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文化

杂谈

分类: 读书

满城还在说余华,小生倒是又看了下苏童新作《黄雀记》。

好吧,有《第七天》垫着,《黄雀记》算是好的。

 

好就好在,至少苏童回到了驾轻就熟的自己,讲回了他最擅长的那种潮湿灰暗百转千回疏密有致的故事,固然有絮絮叨叨原地打转气若游丝之嫌,但好歹没如余华般,站庙堂之高想当然地说江湖之远,不切身得几无诚意可言。许是在经历了虚弱的《碧奴》勉为其难的《河岸》之后,年届知命的苏童总算想明白了自己其实到底有多长有多大。

这不,苏童自己说了,为什么又回到了香椿树街而没有去到新街口?因为“写当下其实是容易的,但是要把当下的问题提炼成永恒的问题,可以囊括过去和未来,这倒是个问题”,“急于拥抱现实而去发言的时候,所有付出的努力可能会白费”。

 

话说好多好多年前,小生还是个青葱少年时,有回冒冒失失就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0-16 12:08)
标签:

文化

杂谈

南京,江东门,有一座以灰白色大理石为主要基调的建筑,气势恢宏,庄严肃穆,被誉为“一部由石头垒成的史书”,全名是“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这座举世闻名、震撼过无数来访者的纪念馆,曾先后获得“中国八十年代十大优秀建筑设计奖”和“中国九十年代环境艺术设计十佳”等殊荣,它的设计者,就是当今中国建筑界的泰斗级人物、“纪念馆之父”,齐康。

除了这座广为人知的纪念馆,齐康名下的作品还包括南京雨花台烈士陵园纪念馆、淮安周恩来纪念馆、郑州河南博物院、福建历史博物馆等近两百座著名建筑,几十年来获得各种大小建筑奖不计其数。而对于种种荣誉,齐康自己却看得很淡然,他说,“盖棺论定之时,能被看作‘人民建筑师’,我就心满意足了。”

 

为一座纪念馆花费了20年时间

坐落在当年日军大屠杀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杂谈

分类: 扯淡

人红是非多,至理也。这不,因为一不小心成了所谓“诺贝尔文学奖热门人选”,向来低调谨慎的莫言先生最近风口浪尖了。

先是被泼污,说是他给了诺贝尔文学奖评委马悦然很多好处费云云;然后是被调笑,说是他拒绝媒体采访理由竟是在做面膜云云;这两天更是被批斗被围剿起来,“大节有亏”、“有悖公德”、“反普世价值”、“无基本是非”,各种大棒飞舞,直砸得人眼晕……这还没得奖呐,水就浑成这样了,真要是得了,是要闹成哪样哦。

 

坦白说,尽管人称莫言是“当代最具活力的中国作家”,事实上也火车不是推的牛皮不是吹的,与之同时代的那些50后作家乃至晚一代的60后先锋作家们,近年来都江河日下得几可说是惨不忍睹,也就是莫言,从早年一举成名的《红高粱家族》到后来花样百出的《酒国》再到年前斩获茅盾文学奖的《蛙》,难得地一直保持着相当水准,只不过,个人对他的文字却是打从心底里喜欢不起来,无它,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而已,就跟个人怎么也吃不来肉包子一样。

纯属个人喜好地说,私心以为,如果诺贝尔文学奖非要给中国作家不可的话,与其给莫言不如给余华,虽说《兄弟》很烂,毕竟有《活着》、《许三观卖血记》在,哪怕给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杂谈

分类: 品人

1941年,他开始从事翻译,踽踽耕耘至今逾70载,以一人之力翻译了一代文豪托尔斯泰的全部小说,还有肖洛霍夫、莱蒙托夫等人的作品。据说,这件事全世界可能只有他一个人做到了。

1987年,他在莫斯科举行的世界文学翻译大会上被授予高尔基文学奖,是迄今为止获得该奖项唯一的中国人。2006年,他还获得了上海俄罗斯领事馆颁发的高尔基勋章,这是近一个世纪中俄文化交流以来,俄罗斯方面首次专门为中国作家而设的荣誉。

他的名字叫,草婴。

2012年9月,上海华东医院一隅,年近九旬的草婴穿着一件红绿相间的格子衬衫,安静地坐在轮椅上,瘦小、温和、安详,他已经有两年多没有离开过这家医院了。草婴自幼即体弱多病,一生曾数次遭遇“鬼门关”,但终于一次次闯过来了,夫人盛天民说,支撑他闯过难关的,是他品格造就的执著和坚韧,是他内心充溢的从容和淡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扯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1-03 11:22)
标签:

杂谈

分类: 扯淡

小长假,读闲书。就读到一则讲述当今世上六大疯狂餐厅的文字,雷死。

 

排名第六的叫“锅里壮”。由郭姓中医世家于1956年在美国亚特兰大开设,专门供应马、牛、狗、猪等各类动物的鞭菜火锅。顾客在店里可以点用一副或几副鞭菜,一副鞭菜就是一鞭配两丸。生客多以原鞭配原丸,如牛鞭配牛丸、狗鞭配狗丸等,熟客则会花样翻新、配出很多新意思,他们会拿羊鞭配上猪丸,狗鞭左边配一只鸡丸、右边配一只马卵,最有创意的是以一具长长的马鞭配两只小小的鸡丸,据说,自配自用自赏自玩之余,多少能够体会上帝随性造物的乐趣。

