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何玉忠_1
何玉忠_1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3,380
  • 关注人气: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1. (诗歌)《乡愁(外一首)》发《绿风》2011年第四期

2. (诗歌)《大运河》发《诗潮》2011年第五期

3. (诗歌)《等待一首歌曲复活(外一首)》发《绿风》2012年第三期

4. (诗歌)《美丽心情(四首)》发《诗潮》2012年第五期

5. (诗歌)《月下举杯》发《星星》2112年第12期

6. (诗歌)黑的遐想(外二首)发《辽河》2013年第二期

7. (诗歌)《二月春风似剪刀(外二首)》发《草地》2013年第二期   

8.(诗歌)《电话》发《参花》2013年第二期

9(诗歌)《心灵的锁(外三首)》发《诗歌月刊》总113期

10 (诗歌)《百草园(外一首)发《诗潮》2013年第六期 

11. (诗歌)《喜鹊蹬枝》四首》发《参花》2013年第九期

12.(诗歌)《与孟郊为邻(外一首)》发《草地》2014年第三期

13.(诗歌)《乡愁(外一首)》发《绿风》2014年第四期

14(诗歌)《(我藏了许多秘密)四首》发《诗潮》2014年第六期

15(诗歌)《高邮湖(八首)》发《北极光》2010年五期

16(诗歌)《陶俑》发《扬子江诗刊》2016年第五期

17(诗歌)爱的存折(三首)发《参花》2017年第四期

18(诗歌)《我心如菊(外一首)入选《世界现当代经典诗选》中国文联出版社

19(诗歌)《黑的遐想(外二首)》入选《2013中国诗歌选》海风出版社

20(诗歌)《束河之旅(外一首)》发《诗选刊》2018年第0十期上

草根博客

    大专学历,中共党员。系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昆山野马渡雅集成员。苏州市作协会员。作品散见于《诗潮》、《辽河》、《诗选刊》、《北极光》、《诗歌月刊》、《星星》诗刊、《绿风》诗刊、《扬子江诗刊》、《参花》、《草地》等刊物,并入选《2013中国诗歌选》,《中国网络史编》《21世纪10年美文精选》,《中国当代散文300篇精选》,《2016江苏诗歌年度选本》,《中国微信诗选》等几十个不同版本即年选

 著有长篇小说《苦乐年华》,《轨迹》

 诗歌集《花之彼岸》

 所有文章皆是原创,若有转摘,敬请告知。

邮箱:heyuzhong_1@163.com

电话:13773171650

博文
分类: 诗歌
应该有雪花,有风
有咔咔的脚踏声
之后渐渐模糊
弯弯曲曲的脚印,由近而远
穿越时空的隧道
回到童年

此时应该有白山牌自行车
躲在车站的过道里
安静地烤着暖器
父亲就在站台上
一举红灯
列车就是像是犯错的孩子
趴在雪地上,哼哧哼哧地穿着粗气
一动不动父亲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感觉比雪花还冷

车站对面是山
山脚下依次是工务,电务,车务
之后就是民房,其中一间的窗子上
有我的一双眼睛
目光所在门前的铁栓上
锅灶里的白菜土豆,呼呼冒着热气
我也睡了一遍又一遍

天黑的时候,门栓一响
自行车驮着父亲呼啸而至
雪球一样滚院子
之后就是开门,跺脚,脱衣,抖落雪花
而我,抱着枕头
睡意正浓

天一亮,我醒了
隔着玻璃,看到一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诗歌
不管携带的乡愁
多么沉重
这只爬虫一样的绿皮车厢
驮着我,一路向南

两根铁轨
是无法丢弃的前尘旧事
挤兑得我泪眼滂沱
化作晶莹的雪花,飘飘洒洒

三天两夜的行程
没有睡意
三十一年的往事
重复了一遍又一遍
一遍又一遍

经过长江大桥的时候
我看到了苜蓿幽兰,江玲芷草
尤其是一群鸟儿呼拉拉地飞过苍穹
我才猛然觉得
身轻如燕

《过去的时候》


若干年后我才忆起燕山山脉
何等的气魄,何等的高耸
那万里长城,那蜿蜒千里
当时,并没有在意
只是担心我这北方的胡音
在陌生地方,会不会成为笑柄
于是,一路都在彷徨

