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樱樱
樱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1,867
  • 关注人气:3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作者简介
马宁(樱樱):山东人。出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无党派。供职单位。喜欢阅读 写诗,洗衣烧饭,仰望星空、眺望远方。
电子信箱:yxdtmn@163.com

 

 

我可能什么都想要:那每回无限旋落的黑暗以及每一个步伐升盈令人战栗的光辉。——里尔克

             

 

  他要歌唱,为了忘却真正生活的虚伪,为了记住虚伪生活的真实 ----帕斯 《诗人的墓志铭》

 

 

 湖上的芦苇已经枯萎,也没有鸟儿歌唱---济慈。

留言
加载中…
新浪微博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分类: 樱樱的随笔

一 散步于心灵牧场

 

  把钥匙放到另一人的手里的时候,一段于生活相关的内容结束了,那寒冷中挣扎太久的阳光,此刻像一条暖色调的围巾,在皮肤上充斥着温暖,这把钥匙镀上一层神秘的光圈。

 走过落满灰尘的过道,一扇门的“吱哑”,将一段岁月隔开,从一个区域到另一个区域,走过这条路,我再走另一条路,一切的熟悉都将陌生,一切陌生的都将殊途同归,一些人从这里搬走,有的去了更加遥远的地方再也也没用任何讯息,有的升迁,有的改行易辙,去了外地的人,有时偶尔有联系,总是无意中说去共同的岁月,好象除了过去的记忆,再也找不到激发情感的载体,有一次在电话里和红姐谈起她种的杏树,我说你亲手栽下的杏树每年开花、结果,一年比一年结实、粗壮,也像你的生活呢,颠簸,挣扎,奋斗,回到安宁。女人最美的年华的一部分的理想和梦幻与此有着隐秘的关联, 我没有任何理想和所谓的事业,为了活着,活着,一条路走了二十年,小镇从过去的沉寂到现在的喧哗,我骑着自行车敏捷地超越光和树的投影,梧桐树横七竖八的叶子,一点也不像归整的生活,走路的时候,我的步履也是迅疾的,不喜欢那么慢悠悠地走在人群密集的马路,只有在一间房子里或陌生的空间,才会放慢心灵的速度。

 早出晚归的工作,每天清晨的六点钟,就起床上班了,尤其到了冬天广播的发射设备要提前预热,早早得到达岗位,周身沉浸在快要散去的黎明的喷薄中,光线渐渐呈现从黑到蓝到青到白的色变,整个院落也从黑夜醒来,楼道的灯亮了,主妇开始做早饭了,六点三十分,激扬的广播序曲开始后,我开始洗脸,梳头,烧水、拖地。我习惯了一个人值班,在一个地方呆久了,连一间空洞的办公室也有了灵动的气息,女孩子的脂粉气带着一股淡淡的哀愁,茉莉花的清香和清晨的问候一起袭来,我打开一本书,一只鸟儿醒来,警惕和期望的鸣叫,一屡阳光落满我乌黑的头发,楼道里有人陆续走进来了。

   晚上。属于自己的世界,我多喜欢那种孤独啊,雅坤、贾际的默契配合而又大气、天成的播音风格让我着迷,现在我很少在广播和电视里听到这样沉着朗朗的声音了,生活的角角落落都被乌烟瘴气的鬼脸和没有节制的欲望淹没了,掀起窗帘的一角,漆黑的世界流淌在无可预测的明天,肯定还有一些嚣张和紧张不愿消散,像鬼面的獠牙,紧靠窗户的是一排杨树,衰败的叶片的抖动随着瑟瑟的风声传入耳朵,屋后水塘发出浮萍聚散的腐朽气息,偶尔会有一条鲤鱼跃出水面,高不过半尺,顷刻又被自己狠狠地摔进水底,偶尔听见散步的人,在议论什么,空调的冷凝水滴落草丛,秋天来了,是夏季刚刚过去的初秋,天空的高远越来越明朗,路上没有那么的车辆和人,田野成熟的迹象和冷却的风渐渐逼进,男朋友要去外地读大学,我挣扎起伏在离别的悲伤和绝望中,那时还年轻,好像有能力去承受分离的痛苦,我知道那分离是暂时的,我的单薄是要为未来承担重量的,这世间从不存在永恒,心灵的牧场才是永久的港湾。

 直到有一天,我从花丛中站起来,我老了,好像所有的痛苦都那么容易消逝和离散。

 

二  暗夜的微光

 

