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路中
路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350
  • 关注人气:3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3-09-20 01:21)
标签:

文化

杂谈

休闲

今晚的月亮,似陶冷月的画,云遮雾掩,时隐时现。听窗外的秋蝉、虫鸣,夜愈加清冷,人愈加清醒。下午的茶汤在这样安静的时分才好静静回味。

 

茶,不知什么时候成了习惯,成了每天早上的功课。烧水,挑选茶叶,摆放茶具,像是把自己梳妆一番,投茶、注水、出汤、细品,像是把身体一一唤醒。半小时的茶事,什么都不做,什么也不想,只是专心泡茶、喝茶,这样的一天才算真正开始。

 

因为学习煎茶道,茶具置办了满满一柜子,有宋代的建盏,也有日本的唐物,但用的最多的还是景德镇的盖碗,柴烧的花神杯,还有云南的土陶壶承。再美的器皿,也就是一霎那的满足,如果不顺手还是一样弃置一旁,看也不看。每天挑茶具,就像是和老朋友打招呼,要的是气味相投,心心相印,不用小心翼翼,谨小慎微。 

 

茶具是形是表,最后要的是删繁就简,但简也要简地心旷神怡,哪怕是一杯、一盏,也要是干干净净,清清爽爽。

 

茶叶是神是里。这个夏天,把绿茶喝了个遍。喝绿茶,像是喝山野之气。明前谷雨左右的茶叶,积攒了一个冬天的能力,春天的气息在茶叶中展开。每种茶,都带着不同山谷的气息。庐山的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多年前,我们全家住在省委大院的一个小房间里,与杂志社共用客厅, 杂志社下班,客厅就成了父亲的书房,白天的油墨味取而代之的是阵阵墨香,在那间局促拥挤的临时书房,父亲看看写写,每天都是厚厚一沓,那个时候我看不懂父亲的字,但是却迷上了这墨香。

 

后来,父亲有了独立而宽敞的书房,墨香依旧是父亲书房的气息,从未间断。不管我是否懂字,父亲写完,总是第一时间让我和母亲评点。 最初看父亲的字看的是内容。父亲受儒释道影响,以儒入世,以道出世,以佛养心。他写的内容,有儒家的治国平家齐天下,有老子的上善若水致虚守静,也有佛家的即心即佛禅茶一味。看父亲的字,如同听他讲述他的经历,他的感悟,他的人生哲学,他对前人经典的解读。 这些字里,有父亲从政时忧国忧民壮志未酬的抱负,有历经世事宠辱偕忘把酒临风的气度,也有参禅悟道物我俱忘的智慧。

 

父亲尤爱老子和禅宗,自己的书斋取道德经“致虚极守静笃”之义命名“虚静斋”。他的书法也多取道德经中的意思及意境。父亲与禅宗颇有渊源,多年前曾主持重修临济宗祖庭宝峰寺。去年,父亲前往心仪十余年的西藏。西藏的朝圣者、宁静的纳木错、豪迈的康巴人给父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6-18 14:01)
标签:

文化

视角在时代中的移动(再看传董源《潇湘图卷》)

 

初夏的北京,气压低沉,走进中央美院美术馆,刚好碰上徐小虎先生迎面走来,花白头发,宽松长袍,雪白披肩,观者顿时神清气爽。

 

小虎老师中德混血,七十余岁,在美国接受早期教育,50岁赴牛津攻读硕士博士学位,曾追随王季迁先生学习书画鉴定,80年赴台研究故宫藏画,担任过台湾清华艺术中心主任,筹备创办台南艺术学院。有趣的是她还为台湾引进小西园布袋戏团,在牛津期间担任过女子赛艇队队长,从她灵动的眼睛中似乎能看到当年的鬼灵精怪和精力充沛。

 

小虎老师开篇立意:假款不是假画,看得是画而不是人。她的研究简而概之,是在过去数十年中寻找绘画演变过程中的时代特征,观察分为三类:整体的结构,形态的演变和笔墨的行为。她把所谓“赝品”分为四类:近似原迹(quasi-original),原迹演进(十分熟悉原迹,或近似原迹者),变形的面目,和捏造之作(评:此分类沿袭张珩先生的赝品分类)。

 

再看董源《潇湘图卷》,回顾南唐绘画真迹的一些集本特征:写实,芦苇的叶子有质感,江水在风下波动,树干凹凸有质感。从结构分析的角度看,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1-22 20:38)
标签:

杂谈

夜凉如水,弯月当空,雾霭薄薄遮掩,进门前,看着夜景愣了一会儿,好一弯冷月.

