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公告
我是公主, 有事写信:)))
 
个人资料
西夏公主mm
西夏公主mm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3,655
  • 关注人气:1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在这儿聚:)))

我在天涯

我在天涯社区的小家家

鹤舞白沙

我的哥哥不简单

我的窗子

永远不离不弃~~

相思姐姐

优雅风情每天与我眤喃的姐姐

丽莎姐姐

我的贴心的黑心婆

色鬼没落

冲击力极强的画家诗人没落贵族

小柴禾

聪明如她小巫婆

吊脚楼主

下不得地的湘西人在京城

北京小平

年少一起玩的混于北京的文化民工

林一苇童话

左手玫瑰,右手童话

乐乐童话

湖南省十大杰出青年、有太多荣誉的文化名人

盛世芙蓉

五味女人

观察马鑫

幽默智慧的长沙伢子观察家

子清同学

非常有个性有才华的新彊GG

湘西妹子

充满灵性  文字肆意的湘西妹坨

少将笑泉

文学湘军“五少将”之一

麻烦永康

散文麻烦制造者、散文大家

任大猛子虫

流水帐写的蛮有味道,喜欢读

春春

敢说敢做大气贵气

平溪慧子

激情文学

袁道一

一个人,一本书,一座城

江南雪儿

迷一样的、文章好的无法说的才女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7-02-19 23:37)


 

春赞

 

正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跟同事聊天,我说没想到我从邵阳调到长沙,一晃9年了。貌似从邵阳往长沙的路上就在前不久,还是干女儿爸爸特意开了一辆很大的车送我过来的。

所以说,时光如索,转瞬即逝。

前两天发了一条微信:

不知不觉,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觉得很惭愧,我只是在前几天第一次知道《我的诗篇》,说起来我还是个作家。是李晓哥哥发给我的一个链接,他说,导演吴飞跃是他的朋友,《我的诗篇》排片很低,小众电影。他还说吴导比较文艺范儿。哈,我也是。所以,他才会把这样的影片推荐给我,当然肯定希望能够支持吴飞跃导演。

和李晓哥哥都是部队大院的孩子。我们俩家关系特别好。因为李晓哥哥大我许多,仅有的印象中,他喜欢读书。后来,他象爸爸妈妈一样,成了一名军人。他说,他在军校读书的时候,他的舰艇主业一点都不好,就是爱看闲书,不曾想,这次些闲书就像种子一样,都发了芽。再后来,他成了上海电视台非常牛掰的纪录片导演的制片。讲真,李晓哥哥,绝对的偶象,实力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16 21:09)

人生没有再少年。2016年瞬间悄悄溜走,仿佛上一个春节才过了没多久,怎么新的又来了呢?当然,也在期盼着过年。过年,哥哥、妹妹他们就会从山东飞回来,我们全家又可以团聚了。

一月:a little busy

貌似有点小忙。有两个周末参加了与文学与国学相关的活动。一是湖南散文学会年会和主编的《乡土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11 17:38)

那个下午,和姐姐一起去看李伯伯和他老伴冉娭毑。李伯伯是离休老干部,他和冉娭毑住在一家“医养结合”的综合医院。他们是老爸老妈的同事,更重要的是我们两家都是北方人。

不知道为啥,我们四兄妹叫他们老俩口一个是伯伯,一个是娭毑,这明明是差了辈分的,可是一路走来,我们就是这么叫着,都习惯了。

我们的童年是在邵阳新华印刷二厂大院度过的。那年冬天,爸爸从山东部队转业,全家回到了老家邵阳,分在了省新华书店邵阳发行站,发行站办公楼座落在新华二厂大院内,李伯伯是二厂的领导,他非常关照我们一家。对于初来乍到的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浏阳,有一座山叫道吾山。

虽然,道吾山的名气赶不上大围山,我对他却有一种特殊的情感。道吾山,光听这名字就觉得禅意非凡,关于它的得名,颇有一番来历。相传唐代大和年间,僧人宗智上山修炼,未到山顶就被一块巨石挡了去路,这时,一名自称沙伽龙的白衣老人飘然而至并上前行礼:“师为开山祖,待师久矣。”宗智答道:“吾志唯此,道成吾矣。”语毕,风驰电掣,石裂道开,宗智从此割茅斩棘,辟地开山,并以“道吾”名此山。道吾山上的兴华禅寺已有1000多年历史,屡废屡兴,是驰名中外的佛教圣地,庄严且神圣,修行得道,容不得半点不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许多的时候,我不敢看老爸的照片。每当我坐在电脑前,他就站在我的身后,总是笑眯眯地看着我。我不敢与他对视。

他忽然就走了近四年了。这四年的日子里,心情是多么地复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夕复何夕!

     ----2016新年致辞!

从年末至年初,从20152016,感冒就一直持续着,不见好,吃药都吃傻了,才想起要去看医生。那天早晨醒来,只觉得呼吸困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前不久的一个周末,老公去北京学习,一个人呆在一个大房子里只觉得孤独不堪,强迫症紧随而来,一遍又一遍地去查看防盗锁、防盗窗到底有木有锁好。一切安静下来,发现微信圈里好些个朋友都在刷如此一个屏:

 “还记得第一次你和我见面的地方吗?想到的请留下评论,谢谢!朋友圈都在刷,感觉是个很暖心的游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小学四五年级的时候,学校组织了一个乐器队,被挑选去学二胡,那时是在山东。山东的冬天好冷,无法想象的冷,冻的手合不拢就象一个小包子,即使冷成这样,老师还是非常严厉,不准我们松懈。音乐老师姓于,是部队文工团的转业的。每次在学校练琴的时候,我和小伙伴们每人都是坐在一个小板凳上,于老师常常会蹲到我身边,看着我练习,有时他会用他那双大手握着我的小手,帮我暖一暖,让我再继续练习……关于音乐,关于音律与节奏,就从那时有了启蒙。

再后来,学习小提琴。有一段时间,把一个姐姐的扬琴借回家来,每天晚上敲打。还借过手风琴。这些乐器在我的手中都成曲调,貌似都无师自通,却没有一项专业,唱歌也是。

说起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