  我不可能,永久地沉浸到黑暗里,在黑暗里呆地太久了,呈现出一种病态,我喜欢上了黑暗,可是又有谁不喜欢光明的照耀和指引呢?是不是,生命就要在黑暗里结束了呢?,小时候,我最怕黑,怕走夜路,妹妹去小朋友家玩了,我去招呼她回家,一路上,听着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院子里盛开的夜来香花丛,影影绰绰,就觉地是魔鬼的影子,在向我示威,我听到妈妈的喊声,猛地一个激灵,那声音把我推入更加巨大的恐惧,院子里有一口井,早就荒了,白天从井口望进去,班驳的青苔涂满四壁,水不过半米深,一只小鸡的尸体隐约可见,夜晚这口井张着它的大嘴巴,吞噬黑暗,它是缓慢和贪婪地将那些黑装进去它的大嘴巴去的,塞的满满地,发不出任何声音了,我熟悉地躲避它,就像在白天,我敏捷地跨过这口井,跨过的距离比井口还长许多,我得意洋洋,我是怎么和妹妹走回家的呢?也许是飞着回来的吧!杨树叶子在风里喊叫,夜色中,杨树叶子变成了黑色的小旗子,路灯下树枝的影子,随风摇摆,变换出各种造型,那造型肯定是可爱极了,漂亮极了,我想仔细看个究竟。仿佛那儿凭空出现了一片海滩,或者是童话里的城堡,真想停下来看一看啊,可是我不敢多看一眼,好像多看一眼,那海滩就把我掩埋、那城堡就把要把我吸走,让我成为一堆碎片和血水,我再也见不到亲人了,我快要哭出来了。

 妹妹的鞋带开了,让我蹲下帮她系上,我不想耽搁一点时间,好像我蹲下去的瞬间,世界转眼就消失,那是心里的极度恐惧感膨胀的结果,我拉着妹妹胖呼呼的小手,一路小跑,整个世界都淹没在黑暗中了,空旷的操场,操场上的灯柱刺向无边无际的的黑暗,那点儿光和黑夜比起来太微弱了,甚至有点可怜的柔弱,风雪把那光线吹得更细了,白天肃穆的会议室,几排简朴的平房,在黑暗里呈几何图形面目狰狞,我只顾低头着头走路,前边是单身姑娘的宿舍,灯光格外明亮, 她在灯下读书学习,和不久就要成为她丈夫的那个男人说话,那时的女孩子感情生活真纯洁,只要是你见到他们在一起的身影,那他们保准就是一家人了,好象他们很早很早就认识了,那么信任地就怕自己交付给对方了,而且一交就是一辈子,他们不会因为一栋房子和闪光的钻戒忧心忡忡地煞费苦心,他们举行了简单的婚礼,不久他们家有了一个胖娃娃,虎头虎脑的样子惹人喜欢,差不多和贴在墙壁上的计划生育宣传画上胖娃娃不分上下了。她年轻蓬勃的生命在光线下,增添了妩媚和娇羞,茶杯的热气在光线里蒸腾,一圈一圈地缠绕着,我终于见到自己家的灯光了,我高兴地喊出来了。

  是从什么时候起,我再也不害怕黑暗了呢?我不得不走夜路,电视节目要在午夜结束,冬天的夜晚,街道沉寂地要死去了,午夜的风声,加剧了黑暗锐利的怒吼,我矫健的双腿把车骑地飞快,又飞了起来啊,我变成了一个舞台上的特技演员,身轻如小燕子翩跹,晴朗的夜空绽放出蓝莲花,仿佛漂浮在大海上,有了诗意的浪漫和忧伤的调子,对了,是蒙古长调吧,辽阔、深邃,高亢、哀婉。我都有点嫌弃这段回家的路太短了,我不怕黑了,倒是害怕精神失常、无家可归的流浪汗满嘴的胡话,黑夜里他们“出师未捷身先死,常使英雄泪满襟”的悲壮和沧桑,让我又徒然产生了恐惧,我刚刚从一场内心的灾难里醒过来,平复创伤的过程就是和黑暗搏斗的过程,有时黑暗压地你透不过气来,有时,你又占了上风,几个回合下来,你已经筋疲力尽,温柔地心底,长出了杂草,黑色的河流腐蚀无辜的心田,我用劲全身的力气,把黑暗的鬼影推了出去,我把耳朵用耳机堵上,音乐让我暂时忘记了身处浓重的夜色里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 你对自由的向往/天马行空的生涯 /你的心了无牵挂 /穿过幽暗的岁月 /也曾感到彷徨 当你低头的瞬间 /才发觉脚下的路 /心中那自由的世界 。。。。。。
 
     我的泪水流了出来像光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3-13 12:37)
标签:

杂谈

分类: 樱樱的日记



一 ‘给主要领导服务,是记者的荣耀’听到先进的发言,我的脸都替记者红了。

二   我给冯姐说;除了新衣服,我喜欢一切旧的东西,但这怀旧,像许鞍华导演所说是理性的怀旧,我想它仅仅止于一种可靠、温暖的气息。

三 “对自己,有尊重,不苟且。对他人,能尊重,不霸道。”

