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似水年华
似水年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35
  • 关注人气: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文化

分类: 小说新篇

  大家伙如今都把他叫老赵。可老赵也有年轻的时候,那时候他是小赵。别人从小升到老或许需要一二十年,可小赵荣升老赵只用了半学期。老赵上学比别人晚,长得又老面,很多人把他叫老赵。慢慢地,其他人也跟着叫老赵。一来二去就这么叫开了。这是原因之一,可主要原因还是和一次突发事件有关。

 

  那会儿,小赵刚从黄土高原的窑洞里走出来。上着白土布对襟褂,下穿家染黑土布大裆裤。往省城最有名的中学门口那么一站,他就成了大家伙关注的对象啦!他来这里,一不是看景,二不是找活,他是来上学的。学校老师问他从哪儿来,他操着浓重的陕北口音自报家门。当他说出“延安”两个字时,他的身后一阵嘘声。在当时,“延安”可是个神圣的词汇。接下来,老师又问了他一些问题,他都不卑不亢一一作答。随后,他顺利进入了这所他仰慕的学校。几十年后,当他的外孙女中考填报志愿时,他极力推荐这所百年名校,并最终如愿以偿和外孙女成了校友。这是后话。在当时这所学校招录的大多是革命干部子女,他能进这所学校,客观地讲是沾了老子的光的。那会儿,他老子已经经过战争的洗礼,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官,他是因了这层关系才能进去的。可接下来,他从小赵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小说新篇

 

  老赵老了。过了年就七十有三,按老说法该是阎王不请自己去的年龄了。可老赵不服老。总觉着自己还大有作为。六十岁退休后又返聘十年,直到七十岁才彻底赋闲在家。对此,他心里很不舒坦了一阵子。动辄给这个讲大道理,给那个上政治课,满脑子的正统思想,官僚作风。说他官僚其实很是冤枉他。老赵并不算什么官,官僚自然无从谈起。他军医大毕业,在部队呆了二十年,转业回地方进职工医院,最后也就干到医务室主任,连个副处都算不上。可他总是一副高高在上,曲高和寡的样子,不肯和劳苦大众打成一片。在小区其他退休老头遛鸟的遛鸟,搓麻的搓麻时,他总是一个人独来独往。老伴觉着他太矫情,儿女认为他是老古董,可也无可奈何。最后,也只好由他去了。他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吧!只要他高兴。

 

  人老了爱忆旧,更爱唠叨。可老赵总找不到人听他唠叨。只有大女儿喜欢舞文弄墨,有时候会对他的过去感点兴趣,听他说说过去。可大女儿也忙,总没时间,他只好给老张唠叨。谁知老张并不喜欢听。老张是他老伴,也是他同学,更是他战友。和老赵一起生活了近半个世纪,对他的过去,当然也是他们的过去了如指掌,早没了新鲜感。她宁可和院子里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0-20 18:36)
标签:

情感

分类: 悠悠我心

  送孩子上大学,一千五百公里的距离,自驾耗时十七小时。早晨五点出发,傍晚近二十三点到达目的地。其中服务区休息进餐六次,加油五次,不自觉超速N次,入住酒店已是次日凌晨。隔一日返程,又是如此。往返路程加在一起基本是我国版图的一个直径。不仅感慨如今公路交通网的发达。感慨之余忽然想起七十年代,我去距西安二百公里的姥姥家,长途客车要走整整一天。如今有高速,即便是坐长途客车最多也就三四个小时,如果自驾则更快。

 

  车是一样的车,路却大不一样。原本的弯弯曲曲的盘山公路被逢山开洞,遇水搭桥的高速公路所取代。空间的距离被一而再再而三地缩短,如今在国内的大多数省份之间行走,朝发夕至已是稀松平常。

 

  随着交通的发达,离愁别绪也被稀释。那“悠悠洛阳道,此会在何年?”的追问,那“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的哀愁,都已成了千百年前的故事,不再能引起今人的共鸣。如今的我们只能从那些古老的诗句中揣摩感受古人的情绪。

 

  自从女儿填报志愿,我始终为那一千多公里的距离所困扰,隔着千山万水呀!回一趟家多不容易。真正走过这么一遭,原本揪着的心反倒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5-07 21:36)
标签:

