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白金
白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399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0-07-15 15:59)
标签:

古诗词

点评

分类: 诗词闲话

      垓下歌  

          【秦末汉初】项羽

 

  力拔山兮气盖世。   

  时不利兮骓不逝。   

  骓不逝兮可奈何!

  虞兮虞兮奈若何!

 

  失败的英雄。极度慷慨悲壮!故其人其文,在历史上就有他应有的地位 

 

 

  大风歌

    【西汉】刘邦

  大风起兮云飞扬,
  威加海内兮归故乡,
  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是成功的帝王喜忧参半的复杂心态。得到的,总怕失去,也是常人的心态。

 

 

  焚书坑

    【唐】章碣

  竹帛烟销帝业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15 12:41)
分类: 诗词闲话

 

   红莲碧叶诉痴迷,

  十载驰骋怀归期。

  劳生苦旅应未悔,

  梦魂长在断桥西。

 

     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三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故乡行

分类: 故乡行

               (引子)

  1941年5月15日下午2时许,日寇12架飞机空袭义乌县城,投下235枚炸弹、14枚燃烧弹,将义乌最繁华的商业街(朱店街)到湖清门一带烧成一片焦土。所幸空袭预警工作及时,共死6人伤1人。此次轰炸共毁房屋1134间,外祖父的家也正在其中。当避难于乡下的外祖父赶回时,一大幢房子只见余烬,外祖父当场昏倒。幸好家人未有伤亡,店中大部分货物也转移至“青岩傅”乡下。

 

  自大劫后到第二年五月,义乌进入一个短暂的平静期。此时的义乌还不是沦陷区,往来政府官员、部队较多,商业仍是十分兴旺。朱店街原也都是有钱商家,便在废墟之上又陆续造回房子。父母亲以高价收购了外祖父店里的全部原材料、成品与半成品。外祖父就用这笔钱加上原先大伯父帮他浇铸在水泥做的、防火水池下的金器及银元,在原址上重建房子,只是三层变成二层了。劫难之后,外祖父便辞退了所有工人,大伯父也就顺理成章地与父母亲一起继续奋斗。

 

  母亲是以事业为快乐的人,不甚看重钱财,家中钱物均由父亲保管着。母亲看着父亲经常将旧钱换成新钱,将小面额的换成大面额的藏起来,想想时局越来越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22 13:55)
分类: 兄长专辑

打开江西省的地图,在江西与福建交界的武夷山北侧,标着铅山自然保护区亚热带常绿阔叶林带。那里有个叫陈坊的地方,常常萦绕在我的心头。

  

1944年的秋天,一群十三、四岁苏、浙、皖沦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20 13:05)
标签:

读书

买书

分类: 兄长专辑

  一个个直接的原因,一个个偶然的机会,使书本与我终身结缘,成为终身的朋友。

 

  父母亲终日忙于生计,我又没有年龄相仿的玩伴,寂寞的童年使我去寻找书本。因是手工匠人家,我只找到两本半书:一本是《说岳全传》,一本是《孟丽君》,还有残缺的《粉桩楼》,只能是算它半本了。读到风波亭岳飞蒙冤被害,我泪湿满襟。

 

  后来在姨妈家又找到《东周列国志》和《洪杨演义》。于是,浓厚的兴趣促使我四方寻觅小说。从《封神榜》到《民国演义》,我都看了一遍。

 

  湖清门有个县立图书馆,碎石的甬道,高高的梧桐,十分幽静。我在那里借读了《鲁滨孙飘流记》,《金银岛》,《木偶奇遇记》……这些书为我打开了另外一个世界。我还读过雨果的《悲惨世界》,没有读懂。但一个逃犯,一个主教,一套银餐具,却留在记忆的深处。

 

  我的同学陈洪,按今天的说法是营养过剩的儿童。他长得十分肥胖,别的小孩猴一样灵活,他却迈不开步。别人不愿与他玩,他就成了我的朋友。一天,他带我去他家玩。我走进了他家的图书室--啊那宁静,那庄严,那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故乡行

   

 

   慎终追远,要“追远” ,对我们这群五男二女的兄弟姐妹耒说,也真有奌不容易。我父親二岁时,爷爷奶奶就去世了。我们都不知道爷爷奶奶的名字,也没有听父母親说起过,更奇怪的还是:我们居然也从耒也没有问过。可能是爷爷奶奶的故事太传奇,名字是多余的了……

 

    我爷爷是与义乌紧邻的东阳县张村人,幼年失去双親,成为孤儿,所幸被横河镇大財主收留。少年时,作为財主兒子的伴读,居然也读过三年私塾,识得一些字,也能看懂简单賬目。长大后,体格強壮,忠厚、勤劳。农忙时耕地种田,是农务好把式;农闲时帮財主做火腿生意,又能大体明白往耒账目,故深受財主喜爱,成为他最忠实、最得力的长工。毎年所得工钱,也全数存在东家。

 

    春去秋耒,年复一年,爷爷孩时的伙伴少东家也有儿子了,东家也着急起耒。一日东家去朋友家商谈火腿生意,饭后闲聊,得知他小女待嫁,却尚未确定婆家,就当起媒人耒。朋友的家境与东家相当,又是多年好友,自认足以信懒,也未与妻子商量,隨口就说:“既是老兄作伐,一切不多说了,只须半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板凳龙灯

分类: 故乡行
 

  元宵节前几天,儿时的玩伴邀我回老家看龙灯,说是你几十年没看过了,现在的年轻人又不喜欢玩这亇,以后可能就没得看了。是呀,自从上大学后,虽说每年寒假都回家过年,但一到初六就得返校,而迎龙灯却要从正月初十三才开始。如此算来,是有五十年没看过龙灯了。他的电话,像光标点在那尘封的网页上,打开了我孩时的记忆……

