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樊子
樊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6,566
  • 关注人气:1,4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樊子,居深圳。

联系邮箱:fanzi1967@163.com

 

 

刊  名:诗歌月刊
刊  期:月刊
主管主办:安徽省文学艺
     术界联合会

编    辑:诗歌月刊编辑部
出    版:诗歌月刊杂志社

国际标准刊号:

      ISSN1009-8216
国内统一刊号:
CN34-1223-1
邮发代号:
26-176
定  价:10.00

出版日期:每月1

博文
(2017-05-22 16:22)
标签:

情感

 
窗外
 
暖风从北方来的,从因纽特人的雪屋子上来的
我叫一个因纽特人用黑眼睛读着人民日报
教会他说:啊,暖风来了。
 
啊,暖风来了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5-23 14:54)

乌鞘岭(组诗)

 

              樊子

 

乌鞘岭以北

 

乌鞘岭以北的地方,鬼魅在纯粹的时间里掐死发间的虱子

它们体面地生育。一个叫彭一田的鳏夫被死亡的骆驼踹醒,他一直捂着

睾丸下的陶瓷

不错,陶罐里储有民国元年的溪水

 

坦白地说,事实已经很清楚了

鬼魅生下白色,白色不可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2-27 09:38)

 

表达

 

距上次见到的断桓有三年之久了,距离上次见到的西北风有三年之久了

你们都好吧

忙乱的乌云和尘土!

我总是要见很多东西的,伟大的道路尾随着我,在时光中一点点弯曲,又一层层加重

色彩

                   

 

表达

 

去哪里居住,不能太明亮,在我的无数次流浪后

我总是停留在黎明时分,仰起脖子,看天,看太阳

看空虚的白云和空虚的天空

我脖子发酸,我需要赞美那些的乌云,只有乌云有勇气

能陪我一同流泪

                     

                   

 

表达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10-06 22:23)
标签:

育儿


 暴雨


没有人会把阳光说成暴雨,我说了:暴雨冲刷着大地
任何事物都是炙手的。
一条镍铁嘶嘶冒着白烟
一块绸缎嘶嘶冒着白烟
对了,你看到的是我让镍铁和绸缎在燃烧
这与阳光和暴雨有何关系呢?
一个简单的对比:养德养年不如弃仁弃命
是这样的:一个破落、衰败的庭院,为我放弃的信仰
龙的图案在房脊、柱头、栏杆和门环上蠕动。 
 

 

 

百脚虫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6-19 11:10)
标签:

健康

雨水集聚这个黄昏

 

雨水集聚在这个黄昏

在一个有墓志铭的山冈

我捡拾药草才能知道昨夜是漆黑的

昨夜很多星光在睡眠中死去

 

我总要在黄昏时分,爬坡、深呼吸、亮开喉咙

向人群询问他们一天的荣耀

那些漂过河床的死猪和舒卷长天的鹰

都是我询问的对象

 

这是被雨水淋湿的黄昏,毕剥燃烧的

依旧是树叶、草芥

架起木材,煮陶器中的雨水

被我礼赞的善良

和那些有细微的裂痕的信仰

是有波浪的火焰抛弃了我们

 

雨水

 

患热病的蕨类,它们被雷鸣击打着胸腔

偶尔,雨水

会把鱼鳞的红斑涂在我的面具上

我弯曲着脊背

在一个深邃的洼地,看自己的脚骨截留住了流水

这些雨水之外的生命

也是纸屑和果皮之外的思想

它们要通过暗道走向一个不为人知的方向

我真的不知道一个水龙头的悲哀

你冲刷着自己的身子

含铅的雨水冲刷着大地的身子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5-27 09:56)
标签:

情感

 

 

 

膝盖上有血

 

大地上总有一些事物在由绿变红,由红变得漆黑

没有一种事物能够逃脱漆黑的颜色

山峦的黛绿也是河流的,河流的橙黄也是平原的

平原的紫蓝也是阳光的,阳光铁红也是月光的

月光用银白色照着我

我变得漆黑

我用手摸过自己的膝盖,生硬、迟疑,我一跪苍天有什么用

我膝盖上有血,苍天苍茫

二跪大地有什么用,我膝盖上有血,大地苍茫

三跪什么,跪父母,他们膝盖上有血

他们膝盖上的血是漆黑的

    

 

赶考记

 

 

一条羊肠小道弯曲又弯曲,靠近铁轨的方向,也就是

油菜花褪色的五月,在广场之外

我们什么时间学会了三五成群,露宿野岭,从村落里

偷来羔羊

三刀剁下,羊血没有四溅,学贼不行,我们斯文扫地,

嚎啕大哭

你爬过最高的山肯定不是泰山,去过最长的河流自然不是黄河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2-20 16:20)
标签:

育儿

 

孤独

 

年轻一点,老樟树也会记住夏夜的星星,它自然会记得

星光有着光滑的红晕,它的秘密

不在于记住了绸缎和黄金

它看见时间的车毂向南滚动,辙留在西边,沿着一条大河奔跑的

是一个樱桃般的婴儿,那个怯弱的婴儿,他偶尔

倔强起来,说:“我有猩红的牙齿,我想咬死土地!”

你在土地上是一坨荒土,你脸上有雷劈的疤痕

为了卸下罪恶,你必须要重新有缜密而伟大的生活

一坨土可以立起、躺下,可杂草丛生

不可颗粒无收

是我要帮你的时候了,给你三瓢河水,给你两个夜晚的星光,给你

一个樱桃般的婴儿

你这坨荒土­­——赞美你一下吧

面北的方向,送葬的人群早已弃你而去。

              2015.2.18

 

交谈

 

我看到歪歪曲曲的山巅被风带走

那些莫名其妙的沼泽地、山坡,那些死去的河流

需要抚摸,需要安慰

需要面对面地交谈

我的幸福是我有一张发暗的旧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