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淅淅沥沥
淅淅沥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887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Tell me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news

访客
加载中…
songs
好友
加载中…
也喜欢的
博文
(2008-06-22 14:14)
标签:

杂谈

 大约半年都没有上新浪博客了。o(∩_∩)o
原因是我换了新的了:http://iamdrizzle.com 
自己独立的总比新浪限制的好吧。正好空间也可以用来做其他事,也算物尽其用了。
刚才看到一位网友说我的linux水平垃圾,我承认,的确如此。但我现在已经转到linux阵营了,我用的是archlinux, gentoo和ubuntu。 有时候也用bsd,debian,suse.不过,linux很多软件还是要在网络环境下安装。因为有些包具有依赖关系,没网络不行啊。这也算是linux不方便的一点了,因为至少对于我来说,并不是随时都是接入网络的。
不过话说回来,linux确实是一个很稳定很强大的操作系统,更重要的是,他是开源的。前两天,我把所有软件都安装完了,很爽!
就此打住了,估计以后是永远也不会再上新浪博客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2-31 14:10)
标签:

杂谈

 大家以后注册域名别去易名中国,也别去第二域名了。一旦你搜索了一个很好的域名,他们就记录下来,立即注册,很无耻。
  我以前搜索了一个很好的域名,当时没有注册,心想第二天再去,趁好把钱也汇过去。没想到第二天竟被注册了。
  前几天,又搜索到一个四个字母,很有意义的域名,竟然又被易名中国抢了。你们太无耻了,抢客户的东西,真的让人受不了。
  大家以后别去那里了,尤其是易名中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2-16 02:09)
标签:

其他频道

 觉得该离开了。
新的博客地址是:http://blog.sina.com.cn/grassleaves
大家快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8-12 13:15)
  昨天再次和爷爷一起劳动。任务是打烟叶。这是一件脏活。
  午休後,大约4:30,我们到田野中去了。外面很美,到处郁郁葱葱的。我情不自禁地,把IPOD挂在耳边。
  下午不热,清风拂面。以前我是不信田野里面庄稼会飘香的,但是这次我信了,因为我闻到了了一种很清新的气味。那是绿色植物清新的汁液。
  农车在向东北驶去。东北是一座山,这山不小,也不是太大。山下是一片又一片的苹果树和杏树、柿子树。树中,隐约着几户人家,他们是果园主。
  山半腰,是梯田,可惜已经荒芜,全是一些杂草,或是酸枣树之类的。山上,只有孤零零的两颗柏树。如果我也学朱自清《荷塘月色》的话,我会说,那就是一对情人。
  东北地只有稀稀拉拉的二三十株烟草,今年开始时干旱,后来又多雨,把烟草糟蹋得不成样子了,许多烟草都死了。不过,红薯长得倒是挺旺的。
  地边是一条很大的沟壑,大约有几十米宽吧,恰好在那里分叉,有如一个人字。这里视野很开阔,远山连成一片,近山就在眼前。往南望去,是一个村庄。
  把东北地的烟草打完了之后,我们到西北地去了。这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点此下载《风筝》07年08月号
 