  故乡的龙灯,全是“板凳龙灯”,由龙头、龙尾和龙身三部分组成。龙头十分高大,在有好多脚的木托板上安置一亇木雕塗金彩龙头,四周支架上装有层层叠叠的琉璃彩灯,绸带制作的彩球五色缤纷,需要六到八个精壮汉子才能操纵。龙尾也是木雕塗金彩的,四周同样装着彩灯彩球。最特别之处还是在龙身。它是由一块块长长的木板做的,长度大概是2至2. 5米,宽约18厘米,厚约5厘米,很像农家长条凳的面板,想必“板凳龙灯”的俗称便由来于此。每块板的上面安着一段弧形的、竹札纸糊的彩绘龙身,里面装有可随时更换的烛台,一块板称为“一桥灯”。每桥的两端各有一个直经4到5厘米的园孔,用坚实的园木棍子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义乌兵样

戚家军

分类: 故乡行
  今年初,大河影视公司投入巨资的电影《戚家军》,在横店影视城开机拍摄,义乌“兵样” 四字日见传媒。什么是“兵样” ?“戚家军” 、“义乌兵” 、“戚继光” 三者之间又是什么关系?这一切均可回溯到十分遥远的年代......

  春秋时期,越国都城诸暨(一说会稽),及与之近在咫尺的义乌,处于越国的中心地带。吴越两国连年征战,造就了义乌人犷悍飞扬、坚毅勇为的性格,该地民众尚武、习武更是蔚然成风。卧薪尝胆的故亊,已无需赘言。值得一提的是,消灭秦军主力、推翻秦王朝的项羽的骨干队伍--“江东八千子弟”,亦多为乌伤壮士。
 
  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宗泽(1060—1128年),为义乌石板塘人。在北宋王朝覆灭之际,宗泽临危受命,留守开封,力主抗金,孤军浴血奋战,震撼河朔军民。溃散在河朔各地的北宋残兵及各路义军,约200万人迅速团聚在宗泽旗下。从开封至黄河南岸建立起纵深防御体系,卓有成效地阻止了金国骑兵继续南下,确保初创的南宋王朝偏安一隅。
 
  在这一片大好形势下,宗泽殚精竭虑地筹划着北伐。他连续二十四次上疏高宗皇帝,乞回銮开封主持北伐大计,也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骆丞檄书

《咏鹅》诗

分类: 故乡行
  乌伤子民,自古“耕读传家”,十分重视子孙的儒教科考。今天被义乌人尊为“博士菜”的霉干菜蒸肉,便是极好的佐证。在过去漫长的岁月里,乌伤学子们青灯黄卷十余载,终于带上母亲做的一竹篓霉干菜肉(在雪里蕻菜干里,夹上大肥肉或五花肉,反复蒸透而成,曾是当地农家能提供给学子的最好菜肴)和一大叠未去麦皮的麦粉饼,长途跋涉到京城,硬是要考个进士回家。
 
  自唐亁符三年(876年)楼颖考中进士,至光绪十五年(1889年)朱怀新止的1000余年间,义乌县共有进士182名。其中宋景祐元年(1034年)至咸淳十年(1274年)的241年内,有进士135名,而当时的县人口还不足八万人。至于当代吃霉干菜肉的学子成为院士、博土、教授、工程师的,则不计其数了。
 
  这片贫瘠的丘陵,却是“崇文重教”的沃土,历代人才辈出:“唐初四杰”之一的骆宾王,宋代抗金领袖、名将宗泽,元代纂修《宋史》、《辽史》、《金史》的总裁官黄溍,明代《元史》主修王祎,明代抗倭名将吴百朋,金元四大医学家之一的朱丹渓,直至近代的陈望道、吴晗、冯雪峰、刘朝阳、季文美、楼维秋、王选……
 
  骆宾王(619-687),字观光,今义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鸡毛换糖

“敲糖佬”

分类: 故乡行
  “叮咚,叮咚”,拨浪鼓声在村头响起了,孩子们赶忙将家里屋檐下、墙角落用二三根稻草扎着的鸡毛、鸭毛或鹅毛拿出来,与“敲糖佬” 换糖。孩子们围着“敲糖佬” ,小眼睛瞪着放在竹制扁盘上用红糖熬制成旳大糖饼。只见他一手持着刀片,一手握着长方铁条,随着铁条敲在刀片上发出清脆的声音,一小块、一小块的糖就从大糖饼上分割出来。“再给一块好吗?”“多给一点嘛,我家是鹅毛呢!” 在孩子们的一片喳喳声中,“敲糖佬” 总是尽量满足他们。于是孩子们边嚼着糖,边轮换着揺动拨浪鼓,雀跃欢叫着:“换糖,换糖,鸡毛换糖啰” 。走到村外的时候,“敲糖佬”便收回他的拨浪鼓:“回去吧,大人要记挂的”。可孩子们依旧要跟着,“敲糖佬” 不得不放下担子,许诺道:“马上回去的,每人再给一粒姜糖”......这幅我孩提时的风情画卷,留给我的记忆是那样清晰,一切仿佛就在昨天。
 
  早在清乾隆时,义乌县就有农民操起这“敲糖佬”的行当了。每年冬春农闲季节,他们肩挑“糖担” ,手揺拨浪鼓,用本地产的红糖熬制糖饼或姜汁糖粒,串村走巷,上门换取禽畜毛骨、破衣旧鞋、废铜烂铁等,博取微利。清咸丰、同治年间,糖担货色增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