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何玉忠_1
何玉忠_1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1,575
  • 关注人气: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草根博客

    大专学历,中共党员。系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昆山野马渡雅集会员。作品散见于《诗潮》、《辽河》、《北极光》、《诗歌月刊》、《星星》诗刊、《绿风》诗刊、《扬子江诗刊》、《参花》、《草地》等刊物,并入选《2013中国诗歌选》,《中国网络史编》《21世纪10年美文精选》,《中国当代散文300篇精选》,《2011年年度诗歌选本》,《2016江苏诗歌年度选本》等几十个不同版本即年选

    著有长篇小说《苦乐年华》,《轨迹》

    诗歌集《花之彼岸》

 所有文章皆是原创,若有转摘,敬请告知。

邮箱:heyuzhong_1@163.com

电话:13773171650

博文
分类: 诗歌
没有那一袭长衫
玫瑰终于垂下高傲的头
缺失了东张西望的眼神
有些哀怨

瓷瓶边缘有灰,水尚清
一段根茎,还在微微跳跃

附近没有烛火,没有对视
夜风微凉,不厌其烦地拍打三月的小窗
冷月如勾
缀满淡淡的心事

我还得珍惜自己的旧皮囊
继续劳作,把自己锻造成天梯
直到目不能及
希望有朝一日,看着他畅快地坍塌
一半是冷,一半是热血
温暖而纯洁

《怀念那场雪事》

更多的时候
怀念一场雪事,最好是
忽如其来

没有征兆的白是善良的
一行行脚印,显示着人生的真谛:
获蹒跚学路,或漂移回转
毫无悬念地叠在一起
渐渐地不分彼此,最后
归结于一片潺潺流水

更多的时候
怀念那场雪事
只是不知道,从蛮荒开篇
悠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11 10:20)
分类: 公告
     其实,诗歌一直是我的梦想所在。我的喜怒哀乐,我的酸甜苦辣都一直在用诗歌沉淀和稀释。诗歌,在我的意念中,是一种人生的再版,不想说的话、不愿说的话、不能说的话,都可以借助于诗歌宣泄。诗歌是最基本的文学载体,是其他题材的基础条件,写诗的人,除了情绪不稳定之外,都是优秀。一首歌,关键是曲调,有了澎湃的曲调,再加上有感召力的歌曲,一定令人心灵为之一动。这,就是诗歌的精髓所在。
     很久没有写诗了,不是心里没有诗歌,更不敢忘记。关键是时间和精力。时间可以挤,钉子一样,一挤就用了。精力才是真正的问题,我觉得每天都在忙,忙的值不值得,还不好说。说值得,是因为我要填饱肚子,只这一点就值。说不值也有道理,总觉得付出多获取少。当然这不是我一人的想法。我不动声色,一旦觉得腻了,随时可以换地方,这又不是什么难事。难就难在脑子里事情一多,诗歌就被边缘化了。想写又不知从那里下手,老虎吃天,无从下口。
     长篇好像写了好几部了,《可乐年华》、《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公告


《中国微信诗歌选》(2016)目录

001  阿成  情人节虚拟
002  阿朵  祈雪
003  阿光  归途
004  阿垅  极花
006  阿笑  重要的是有你够得着的风雪
007  巴山  被雨淋湿的中秋夜
008  白炳安  一盏灯
009  白象小鱼  大雪帖
010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分类: 小说
早就知道一个民族的兴衰一定有着刻骨铭心的记忆:不管是阶级仇还是民族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诗歌
远在天堂的父亲,您好吗?
每年的这个月,还是那样的闷热
一样的江南,我就翘首北望
那座高山,那条蜿蜒的小路,哪一簇簇野花
争奇斗艳,绿色的海洋啊,树影婆娑
一阵阵微风,就是我的思念
来自江南的吴淞江畔,一个叫做昆山的地方
我的思念啊,跨越千山万水,一路朝北
在齐鲁大地,我听到了大海的声音,父亲啊
那是烟台吗?是莱阳吗?是何家庄吗?
闯了关东,已立五世,血脉相涌啊
一个世纪,源远流长
在海边,我听到了父亲最宽阔的胸怀
浪花一样的抱我包围,让我温暖中酣睡
那蜜汁一样的弯臂里,不愿醒来

在泰山,我看到了父亲的足迹,在玉皇顶,在林荫小路
慢慢走来,一路看景,收不进炫丽的时光
在长春,在胜利路,斯大林大街,在街心公园
还有您的呼吸,你矫健的身影,在奢岭的山上
呼啸而去

