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强烈义愤---收到朋友邮件 

     新华网四川青川5月19日电(记者储国强)为确保大灾之后无大疫,四川地震重灾区青川县开始捕杀全县犬只,保障灾区群众身体及生命安全。

      据青川县抗震救灾指挥部介绍,'5·12地震'发生后,全县大部分犬只无人饲养,它们四处流浪,容易与人争食,乱拉乱排,污染环境,咬人伤人,危及群众安全,传染疾病。为此,指挥部决定集中时间、集中人力对犬只进行集中捕杀。
  这次捕杀犬只行动主要由青川县公安局、各乡镇党委政府负责。各乡镇以派出所为主体,组织民兵成立捕杀队进行捕杀,疾控防疫部门配合,做到应杀尽杀,捕杀后进行消毒深埋,杜绝流行疾病发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4-29 23:09)
标签:

杂谈

2008.3.22记梦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2008年3月15日记梦

                       池塘,巨鱼与小花豹

 

一个美好不可多见的池塘,方圆不足两亩。对岸是蒲棒菱角与蒹葭浮萍,我的岸是硬熟土,照例是长了几百年稀疏的细牛毛草,地藓绿茵和微植物,开好些簇拿放大镜才看得清的各色小花,通常是浅黄、白色和淡蓝色三种。这就是亲人的岸。如对面的岸,你是站不到水边的。

 

天光照例是祥和的那种,蓝色偏黄,合成一种青色的柔和天地,池塘水不是山泉渊濠那种清澈见底的,这水呈现淡黄绿色,不是腌臜水,而是富含藻类和浮游生物的那种。

 

我就站在这样岸边,身右蹲着个动物,我看不见,好像是狗那样,但不是我带来的,我并不养狗。没条件,也不让养,因为我喜欢的狗,必须是像狼那样的大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2008年3月12日记梦

 

我每天经由正阳门大街、天桥儿,到永定门大街往来,没有車舆,均是徒步,乐此不疲。

例行是到永定门外一个不知名的荒野里,挖洞穴而已。

 

一伙不知名无面目的抽象人,全听我指挥,我按传统权且称之为“喽啰”。

 

“挖出的土怎么办?”喽啰问

我看了眼一筐一筐的土,其色深如农家肥。

“把这土按农田耕作施肥前那样,于田地间均等排列,一筐两框堆做一个粪堆那样,勿过大。”我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3/2   夢記---買書故事

 

幾乎每夜都是在整夜的混亂夢境中度過。每夜又都是指淩晨或白天了。因為生活如世事一般,早已黑白顛倒不堪。不混亂不能成夢。

 

夢只能擇其清要而記之,反之意識流也無法敍述。今夜夢境即胡亂不堪。但主題分明。因二月最後一天晚上,和朋友很不容易相聚了,綫綫說道有一本影響到她轉變生存態度的書,可以做為章詒和《伶人往事》之前的鋪墊,因為是《伶人往事》之前的伶人往事,所以這麼說也不過分吧,其內容是關於許多文化人在1949年到了臺灣,他們失去了廣袤的鄕壤,島上沒有了昔境,鄉愁中了卻殘生,魂斷他鄉。寫成一本回憶從前北平伶人們的趣事回憶錄,這書中描述眾多舊事,尤其這些人稟賦的中國文化傳統精髓,令人無限嚮往舊時悠悠歲月。這本書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2-12戊子年正月初六日馮肯記夢

今夜,又夢故鄉。夢是混亂無序,無邏輯。因為時代已太久遠,物非人亦非。但夢中依舊有故人,依舊找故人。依舊要爭舊宅舊園舊桃李杏林舊楊柳綠槐。但此類夢做了三十幾年,愈發糊塗,無法為外人道,即便醒來,千思萬想,自己也道不出個具像。

又夢見站在不是故鄉的,北京天橋附近的非故鄉的的一個房頂上,看見自己家住是臨街的勾連搭卷棚的臨街東房。我站的屋頂是東房與南房銜接的棚頂,看見路東的街面和裏面的街,已經拆殘中,卻依舊清明上河般,比較完整。我想對家人說,我要帶你們去逛逛那裏的街市。因為他們從不逛舊街市。然後一大段是,我琢磨我的那南耳房的房頂怎麼做一個頂門,這個結構和用途自有妙處,我回憶不出,目的雜亂,又不足為外人道。即便自己醒來都想不出。

隨後,夢片切換到一個火爐,這個火爐裏只有不多煤,卻是你們和我多年不用的濕煤,也許你們從不知道什麼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昨天惊悉前门外原大江胡同142号居民燕莺女士,在前天(一月七日)遭到天街置业指挥部人刘某的暴力殴打和不堪入耳的辱骂,燕莺在被打伤后报警。警车和救护车在半小时后赶到。在现场问讯中得知,打人行凶者是天街置业指挥部的,名叫刘培。随后,燕莺(后通称燕大姐)女士被送往友谊医院急诊抢救治疗。

七日下午约二点四十五分,每日例行喂猫的的燕大姐,在新潮胡同口遇到刘,刘嘴里不干不净的拦住,死活不让通过,说你他妈的别打这儿过,我让你丫挺的喂猫!燕大姐说我喂猫两年多,我招谁若谁了!随后把燕大姐承载猫粮和水的自行车踹倒,猫粮和饭食掀翻满地。口角后,刘把燕大姐推搡到到一辆汽车后面,对一个56岁的女人殴打起来。最要命的是燕大姐胸腹挨了重重的一拳,心脏顿时受不过。

110和120急救车到来时候,特带了硝酸甘油急救药。初期诊断是心肌梗死初期,血栓。

我昨天到友谊医院急诊楼看望燕大姐时候,看了她的状况(参见照片),燕大姐有心梗现像。正在吸氧和输液。

天街置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友張愛民先生的呼籲信感懷
         以下原文

向保衛北京舊城的志士們致敬

 

偶讀近史,梁老為城牆掩泣,世人以此愚,而深惡之。暢想當年,一人令下,衆人吹捧,無男女老幼,無高貴低,北京古城,慘遭蹂躪,可嘆兮。
   近日北京,以形象之因,以經濟為的,大斯拆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
紀念司徒雷登,緬懷司徒雷登
司徒雷登不单是燕京大學的靈魂 ....

 
  我實在不知道怎樣表達中華文明與熱愛這種文明之早期基督教传教士名士,及後裔們對我們民族文化的融入,認同一種感情。及後裔們對我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Letzte Rose      

Thomas Moore, 1779-1852
Sir John Stevenson, 1761-1833

 

'Tis the last rose of summer,
Left blooming all alone,
All her lovely companions
Are faded and gone.
No flower of her kindred,
No rose bud is nigh,
To reflect back her blushes,
Or give sigh for sigh.

I'll not leave the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