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指尖微凉01
指尖微凉01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013
  • 关注人气:7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5-01-06 02:25)

西湖。这地方,甭说是许仙遇上白素贞,就是母大虫遇上鲁智深,也能生长爱情。

西湖。恍然明白了中国水墨山水的来处。明白了江南园林的渊源。明白了什么叫“水含烟”。还理解了高辉的设计:任何环境里,只有人是违和的。

杭州。中午在外婆烧吃猪肝面。面一般,汤也平常,唯猪肝脆嫩,量也足,吃了许多。下午口渴,大约是味精吃多了。在茶叶博物馆附近,摘了一片冬天的茶叶,嚼,口里的不是滋味即消解。神农日遇七十二毒,得荼而解之,诚不虚也。

杭州。别的地方呆几天都让人想家,江南一来就让人想搬家。

“秋尽江南草未凋”,还有一个版本是“秋尽江南草木凋”。冬天走一趟江南,知道必是“草未凋”。便是这三九天,江南依然葱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06 02:25)

十月底,一个人在宜兴。念及晚间旅馆寂寞,拐进一家小店买零食。小店里有老两口,不怎么理人,只看电视,我最怕被人理,如此正好。柴米油盐酱醋茶,七零八碎地摆满了货架子,我寻寻觅觅,暗自掂算防腐剂的摄入量。然后一个抬头,我就看见了它。

它在货架最高处的角落里,我得踮起脚才够得到。小心翼翼取下来,揭开盖儿看了一眼,里头丝丝络络是陈年的灰,一股腥膻味儿直冲脑门儿。我盖上盖子,看看货架上还有一只,也取下来,和瓜子饼干一起,放到收银台上。

别的东西上都有价签,它没有。我捧着它问老板:多少钱?老爷子想一下,先不说价,只说这东西在他手里已经十几年了。末了伸出一个巴掌:五块一只。我交钱,拎着它回宾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13 01:28)
标签:

溽暑

清凉

消夏

四之气,溽暑至,万物皆躁戾。作清凉引,以为消夏。

不重要

朋友来,沏一壶好茶,方啜,朋友电话响,他瞥一眼,不接。少顷又响,还不接。如是几次,我好奇,问他:谁?朋友淡淡一笑:不知道。

朋友有生意啊,如果是客户怎么办?朋友摇头:如此暑热天气,一应事情,皆有躁气。此时节只宜清静独修,方保无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6-09 16:16)

董桥先生文章里写,一个英国小伙子跟他讲,中国的唐三彩仕女里有一种釉色很特别,黄色绿色咖啡色配得极鲜艳。董桥先生告诉他,那是前人文章里赞过的“记得绿罗裙,处处怜芳草。”我“呀”的一声叹出来,想,这真是风雅。

我们这个民族原本是极讲究的。讲究的恰到好处,就是风雅。有一年香港大学美术博物馆办展览,是一位老先生的多年集藏,而展品居然是木雕座子。老先生一生经眼经手的文物何止千万,所藏瓷器玉器雕漆俱是稀世奇珍,他一概不展,独选了木雕座子,展示的是玩家藏家的讲究。玩古董到这种地步,算得风雅入骨了。

风雅有时候也从不经意得来。1929年泰戈尔第二次来中国,徐志摩陆小曼全程接待。一个倜傥潇洒,一个银须飘然,一个风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22 23:23)

房子住了十来年,没刷过。有朋友是做涂料生意的,看了说,刷刷吧。半年后朋友再来,见我没动作,又说:我带工人,带涂料,给你刷刷房。我瞥她一眼,悠悠道:不,我好容易才住出包浆来。朋友瞬时无语,半晌方崩溃道:靠,头回听说房子能住出包浆来。

其实那时候,我不过是怕麻烦。把所有东西打乱再复原,光是想想,头就大了,包浆云云,顺口瞎掰的。不过时过境迁,如今再打量我的房子,倒真舍不得这层包浆了。

包浆,原是文玩行术语,指器物表面形成的一层皮壳。藏家对包浆一词的解释往往语焉不详,似乎神乎其神,其实并无玄妙,不过是“岁月”两个字。年深日久中,渐渐火气褪尽,渐渐光芒内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2-26 21:29)