四;家门口来了一个同时卖地瓜、土豆 、 洋葱  、山药的商贩,我各样买了几斤,也许这几样菜没有受到污染了,再就是我看到它们憨厚的样子,想像着农夫从深厚的、黑暗的泥土深处刨出果实,心里是否有种欢乐呢,看不到的事物呈现出本质的存在感到真实力量和惊喜。

五: “只有上升为文化,才能免于速朽的命运;文化只有还原为生命,才能不成为人类的枷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3-12 21:39)
标签:

杂谈

分类: 樱樱的诗歌

是什么,让她厌倦, 孤独地分裂

一个不善于观察和表述的人,想寻找

浮沉遮蔽的青天白日,她如何找到;

大嗓门说话的人

让聒噪的世界更加混屯

政府的大门外

聚集想和长官通话的平民

他们要把冤屈和压抑

在这一日

像柳絮那样从春天开始沸腾

有一次上班的路上,她突然

也想加入这个队伍

她穿着墨绿色连衣裙

一双时尚的马丁靴

怎么看都不像窦娥

连她都怀疑

自己是否真的经历了一种叫做

物质的生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3-09 10:27)
标签:

杂谈


我没有必要为讨好看客而虚伪的过活。  安吉丽娜。朱莉



有些评论把我说成是最伟大的女演员,我认为这是愚蠢的,因为它把包袱和责任推给了我,我不能接受,有风采的人,有自己的原则,一个女人的迷人,一半来自她的幻想

----   费雯丽

 

狗从来不会咬人,只有人才会。----  玛丽莲 。梦露苏菲。玛索

她是真实、可爱的,能和观众互动,所以才能成为大众喜爱的明星 

2002 年,她怀孕4个月。在晚归的路上,她被专抢名车的歹徒跟踪,快进家里车库时,被歹徒胁迫交出钥匙。“我不想让他们认出我是谁,所以,我用头发遮盖住我的脸说,请不要伤害我,我是一个孕妇”。考虑到家里孩子的安全,她让歹徒平静下来,并告诉他们怎么使用这辆高级轿车的钥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3-07 16:42)
标签:

杂谈

分类: 樱樱的日记

 我的朋友郭香在敬老院,不学雷锋的日子,她一直在学雷锋。





  这些日子我老为一件事情纠结,我下班回妈妈家的路上,有一窨井盖子被盗一月有余了,我每次看着那个马路陷阱心里就紧张,从井口往下看,深约一米,里面布满垃圾,大冷天的夜晚要是掉下人,真是受罪和恐怖,旁边正好有一眯缝着眼算卦的先生,我说你看这井怎么没人管呢!他说已掉下好个人去了。

我一回到家,脑袋就是掉下去的人挣扎镜头,为了安心,我想我还是打个电话吧,该给哪个部门反映呢?城建吗?明天问问。能解决更好,解决不了,我就不在想了。

  这不是学雷锋,而是非常非常需要做的一件事情,就像你乘公共汽车,不自觉地就站起来给老人和抱小孩的让座位,你知道抱孩子乘公交车是什么感觉吗?你是不是也想到自己老态的那一天,你就会自然地把座位让出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3-05 09:21)
标签:

杂谈

只有你 

 

给你吧,这颗滚烫的心

只有你,才可以将它荡漾

成花园的清风和蜜糖

 

拿去吧,我这颗滚烫心里的全部秘密

只有你,洞悉了它险峻的冒险

那么富有忍耐的一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陈旧的事物 , 让时光逆流

 

 

陈旧的事物,让时光逆流

老照片、 老房子,老故事

老去的让岁月具有

可靠、仁慈的胸怀

翻阅一本旧的诗集

想起往昔

我默默地朗读

 

空荡荡的值班室,

录音机反复播送着一首老歌曲

弥漫背景音乐

起伏 、舒缓

 

窗外,秋天的夜空

比山冈还要沉静

使我不敢再多看一眼,

纸上的史诗和传奇

和现实背道而驰

 

诗人 ,让人世

别离和受伤的心

诀别于自己挽起的绳索

这让我感到压抑

我丈量着从椅子到门的距离

恰巧一面镜子

浮现年轻的脸,这张脸干净

还没有涂上掩盖皱纹的油彩

 

十九岁,我还不曾懂得

人们要经历什么样的苦难

才可以看到未来的灵光低徊闪烁

而有的人,从来就没有未来

就草芥一般消失地无影无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3-01 09:09)
标签:

杂谈

分类: 樱樱的随笔

剪纸

 

 

梨乡手艺人在文博会展示面塑技艺

 

