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刻着的幸福时光
刻着的幸福时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95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分类: 个人日记
 好久都没上了,好累啊 ,考研真辛苦。
呵呵,对自己说声“加油”吧,一定坚持到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2-27 19:51)
 怎么去拥有一道彩虹
怎么去拥抱一夏天的风
天上的星星笑地上的人
总是不能懂不能知道足够
如果我爱上你的笑容
要怎么收藏要怎么拥有
如果你快乐不是为我
会不会放手其实才是拥有
当一阵风吹来风筝飞上天空
为了你而祈祷而祝福而感动
终于你身影消失在人海尽头
才发现笑着哭最痛
那天你和我那个山丘
那样的唱着那一年的歌
那样的回忆那么足够
足够我天天都品尝着寂寞
才发现笑着哭最痛wo…
如果你快乐再不是为我
知足的快乐叫我忍受心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2-22 01:12)
    《诗经》有云:心若无尘,一花一世界,一鸟一天堂;心若静,已如涅磐,风声物语,皆可成言。
     佛祖拈花微笑,悟者云:一花一世界,一草一天堂,一叶一如来,一沙一极乐。春来任他百花开,秋去随他黄叶飘。无穷般若心自在,语默动静体安然。
     英国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William Blake在《天真的暗示》诗中写到:
To see the world in a grain of sand
And a heaven in a wild flower
Hold infinity in the palm of your hand
And eternity in an hour
 
神秀说:“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慧能说:“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2-22 00:50)
看天空飘的云 还有梦
看生命回家路 路长漫漫
看阴天的岁月 越走越远
远方的回忆的 你的微笑

天黑路茫茫 心中的彷徨 没犹豫的方向
希望的翅膀 一天终张开 飞翔天上
 
看天空飞的鸟 还有梦
看清风像带路 吹散淡雾
看冬天飞的雪 越来越远
昨天的曾经的 我的微笑

分开的感伤 相会的彷徨 有天逃出想像
心中一个梦 像雨后彩虹 画在晴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2-22 00:42)
分类: 随想
曾经有一段友谊,渐渐变成了秘密
有那么一个地方,我们再也回不去
有些谎言,我们不得不维系
而那些往事,就此刻骨铭心
 
                   情从断臂,此恨如山-----断臂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说到余光中,可能大家脑中浮现的是那首流传甚广的《乡愁》。那是恋母的“乡愁”--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那是感情的“乡愁”--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那时生死的“乡愁”--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那是恒久空间的“乡愁”--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也许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人生在世所不能摆脱之愁。所谓“愁”者古今皆因距离而生,因阔远而惶恐,因无望而动人。邮票,船票,坟墓,海峡,这些普普通通的意象在余光中的笔下却诗意淋漓,感人至深。寻着一缕乡愁,我们走入了诗人更博大的情感空间里。文化乡愁,历史乡愁才是诗人追寻的更高层次“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是愁;“西出阳光无故人”是愁;“断肠人在天涯”是愁;“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是愁……真是“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通观历史,所愁何来,无外乎终止于那个永恒地这学问题上--  
 我从何来?我往何去?我是谁?  
        梁实秋曾说余光中“成就之高,一时无两”还有人说他右手写诗,左手为文,另外第三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就传来一声呼叫  比小时更安慰动人  远远喊我回家去  余老凄怆啊!这份愁可想而知,柏拉图把诗人逐出了理想国,诗人便成了永远的浪子了,“五千年的古屋”是回不去的了,回不到小时候的“菜花田里”了。“站在基隆港,想--想、想回也回不去”〔《春天,遂想起》〕有如此的苦痛,诗人也只能置身愁境,置身乌有之乡,用酒,以销永愁……   
       杏花。春雨。江南。六个方块字,或许那片土就在那里面。而无论赤县也好神州也好,变来变去,只要仓颉的灵感不灭美丽的中文不老,那形象,那磁石一般的向心力当必然长在。因为一个方块字是一个天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于是,就这样苦寻,就这样艰觅。即便能像李白那样“酒放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余下的三分啸成剑气、口一吐就半个盛唐”(《寻李白》)  

 

      李白不能奈何!      余光中又能怎样?!
余老只能空叹一声“茫”,他写道:
万籁沉沉,这是身后,还是生前?

我握的是无限,是你的手?

何以竞夕云影茫茫,清辉欲敛?

这是仲夏,星在天河搁浅

 

你没有姓名,今夕,我没有姓名

时间在远方虚幻流着

你在我掌中,你在我瞳中

任萤飞,任蛙鸣,任夜向西倾

 

    有时光年短不盈寸,神话俯身

伸手可以摘一箩传奇

有时神很仁慈,例如今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他的诗中有着浓的化不开的忧愁,于是他等,他等着,等的海枯石烂,地老天荒,
--从上个七夕,等到下个七夕--《碧潭》 
    永恒,刹那,刹那,永恒
     等你,在时间之外/在时间之内,等你,在刹那,在永恒--《等你,在雨中》
     当我死时,葬我,在长江与黄河之间
   枕我的头颅,白发盖着黑土
   在中国,在最母亲的国度   我便坦然睡去,睡整张大陆……--《当我死时》
   此情何皎皎,此意何拳拳!遗憾的却是蓬莱远在九霄之外,尚隔三千弱水。“白玉苦瓜“一言不发,这早已“载不动许多愁”
    最令我感动得恐怕和大多数读者一样“而现在,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