父亲,在长城,一定由您站在天下第一关的扁上
指点江山,看老龙头默默入海,平添一个个精美的传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02 15:18)
分类: 古体诗
董小宛: 水绘园前春色浓,稠衫倒影玉面红。         
         淡脂摩顶三丝暖,长袖翩跹罩北南。         
         本是凡尘鸳鸯鸟,平生恩爱惹祸端。         
         花开蒂落岂不知,毕柳梧桐两厢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小说
序言:从白山黑水开始……
  因为是土生土长的东北人,对东北有着一种难以名状的敬仰和爱。敬仰是因为这片神奇的黑土地上有着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故事所造就的壮丽诗篇,令我不得不折服。爱是因为和她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情感在交织和重叠,难分彼此。
  我的生命里,总也离不开大山,大河。山是一望无际的奥拉岭,高端大气,望眼全是绿色。威严挺拔的樟子松,顶风冒雪,不论严寒酷暑,始终昂起高贵的头颅,那顶天立地的气势,令人震撼。还有那一年四季常青的落叶,总是散发着沏人心脾的幽香,让你倍感温暖,还有那婀娜多姿的白桦树,微风中尽情吟唱;河是碧绿的呼玛河,自大白山开始,一路蜿蜿蜒蜒,千回百转:绕过苍山石子林和雄关的制高点,再直冲漠河,在老金沟稍逗些许,又取道古驿站,到了胭脂沟后,滋养了龙江平原,在漠河湾最后流进烟波浩渺的黑龙江……
  于是,我喜欢坐在山岗看斜阳,看多姿多彩的云朵,在洁净的天空下变换着形状,一会儿是咆哮的猛虎,一会儿是沉睡的羔羊,一会儿是白鹤亮翅。
  我的脑子里于是就流动着无数个这样的片段:这魅力十足的土地上,为什么有那么多的闯关东的人,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31 12:56)
分类: 小说


  第二十四章:卢长浩的悲惨命运
  卢长浩离开了雷公连长,就心安理得地再一次重返老巢,过上了花天酒地的日子。还在天还作美,没有为难他,世道艰辛,官府和日本人也顾不上他,倒也算是独守一隅岁岁安。
  在老巢的山脚下,有一条公路,这是一条通衢的大道,为卢长浩创造了不少的利润。
  据记载,当初满清最后一个皇帝爱新觉罗溥仪就是从天津被日本人保护着坐着汽艇,历经千辛万苦才到的营口港,弃船登陆后转到奉天城,稍作休息就乘军车经旱路到了新京。只可惜卢长浩并不知道这些。后来日本人战败在苏联红军的坦克洪流中,东北十四年的抗日终于告一段落。随机苏联人也退走了。东北大地一下子成了无政府管理的状态,散兵游勇疯狂掠夺,民不聊生。卢长浩瞅准机会,搞了几次行动,收货不小。只是手下原来的一千多人缩减到了不足七百,有钱有米的日子,谁不惦记自己的家呢?卢长浩也不怎么约束,人少了更好,好隐蔽也好养。
  抱着这种态度他陆续派人去四处掠夺,中国人早就被抢了不知多少次,没啥油水。开拓团可完全不一样,本来家底就厚,要金有金要银有银,原来有军队保护,谁也不太敢下手,现在军队垮了。连自己都顾不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29 14:19)
分类: 小说

第二十章:悲壮的开拓团
  自1931年九一八开始,日军仅用三个月时间里迅速地占领了整个东北,实现了他们早已预谋的吞并满洲的阴谋。1932年二月,日军扶持傀儡溥仪建立了伪满洲国,满洲国其实经济形势还是不错的,GDP指数约占全中国的三分之一,地理上占据资源丰富的吉林省,龙江省,黑河省,三江省,,间岛省,奉天省,锦州省,热河省,兴安东省,兴安南省,兴安北省,牡丹江省,通化省,北安省,东安省,四平等省。为了达到长期统治满洲的目的,他们从国内和朝鲜招来大量的移民,在东北三省建立开拓团,一是进行经济掠夺,二是军事意图,三是强迫当地人接受日本文化,加强对中国百姓的统治,以达到长期占领满洲的目的。自1932年中叶开始,日本陆军省在“在乡军人会”的支持下,从在乡军人中选拔实验性武装移民即开拓团。在1932年10月到1936年7月间,他们向中国的东北移民2900多户,7300多人。1936年,日本首相广田弘毅提出“20年内向满洲移民100万户、500万人占地1000万公顷”的计划,从此以后,无数的侨民民进入满洲,主要分布在三个地区,即间岛省起,伪牡丹江省、东安省、三江省、黑河省至兴安南省,主要是为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14 12:07)
分类: 小说
第十七章:无可奈何的选择

    被炸毁的矿场一片狼藉,到处是烂泥和污水。偶尔有几点绿意,不是狼牙蒿就是毒瘤草,能吃的都被连根挖走了,留下空旷的大坑。

     矿场以西,是一片褐色的森林,原来的面积可是不小,只可惜都被日本人采伐掉了,不是盖房子做了脊檩,就是顺着伊通河放排,不知道送去那里。现在,只剩下不多的一片。多是被称为果松的针叶树种,树干笔直,树冠像一把油布伞,遮盖着一队行色匆匆的人流。人流里,何全大步流星地走在队伍的中间。世态变化总是千回百转,令人眼花缭乱。这一切,何全最清楚:当初的忠义救国军好像也走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