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lexdie
lexdie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86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09-06-26 15:11)
标签:

mj

杂谈

分类: 无知草

 

 

一觉醒来,还在迷糊间,太后说:MJ死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人烟

cd

苍耳

幽光

糍粑

旅游

分类: 奈莫河

     旅途渐渐行进至尾声,拖阅着一张张累积起来的相片,流动的时光在方寸之间凝固成永恒。自己的世界里,总是带着偏执,于是也越发的亲近自然,无限渴望对着永远沉默的它们传递情感。同行的郭郭笑着对我说:你的镜头里干净得没有一丝人烟。我无奈,因为哪怕我的镜头里有了人烟,那依然也是风景里的风景,人烟永远无法成为我世界里的主角,我的镜头里冰冰凉凉的,寂寞里带着一点点自恋,其实我知道,因为接触便会有伤害,而我遗失勇气。晴天用来发呆,阴天用来伤感,留在丽江的时光如此短暂,伴着突如其来的细雨,起伏不定的情绪被掩埋在灰蒙蒙的屋角,泛着昏黄的幽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2-23 23:02)
标签:

沉重的肉身

文化

分类: 空空岛

沉重的肉身:现代性伦理的叙事纬语

在生命中沉淀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旅游

                      

 

在丽江,在束河,在拉市海,在香格里拉,我不停地按动着傻瓜快门,努力捕捉着每一瞬间流泻出来的感动,每一次的仰视,每一次的俯视,每一次的远眺,每一次的镜头拉近,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旅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旅游

     夹道的树冠次第交接,在湛蓝的天空映衬下,秋冬季节特有的黄绿相间,看似色调纷繁,却俏丽明艳。从机场出发没多久,那一抹挂在雪山上的纯白很快便出现在由黄绿蓝三色组成的画布上,这让生长在从不下雪的城市的我着实激动了一把,真真像场视觉的盛宴。风从打开的车窗里流泻进来,虽是一天里最温暖的时刻,却不因为日照的强烈,而像南方的风一样湿润与炙热,反是透着隐隐的冷冽与干燥。客栈安排的司机是当地的纳西族,看起来精瘦黝黑,是个健谈而热心的人。看着他线条硬实的双手,就着方向盘的转动,在不同的光线下泛着黑色的光泽,我一面与他交流着,一面伸手去碰触背包里42倍的防晒霜,心里默默祈祷,但愿别太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旅行

旅游

分类: 奈莫河

------写这段游记,断断续续,直至现在都还没写完,但所幸已近尾声,先放大部分上来分享~

 

 

    用一首诗的时间来邂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1-06 22:30)
标签:

杂谈

分类: 无知草

去死党的B里兜了一圈,结果背了一布袋的问题回来

其实原本可以视而不见,不过借此机会来更新偶的09年的第一笔

欣然接受LIAO~

1. 上一次哭是什麼時候?為什麼?
被人冤枉了~究竟鄙視的是自己無從反抗的態度還是憤怒這狗樣的人生?


2. 你現階段最大的願望是什麼?
就讓我一個人呆著,不行的話,和好朋友呆著也行~

3. 你最想去哪個地方?為什麼?
沒有人認識我的地方,只要不是我一直呆著的地方,總有一天我會因為同一片藍天而潰爛的~

4. 你最近最困惑的問題是什麼?
人為什麼非要結婚(1號,借用下版權)

5. 生日是暑]一天?
9.23

6. 你最希望從朋友(不包括愛人)那得到什麼?
彼此理解,互相交流

7. 你現在好嗎?
只要沒有第四個問題,我會一直很好。有吃有睡,還可以YY~

8. 年老的時候準備怎麼過?
繼續YY ,體力經濟支持的話,走更多的路到更遠的地方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1-19 23:23)
标签:

魔王

杂谈

分类: 无知草

旅行归来已大半个月,死党从盼文到失望到绝望到唾弃,只能说:我很无力,我很瓶颈……

 

爬上来冒个泡,害怕08年的BLOG什么脚印也没踩就过去了,连自己都觉着寒碜。

 

忽然来了个群体事件大爆发,周边的朋友全部是不清晰的灰屏,就像NANA君的大魔王降临,仿佛痛苦没了止尽。一个在白天睡去黑夜醒来的抑郁病患,一个谈着看不见未来爱情的恐婚族,一个只有报价没有异性的苦力,一个人到中年却遭遇劈腿的买醉者,刹那间发现,空有鼻孔,却无法呼吸,那浓黑的烟雾随着管道重重堵在心口,那些稀有的幸福碎片犹如失了表层的珍珠灰败不堪。

 

朋友说:去北京了,再也不会回来。然后面也没见,只有留下的三本书。

指尖弹了弹心脏,叮当作响,原来已被训练的如此坚硬。我想,我终于习惯了分离。

 

每周每周,总是不断BT着,喜欢美剧,喜欢里面的角色。

却未想到,编剧也是大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公告
在山间这个倾圮的洞里
在淡淡的月光下
在教堂
四周坍塌的坟墓上
野草在歌唱
只有那个空教堂
只不过是风的家。
图片播放器
风草行の播客
娘亲之家
樱桃梗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