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徐里远
徐里远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0,018
  • 关注人气:16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曾想当个侠士,新闻记者18年
自以为敏于文字,然而疲惫生厌;
曾作《白岩岭》《大棚边沿》书,
及大型古装剧《青云剑》等。
在野战20军服役5年。
当过专业乐手。
 hhh444yua@sina.com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8-11-21 11:05)
标签:

时评

徐虹这几句说得真好:

但凡社会转型阶段必然经历一段精神的兵荒马乱、信仰的分崩离析、道德的无所适从。改革开放30多年的超速发展,那些被束缚的筋骨得以舒展,但是,也使得中国的都市文明在自我重构和外来影响中消化不良、变形和夹生。旧的价值体系不复存在,新的价值体系尚未健全,这个道德空气稀薄的状态中的人们难免迷失和窒息。我们正在从一个地方逃往另一个地方,然后真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04 16:49)

小偷不偷一只鞋

喜乐剧团演员王素敏有句口头禅:小偷不偷一只鞋

  我却在她家门口被偷一只鞋。

故事很好玩。

那日,我与同事、拼多多爱好者小张去她家磨合唱腔,俩人穿着的铮亮皮鞋,是小张刚从拼多多拼来的。他坚信500元买到的是两双真正的鳄鱼皮。我是半信半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也许明年见不到燕子

我老屋今年来了燕子。
前些年还电线上排得满满的,现成了稀罕物。
早起见地上有半粒燕蛋壳。
家乡传说得神:甭管窠里多少小燕子,你永远只能见到这小半粒。不要理解成这是燕子们的疏忽,实在是它交给主人的租屋费,它不想白占你的便宜。
别小看这半粒壳子,在靠接生婆帮生孩子的那些漫长岁月,它的作用可大了。哪个做月子的妇人得了“锁M疹”,就非得用这壳子煎汤喝了方见好,四处求医是白费力的。
听起来很神!
然存在即合理。实在是先民们的智慧了得。
试想:如果像对待麻雀那样对待燕子,焉能使此益鸟世代大胆与人为伴?
___我们江南一带有对燕子的世代最优惠待遇:小孩碰到燕子会得燕呆病,也就是说孩子痴呆了;燕子来你家筑巢,有喜气,会好事临门,能发家云云。

燕子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05 19:04)
标签:

杂谈

 

资中筠:中国走向文明、走向世界的两大阻力

我原来说,我不想讲话的,我有一种“欲语无言”的感觉。因为最近一段时间我经常听到的都是令我感觉到没话可说的,违背常识、背离知识,简直多得不得了,简直是越听越觉得难受。

我现在想讲几句话:第一,是我们在走向文明的过程中,现在有两个相反的力量,一个是野蛮要跟文明搏斗——我觉得我们有一种走向野蛮的趋势,最近几年来,这种走向野蛮的趋势是越来越厉害。
 

还有一个,就是走向世界。虽然我们每年有成千上万的人出国,但是实际上在思想上,从主流所要宣传的来说是越来越走向闭塞,包括刚才说什么国学、孔子学院这些个东西,这是个趋势。
 

文明与野蛮、开放与闭塞,谁战胜谁的问题,决定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08 08:43)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言论

                             王建勋(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

       奥罗拉枪击案震惊了美国,也震惊了世界。很多人在谴责凶手的同时,也在追问一个屡被提及的问题:美国为何不禁枪?持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02 06:37)
标签:

杂谈

张抗抗:知青们,别再说什么“青春无悔”了

老三届人不喜欢说“我”,总是说“我们”、“我们的”,因为那个时代没有“我”只有“我们”。我们缺少个性崇尚集体精神。这种老三届人固有的群体意识,是长期高度集权国家遗留下来的文化心理。

既然是“我们”,那么我们的过失甚至罪孽,都让“我们”一起承担吧!
我们这一代人经历的苦难,已被我们反复倾诉和宣泄;我们这一代人内心的伤痛和愤懑,已激起世人的广泛关注;我们这一代对于历史的质问,已一次次公之于众;然而,临近20世纪末,我们这一代人,是不是能够低头回首,审视我们的自身,也对我们自己说几句真话呢?

不要再用“知识青年”这样自欺欺人的词语了吧?能不能平心静气地抚心自问:我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10 21:01)
标签:

杂谈

如约而来的山楂。
这棵山楂树好像为我而生的。
它就在我健身步行的尽头,山溪边,杂草中。
只有红果满技时,才扎眼些。
山楂渐红的过程,就是我品尝的季节,每日三五粒。
每年吃完,我得挥挥手,看到它轻松地入冬去,我也到都市过年了。
屈指,已五载。
我看着它长大,它看着我老去。
我们相伴可能还有些年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