 

排名第五和第四的都是日本人的杰作,“人肉寿司”和厕所餐厅。人肉寿司是把寿司做成一具逼真的尸体,把餐桌布置得像一辆运尸车,然后衣冠楚楚的食客们就围坐一圈,刀叉筷匙齐下、分尸而食之。厕所餐厅在创意上略逊,顾名思义无非就是把所有的座位改成坐便器模样、各种器皿都能在卫生间里找到原型,真正恶心之处在于,餐厅里的菜汤饮料看上去都像尿液、巧克力甜品像一坨大便。

 

排名第三的是比利时的空中餐厅。空中餐厅的灵感来自一种餐饮哲学:任何食品,在户外享用比在室内品尝要美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29 01:30)
标签:

杂谈

分类: 扯淡

转眼又是一年,写完年度工作总结之余,心血来潮,不妨也写一下个人年度小结。

 

年度电影

《我的名字叫罕》/《三个白痴》(别的不论,至少在电影这件事情上,窃以为印度已经远远甩开了了天朝,无关技术,关乎根本)

《上帝之城》(个人口味,可以给满分)

《人民英雄》(23年前的老片,大小角色个个出彩,连看两遍仍有余味)

《诗》(一个苦于写不出诗的老年痴呆了的女人,站在蓬勃冰冷的世界对面)

年度阅读

《1Q84 book3》(村上老了,一而再再而三三而竭,可终究还是村上啊)

《鸟看见我了》(也许是近年来看过的最好的中文小说)

《刺猬的优雅》(今年没能看完,来年再续)

《毛泽东专政始末》(“用人话写人,写给人看”,所谓历史是该这么写的)

《英雄志》(基本上可以证明,武侠小说还没死)

《论民主》(我们对民主有什么样的理解,就会有什么样的民主)

年度音乐

周云蓬(马一木说他五六年前就开始听了、已经腻歪了,个人今年才知道他,汗;卡拉OK里却是至今还没他的歌可唱,郁闷)

年度电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

李沧东

杂谈

分类: 观影

好久没看韩国电影,一看就看了部牛逼到让个人瞠目结舌的。

电影的名字叫做《诗》,李沧东作品。起初以为只是取了这么个名字而已,不可能真的是讲“诗”的。这什么年代啊,谁会傻逼到去拍一部讲“诗”的电影?

没想到,还真的就是讲“诗”的。主线讲的是,一个60多岁、已经有点老年痴呆了的老女人,努力学习写诗、最后真的写出了一首的故事。

倒是还有一条草蛇灰线的次线,是关于一个女学生被六个男同学强奸多次、最后自杀了,男同学的家长们解决善后补偿问题的。

神啊,得需要多大的勇气、多大的胆子,才敢拿前者当主线、后者当次线来拍一部电影啊。

更牛逼的是,准确点说的话,整个电影的处理,含蓄深沉得根本就不能说是一个故事,有太多的东西没有答案,有太多空对空的影像,尝试叙说的是随时都会超越其表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读书

话说如果不是马一木同学推荐,全然不知咱们有个叫做葛亮的师兄,出了本叫做《朱雀》的关于南京的小说,拿了亚洲周刊的年度“全球十大华人小说”奖,成了该奖项“史上最年轻获奖者”。

更重要的是,马一木还八卦说,这位只比咱们高一届的葛师兄,原是名门之后,太舅公是陈独秀,叔公是科学家邓稼先,祖父是著名艺术史家葛康俞。如此大人物,当年对面相逢竟不识,可叹可憾。


赶紧寻了拜读。读了之后就晓得,马一木的推荐是有道理的。

秦淮河、夫子庙、中华门、东郊、鸭血粉丝汤、盐水鸭、猫空、答案、乱世佳人……对于我们这些曾在南京度过了四年“最好的时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阿乙

《鸟

看见我了》

文化

分类: 读书

闺女六岁爱认字,点着我手中蓝得瘆人的书的封面,念曰,乌看见我了。我笑骂她,不是“乌”,是“鸟”哦,多一点和少一点是不一样的。

 

确实不一样。

起初在新浪微博上看到北岛啊罗永浩啊程益中啊溢美这本《鸟,看见我了》时,多少有些将信将疑:阿乙?何许人也,没听过啊,也许,又是小圈子里惯常的抬轿子游戏?读了之后才晓得,这回居然真不是。

罗永浩所谓阿乙是“被他所处的傻逼时代严重低估了的不幸的天才”一说或者稍嫌夸张,至少北岛是认真负责的,他说,阿乙“对写作有着对生命同样的忠实与热情,就这一点而言,大多数成名作家应感到脸红”——虽然这话搁在如今这个“傻逼时代”听起来难免有点傻逼,但却准确命中了阿乙和大多数成名作家的命门:有些东西,多一点和少一点,就是本质上的差别。

形式主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