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左畔学社·秋火
左畔学社·秋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691
  • 关注人气: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这篇短文原是我的思想博客“左畔”上的开篇辞。它广泛引经据典,但非常凝练地阐述了我的人生追求。我还记得那个思想博客的副标题是“在历史长河的左畔,我愿留下一串足迹”。两年过去了,我的人生理想仍未改变,且因为尚未“着陆”而更为焦虑不安。我并不期盼轰轰烈烈的英雄人生,我也不简单只是追求快乐。人生是一场漫长的暗夜之行,如果我能活得有一点进步意义,也不枉此行。我相信只有开启和坚守革命人生,我才能获得我所渴望的真理、真知和精神归宿,才能把自己从堕落或半堕落消极中拯救出来,并且趋向自由王国的彼岸。————2008年4月17日转注。
补充一篇差不多时候写的另一个同名博客开篇辞。附后。————2008年5月18日早上。

这些文字发表有五年了,我庆幸自己经历了更多一些磨砺,经历了挫折、社会冲刷与最卑劣无耻的污蔑,更庆幸自己在成长冲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借东西的小人阿莉埃蒂
(据某宫迷行家透露,先看该片花絮效果更好)




《借东西的小人阿莉埃蒂》改编自英国已故儿童文学家玛丽·诺顿发表于1953年的代表作《借东西的地下小人》,该作曾在199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影音文化

秋火 2011年06月18日 11:58

后附争论(当事人名字已去掉)。

以下观点只代表我本人意见,不代表其他任何人或任何蛋黄派。

1、毛时代红歌很多带有浓厚的农民性(个人崇拜、缺乏个性的大集体、民族特色、传统形式等),正对应着一种东方官僚文化。现代年轻工人和年轻学生不喜欢听那是很正常的。
2、流行歌曲有独立个性化的进步面,但也有很多在这方面发展过头了,变成了空洞无聊的小资文化和极端个人主义文化。这个要一分为二地看,但总体上发展成熟的流行文化大多是资产阶级文化。
3、资产阶级文化必然占据资本主义“大众文化”的主流,最受这个主流影响的反倒是最受压迫的奴隶(因为他们缺乏业余时间精力来细致考虑他们的兴趣爱好)。时间较多的部分中间阶层、学生和资产阶级则可能发展出他们的“次文化”(比如“小资文化”“ACG文化”“宅文化”等等)。
4、例如《爱情买卖》这样的流行歌曲,可以说它是资本主义文化(用一种等价交换态度看待爱情)。它之所以会受到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左翼漫谈

秋火 2011年04月22日 18:03 阅读(36) 评论(1) 分类:思想文化 权限: 公开

 

年少时读《千字经》,尤记得这句:“乐殊贵贱,礼别尊卑”。

这句话的意思是,喜欢什么样的音乐,就可以区分出贵贱等级;遵循什么样的礼法,就可以规划出阶级尊卑。我曾经在与人谈话时多次引用这句话,但是我一般并不去做阶级意义的区分,我只是要说明听音乐可以找出我们彼此相似的人格品性,从而“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这些还不算什么吧。

记得我读高三学业正值战备状态时期,这句“乐殊贵贱,礼别尊卑”就成了我当时认为可以辅助“思想革命”的理论依据,当时我主要反复听自己认真考虑、精心挑选、逐一买齐的“四大经典音乐”:
①《世界名曲鉴赏》——欧洲古典音乐(20首)
②《中国民乐古典篇》——中华乐器演奏的古典名曲(31首)
③《东方红大型歌舞曲》——毛时代的经典大型歌舞曲的CD版(28首)
④《岁月如歌——难忘朝鲜时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秋火    2011年6月11日

我曾经不认为这是一个问题。

2005年9月我曾凭自己的独立判断,认为应该向和谐资产阶级的最高法院等部门请求:改判王斌余死刑为死缓(王某讨薪时捅杀了几个老板),并且亲自起草了公开信、独立地征集联署及串联活动。举这个例子就是要说明,我过去并不认为以无产阶级名义要求当局做某种改良是有问题的。

但是从2006年开始,我深深地受到一位笔名叫做“李星”的托派共产主义者影响,我逐渐开始认识各种“左翼机会主义”,特别是我记得在2006年末开始讨论李星翻译的1917年俄国革命者对待临时政府的态度时,我发觉:在革命爆发时,如果无产阶级革命者仍然要求统治当局做某种改良,则是一种机会主义,因为这样做会使群众错误地寄望于当局进行改良,或者使群众把革命准备这一斗争重心转向“要求当局改良”上。到了2007年,我特别记得是在讨论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党(PSM)时,李星抓住PSM的一条政策大做批判,当时PSM刚在国会选举中取得空前胜利,就提出一系列纲要,第一条就是呼吁当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年一度的高考刚刚落幕,但本文决非“应景之作”,而是我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由于我的亲身经历里就有敏gan内容,故有删节。完整版参见我的工先网日志:http://www.workerpioneer.com/home.php?mod=space&uid=14&do=blog&quickforward=1&id=14(要翻墙)

 

 

今天看到FG居然拿高考加分来炒作它的“政治”(题为:《中国数万人加入“反对高考加分”联盟》)。
 
除非你说这个加分政策本身有不合理,可是你们说高考加分政策“被权势者利用”所以要反之,——这却根本不能成为反对高考加分政策的理由。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秋火 2011年04月12日 16:36 阅读(27) 评论(1) 分类:工运革命 权限: 公开