情感

分类: 记忆如兰

    在我家窗外,有一株高大的梧桐树。

从我十年前搬来时,它就像现在一样高大挺直、郁郁葱葱。每年春天,当柔柔的春风掠过天空,高大的树上就会开出许许多多淡紫色的花朵,形似一个个嗓音嘹亮的喇叭,高唱着春的赞歌;又好似盛满玉液琼浆的酒盅,隐隐散发着香气。随着春意渐浓,喇叭花越开越旺,可不知哪天,一夜春雨过后,淡紫色的花朵忽然便没有了踪影。于是,梧桐树的叶子就开始蓬蓬勃勃地生长起来了。起初,叶片是嫩黄细小的,在暖暖的春风里,它们一天天长大,直至最后变得像巴掌一样,颜色也由浅变深,成为墨绿。这时候,再远远地望过去,梧桐树就像一把撑开的巨伞,浓荫匝地。十月过后,梧桐树的绿叶又开始渐渐变成深浅不一的黄色,随着秋风舞动,直至卸落了最后一片。到了冬季,高大的树木就会失去往日的繁茂与喧嚣。不但知了的鸣叫绝迹,就连鸟儿的欢歌也不如夏日里婉转,只留下褐色的枝干在瑟瑟北风中抖动。
梧桐是一种北方常见乔木,树干高大、树形优美、枝叶茂盛。无论城市还是乡村,随处都可见到它熟悉的身影。但这又是一种并不寻常的树。也许是因为梧桐树旺盛的生命力,古人很早就对它有了特殊的偏好。在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5-07 21:33)
标签:

情感

分类: 记忆如兰

    说起倒垃圾,恐怕没有人不熟悉。这是生活里诸多琐事中的一件,吃食用具一件件一兜兜提回来,废物垃圾再一篮篮一筐筐倒出去,日子就在这种简单无趣的重复中流水一般慢慢逝去。只是,现在我们早已使用塑料袋清运垃圾。装满一袋后,只需要在出门时随手提上,放在固定的地方即可,城市中已经很少有人用垃圾筐往外倾倒垃圾了,再说到两人用箩筐抬着倒垃圾则更觉稀奇。
现在,我就要说一段早些年单位同事抬着箩筐倒垃圾的趣事。
那一年,我刚走出大学校门进入工作单位,和我一同分来的四个女孩住在单位的集体宿舍。第一天,忙忙碌碌搬运行李、整理房间,仅仅半天时间就制造出一大堆垃圾。向来养尊处优的我们以为和在大学一样,只要把垃圾扫到寝室门口就万事大吉。一天过去了,垃圾比前一天多了一些;又过了一天,垃圾又比前一天多了一些。我们不免抱怨,谁来收拾这些垃圾呢?带着这个疑问,我问了同一科室的老师。老师笑着说:“傻女子,这可不比在自己家,什么都要自己动手。你们去总务上领个垃圾筐,自己倒吧!”随后,她又指给我们垃圾的去处,让我们自己处理。
下班前,我去总务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5-05 18:55)
标签:

情感

分类: 记忆如兰

  这个夜晚,我在不经意间忽然想起一些事。那些事犹如水滴的声音,断断续续滴落在此刻寂静的暮色里。而那些尘封已久的往事正是因我手中的暖水壶而起。
北方十一月的夜晚已经很冷了,初冬的寒气围绕着静夜独坐的我,手指敲击着键盘,不一会儿就感到冰凉和僵直。随后,我翻箱倒柜取出一个插电暖手炉,把插线接在就近的插座上,看着指示灯由红转绿后,拔掉插销并将它抱起。立刻,就有久违的温暖扑入怀中,紧接着手指也逐渐恢复了弹性。我低头充满感激地望着它,目光却开始一点点变得迷离,三十年前在那个寒冷的夜晚发生的事情仿佛又回到了眼前……
三十年前,偌大的西安城里还没有几家单位或住家有暖气,条件略好的,顶多在屋子里生一个蜂窝煤炉子,既可以做饭,又可以取暖。条件不好的,只能在难捱的冬日里将自己尽可能包裹的严严实实。可在包裹的严实,到了晚上,被窝里照样充满寒气。有时候,睡了大半夜,手脚还是冰凉。为了抵御寒冷,有一种灌热水的圆形暖水壶就成了家家冬季的必备品。临睡前把热水灌进去,拧紧瓶盖,放进被窝,这个夜晚就有了温暖。这种暖水壶有铁制的、铜制的,还有塑料的,有些地方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5-05 18:54)
标签:

情感

分类: 悠悠我心

  春的脚步刚踏上这片黄土,单位的同事就迫不及待地想要找寻春姑娘的影踪。于是,在一个春光明媚的早晨,我们一行二十多人迎着朝阳向郊外奔去。此次的目的地是三十公里以外的太平山森林公园。
一大早汽车载着我们一路欢歌,一路笑语向目的地进发。一个半小时的车程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当我们走入林区,刚刚绕过一个弯路后,那漫山遍野盛开的桃花就朝我们扑面而来。我的精神立刻为之一振,忽然就想起白居易那首脍炙人口的诗句来:“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长恨春归无觅处,不觉转入此中来。”于是,我一边欣赏着这人间胜景,一边品味着白居易的诗句。心中立刻就生发出如饮琼浆般的惬意。一时间我竟然分不清楚是这人间胜景使我感受到了诗的美妙,还是诗给眼前的美景增加了灵性。让我恍惚间有点分不清是人在景中游还是人在境中走,那种意境和韵味美妙得难以言传。
随后,当那种恍惚的心绪被爬山逐渐加重的疲劳取而代之时,我才慢慢回到现实中来。一路上,我不仅被古人对于大自然敏锐的观察力和感受力而折服。很早我就发现自己在许多情况下,内心的感受正无以言表时,总是能从古人的诗句中找到最好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5-05 15:50)
标签:

乡情

情感

分类: 记忆如兰

  我是陕北人,祖籍在陕北延安。而我却是在西安出生的,且绝大多数时间也是在西安度过,只是在两岁以前,随同爷爷奶奶回老家住了两年。当时正处在懵懂无知的襁褓中,连身边的亲人都认不全,更何况家乡的山川河流、乡土人情,自然不会有什么认识和感受,因此,理论上的家乡并没有给我留下任何记忆。虽然家中的户口本上籍贯一栏赫然写着“陕北延安”四个字,但于我而言,它只是个抽象概念,除了对外人告知我祖辈的出处外,没有任何意义。
  可随着我年岁渐长,每当听到别人赞美自己的家乡时,脑海中总会盘旋起一股莫名的情绪。遗憾的是,我对家乡的印象除了在电视或杂志里看到的光秃秃的山沟和星罗棋布的土窑这些简单的影像外,再也找不出任何值得夸耀和称道的地方。我除了感叹她的贫瘠和质朴以外,竟然寻不出别的词汇来形容她。但我确定我是爱她的。因为她曾经无数次带给我荣耀和满足。每当我在学校里填写那些各种各样的表格时,我都会坦然而自豪的以一个陕北人自居。之所以坦然是因为在我绝大多数同学中,我是少数几个在自己的老家真正居住过的人,是个名副其实的陕北人,这样填写理所当然。自豪确是因为每次提起延安这个地名,同学们都会发出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分类: 我想我思

  明天,当我们的生命走到尽头,还能留住什么?

万贯家财?终是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如花容颜?到底也会美人迟暮,玉陨香消;至于那些功名利禄,无妄虚名,一样都会销声匿迹,终被遗忘。
人的一生其实很短暂,匆匆数十年,除去孩童时的懵懂无知,年老时的糊糊涂涂,最终留给我们可以随意挥霍的好日子也不过是屈指可数数十年。
其实,我们的生命还不如清风流云,或者一丛丛灌木,甚至连被红尘遗忘的断壁残垣都不及。它们尚且还可以无数次地欣赏雨燕翻飞,千百次地聆听夏虫呢喃。而我们呢?短短几十年,在浩渺的宇宙里仅仅是一个闪念、一次回眸。
明天,当我们的躯体回归尘土,名字最终变成那一方矮矮石头上的几个符号时,我们还能留住什么?
今天小寒,天气奇冷。空气似乎也快要被冻住了一般。上午,回到父母家里,立刻迎来亲人温暖的目光。在他们的嘘寒问暖中,我即将被寒风冰冻的四肢好像冬眠的蛇一样渐渐复苏。中午,父母午休。我照例爬到他们中间,睡了个昏天黑地。一觉醒来,看见母亲坐在床旁边织毛衣,父亲正站在窗前伺弄盆栽。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5-05 14:51)
标签:

石门山

情感

分类: 我想我思

  在陕西中部有一处有名的风景区,名为石门山。之所以叫这个名字,大概是因为山中有几处极像人工修筑的石头门而得名。据说,在很久很久以前,曾经有人将大量的珍宝藏在这几孔天然山洞中,准备留待日后享用。但却触怒了天庭,于是玉皇大帝派仙人将洞口用巨石封堵。从此,那些价值连城的奇珍异宝就永远留在了这里的山洞中,同清风明月、鸟叫虫鸣为伴。
现如今,如果打开这几扇巨大的石门,它的背后究竟是不是就有豁然开朗的山洞,山洞里到底有没有奇珍异宝,无人能知。倒是这个美丽的传说连同漫山遍野的葱绿每年都吸引着许许多多的旅游者纷至沓来。在众多的游客中,或许会有人驻足于这座巨大的石门前,想象着自己就是那得到咒语的阿里巴巴,随着一声“芝麻开门”的呼喊,山门訇然倒地,立刻就有璀璨夺目的耀眼光芒从幽暗的山洞中发散出来,从此自己连同家人就凭借这意外之财的福佑过上了幸福生活。
俗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可见财富对于人的重要,或者说人们为了追逐财富所付出的沉痛代价。
在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原始社会,人们的要求并不多,仅仅是希望猎获一头膘肥体壮的野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