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公告
  

 

1. (诗歌)《乡愁(外一首)》发《绿风》2011年第四期

2. (诗歌)《大运河》发《诗潮》2011年第五期

3. (诗歌)《等待一首歌曲复活(外一首)》发《绿风》2012年第三期

4. (诗歌)《美丽心情(四首)》发《诗潮》2012年第五期

5. (诗歌)《月下举杯》发《星星》2112年第12期

6. (诗歌)黑的遐想(外二首)发《辽河》2013年第二期

7. (诗歌)《二月春风似剪刀(外二首)》发《草地》2013年第二期   

8.(诗歌)《电话》发《参花》2013年第二期

9(诗歌)《心灵的锁(外三首)》发《诗歌月刊》总113期

10 (诗歌)《百草园(外一首)发《诗潮》2013年第六期 

11. (诗歌)《喜鹊蹬枝》四首》发《参花》2013年第九期

12.(诗歌)《与孟郊为邻(外一首)》发《草地》2014年第三期

13.(诗歌)《乡愁(外一首)》发《绿风》2014年第四期

14(诗歌)《(我藏了许多秘密)四首》发《诗潮》2014年第六期

15(诗歌)《高邮湖(八首)》发《北极光》2010年五期

16(诗歌)《陶俑》发《扬子江诗刊》2016年第五期

17(诗歌)爱的存折(三首)发《参花》2017年第四期

18(诗歌)《我心如菊(外一首)入选《世界现当代经典诗选》中国文联出版社

19(诗歌)《黑的遐想(外二首)》入选《2013中国诗歌选》海风出版社

个人资料
何玉忠_1
何玉忠_1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6,283
  • 关注人气: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草根博客

    大专学历,中共党员。系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昆山野马渡雅集成员。苏州市作协会员。作品散见于《诗潮》、《辽河》、《北极光》、《诗歌月刊》、《星星》诗刊、《绿风》诗刊、《扬子江诗刊》、《参花》、《草地》等刊物,并入选《2013中国诗歌选》,《中国网络史编》《21世纪10年美文精选》,《中国当代散文300篇精选》,《2016江苏诗歌年度选本》,《中国微信诗选》等几十个不同版本即年选

 著有长篇小说《苦乐年华》,《轨迹》

 诗歌集《花之彼岸》

 所有文章皆是原创,若有转摘,敬请告知。

邮箱:heyuzhong_1@163.com

电话:13773171650

博文
标签:

转载

分类: 公告

“野马渡诗歌雅集”(以下简称:雅集)由周市镇文联与老铁文艺机构共同创办于2014年底。目前,雅集成员24名,均为周市镇及周边诗歌爱好者,地点:周市野马渡文体中心老铁文艺机构。雅集于每个月最末一个周六下午举行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分类: 小说
        一记勾拳,老爷把我打回了春秋。
       到处是燃烧的战火和凄厉的惨叫,吓得我一路奔跑。废了好大得劲才找到了告状的地方,是一个草棚,掀开帘子,一个将军就叫人让我拽了出去.还说,这年月不太平,死个人算啥?
      告状不成,我哭哭啼啼地跟着小鬼又开始了转回。也不知过了多少年,该忘的都忘了,我还是为人妻,为人母。
      还是一击勾拳,相公把我送回了大元。
      到处是骏马和牛羊,已一片的蒙古包。废了一番周泽,我找到了可汗得办公地点,那个一脸胡子的蒙古人一端我的下巴,哼,汉人,杀了吧。
      告状不成,我哭哭啼啼地跟着小鬼又开始了轮回,也不知过了多少年没该忘的也忘了,我还是为人妻,为人母。
      又是一记勾拳,丈夫把我打到了民国。
      到处是石头瓦砾,军人尸横遍地、血流成河。不用费事,我被抓到了膏药旗下,他呱唧了还一会儿,我才明白是送我去一个叫满洲的慰安所。
    一记勾拳,我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诗歌
《淀山湖》
 
淀山湖静静的睡着
就连岸上的花草,湖里的芦苇,农家小院
都躲进了雾霭里,一声不吭
 
我就行驶在湖水的胸腔里
在九曲回肠的胃里,有秀色可餐的味道
从心肺渗出
 
 
淀山湖,我和你只是擦肩而过
没有约定,更没有承诺
如果回来的路上还是车满为患
我就再来和你进行一次
做彻底的坦白,告诉你
我没有留下来的真正含义
 
 
《在锦溪,不敢谈诗》
 
权权无意写了一首好诗
这首好诗无意在锦溪流淌
在正月初二的中午,在锦溪弯弯曲曲的河流里
被我无意拾得
 
拿着诗稿,沈甸甸的,我不敢阅读
害怕惊醒诗里浓浓的暖意
害怕这暖意无意温暖谁家的门扉
让橘色的灯火,沿着水乡的天空
温暖所有的行人,更担心那些远在他乡的人
守着暖意,不愿离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24 09:58)
分类: 诗歌
1
忽然,就在今天
二月二十四日,我生日这天
想到了我的后事,儿子
你要记住

2
我有鼻炎和喉炎
最后可能会窒息,如果有意识模糊
就不要割气管,太难受

3
火葬最干净,我喜欢
就停三天吧,可以烧香
多烧纸,冥币和万万亿的钱,万万两的黄金
越多越好
如果到了日子不宜入土
就让我独自呆上几天,不用管我
不要搞任何活动
到了日子,用最简单的方式送我
不开追悼会
我喜欢高处,不要太低

