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志勇
李志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6,762
  • 关注人气:60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诗集邮购公告

   我的首本诗集《绿书》由重庆大学出版社出版发行,是《汉诗》文丛中的一本,收有1994年至2009年的大部分诗作。定价30元(免邮资),邮购方式:

  可短信与本人电话13909411523联系,或微信支付,微信号即本人手机号。并请及时告知详细通讯地址。

 银行卡支付方式:中国农业银行,卡号:6228484050629756413,户名李志勇,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甘南州分行营业室。

如没收到诗集,请及时告知。

本广告长期有效

 



诗舟爱心行动博客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7-12-12 07:49)
分类: 另外的诗


    墙壁上钟表像是一个内部空着的鸟巢,等待着。
    鸟,体型像是一粒麦粒。鸟的源头,可能就在麦地。
    在那里,麦粒向一个幻想被奉献了出来。 
    在那里,仍悬浮着过去匠人们给鸟架起的古老桥梁。
    那桥上,它的踪迹可能正是我们存在的痕迹,而不是鸟的。
    墙壁上,鸟只懂得攀爬,鸟只懂得歌唱。                 


                                                                                2017年11月作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11-30 07:48)
分类: 2006后的诗作
 


灯焰就像山峦,顶峰处也是蓝色的。在那山脊上
也许也有积雪,有一些岩石,散发着光芒
在那山脊上可能也有人站着,远眺着天空的边际
太阳还在很远的地方升起落下,落下升起

灯更像是专门为了锻造什么而做的一个
火炉,深夜中,一个身影一直在它旁边忙碌着
挖掘的人,逃生的人,写作的人,都在灯边
灯能为所有幻想燃烧到天亮

灯担负着自己光的重量,静立在桌上
在灯焰中,人几乎所有的油都燃烧着
当它耗尽,一切也许就会呈现另外一种面目
但那,仍然还得通过灯来辨认

通过灯,事物把影子留在墙上,甚至灯自身
都会有一道影子,因为光的存在
灯走出屋子。灯上到高山之巅。灯来到了海上
闪耀着,也渴望大海枯去,渴望着水的宁静和冰凉


                                                               2017年11月作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11-17 07:51)
分类: 2006后的诗作
星球仪


作为星球,巨大、沉重是必须的。至少,当它碰到
我家门框时不会碎成一堆粉末,而是依然还能继续
按自己的速度旋转着,依然能运行在它的轨道上
我一个人,端着星球仪走进了自己屋里

屋里近似真空的空间,让它微微闪着亮光
如果再多一些星球,就能建出一条银河了
没有大气层包裹,当我的手触摸它时已不会燃烧了
我摸着那些无名的山峦、湖泊和群岛,像摸着

一种古代的盲文,里面或许就有真理,而我还不能
把握。有些山峦正在崩塌,而有些崩塌可能就是
建构。一些湖泊,里面的水只存在于闪耀中
可能并没有实体。群岛则几乎只是些指肚下的感觉

只有允许我们幻想,我们才能认识它们,并通过它们
构想各自的一个宇宙。只要允许我们幻想
我们也能制作它们,至少能够做出一个星球的
模型,做出一个宇宙的模型,来认识窗外的街道

认识窗外的田野、天空。那里,一片旷野敞开着
有一棵树,一个人。更远处是一些星球在空气中
缓缓地移动着。我们在田野这边静默着
如果我们能写下点什么,就几乎永远都不会消失


                                                          2017年11月作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11-05 08:08)
分类: 2006后的诗作
石头


应该把石头,拿到空中最高的那位神面前问一下
我们还要等待多久。没有什么是无限的
无限也有一个存在的场所,它比无限还要大些
石头,可能也是这个场所的基础,坚实、沉重

当你随意敲击任何一块,都会发出一种
公正、冰冷的声响。我们继续等待着
而广场自己伸向了石头。雪也伸向了石头
仿佛石头就是真理,它们将跟随石头进入远方

把许多词语刻在石头上,石头仍保持沉默
石头有它自己的符号,没有人能读懂所以也没人
发现过,只石头自己向旷野寻找着自己的源头
那里每一块石头,对于人或神,都是一种界石

应该把石头带到家里,带到飞机上或某个密室里
许多石头,被安排在旷野,被浪费,被搁置在
荒山中,它们所有的热量都已被风吹走了
人们使用的只是石头的基础,石头的光亮

石头是冷却、凝固了的火焰,石头不会碎裂
石头是人们附近最为宁静的事物。我从一座山上
走下来,离开山上的石头已经很远了,已经来到
屋里了,仍然还能感到石头那种伟大的冰凉


                                                         2017年10月作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10-23 07:45)
分类: 2006后的诗作
望远镜


通过望远镜,也许能看见死去多年的亲人
不管多远都能看见。一本书离得很远,在另一座
城市,但是用望远镜也能读完,甚至还能找到
一张作者的脸来,看到他头脑中正在构思的东西