当列车试过黄河大桥
我才想起大桥下倒挂的房子
和一大群快乐的守桥人

他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散文
     狼道的力量其实就是一种团体的凝聚力和向心力,是团体智慧的结晶。
     有很多品种狼是不冬眠的,这就得一年四季不停地进食。并且要时刻保持战斗状态,尤其在冰天雪地的严寒季节,食物尤为重要,有了食物,狼和狼群就能得以延续,没有食物,狼过不了冬季,狼群就会消亡。
   人类的祖先早就知道了伊河定居的法则,于是,先是黄河两岸开始,一路南进。经千百万年的变迁,黄河流域是养育我们家园。我们都是黄河的儿女。随着历史的进步,有了牛马作为交通工具,祖先的事业又拓展到长江流域,于是长江又成了我们的母亲河。黄河则是我们的发祥地。之后就是走出国门,走向更遥远的大洲大洋。
    同样的道理,狼也想伊河定居,可是河边再就是人类的领地。所以,狼群也和其他动物一样,四处流浪。
    北方的狼对于河水的概念相对少一些,这主要是因为北方寒冷的气候所造成,无霜期不足百天,河流也成了冰带,没有可取之处。到是铺天盖地的大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所以,无论是扎根山腰还是山巅,都不会因为缺水而灭亡,只有食物,才是致命的。是重中之重。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散文
  冬月初九,阿姨从冰天雪地的大东北开看望十年没有见面的妈妈。
  我去接站,当一声汽笛响起,我看到到了六旬年级的阿姨身影。因为是第一次出门,所以格外重视,也格外小心。小舅和舅妈作陪。
  上了汽车,正是晚高峰,马路上车满为患,。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上了中环路,汽车引擎就像是脱离了束缚的小毛驴,欢快地一路狂奔。我一边开车一边留意阿姨的神色,她似乎没有一点兴趣,微闭着眼睛打起了瞌睡。右拐萧林路,在一路前行,终于进入了我们的小区。
   此时,太空微微有些暗色。高大的法国梧桐水淋淋的,偶尔还有些枯叶随风飘零,地表的青草也懒惰地贴着地面,无精打采的模样。
   多年不见,一自然要好好招待一番。于是,几样小菜上了桌。压在心里的话匣子就彻底打开了,大家敞开心扉,好不热闹。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阿姨忽然说冷。于是穿上了棉袄,可开始不觉得暖和。空凋一直在嗡嗡地加着热气,室内温度应该有十七八度,我觉得很好,可阿姨还是说冷。说江南还真没有北方好,至少房间里不冷,一般都热得穿个单衣就行。哪像江南外面潮乎乎,房间里冷飕飕。最不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公告

“野马渡诗歌雅集”(以下简称:雅集)由周市镇文联与老铁文艺机构共同创办于2014年底。目前,雅集成员24名,均为周市镇及周边诗歌爱好者,地点:周市野马渡文体中心老铁文艺机构。雅集于每个月最末一个周六下午举行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分类: 公告
     这一年,真的没干什么事。想是想了,可是没有去做,为什么,除了懒之外,还觉得自己老了,力不从心,一点潮气都没有…… 
    种种想法肯定不对。大凡有良知的人都知道,可是知道了有什么用了,成功人士也知道,而且还做了,这就是差距。
     我的青春哪里去了?

    我在破损的台阶上寻找,除了潮湿和几个虫子,什么都没有  
    我在喧嚣的人群里找,除了汗泥和铜臭,什么都没有
    我又在白发的嫌隙里找,除了点点的尘埃,什么都没有
    我曾把青春托付给流水,流水悠悠,带去了银铃的笑颜
    也曾奉献给大山,白云悠悠,带走了我的思绪
    流水的尽头,是一片海洋,波涛汹涌,没有我的青春
    高天之上,是斗转星移,是探索的脚印,没有我的青春

    青春啊,既然选择了义无反顾
    就应该让我了断私情,也选择诗和远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散文
       饭盒,只是一个盛饭物件,无论放在哪里,都是那么普通。即使是最先进的饭盒,特殊金属制成,有足够的空间和更长的保温周期。也不论它是多么造型精致,功能多么集全。终究只是个饭盒,装饭盛菜而已。
      对于饭盒。我的感觉并不强烈,谈不上有好感也说不上有厌恶的意思。就是一饭盒嘛,仅此而已。就在昨天,无意看了几个画面,有大铁炉子上一排排的铝制饭盒呼呼冒着热气;有带着狗皮帽子的人端着饭盒大口吞咽馒头的场景;有饭盒盖上凌乱的几根萝卜条,有黄色的书包上,漏出的一段考得发黄的印在饭盒底部的生产标号……禁不止一声长叹,四十年,梦一样啊。
     那应该是十九世纪八十年代的春天,我参加工作,在一个叫东方红林场(镇)的地方担任技术员,任务就是指导林业工人进行森林更新,尽快促进树木成长,专业术语是幼壮林扶育。简单地说就是高大的达到三十米高树木采运之后,所剩余的没有达标的直径在五十厘米之内的树木要集中管理,清除掉大树下面的萌生树木,打掉下部的枝枝叉叉,让树木所需的水气热全面吸收。其实这是一项很辛苦的工作,一年四季,寒来暑往,几乎就在大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20 13:1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07 12:2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06 11:13)
分类: 诗歌
《衡水湖》

这是一座只属于衡水的老人
它一生哪里都不去
守着子牙河和釜水

黑皮的虾也守着湖边
不争不闹,看京华烟云
南去北往,偶尔听到滹沱河的呼唤
从不移动半步,六厘米的身躯从不超越

他的孩子很多
有蟹,有鱼,甚至于有过园鳖
包括一些细微的浮游生物
只要有一口气,就不会离开

《武邑县城》
更像是一只箩筐
倒扣在衡水湖中央
而我,就站在上面
摇摇晃晃,如一颗水滴

风从眼前飘过
热烘烘的,阳光更烈
加速气流的旋转
筐底颜色黝黑
上面布满青色的血管
西端低陷,东部高耸
如麦浪,此起彼伏

湖水的微澜
慢慢遮住视线
只觉得脚下云朵潮湿
好像刚刚下了一阵子的雨

《安平的滤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