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分类: 以资闲谈

       唐·杜牧

六朝文物草连空,天淡云闲今古同。

鸟去鸟来山色里,人歌人哭水声中。

深秋帘幕千家雨,落日楼台一笛风。

惆怅无因见范蠡,参差烟树五湖东。

  

    这个时候,虽不经我思,一旦触碰此等文字,固已踌躇三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零言碎语

    每一次听音乐,总能回到安庆。比如:

    此刻,冬日暖阳,搬一张靠椅于阳台面南而坐,随手取出一本文集翻阅;又或从被窝中喊出三两个,爬爬后山,在“小别野群”中来回穿梭。设若是一场雪后,那该是另一种美景乐事了。搓着手缩着脖子,一路滑滑撞撞地跑出东门,去美食街吃鲢鱼豆腐火锅或者一碗热气腾腾的盖饭,在吹牛胡侃中度过那个悠闲地中午。不管上午敲打出多少字,下午几点才能爬起,晚上又将上映什么性质的电影,总有人陪在身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2-04 19:03)
标签:

广州

吴门

杂谈

分类: 零言碎语
    前些时候,我参加吴门一年一次的聚会出游活动,又受到了一次洗礼。

    我现在的导师——吴承学教授,每年在教师节左右的时候都邀同门下的弟子们寻一安静之处,郊游散心。我的师兄师姐们,几乎都是在高校(985·211)任职。席间,作为新入门的弟子,自然要聆听师长的教诲。在酒桌上,法敏师兄(《学术研究》编辑部)就着最后留下的我们,提出“若干年之后,我们能否光大师门?或者我们如何才能光大师门?”这样的疑问。大家都沉默了。作为新进师门的我,自然更有压力。因为,他们都非常优秀。(好几个师兄都已经是教授了)    

    这样的感受,我在白鲸的时候一直相伴我成长的,我至今不能忘怀。而现在,我又将承担起另一个。

    这样很好,我在人生的道路上,总有那些看似遥远的目标,我一步一步逼近,永不止步。

    文人和学人,可能我最终都做不好,但是我一直在做。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2-25 19:32)
标签:

兔年

杂谈

分类: 以资闲谈

    和爸一样,蒋巨缘到兰州的时候也给了我一个短信,我学着兄长的语气回了一条勉励的短信。这个年,可以说真正结束了,一家十四个人,聚过之后又各自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回想起来,这些天自己做的事情多了,书却看少了。

    这些天一直在看书,抱抱佛脚也好,反正时日不多了。定于九号离校,想想这两个多月,可能都在外面跑了,愿安师院皆好。

  

   爷爷和奶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15 19:36)

 

最近我总想着怎么和一只刺猬过冬。你笑我傻,小心挑出指甲中的污垢,骂我背离你的专一性。

 

那个冬天,我在等一个送伞的人。这不是童话,又要下雪了。“这鬼天气,冻死个人的”。

十二月,我们穿花衣裳,风吹雨摆。

 

厚棉袄,重雨靴还有扛着油布伞,配上鸭子的枫叶,猫咪的梅花。下雪的时候,我肤浅地把季节和情感对应起来,把自己的小情感小悲伤弃在岁末。

 

时间是多么漫长啊,闭着眼睛,坐在院落里,听雨雪之声,不落一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0-21 00:55)

    昨天晚上十一点多钟的时候,我准备关电脑睡觉,却看到蒋旅佳蹑手蹑脚地上线了。他告诉我今天(星期三)下午将要举行白鲸新一届的社员见面会,让我写几句话,他会在千里之外的那个讲台上代我读出来。眼盯着墙壁许久,我发现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那些客套话欢迎辞早已轮不到我说;有关于白鲸的画面、语言以及修辞却太多太挤太乱,我意识到自己根本无力去触碰,脑海中那个熟悉的讲台甚至都比我要说的话清晰得多。两个人就这样亮着头像沉默半晌,蒋旅佳传过来的他写了一半的讲稿:

    “我记得我第一次站在这个台上的时候,那时候有大鹏(李大鹏)、老头(陈锐)、燕姐(马燕),我第二次站在台上的时候,就有博(李博)、师妹小希(李希)、阿戴(戴磊)、朋(章朋),还有彭峰、谷卿、陈进、小妹(吴炜),第三次的时候就有了自己的第一批孩子:坤、步云、庆文、凤武、双文他们。第四次的时候,我没有站在台上,只在窗户那张望了几眼,就离开了。第五次时候,我拉着博坐在会场的后面看着前面。第六次,偷偷张望。又一次,我站在这了。这一站,就是七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