有个段子:一对情侣在森林里迷路了,俩人走啊走,就是走不出森林。女孩实在累了,任男孩百般劝说,都不肯再往前走。男孩心生一计,对女孩说,前边有……。女孩听罢,起身便走。

前边有什么?炊烟?清泉?巧克力做的森林小屋?美容院?服装店?NoNo,都不是,男孩只是简单地说:前边有Wifi

段子和日子从来关系紧密。如今公共场所,显赫位置上的提示牌,内容早就由禁止吸烟变成wifi密码了,而惩罚一个现代人的手段,也再不必老虎凳辣椒水,只需掐断他的网络,不怕他不讨饶。曾有分教:世上最难熬的时间,不是五指山下的五百年,不是雷峰塔下的二十年,而是等待电脑开机启动时的一分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1-21 01:51)

写过一篇小文,谈孤独的,其间提到孤独只关乎内心,与一个人还是两个人生活无碍。有朋友看了,批评我强词夺理,说我的言论不利于和谐社会,说群居动物的人到底要在人群中才能不孤独。于是试着梳理一下,看看一个人都能干点什么,是不是就只能孤独。

朱淑真有词云:独行独坐,独唱独酬还独卧。大抵这等水晶心肝玻璃人儿,都是易碎品,善感易伤,那林妹妹就是例子,朱淑真亦然。这五个“独”字,真真地茕茕孑立,满纸孤凄。而似我等粗笨之人,就不像这般细腻纤巧,她说的这几件事,在我倒觉得独自做来,自有趣味,现试将一一叙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1-22 02:31)

一个人久了,不免被人问,你孤独吗?

我孤独吗?这问题不好回答。心情好的时候我说不孤独啊,一个人可好了,干脆你也离了一个人过算了。心情不好的时候我就说孤独啊可孤独了,长夜寂寞啊。如果对方是个帅哥,我多半发花痴对人家说是啊我孤独,你来当孤独终结者如何?直接把人家吓跑。

我之所以没正经,是因为发问的人想要问的,和问出来的,不是同一个问题。他们关心的是我的生活状态,问的却是我的精神状态。而一个人的精神状态,和他的生活状态有关,又无关。

如果这时候我反问:你倒不是一个人,但是,你孤独吗?大多数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8-28 06:45)

我很久没收到一封像样的信了。最为仿佛的一次,是去年一位老师写来的。称其“仿佛”,是因为它包含了作为一封信所应该具备的全部因素:称呼、落款、问候,甚至惦记和抒怀。但我不说它“就是”一封信,是因为它是以电子邮件的形式,发到我电子信箱里的,此致敬礼都是设定了的模式。这感觉就如雾里看花,就如隔靴搔痒,总隔了一层什么。其实读这封信的时候我也曾落下泪来,他也必是怀着真情写就,但隔了冰冷的显示器,隔了高科技高效率的传输手段,就连这眼泪和真情,也似被模式化了,显得不那么真实,没什么温度。

我也很久没写过一封像样的信了。最为接近的一次,是两年前写给一位老友的。称其“接近”,是因为我确实是把它当做一封信来写的,在有阳光照进来的桌前,沏一杯清茶,告诉自己要气定神闲,然后一笔一划絮絮叨叨写满了五张信纸。但我不说它“就是”一封信,是因为我太把它当做一封信来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7-25 14:28)

我一小兄弟,二十多岁,写得不错的小说,忽一日改行干电影了。士别三日,弄了一堆让我头晕的名头,导演制片编剧什么的。三日再三日,坐骑换了宝马,手机跟足球场那么大。他跟我说姐呀,我也是没办法,出门谈业务,手机和车钥匙都放桌面上,旁人都看着哪,你有多少身家,这就是标志。我拿出我的老三星按键手机和自行车钥匙,跟他说:你把这俩样摆桌子上,没人敢妄揣你的身家。他认真想了想,点点头又摇摇头,说:我不敢。我想了想,老实告诉他: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我也不敢。

头一回,我觉得变老自有变老的好处。

前几天,我的老三星坏了,换了个新的,一百八十块钱,大按键,大数字,待机时间长,我觉得挺好。不过很多朋友都觉得不好:不好看,不潮,不酷,不能玩微信。对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