4
陪葬的东西只要几只笔
我写的书,一盏灯
写着我名字的一张卡片
不要让我穿戴动物的皮毛,只要棉麻
不用扣子

5
上坟的时候,不要跪
可以烧纸,不方便了
也可以在腊月二十三之前在庙里或者十字路口
送给我
正月里可以供奉我
但不能在餐桌上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公告


                                  中国百年诗人新诗精选》中卷

分行诗

20世纪1940年代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分类: 诗歌
就他一个人,沿着竹简的方向
翻进一个宦官之家
揭开熟睡中一对夫妻的面纱
数着隐藏在胭脂里的黑痣
俯下身,倾听心跳是否安详
一一记载

院子里坐满了人
有长吏,抱着玉圭,战战兢兢
有将军,有无数钢刀在鞘里
躁动不安

熟悉的人,有他父亲一样的脸庞
有他的玩伴,黑着脸,一声不吭
没有人和他打招呼
怕献媚,怕嫉恨,怕说不明白

而他还是旁若无人地穿行于宫殿、农家
甚至于鸡舍和冰凉的腐刑床上
剥掉所有人的衣裳
一丝不挂,或者是坦诚相见

《坏人》

所有的坏人都带着面部
端着肩膀,陪我开会

某甲上台的时候
我闻到了铜钱的腥臭
心率加速,不得已
中场吸了一支烟
才稍有好转
批评某乙的时候
我看到了镀金的奖牌
又让我重回温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第十七章:无可奈何的选择

  被炸毁的矿场一片狼藉,到处是烂泥和污水。偶尔有几点绿意,不是狼牙蒿就是毒瘤草,能吃的都被连根挖走了,留下空旷的大坑。

  矿场以西,是一片褐色的森林,原来的面积可是不小,只可惜都被日本人采伐掉了,不是盖房子做了脊檩,就是顺着伊通河放排,不知道送去那里。现在,只剩下不多的一片。多是被称为果松的针叶树种,树干笔直,树冠像一把油布伞,遮盖着一队行色匆匆的人流。人流里,何全大步流星地走在队伍的中间。世态变化总是千回百转,令人眼花缭乱。这一切,何全最清楚:当初的忠义救国军好像也走了调,可能是眼光的问题,没那么长远。和日本人过了几招,有胜有败。和土匪摩擦了几次,都不严重,几乎没有什么伤筋动骨。也没感觉到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公告
    怎么说呢?
    这一年,没干什么好事,也没干什么坏事。没做大事,也没做小事。说白了,就是我都不知道这一年究竟干了什么事?
    首先是思想上,还没有任何征兆,一件又一件的大事就扑面而来又在身旁呼啸而去。当然了,这是真正意思上的大事,和我们这些小人物没有一点关系,比如叙利亚战场,美国大兵不走,俄罗斯反倒承受不了了,被迫撤军,撤了撤了,临走也把你炸个稀巴烂。这就应了那句话:你不让我好,你也好不了。这又何必呢?学学白求恩,学学日本那些反法西斯战士,为了和平,你愿牺牲自己也毫无怨言。在高度文明的今天,为什么这点浅显的道理都不能贯彻实施,一句话,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一个俄罗斯,虽然现在沦为了二流国家,可还是谁也惹不起,不敢惹。就像朝鲜一样,有了原子弹,美国反倒是有点怕,至少不会用军事解决,朝鲜军队也不少,可是武器装备不行,那就放原子弹,打美国太远,打不过去,可能一过太平洋就喂了鲨鱼,啥作用不起。打中国也不行,现在的中国今非昔比,空中防御立体无缝护卫早就覆盖了本土任何一块土地,拦截美国导弹也能有问题,拦截朝鲜的也就是一碟小菜,搞不好再来个原物奉回,朝鲜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公告
1。(诗歌)《和野兽遭遇》入选《抒怀2017,现代诗精品选集》,中国文联出版社
2.(诗歌)《美丽心情》入选《当代话语名家文选》团结出版社
3.(诗歌)《猴子的眼神》入选《中国微信诗歌选》文汇出版社
4,(诗歌)《幸福乡村》入选《汉诗三百首鉴赏》延边大学出版社
5。(诗歌)《何玉忠诗歌大展》(三首)入选《先锋诗人诗歌大展》团结出版社
6,(诗歌)《听见花开》入选《江苏新诗年选》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7.(诗歌)《父对我说》入选《中国亲情诗典》团结出版社
8,(诗歌)《何玉忠诗歌八首》入选《诗潮流2017网络诗歌作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诗歌
 
 


莫不是再版的天空
坠着灿烂的星光
微澜之后
楼台婉转 ,轩榭流萤
彩云飘逸
扁舟徐徐而来
不经意弯成一轮满月
眼前菱角分明,身后蟹眼迷离
一勾长钓
足以惊动浩瀚的宇宙
天上,还是人间?

曲径通幽,桂香飘染
我以惯用的方式表达爱慕
沉默不语
凭夜色落满额头
今夜,心胸辽阔如湖
一波三折,难以平静

《某日》

 
就在湖边,看一只燕子
一只鹈鹕,或者一群麻雀
熟练地飞来飞去
 
绕过苇荡,躲过耀眼的波光
一会儿朝东,一会儿朝西
偶尔,在云中打个招呼
 
只是我不知道其中的含义
不知道是觅食?还是择偶?
或者,闲庭信步?
当然,日升中天
也是我最有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