 

我从开始探索无产革命的出路时算起,已经有七年多了。到2005年时,我在思想上转向革命社会主义(比较严格的一套原则和理念),开始认真地做一个面向青年的启蒙者;至今也有近六年了。我尝试扮演过多种不同的角色,并且也出于自己成长与社会谋生的必要去做一些工作,在具体的实践工作与交流、学习中,最终我意识到现状仍然存在着革命文化基本理念严重匮乏的问题:

(1)无论从实践角度看,还是从深层次思维方式上说,倾向阶级解放事业的左青与各种热心者,都太需要思想文化上的持续工作,以达到革命文化启蒙的目的。
(2)这场启蒙至今仍是非常零散地、稍微附带地、断断续续地进行着,在思想上极为微弱,甚至一些多少在做启蒙工作的同志也时常陷入困惑和迷思。而就在这种情况下,仍有些人物有意无意地贬低、冷漠革命运动的思想进程本身,或者把希望寄托到飘渺的将来。
(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世纪心理学与思想史·初学感想系列笔记之二


秋火 2011年06月05日 19:51 阅读(7) 评论(0) 分类:思想文化 权限: 公开
(根据若干笔记、摘抄和感想整理)


作为《挑战自卑》的作者,奥地利心理学家、“个体心理学”的开创者阿德勒的优点是非常显著和突出的。
(此书的版本:李心明翻译,2001年4月北京出版)

阿德勒的第一个显著优点在于他深入谈论了自卑感的相关心理原理(我姑且不谈他偏颇地说所有人都有自卑感,但是应该指出的确大多数人都有过自卑感)。这些原理看起来似乎简单,但如果把它们融会贯通起来看,却揭示了许多自卑者不知不觉的愚蠢和错误,有助于有自卑情结的人认识自我。(注意我在本文引用时加的粗体)

自卑的概念当然不是阿德勒首创的,但他的确完整地表述了“自卑情结”的全貌。他认为:没有人能长期地忍受自卑感,所以人们总是设法摆脱它,以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两天的谈话,加以睡眠前后的冥思静想,我把近几个月以来不断体味、琢磨的一些最关键问题说了出来,并且又大胆地进了一步,这些思考或许对确立解放道路的信仰有特别重要意义。因为问题相当艰深复杂,不全是理性也有直觉的猜想融于其中,所以我直接表达我的观点,不分析,不论证,不解释。现梳理、集结如下。(秋,2011年6月2日写。6月5日修改下文)


在当代共产主义运动,一些亲眼目睹到的道貌岸然的伪善和卑劣无耻使我震惊,并且一再地扪心自问:人们投身解放事业,参与斗争和从事各种工作,无产阶级根本利益当然是最高也最基本的现实衡量标准,但是,是否存在着某种底线?注意:我不是指利益或业绩标准,这里我也不去谈“道德”、“正义”、“道义”、“人性”这些往往具有相对性质的很有争议的东西,我只谈“底线”,意味着实际言行的最底限度。致力于阶级斗争的解放事业,是否应该有某种底线呢?

我有一个仍不完全确信、但至少我个人目前认为最合理的看法是:在阶级社会的不同社会阶级中,当然有不同的准则底线,以最广泛无产大众为基础的解放事业,也应该有一个简单明确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年3月18日,“解放道路”在互联网上以论坛形式建立,它是一个通过资料搜集和阅读思考分享,来进行Truth探索的平台。Truth既指真相,又是指真理,是人间语言符号中最简明表达“解放道路”之追求核心的一个单词。简单地说,“解放道路”严肃地了解和经验到人类千百万年来的深刻异化和巨大苦难、世界的冲突对抗与支离破碎,但是我们不甘与肮脏为伍其中,不甘沉沦于混沌,却坚信在大自然、人间社会、人的心灵(这三界)中有一条贯通本质的统一道路,这条道路都能够统一于“真”(Truth)——既是真相又是真理,它应该是简单的,易于理解的。这条道路将使人类获得彻底的、truth的自由。这就是“解放道路”的简单而明确的含义。(另外注意:liberation英译为解放,liberty英译为自由,这两个词极为相近,这也可以理解为“解放道路”追求最彻底的自由。)

任何普通人都可能走向“解放道路”。这道路的本质是平等的,没有特权等级的,无偶像崇拜的。只是必须注意“解放道路”只有处于被压迫阶级的心灵中才可以理解,而且极为关注历史社会中一切重大变迁、冲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秋火 2011年06月01日 15:38 阅读(22) 评论(6) 分类:现实社会 权限: 公开

作者:秋火

从古至今的社会里,各种争功夺利的竞争致人死亡的极端例子,真可谓无穷无尽:

在弥漫着看不见硝烟、充满无情掠夺的生意场中,在上流权贵尔虞我诈、你死我活的政治斗争中,在国家为了利益秩序乃至直接物质好处的各种合法杀戮和“超限战”中;
在几千年来从来没有停息过的、为了争夺暴利军事订单和荣华富贵的功勋荣耀的流血战争中;
在资本管理层分化工人、使工人互相敌对和比贱的众多血汗工厂(富士康系列自杀案仅仅是冰山一角),以及资本贪婪下染满鲜血的大大小小的众多煤矿和小煤窑里;
在国际各大体育赛事里,在球场上对战的双方队员中,在足球比赛的国际例行群架和惨无人道的踩踏死伤事件中;

在引起全国各地富家公子飙车的简单动机中(就像杭州富二代飙车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