,只是在听从另一些观念的摆布?对于认识自己而言,就没有什么比认识支配我们的观念更重要的事情了。只有认识了那些统治着我们的观念,我们才能真正了解自己,然后才能从这种思想的专制中挺身而出,才能自由地运用自己的理性。

  那么,什么样的观念统治着我们的生活,塑造着我们的人性呢?今天的中国究竟与以前有什么不同?是什么使我们变成了和我们的祖先不同的人呢?

 

                          2007年07月17日《南风窗》 高超群 《经济决定论反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思想篇
 

    5月14日下午,ZH老师被我们逮着空,趁机在思想上压榨了一下他。

    下午的聊天很随意,没有什么特别的主题,所以话题都很开,也都很分散。但整个过程中,还是有一些个人浅薄的体会。

    Z老师和我们聊到:媒体只告诉你他想告诉你的东西。我们的生活中每天充斥着各种各样的信息,报纸、杂志还有各个网络媒体,纷杂的世界里面有了多样的观点和信息。如何去辨别真伪,如何判断对错?完全的信任还是完全的不信任?这还是一个认知的问题。对与错需要自己去思考,跟着媒体走,你永远得不到事情的真相。如何来保证自己这种能力就需要自己不断的去体会和学习的,但前提一定是要给自己这么一个机会做一个“自我”的人。

    这个世界除了黑与白,还有灰,灰色的世界同样是精彩的世界。这句话在提醒我们,时时刻刻要保持一颗宽容的心,不要随意的对一个你不了解的世界妄下断言。在参加培训的这么长时间里面,协会一直在给我们强调,不要用自己的经验范畴去随意给一个你所不了解的群体轻易下定义,这是作为一个社区发展工作者应具备的最基本的素质。从小生活的环境,从小受到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7-06 10:51)
 ---鼹鼠
 

什么是公共事务管理?从字面粗浅的理解,一个集体、社区共同参与事件的协调运作,在共同参与的事件中,每个参与者都将从中受益,并也需为此担负相应的责任。既然是所有参与者利益的共同体现,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在其中就要受到一定的限制,限制就要通过制度来进行管理和约束。

 

进入社区,顶着“社区发展”的旗号,踏进一个村落,我们会关注村子里面人与人的协作关系,在大家共同参与的事件中寻找线索。我们会用貌似专业的手段和思考方式,帮助、协助或推进当地社区公共管理机制的建立和运行发展。

 

初次踏入一个陌生的社区,说得最多的字眼常常是:组织能力涣散,大家自顾自,根本没有公共事务管理呀……那我们就有存在的意义了,当然是推动他们建立公共管理机制,形成对公共资源的长远规划和合理利用。

 

但是,我有的时候却非常疑惑,凭什么我们有资格做这样的工作,赋予自己推动一个社区建立公共管理机制的任务,当我们自己身边的公共管理一塌糊涂的时候。

 

在村落的街道上,垃圾成堆,村民组织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思想篇
这是在姐姐的空间里看到的一篇文章。
文章转载于<天下杂志>, 以此激励没有正式念过大学和那些上过大学但没有真正受过教育的朋友!

美国加州州立大学鸿堡分校的应届毕业生在毕业典礼上念一段誓词,“在选择工作或服务机构时,我务必考虑该项工作及所服务机构是否承担对社会及环境的责任。”学生组织Student Pugwash USA拟出另一个版本的大学生誓词:

我承诺将致力于建设一个美好的世界,其科技的应用必须以社会责任为念。我拒绝将我的所学用在对人类或其环境有害的任何方面。我的事业追求务必以道德为优先考虑。此后个人生涯将压力备至,然而我签此誓言以表达我的认知:每一个个人承担起他的责任是迈向世界和平的第一步。

做这样宣誓的大学生显然已经认识到,努力打拚变成一个公司总经理不是唯一的人生目标,如何让地球永续,让世界公平,是一个更值得追求的志业。

如果台湾的大学生也有这样的认识,他可以怎样地自我要求呢?

1.思辨的能力。孔子的“慎思明辨”永远不过时。马丁·路德·金加以诠释:“教育的目的无他,就是教会一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思想篇
     2007.5.15培训感想

     15号,来自德国的博盟给我们做了一堂精彩的讲课,在佩服他汉语水平的时候,也对他讲课中的部分内容产生了兴趣。

     首先,谈到国际援助链造成的问题时,他讲到(1)资金经过一步步地向下传,会越来越少;(2)间接决定实施什么样的项目;(3)很强的政治目的。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话在没接触NGO 之前我肯定会深信不疑,最初在网上看到关于NGO 的相关资料的时候,出现频率很高的此就是:志愿、公益、奉献。总觉得NGO是一片净土,大家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走到一起,为了一种志愿精神,无私奉献,不会有金钱、利益的纷争。后来真正进入其中,虽然没有切身卷入金钱、利益的争斗中,但总会有人在耳边说NGO如何不干净、如何斗争,听一次两次觉得不可信,但说的人多了,难免会怀疑:原来,在NGO 这个自认为净土的地方也不能摆脱世俗的腥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3-11 16:48:35    来源:人物周刊

  我以为,没有解决方案,应该说,没有现成的解决方案,不过是表达了一个事实。那些似乎真理在胸、旗帜在手的人,其实也如此。他们提供的解决方案,似乎无从解决今日中国的问题

  ■本刊记者    刘天时    发自北京

戴锦华
  1959年生于北京。现任教于北京大学。研究领域包括:电影批评、大众文化、女性主义。主张对第三世界现代化进程反省、批判性思考,同时保持着对中国社会现实和其中复杂的权力结构的清醒认识。
  主要专著有《镜城突围》、《隐形书写——90年代中国文化研究》、《雾中风景》、《犹在镜中——戴锦华访谈录》等。


  站出来发表见解的事,戴锦华做得并不多,尤其是最近几年。原因之一是她向来“讨厌自我重复”,“厌倦学术上的自我复制再生产”——思想转折已在酝酿之中。从2000年,她开始“真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