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南柳如烟
南柳如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715
  • 关注人气:1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在光阴中虚度生命,以及一切喜欢的东西。
新浪微博
指尖流沙

我希望这个冬天可以来得早一些,我想念去年冬天的灰和白,还有朴素的思想,希望一切的一切可以更提前的进入。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锐博客
 
欢迎点击进入锐博客首页
草根名博
加载中…
博文
蝶小一,雨小二,烟小三,梦小四,曾经的漫天雪四美。[偷笑][偷笑]
馨暖的名字揭开美好的回忆。那时,喜欢用文字表述心情,那时以为心灵总要有个家栖居,离开了天堂,误打误撞走进了漫天雪。
散文版有个女神,叫纤纤雨儿,貌美如花,才情出众,迷倒一干终生。包括我,为之倾倒。雨儿善良聪慧,体贴可人,她总能让每一个来漫天的游子停下脚步,以此为家。她把坛子打理得井井有条,她把朋友照顾得温暖愉悦,雨儿的时代,漫天雪的文字葳蕤生姿,活动有声有色,一时鼎盛至极。
后来烟来了,说烟是女神,不若用女王来称之。她的文字玲珑美妙,有时柔美,有时伤感,有时犀利,有时深远,每一个读过她文字的人都会深深赞叹,驾驭语言的能力莫不是天生的?文如其人,烟的性子亦是如此,感性理性兼有,温柔泼辣皆备。
小梦是四姐妹里最小的一个,但在漫天雪却是资历较深的。她少年老成,成熟神秘。初识,窃以为是位有经历有年纪有故事有内容的女子,后来的后来,才发现竟是如此小小的一个,尚在读书。但见识,才华,思想,丝毫不逊色于女神和女王。小梦多才多艺,神秘冷傲。她不轻易把心打开,但一经开启,便是一生一世的相随。她最爱她的雨儿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17 19:41)


无法想象,这一季的迷离惊艳了谁的时光!措手不及,猝不及防,都是些矫揉造作的句子,而此时,时光的台阶上,我自斟自饮,醒了醉了哭了笑了,又有什么关系?



我喜欢这光阴里的人或者事,热烈的,安静的,不言不语的,互相纠缠的,不论哪一种都将是好光阴,唯一的不同,那些伤害我的教会我成长,温暖我的,教会我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17 19:16)


雾凇岛因雾凇多且美而得名,这里地处松花江两岸,树茂枝繁,冬日里川流而过的江水腾起来的水雾,遇到寒冷的空气,在树上凝结为霜花,气象学称之为“雾淞”。



十二月将近的时候,我不断地
提及一个江边的山村
农家、火炕
玉米结成藤树
那树下的美人、一次次羞涩着
从清脆的笑声中
从午夜的睡梦中
款款走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17 18:27)
又一年走了,凄惶,急迫。仿佛生命中屈指可数的日子已然不多,少年游惶惶然已是昨日。镜中无花,这一边鬓角添了些白,那一边皱纹又加深了,大着胆子发张自拍,也要美颜美肤了方肯。

日子越发单调,圈子渐渐缩小,如笼中的一只金雀,一下子就被束紧了口袋,扼住了咽喉,只能对着外面嘤嘤歌唱。

姜文说狗日的中年,多老,多难看,多贴切。从前只知道中年是皮肤松弛的妇女或是秃顶的男人。现如今怎么就和自己扯上了关系。为了生计奔走,忧于孩子的学习,老人需要照顾,爱好束之高阁,即使再有雄心壮志也已力不从心。

工作更不敢放松,糊口的家伙什啊,更何况本就是生命攸关的工作。真的,中年的风是逼仄的,一进中年,便被一种杀气笼罩了,杀气腾腾,那种感觉压抑、警醒,仿佛头上时刻悬着一把无形的利剑,稍有差池,便要伤筋动骨。

偶尔和三两好友小聚,一坐就是一下午。或许这样的友情才是贵的。忙时互不干扰,闲时彼此陪伴。父母孩子才是永恒的主题,有殷殷的期待,也有隐忍的歉疚。又或者什么都不说,就那样安静着,空气中有流年的味道,岁月静好。

偶尔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29 12:23)


集安乾坤大湾,位于中朝界河鸭绿江中。在集安市榆林镇地沟村旁的鸭绿江水域,有一座中朝两国共建的水电站——老虎哨电站。库区里面中朝两国各有一段山脉,呈逆时针方向环绕,形似拥抱,相互依偎,构成了一个弧度很大的S形状,这便是吉林集安著名的乾坤大湾。
6月10日,我们按事先安排好的计划前往乾坤大湾。由于日出较早,凌晨1.45分关门砬子的房主便打通了我的电话,我们简单收拾后便兵分两车出发了。对于路程的远近和难易,我们的头脑里并没有多少概念,只是和房主简单沟通后,按照他的安排进行。
我们租用的是一辆越野车,每车五六个人,每人的车费是五十,据说这是最原生态的价格。约半个小时的时间后,车子在夜色里终于靠近了乾坤大湾的山脚。然而这不过才刚刚开始,上山的路很窄,两边林密草高,宽度刚刚够越野车通过,这且不说,急弯很多,道路又陡又窄,我们一方面暗暗佩服司机的车技 ,一方面抓紧了扶手,对前方真是又惊恐又期待。
越野车沿着长满杂草的山路吃力的开了约一个小时,我们开始才下车,然而这并不是终点,我们还需要继续徒步登山20来分钟到达拍摄乾坤大湾的高点。
没有向导,我们只能靠自己的经验判断,天虽然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兴字头,林字腰,大字下面架火烧,似一首古老的童谣在耳边轻轻的哼唱。彼时四月初,春风初动,我们沿途接了老师和朋友,一路向南。

那个从相对意义上才称得上南方的地方有一个更好听的名字——爨底下。一个明清时期的古建筑民居群。她不施脂粉,芳龄也不过区区几百年,然而她偶然在历史长河里向我们展颜一笑,我们便失魂落魄,一路呼朋唤友,怯生生的向她奔来。

爨底下,安静的座落在那里。只是,它显得有些喧闹,与我想象里的印象格格不入。我们在车流里滞留了半天,才顺利抵达了住宿的地方。向我们频频招手的是小屋的主人,这小镇,从我一开始进入的瞬间,就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一切都那么亲切,仿佛这里就住着我的前世。清一色的清灰建筑,依山而建,依势而就,高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28 18:53)


 

入冬,飞了两场小雪,渴望里的大雪却仍然未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光阴过客


莫向天涯问盛兴,无边岁月任独行。

一蓑烟雨权为梦,两眼风沙便是晴。

因有初心收底色,不留七彩洗今生。

痴人横世随裁剪,休管青名与骂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28 18:49)

夜班,一年纪和我相仿的女人匆匆而来,说是老公坏肚子了。听其描述的症状推荐点滴,女人似有难意,推搪之下,拿了两盒药匆匆而去。午夜,睡意正浓,医生值班室被人敲响,开门,又是那女人携夫而来,样子惶急,看她身后的男人,眼窝深陷,倦容满面,已是严重脱水的症状。本是意料之中,迅速为其开了三组滴流。由于离家较近,那女人和丈夫扎上了点滴,便回家了。我继续回床梦我的周公。可能我与此女注定纠缠,大约一两小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