《风筝》第一期发布了,名字是随便起的,仅仅是一个代号而已。就像我们的名字,是没有太大的意义的,因为原本人们就没有名字。
  两天熬夜制作,搜集资源,做出了这样一本杂志,内容可能很垃圾吧,但毕竟是自己的心血,希望大家支持。真的,很希望大家支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前一阵在寝室,我们一大帮“圈”内人士在兴致勃勃地讨论着中国的教育问题。说我们是“圈”内人士,是因为我们这学校说白了就是个人圈。如果您的智力达到了还可以理解猪圈是什么东西时,那么恭喜您,您明白我的意思了。
  此讨论皆由我引起,确切地说,是我那句“中国人天天都在做学问,但究竟有多少人用自己的学问为国家做出了贡献呢?”引起了这场1对3的争论。您可以明显看出我就是那个1.因为我们中国人做什么都要争个1;其次,人总是以自我为中心的,所以要把自己放在前边说.;再次,中国的教育是不允许大家说那么多坏的。
  如果我说谁的嘴如冲锋枪时,您肯定笑我说,这都啥时候了,还用这又老又破的比喻。那好,我改了,寝室的小L嘴如弹弓,向我弹来一句“啥东西!”。别说,这弹得还不轻。皇帝杀人好歹也有个理由,然而小L已经不需要给啥理由了,可见小L比皇帝还要暴劣。我接着问,为什么我说的不对?
  这时,我脑海栩栩如生地浮现出两个画面:1,一个天真可爱的小男孩指着几只萤火虫说,妈妈,萤火虫的肚子为什么一闪一闪的呢?2,某负剑徒弟跪在持扇掌门面前,大声地哀求,师傅,冤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刘晨,1996年进入IT业,从程序员干起。1999年,在“群情激愤、血气方刚”之下开始与朋友一起创业,建立技术团队,担任技术负责人,规划生产线,并获得两轮海外融资。现在公司已小有规模,但身为老技术员的他经历几次招聘后,发现现在程序员水平堪忧,于是他想告诉大家——程序员如何铺就职业坦途。
三大原因阻碍进步
一、 不扎扎实实地钻研理论,打好基础。虽然很多程序员也读书,但读的大多是比较热门的所谓的“技术书”,业界吵什么“单词”,他就读什么,但理论基础不牢、功底太浅的缺点却不去修正。例如,一些程序员和大学生成天读NET.、J2EE、Ajax之类的书籍,但关于数据库原理、数据结构与算法等基础理论,却一窍不通。甚至还有些学生不好好学习学校规定的课程,却到外面参加培训机构培训。
二、 敬业精神差,程序漏洞百出。很多程序员工作带身不带脑,边写代码边上网聊天,程序漏洞百出。很少考虑程序问题带给用户损失,给公司带来负面影响,很少研究自己的代码能否进一步优化,总认为代码只要通过编译就OK了。
三、 过于频繁地跳槽,没有长期规划。刚踏入社会,就成天想着房子和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8-10 18:09)
  今天听了S.H.E的《借口》,感觉特别好。因为我感冒,有点想呕吐,作为催化剂的《借口》,帮了大忙,结果是我呕吐了,就像刚才说的,感觉好多了。
  我想,我说你们这《借口》好听得没有人有借口说它不好,连你们自己恐怕也没有借口说我说的不好。有了,那就是开头听起来像周董的《忍者》。但是从整首歌看来,似乎三个主唱并没有任何忍者风范,倒是各个快不琉秋的,一会换一个。
  让人惊讶的是,忍者怎么那么快就从伊斯兰堡蹿出来,跑到最后的战役中去了。如果你看到一个忍者不是一袭黑衣,一把利剑,而是迷彩服一套,外加一直机关枪,你也会感到惊讶。
  一个战场上的人能耐下心来拿着手机,对爱人说1943句对不起,并且还想“简单爱”,也着实不容易。不过结果恰恰出人意料,他们真的简单爱了,仅说了一句“我爱你”,之后被人一枪打死,远远地有人喊:“我毙你!”他的爱就这么简单。
  斗牛的人被牛斗,结果牛把此人撞到了护栏上,还是“龙卷风“似的。这个人很不幸地死了,过去斗牛的影像想有都没有了。
  说不定此牛还是此人的爱牛呢,此人斗牛前,亲了此牛一下,并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8-01 16:35)
标签:

一盘菜

分类: 文章
   爷爷已经六十多岁了。他是一个很瘦的老头子。
  我总觉得,和爷爷在一起是无拘无束的。这种感觉在爸爸妈妈面前不曾有过。因为爸爸妈妈毕竟是“聪明人”,你说的什么他们都知道,而且他们总认为自己在各方面都要管好自己的孩子。
  而爷爷就不一样了,爷爷是老农民,没文化,很多东西都不懂得。因此,我能说给他很多东西。大家知道,当人受到肯定时,是很高兴的。我就很高兴。
  爷爷平时脾气很好,不会生大气,即使生了,也是很快就平静了。我和他差不多。
  我们一起这样,已经度过了4年左右了。
  我总怕失去亲人。姥姥去世时,我还小,什么都不记得了。但我知道的是,小时候,他会给我“变”东西。老人们走路是背着手的。姥姥背着手走到颤巍巍走到我面前,呵呵笑着说:“给你变个东西吧。”我当时觉得她很神奇。因为我总能从她手中接过一支好吃的棒棒糖。因为我的小,那时,姥姥的去世,我是没有承受什么的。但想到爷爷,我就感到一种莫名的难过了,他有肺病,有时会很严重,整宿整宿地咳。他咳的时候我是最难过的。
  我有时候真希望时光就这样定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7-27 10:52)
标签:

独处

小时侯

分类: 日记类
  一个人在家,是很无聊的。况且总是一个人。下雨天,如果身边有人的话,会很温暖;没人的话,会很落寞。
  我会想起身边的每个人。我的父亲,我的母亲,我的所有亲人和朋友。
  我小时候是不喜欢父母的,因为他们喜欢打我。哦哈,那时真够受的啦。我做错一道数学题,如果敢和父亲顶嘴的话,他就会很生气,然后就把我的练习本撕碎。我的妈妈呢,也是很严厉的,邻居家曾经养了一些可爱的小鸭子,我们很喜欢,于是我和小伙伴不断地在水中玩弄那些毛茸茸的黄毛小鸭,结果它们都淹死了。我被罚跪在地上,遭到妈妈一顿痛打。打完后,妈妈抱着我,很心疼地哭了一顿。
  当然,我是不喜欢挨打的。那次,我不知道又犯了什么错,惹恼了妈妈。妈妈狠狠批评了我,我也很生气。在上学路上,我拾起一块砖头,向后砸去。就是为了解解气。结果我没发现妈妈还在后面,幸亏没有砸住她。然后他发疯似的赶着我,要打我。我又怕又恨啊。
  不知道为什么,小孩子们总是怕挨打的。我小时候就怕得要命,觉得那就是大祸。其实不管我犯什么错,他们都是最疼我的。即使我犯了弥天大罪,他们也会认我这个儿子。我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