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精品博文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个人资料
南通邱新祥
南通邱新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0,669
  • 关注人气:3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0篇)
国外 (0篇)
博文
               老旧虹桥我不嫌,接住地气才是硬道理
                    作者:邱新祥

虹桥小区,虽然老旧,但层次低,不像现在的多数高耸住宅楼,动不动就是二三十层甚至更高。

曾经我有过一段高层食寝难忘史。白天从窗外看楼下不远的微型广场,地面人群一个个缩小,如棋盘里的移动分子。夜里睡在高层里,有时恍惚中感到手指已经摸到月亮身子。无论白天还是夜晚,这种感觉可能适合多数浪漫的年轻人,年龄趋老或身体患有某类疾病者,最好不要把自己列入这种徒有表面的愉悦生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微信

翅膀

财经

               微信世界,为我六旬身子插上了年轻翅膀

                                        作者:邱新祥

 

大小市场,人来人往。放眼看,如今微信购物,似乎成了年轻人的天下。我退休多年,至今依然不想迈进老年退伍。与时俱进,乐于接受新事物,保持一种良好心态,是我人生的终极目标。

 

利用手机进行微信扫码购物或收款,对于我,已经快有2年的资历。平心而论,运用这种手段,让原本作为现金的钞票,变成数据流通,不仅结算快速,一目了然,并能长久留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百年老镇,有这样两位早世的男人

                         作者:邱新祥

 

    那天是星期五,我刚进家门,夫人就告诉我,她一个老同事病逝了。因为她已经从企业内退,知道的这个消息,已是一年前的事了。

 

    这个老同事,叫吴浩德。比她大6岁,没有活到58。最初,老吴在南通柴油机厂车间里,与夫人在一起。后她调到食堂。每次中午买饭菜,他都是早早赶来,胃口特别好,很能吃。拿工资的前半个月,他都挑好菜大盆买。但后半个月,日子就紧紧巴巴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天生港

老沈

教育

                               老沈,天生港的一位知心文友   

                                       作者:邱新祥   

   

 

沈金池,距我天生港老家,走过去大约20分钟。

 

当年,我们各自工作的企业,也紧挨着。早年,我与他来往很亲密。他写诗歌,一首“冬天”诗歌,发表在北京《工人日报》上。他在企业教育科,比我大20岁,写诗很早,在当地小有名气。但为人很谦虚,写了一些新作,就约我到他家,还客气请我“指点”。我也是沾着企业泥土一个业余作者,对诗歌有份爱好而已,闲暇时,学写并发表了若干首。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清明节,想起早年的邻居张老爹

                       作者:邱新祥

     

     张老爹是我天生港的老邻居。

   

     他的家在天生港桥下面马路朝西的一间门面房里,呈筒子形。紧靠马路一楼一底,里间是一个棚披房。张老爹夫妻两个,有四个儿子3个女儿。听我母亲说,解放前他家就做小百货生意,靠着这间门面房,老两口把6个子女拉扯成人。

   

     其实,张老爹还有一个小儿子。解放初,因上海的弟弟膝下无子,便过继到了他家。每年春节,这个小儿子都要从上海来天生港探亲。他与张老爹其他3个儿子,长得很像,也不多语。来这里住上三四天,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群贝壳,以滴血嘴唇履行使命

——写给天生港通遂社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二十多年前,在海南我们淘到了什么?

           作者:邱新祥

 

2017年这个春节,我一个朋友带着家人,在海南岛度过了一个星期。去前,他想让我一起前往,还提供吃住。其实,夫人的堂姐五六年前,就在三亚购买了两套相互打通的商品房。前年,也请她一起去三亚过年,顺便在岛上转转,看看海景。因为夫人害怕晕车(动车一样)也就没有能够成行。

 

海南岛的南国风景不错,空气质量在全国屈指可数。国内很多大中城市,尤其是京津冀地区一些时段难以消散的雾霾,以及东北地区冬日超长的寒冷,使得这类城市富贵一族,为了躲避雾霾与寒冷,而跟风在海南岛购房置业。

 

近几年,海南岛的房价,已经大幅上升。可以预见,将来它的宜居或养老价值,还会有所提升。作为一家之主,我个人的想法,如果南通的生活环境能够留住我们,晚年就不会挪地了。我对故土难离这句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前几天回家,我从一个菜市场经过。看见门口还有几个年纪比我大的爷爷奶奶,身前放着黑菜、大蒜、芹菜等农作物。冷雨中,几乎都蜷缩着身子。我知道,他们不为别的,是在等待着买主。

 

本想一路经过,但看了他们有点心疼。停下,挑了一个年纪最大的老人,没有问价钱,一下买了他脚下一大堆黑菜。

 

离开,骑上我的两轮座驾,却想着一篇文稿。这篇文稿与他们有关。不过记录的时间,却是2013年1月13日这一天……

 

 

为底层生存者挡些风寒,官员做起来应该不难

                      作者:邱新祥

 

   坐在我面前买菜的老奶奶,告诉我,她已经73岁了,住在平潮镇北边。如今,该镇划给了南通市。过去属通州市(县级市)。我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财经

最近在天生港小转了一下,沿途不少老景勾起我的一些回忆。夫人养母老家有三间正午屋加一间厨房,于2017年申请了危房拆迁。这个濒临九圩港大桥南侧的老屋,也曾留下了我与一片水塘相拥的文字。其中一篇,还与几个外来的安徽人有关……

 

            安徽人老何腌制的猪尾巴挂在树枝,有点诱人
                       作者:邱新祥

 

 

    我最初对安徽人没有多大好感。记得2006年的国庆节,我在一个远亲家里喝喜酒。男方孩子要了一个安徽女孩。中午喝酒,开始喝得好好的,但到了快要结束时,桌上就乒乒乓乓闹腾起来。后来,事态升级,出现惊人一幕:有人往一个人身上,扔来一个菜盘子。

 

    我也扫兴。喝酒,又是喝喜酒,干嘛这样?后来,才知道,是安徽人认为男方家少给了一份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教育

昨天去了天生港老镇。发现原来的天生港小学已经成了生产企业。校对面,是一排由原来的住宅改成的店面房。其中,有我最熟悉的曹家、魏家。曹家主人叫曹福基,其养女曹雪芬是我高中同学。她是我紧邻袁文静的亲生女儿,早年曹家无嗣抱养了她。

 

曹家与我家,也就是其养女才有点关联。因为袁家与我姑奶奶有着血缘关系。但不管如何,对于我家来说,曹家还是没有魏家来得重要。因为我二姐嫁给了魏家大儿子我称他二姐夫。

 

很多年前,魏家、曹家那一排临街住宅,因为要规划改建天生港百货公司,就离开了天生港。但奇怪的是,后来百货公司建成,魏家、曹家老房并没有拆除,一直保留至今。如今老房还是老样子,一直被外来人租用经营着五金等商品。不同的是,为了醒目店主将门面向前延伸了几米。

 

魏家这座老宅,小时候我与魏家两个儿子玩耍,经常穿梭于这里。由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