 

马姐在厨房备菜,今晚只有我俩。无酒无茶,失眠了两夜,再不敢碰。和马姐闲话起失眠,她也幽幽地说,我这6、7年都睡不好,老是半夜醒来。

 

马姐来我们家一年有余,话不多,做的一手好面食,永远把自己拾掇的干干净净。家里的事,我不问她也不多说。今天大概是静的厉害,连马姐这样安静的人儿,都耐不住这安静。她说,我听。

 

马姐的丈夫,7年前去世,因为心肌梗塞,她带着两个儿子在村子里,丈夫小她两岁,去世时才38岁,她说自己抬不起头,怕被人笑话。山西的冬天刺骨,她接下丈夫的营生,卖肉,冬天雪地厚,咬着牙推车去市场赶集,走不动只能自己推,翻倒了再爬起来,脸上手上都是皴的。

 

这样的日子也能熬,可是两年前,18岁的小儿子,在江苏打工,游泳时淹死了。自此她再也没睡过整夜觉。停了半晌马姐说了句,“人强强不过天”,说得我心头一颤。睹物思人,马姐两年没有回老家,不想看到故人。每月发完工资,就往家里寄,只给自己留下坐车钱,因为要给大儿子盖房子娶媳妇。大儿子在太原富士康,每月工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9-01 00:20)
标签:

杂谈

分类: 路人说路语

去年一曲友曾在生日时发来一篇长文,大意是说自己的生日委实不值得庆贺,既让母亲当日受苦,又在一生当中浪费了许多衣物粮食,自己的生就是对自然的罪。看完之后,惊叹曲友的觉悟,也惭愧自己对生日的重视。

 

今年生日已过,再次体悟生日二字。

 

20岁以前,生日是父母的祝福。因为生日在暑期,通常是父母筹办,让我在这一天感受自己的特别。十岁生日,我还在江西的水城,和从小长大的好朋友相约去秀江游泳。在爸妈眼里,十岁大概是孩子长大的分水岭,不再需要他们时刻的看护。我和发小拿了些钱和一块香皂,跑到状元洲,钻进才没膝盖的河水里,状似游泳,其实也就是戏水。远远看见一群小孩靠近我们的衣物,不知何故。直到夕阳西下,我和发小湿漉漉爬上岸边,才发现衣物钱财还有那块小小的香皂,已经被席卷一空。我们两个小丫头就一身狼狈跑回家,推开门,更为狼狈,原来爸妈请了他们最为亲密的好友来为我庆祝十岁生日,一桌子大人目瞪口呆看着两个光屁股小孩。实为笑料。

 

小时候,几乎每家都清贫如洗,从来没有甜点的概念,但是记事以来,生日这天,爸妈总是会买来蛋糕还有蜡烛,因此小时简直就把生日当作人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10 02:28)
标签:

文化

分类: 路人说路语
六月的江西没有油菜花,却有细雨朦胧。走在德昌高速路上,青山起伏在云雾之中,山下稻田隐约在氤氲水雾里,鄱阳湖水连绵不断,一路就是一副长卷的水墨画。

回江西必去景德镇,这座城市的形乏善可陈,和大部分中国城镇一样,充斥着杂乱无序的建筑和街道,四处可见的工地和广告,完全没有江南水乡的灵秀和徽派建筑的素净。可惜了护城的河水和青山,还有百年瓷都的浸润。

但是躲开大街的店铺,走入小巷,走进一间间不事张扬的作坊,就能看见这座城市的神。06年第一次走进个人工作坊时,我就惊呆了,两个年轻人是在创作而不是制作,他们没有瓷板画,没有青花和粉彩,他们在用现代语言重塑瓷器,只可惜没有留下地址和作品,无缘再见。几年以后,在楠书房看到扫云轩和九段烧,知道景德镇除了大师们,民间早已暗香涌动,于是景德镇就成了回家的一个念想。

这次参观的两个工作室迥然不同,亦雅亦俗。先去找的小苏,临川人士,其貌不扬,小学文凭,擅仿古瓷。他仿的龙泉,哥窑,汝窑,以假乱真,全国来的古董商都追在小苏后面要货,经他手出去的东西动辄翻百倍价格售出。他仿的瓷瓶磁盘不止一次被故宫专家认定为宋瓷。当地的公安局曾怀疑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06 13:38)
标签:

杂谈

'自从去年一握手,至今仍觉两袖香'

 

现在的阿德莱德是秋天吗?北京的春天美极了,眩目而短暂。小区的花草陆续盛开,让我们惊喜不已。种树和育人大概是一样的,不能填鸭似的浇水,浇多了就淤滞,变成了木头。不同的树木花草,自有他的生长规律,就算你再着急也没用,他们按照自己的节奏,不管快慢,都会发芽开花。

 