                                            剪纸


一张彩纸,用剪刀几经裁剪,便会成为滚球的狮子,憨态的熊猫……一般都是妇女们剪,也有男人们爱好的。春节剪幅喜鹊贴窗花,平时剪只燕子做鞋垫,在农村布置婚房时,就剪喜连连、万不断、观音送子,红红绿绿,雅俗共赏。

 

 

虎头鞋、虎头帽

农村妇女为了让孩子长命百岁,特意将脚上穿的鞋子和头上带的帽子做成老虎的样子,既美观又实用,体现了梨乡妇女的聪明才智。此工艺都是母亲向女儿言传身教,将几样花布拼接而成,虽然粗糙,但充满了审美的情趣,随着物质的丰裕,自己动手做的越来越少。

 

葫芦刻画

在坚硬的葫芦上,用特制的铁笔刻画上八仙过海、福禄寿三仙、松鹤延年、金鸡报晓等图案,线条精细,活灵活现,是一件精美的手工艺品,其作者就是陈金泉先生,作品在省市报刊登载后,求购者络绎不绝。

 

石刻

郭继勒先生酷爱书法,曾多次获奖。后对石刻产生浓厚兴趣,经过艰苦努力,创造出一套凿刻大理石的艺术,大小不一的钢錾,犹如他手中的笔,点提竖撇,像狼毫般精细,使字就像长在石头上般有神,受到社会各界的好评。

 

核刻

岳希明是流坡坞镇苇子初村,从小就有写写画画的天赋,长大后对桃核雕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只一会功夫,一只活泼灵动的小兔子或一只顽皮滑稽的小猴子,就活活脱脱地放在你的手上。1993年参加市民间艺术展览,曾荣获二等奖。

 

木板刻字

河流镇烟花陈村陈玉岗,能写一手漂亮的毛笔字。后又迷恋上木板刻字,经名家指教,进步很快,他刻的字凸凹有度,点捺有神,在行内独树一帜。他制作的匾牌,成为开业庆典的抢手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2-29 20:48)
标签:

杂谈

分类: 樱樱的日记

 修订续写文化志是一项浩瀚,庞杂、繁琐、严谨  、归整、费心、费力、 清苦的工作,考验一个人的耐心 、毅力,还得有为人做嫁衣的胸怀。

 

  领导说”等以后文化志出版了,书作者有你名字,你也是名人了,我调侃地说“等俺出名了咱文化馆就装不下俺了,你没看到吗?名角都耍大牌”领导:哈哈哈!

 

  我想尽快地梳理完,我的能力有限,一心不能二用,早点弄完,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现在回家后,晚上读一首诗歌,感觉解除疲倦地惬意。

 

 今天在艺术团获奖剧目的资料里 “揭露 、批判 、文革前、文革中 、文革后 ”这样的字眼都去掉了。

 在文化馆参加节庆文化活动一章的资料里,“某年某月,举办世界人口日和《公开信》发表三十周年庆祝晚会”。

 在公开信前边加上“计划生育”四个字。中国独有的特色。

 

 文化馆和艺术团同租的一层楼办公,往往是我和办公室另一个整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小同事刚进入工作状态,弄这文字,虽不是文学创作,但也需梳理、思考,一个安静的环境很关键。可是人家也是工作时间啊,排练小戏为了演出啊,演奏啊,扬琴、 坠琴  、萨克斯 、  笛子、  黑管什么的都上来了,那小伙子的唢呐吹地你心神不安,今天那兄弟到我办公室串门,我说,你们太闹了,他说:姐姐啊,这还不叫闹,等练武戏,锣鼓 、铙钹都上阵整座楼震天响,小伙子也说:他们自己也觉别扭,打击乐和管弦乐混在一起,闹心的很呢!好在是他们下班早,下班后,我在办公室多呆半小时。

以前在电台值夜班时,太安静了,整个楼道里就自己,有时突然恐惧,就把歌曲的音量放地挺大,让声音驱赶一种情绪,生活和你捉迷藏,安宁、喧闹,从未止息,又有谁能看到未来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樱樱的诗歌

信札  春天的雷霆

 

最深的相知

是可以放心的沉默吗?

如果是

我愿意和一株植物践守诺言

如果是

我愿意和一缕春风缠饶岁月

黄昏的光阴降落

黎明的光阴升起

 

现在我更害怕

说出的词语,让不幸蒙尘

现在,除了爱你,我一无所有

除了想你,我对人世

这唯一的奢求

哦,就要炸烈春天的雷霆

 

信札   寂静的流水

 

有些爱是无法说出的

就像世界上所有的事物

都有无法说出的存在

 

无法说出的爱

是隐忍的爱

难道颠沛的错愕

不是命运的力量和苏醒

 

无法说出的爱

是俗世渴念的温暖、

难道那寂静的流水

不是高山永恒的诉求和朔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