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志勇
李志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7,183
  • 关注人气:6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诗集邮购公告

   我的首本诗集《绿书》由重庆大学出版社出版发行,是《汉诗》文丛中的一本,有1994年至2009年的大部分诗作。定价40元(含邮资),邮购方式:

  可短信与本人电话13909411523,或微信支付,微信号即本人手机号。并请及时告知详细通讯地址。

 

如没到诗集,请及时告知。

本广告长期有效

 
说明:本博上的诗文只能作为初稿.


诗舟爱心行动博客
博文
(2020-07-06 07:16)
分类: 另外的诗
六月
    
                 
       人们和牦牛群,都被写作消耗着,只是还没有人能感到这些。     
       书里面的人,几乎都不会相信书外面的世界,不会相信它的沉重、它的漫长,不会相信它的存在。
       牦牛的诗:那些从地下长出的都是强大的。我们受困于草原,某些东西唯有不再顾及。老的牦牛可能更想说:不要靠语言去标示一个世界,也不要靠语言去感觉另一个世界。没有另一个世界。我们长年累月都在致力于将自己的吼声当作陈述、表达,慢慢将其塑造成一种语言。牧场上空,蓝天带来了太阳、彩虹、云朵,写作当然,也会消耗太阳。
    
                            
                                                                                                            2020年6月作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20-06-24 07:07)
分类: 2006后的诗作
枝头上


枝头上,鸟静静观望着一片空气
找着里面,可以起飞的地方
它将踩踏它们,却不会从那里掉到下面
我们,则观望着空气里面
维持我们生命的地方
上面堆满了东西,什么也不能缺少
只风能展开翅膀,能从那上面越过,能够自由
在中午,当它越过时
它只维持着它的高度
只空气,维持着我们的生命,维持着
周围的世界,不让它在某处崩塌下来


                                                 2020年5月作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20-06-12 07:31)
分类: 2006后的诗作


水车,立在岸边像是河流的一组钟表
你甚至可以把手伸进河水,调整时光的转速
时间,以及哲学在水下面,将变得更为模糊
河水冰凉混浊,推动着伸进水里的一切
只有沉重的石头,能保持住静止
但在谈到河流时,却也无法保证就能把它
包括进来。在河水面前,语言即便
是一种工具,也常常捕捞不到什么,仅仅
只是置身于河水的一种方式
由于传播的困难,鱼们都不说话
鱼们在用另一种语言。所以,河水里也
可能满是鱼使用的符号,或者河本身就是
符号之流,在大地上奔涌而下
它们的意义你还不理解,却已越来越明亮和清澈                                  

                                                         2020年5月作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20-05-30 07:59)
分类: 2006后的诗作
灾年


有的脸上,流下了三行眼泪
红色气球,像人某个空空的内脏
在街头飘了起来
有人一个人,还在攀登着街边的一座高山
有的脸上,雨珠像眼睛一样,也在
观察四周,在寻找僻静无人的一个地方
死者,很可能都聚集在街旁的山顶上
在那里注视着人们。更高处,只有气球
能飘上去,去探索和去联系
有的脸上,一切都被血遮挡着
而泪水仍在血背后,闪着银色古老的光芒


                                                   2020年4月作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20-05-18 07:22)
分类: 2006后的诗作
屋顶上


屋顶上除了鸟鸣,似乎还有一面旗帜
在风中呼呼作响
已经死去的人,都在屋顶上空化成了云烟
只屋顶上,有一种环境,能远离现实
同时还保持着事物的真实
如果呼喊声音也能传出很远
屋顶,可能是另一个更为寂寥的平台
适合一个人伫立,眺望原野尽头
无人在广阔之处争辩,更多的都是沉默
旗帜却能更为舒展,向虚空发出声音
一年年,屋顶也在升高,可以看得更远
随着屋顶的升高,远处的风景也都升了起来
已越来越接近地图上的样子


                                                2020年4月作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20-05-06 07:14)
分类: 2006后的诗作
从高速公路离开


山峰后退,退到了太空之中,也同样在闪耀
一点蓝色的光亮
前路只有给定的视野,但我们也接受
在飞速行驶的汽车里,保持沉默
傍晚,地球没有任何必要,在转向另一片太空
村镇边金色的麦田正追赶着一些孩子


                                                          2020年3月作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20-04-20 07:35)
分类: 2006后的诗作
在中年


它不在这里,它不在你能触摸到的
任何地方。它是个概念,另外
它还是个词语
否则它就不会存在
在漫长寒冷的冬夜,它们
很可能都像一块块石头般,弥补住了
漏风的现实
并构造出另一个现实
比月亮上的山峰还要遥远,但是也可能
比小溪里的石子还要清晰,显示
它超越了死亡。月亮许多时候
在高空之中,都是
真实的存在,尽管人们只能得到一片月光
也是可以触摸,可以相信的
而溪水里那些石子,可能更像一种
想象的事物
我们不得不继承它们
不得不承认
它们全都经过了选择

           
                           2020年3月作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20-04-07 07:34)
分类: 2006后的诗作
木桌


他们把木桌放在了最前面,最难以
防守的位置
他们把它的腿收拾到了没有
一切活性的程度
他们把它搬到了
知识最为清澈最为冰冷的地方
仿佛那是块石头,最重
最能忍受寒意
他们抬着它到处
尝试,在地上测量和寻找
最为平静的地方
已经忘却了它不再敏感,不再
能够发出叫声
当死亡降临,他们把它
放在了最接近痛苦的地方
点上蜡烛
即使是白天
亮光,从桌上也将本身的那种尊严
带给了周围沉默的人们


                                        2020年3月作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20-03-25 07:28)
分类: 2006后的诗作
山峰


山顶上那些雪下面,仍是无声的土地
那些岩石,来自地壳深处,冷却了千年之后
才达到了冰凉
所以诗也得需要很长的时间,放着,等待
现实,容易服从时间却很难服从语言
鹰从山坡上一掠而过,撒下它种植的
种子。你什么也做不了
你的诗,也只是种对山的反应,很快就会消失


                                                        2020年2月作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20-03-13 07:32)
分类: 另外的诗
蛛网


       除了鸟,蜘蛛也来自天空,并一直在网上等待着。
       蜘蛛待在哪里,那里就是中心,其它的地方都像是蛛网上的郊区,陈旧、破败却也总是能够通往那个中心。
       不管什么在网上发出信号,都会带动整个网产生阵阵颤动。
       只有蜘蛛能捕捉,并辨别出那些蛛丝上传来的信号表示的是什么意思。哪怕就是一只飞虫临死前内心的、肉体的几番挣扎,也绝不会和另一只飞虫的完全相同。
       长年累月,那些信号已经被整理成了一种语言,并完全地反映了一个民族的特征。
       你满脸皱纹、两眼昏花时也还是能看到,落日的光照着人们的屋顶,鸟自由自在地飞来飞去,几个孩子在路边玩耍,在那些城镇,蛛网捕捞到了许多东西。


                                                                                        2020年2月作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