五一之前,和大学同学去听高晓松青春无悔作品演唱会,高晓松发布青春无悔的时候,大概在96年,曾经到我们学校巡回演出,那几乎是我第一次接触流行乐。我们坐在相辉堂(原来叫登辉堂,因为和李登辉同名,改为相辉堂),那时的叶蓓好瘦哦,一亮嗓子就把我们惊住了,老狼,当然还有老狼,他的那首同桌的你,快把耳朵听破,因为刘欢没到,老狼唱的好风长嚀,最后的高音居然也上去了,让我们刮目相看。对面寝室的好友超爱郑钧,疯狂的叫阿,喊啊,我是不是做梦了,我怎么记得郑钧唱完歌和我们坐在相辉堂的草地上弹吉它唱歌,而同学说郑钧唱完去的是学生俱乐部。所以,青春无悔对我们不是一次演唱会,真的就是我们的青春记忆。叶蓓和老狼上来唱青春无悔的时候,我就开始哭了,等到叶蓓开始唱白衣飘飘的年代,我几乎就是痛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2-06 23:56)
标签:

古玉

文化

他从哪里来,他在向谁微笑,他目睹了哪些沧桑却不变嘴角的微笑,又是谁把他带到了这喧嚣的世界里?

 

我把他端端正正的请在大堂正中,几乎跪下来静静的看着他。他已看不到本色,全身沁满斑驳的铁锈色,右脸上有一条长长的疤痕,从额头直至下巴。他的眉和眼,谦恭的弯着,无所谓伤痕累累,他的嘴角微微上扬,笑对芸芸众生。这是一尊北齐的玉佛。而与我,他却像是一位真实的高僧,在宽恕我的罪恶,洗涤我的灵魂,引导我的未来。他的到来,是一场时隔千年的对话。我看到了佛法庄严和普度众生的胸怀。

 

北齐的这位工匠,身处乱世是怎样雕刻出这样的佛像,他心中定然有对佛法的坚定,以及无限的善意。他是中国的蒙娜丽莎和四面佛。他的微笑是对着这世上所有的苦难和俗子,安抚所有的灵魂和躁动。安静下来,不再有得失,不再锱铢必较,不再剑拔弩张。我是何等幸运找到他,能每时每刻与他相处,提醒我的修行。

 

这样的感动,也发生在拉萨和吴哥窟。真正的佛法不是说教,而是安静的注视,让你去体悟生命的奥妙。看到他们的瞬间,我被彻底的打动,直想落泪。

 

他原是和田玉,精雕细琢,造成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1-14 11:11)
标签:

杂谈

最近看了好多的童话,有格林童话,安徒生童话,伊索寓言。看完之后,我就在想,那么复杂的故事和深奥的道理,小孩们能有兴趣有耐心听下去吗? 当我是还是个小孩的时候,我最爱看的是民间神话故事,然后就想像自己可以腾云驾雾,翻云覆雨,以至于我一直认为自己就有特异功能。我相信我看到了空气,在阳光下空气就像一个一个的小圆圈,在空中漂浮,我还可以发现大人藏起的小说,可以猜出他们藏在身后的扑克牌。虽然我的特异功能最终被一气功大师否定,但我还是坚信每一个小孩都有特异功能,他一定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他一定会创造属于自己的故事,还有,小孩的长大不就是世界上最神奇最奇妙的事情嘛。

 

后来,我变成了一个大人,许久许久不看故事,我一点也不喜欢故事会,那些故事就像新浪的社会新闻版,不过我也有例外,我的最爱是小王子,那是一个小孩子长大的忧伤的故事,所以小孩子不一定要看。

 

小孩子喜欢看什么呢?我想啊想啊,想出了一些小故事,我不知道小孩子会不会喜欢,但那是为他们想的故事,暂且写出来,权当作一个小小的礼物。

 

彩云姑娘

在一个偏僻的小乡村,住着一个美丽的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9-07 20:22)
标签:

杂谈

分类: 中路在路中

我去了哪里,我去了很远的地方,又好像哪里都没有去

我做了什么,我一直忙忙碌碌,又好像空虚地什么也没做

我病了,又好了

消磨的一个月,大部分时间在病床上度过,说是病床,其实是安乐床

在倒下之前的之前,奔波于彼岸的华府,纽约和巴尔的摩。填鸭似的看东西,说话和学习,我从没发现自己是如此的饶舌和好为人师,嗯,讲课和听课我同样喜欢。

在倒下的之前,奔波于我爱的云南和上海,吃的是脑满肠肥,第一次吃到像牛肝一样的牛肝菌,如此的香嫩,配上辣椒,欲罢不能,另外两种菌不记得了,据说很贵。当地的朋友说现在正是吃菌子的时候,好口福。翠湖周围,颇得我心,青石小路和旧旧的古楼,蒙蒙细雨,很是养人。然后,转战上海,住进了老房子,接待的小妹居然是老家人,热情的不得了,还要把我们的房间升级。房间很香艳,灯光迷离,很不适于工作,所以借此偷懒。冒着小雨,去席家花园,口味很老套,没有什么特别。

回到北京,大病,偶见初愈,就举着小旗,支持无烟奥运,接着又病,病好,继续支持无烟残奥。

敬业就是这样炼成的,共勉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