一条冥河横在我们和死者中间,通过望远镜
对岸也能看到我们这里。生者和死者
都沉默无语,都在用相同的方法调试着镜片
在最为精晰的时候,许多人可能已不敢观看

因为你耗尽一生试图看到远方,有人不得不
发明了它。当你把它举到眼前,观看到的也许
仍是想象出的世界。而现实,在你用望远镜
看完更多的书后,才能慢慢看到一点影子

视野,只是一种安排,一种提前给出的东西
每一个死者,最后到达的都是不同的地方
望远镜,仍然没看到全部,没看到最远的那个
地方。拿在手里的,仍然只是那个空无的视野

你一个人,走进望远镜里,在那些荒野中跋涉着
在应该回返的地方仍在续续向前。望远镜在
跟随着你成熟,跟随着你冷静。望远镜,可能也是
你的另一个大脑,是你的脚印,留在你的身后

                                                      2010年10月作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10-10 08:33)
分类: 2006后的诗作
手表


有时候手表被取下来才能看见里面的东西
它安静、冰凉,它是人的某种器官
但是离开人后也还是走动着,在桌上,声响
几乎能传到千里之外,找到它要找的那人

我的手表找到的却是父亲,是过去
几十年过了,证明手表里存在着一条长河
也许,父亲只是在一块手表下面
用钢笔画出了我的一只手臂,而不是相反

但最后被洗掉的却是手表,以及父亲
天空没有任何的变化
在父亲消失后,我的手表上,出现了一个
唯一的最后的终点。我的手表

更像是专门为石头做的钟表,在给石头
计量时间。有时候,只是表盘上那些数字
在转动,而那些指针全都静止着
手表,在腕上一次闪现的反光里像一片湖水

存在着。更多时候它不是手表而只是一种
仪器,测量我们死亡的痛苦。我们没什么
可写。所有手表都是这块土地上的。指针
每一秒钟都在走动,没有人可以帮助我们


                              2017年9月作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09-27 08:50)
分类: 另外的诗
牛肉面


    牛肉面馆里,那个年轻的拉面师已经坚持了多年,一直在构思并想用面团做出他心中的一座雕塑。他将那些失败了的、不再有用的面团全都拉成了面条。
    每一碗面都是不同的脸庞。
    人得吃下碗里反映的自己。人得翻出那面里埋着的文本。
    人也得认出哪些是面条的语言,哪些只是语言的面条。
    那碗里,像田野一样五颜六色,你的劳动的最后的果实都呈现出来了。
    对于你,那碗也像断头之人的脖颈一样安静。

                                                 2017年8月作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09-18 07:21)
分类: 另外的诗
夜间散步


    大部分地狱都是私人的,是你的、他的或者我的,里面灯火明亮,不时都有一些声音传出来。
    而公共的、集体的地狱虽然高大宽敞,却非常安静,一片昏暗中只某个角落里亮着一点灯火。
    有人把床搬出来支到几丛牡丹花旁,在夜里要陪着那些花朵入睡。那些硕大的牡丹花像一簇簇篝火燃烧着,很容易点燃别的东西。
    公交站台上几个女孩安静地等着车。路灯下她们垂下的眼皮,像春天树枝上新发的树叶。
    最为有用的,仍然不敢用。
    我完成散步,静静地站在那里。
    其它的都还在试验当中,都还在尝试当中。

                                                                          2017年8月作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09-08 07:53)
分类: 另外的诗
巨人


    一些事情确实是巨人做出的。喜马拉雅山脉是巨人堆积出的,长城是巨人修建出的,还有那一望无边的草原,上面的草也都是巨人们种出来的。他们经过极其艰辛的猎杀追捕才让所有恐龙从地球上消失了。为了给我们留下更好的一个世界,他们让好几条大河都改道了,他们建起然后又毁掉了一些城市,最后他们进入了深山。
    只有太阳和月亮还保持着最早的原初的样子,保持着最早的原初的升起落下的规律。
    我们只是出生在了他们创造出的世界里面。我们仍然依靠他们做出的东西活着。
    每天早上,我们打开电脑开始一天的工作,但是我们能做的已经不多了。世界已经成了这样,河水已经被安排好了前往大海,桦树已经被命名成了桦树,北极已经被覆盖上了冰川和白雪。巨人们并不知道我们的苦处,我们几乎无法创造东西,而一直都是在使用着东西。
    只有在语言上我们还能有所作为。当我们使用一种语言时,往往还能创造出一种语言。
    巨人们,也能通过语言从山里再一次显示出来。
   
                                                                                   2017年8月作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08-30 07:44)
分类: 另外的诗
供热公司
 
 
      天气已经很冷了,但是还未供暖,房子已经快成了冰窖。窗户玻璃,在寒冷中变得更为透明,像某种仪器一般,能看到很远地方的一些东西。
      有人再也无法忍受,而对着房子中冰冷的暖气片喊叫着,请求能尽快供暖。那叫声会通过暖气片、暖气管道,一直传到供热公司空空的锅炉之中。那声音远比在空气中传播得清晰和久远,他相信那声音很微弱,但也会打动供热公司。
      夜里,能听到在暖气管道的某处,还有人在叫喊着。一个女人在请求她的丈夫放过她,一个男人在大声咒骂着他单位里的领导。
      长长的夜,供热公司,汇聚了太多无人听到的叫喊。因这些叫喊,在市郊,地下那些供热管道默默伸向荒野,可能已伸到了很远的地方,伸到了大雪覆盖的草原,从那里,吸收着将要供给我们的热量。
 
                                                                                                                       2017年7月改定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