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流苏
流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30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分类: 其他
    最近迷上了韩剧,确切是说,是迷上了韩国女星——蔡琳。她主演的《达子的春天》,让我每天的午休时间变得快乐而短暂起来。
    韩剧所展现的琐碎生活中的那些脉脉温情,让我的心随着柔软而感动。33岁的吴达子在感情上仍旧无所依靠,也并不是什么事业有成的女强人,在她遭遇坎坷、心情悲伤的时候,回到家里,她的母亲晚上和她一起躺在狭小的屋子里,轻拍着她的肩,用略带骄傲的语气说:“多不容易啊,我的女儿,谢谢你一直这样勇敢而努力的活着。”
    看到这里,我的眼泪忽然涌进眼中。我赶紧调整情绪,暗骂自己的善感,然而,我知道,做为女儿也作为母亲,我被深深地打动了。
    细细的想来,达子的母亲真的是非常了解自己的女儿,她知道女儿对于生活的追求,达子迟迟没有结婚,是因为她对爱情和婚姻是极为认真的,达子没有什么辉煌的事业,但她对工作是热忱而极富责任感的,出于这样的了解,她才能自然的说出这样的话语。她没有为女儿设定过高的目标,没有期望她获得什么样的成就,没有要求她一定要过上什么样的生活,虽然这些要求的初衷也是爱。她只是更多的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其他
   昨天偶尔在网上和一个人聊了几句,得知他是再婚的男人,现在和前妻的关系也不错,我戏称,你是享齐人之福了,他很无奈的说,一个是我孩子的妈,一个是我喜欢的女人,你说,我能怎么办。
   总结起来,无非是:和前妻是亲情,和现任是爱情,当亲情遭遇爱情,道德和欲望交锋,习惯与新鲜交战,选择永远是让人痛苦的。选择亲情失去爱情,是在手心上插了一把刀;选择爱情放弃亲情是在手背上插了一把刀。一夫一妻制的婚姻法,让男人不能光明正大的左拥右抱,所以,最大程度的保留已往阵地,并占领新的高峰,成为当今男人的新课题。
   由于第三者而离婚的事,实在已不新鲜,社会对此早已抱着宽容去看待了。我呢,作为一个女人,对此虽谈不上接受,但是见多不怪,慢慢也终于可以不为之激动了。冷静下来,细细分析各种情况,也还蛮有意思的。
   其一,爱情是人类最不稳定的一种情绪。相对亲情、友情,甚至于仇恨而言,爱情是最容易产生变化的,而且这种变化是潜移默化的,你压根不会明白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已经不爱了。在新的爱情来临之前,也许你始终是懵懂的,自以为仍旧爱着。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23 11:15)
分类: 其他
   好久没来“经营”自己的博客了。我想也许是因为我懒惰。不过,除了懒惰还有另外一种原因,那就是我始终没弄清楚博客与我,到底意味着什么。因为无从确认它的价值,所以我始终对它缺乏热情。
    曾经以为,博客类似于日记,记录自己的心情,琐琐碎碎、点点滴滴,让自己在未来的日子里,拥有一份清晰的回忆。然而,日记是写给自己的,博客却是写给大家的。我在日记里可以哭泣、可以欢笑、可以小肚鸡肠、可以咬牙切齿,可以心存善良也可以心存黑暗。我不认为我的心态永远是光明的,也不认为我的情绪永远是积极的。然而,这些心情,往往是最想对自己倾诉的心情,都是隐私的,无法公开的。
   我可以公开的,都是我自认为不错的心情,我倾诉我的幸福和快乐,给自己的生活和心情戴上光环。所以,从博客中看我,看到的是精心策划过的我,剔除了我“恶”的一面,放大了我“善”的一面,仿佛大幕拉开后,妆容齐整的演员。但是,这不是真的我。
   我的博客,记录着一个不完全真实的我。每当想到这里,我都不由自主地懒惰。
   今天,又来这里看看,说一声,博客,久违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4-05 10:11)
分类: 随笔

记忆是不由人的,并不是你认为值得的你才会记得。往往最是不经意的,反而占据了记忆的角落,始终不能离去。

很多的事情让我明白这个道理,其中一件就是这个:

那是我小学五年级的暑假,父亲去北京附近的通县公出,顺便带上了我,以便办完公事后带我游览北京天安门、颐和园、长城等这些我向往已久的地方。

在通县下了火车,找了一下午的旅店,居然家家都客满。据说是要开什么大会,参加会议的人把附近的旅店都霸占了。天色渐暗,我们拖着行李,疲惫焦急地在大街上乱转,幸好一个当地人给我们指了条明路。于是,我们穿胡同、走小巷,七拐八拐来到了一家小旅店的大门前。

说是旅店,其实就是一户四合院,迈进大门的那一刻,我父亲首先低呼了一声:“噢。”第一次见四合院的我,眼花缭乱的看着院里的树、草、屋,以及进出的人,还没有意识到父亲感叹的含义。

等到进了我们的房间,我终于有点回过味来。那是西面的一间厢房,很小,只放得下两张床,而且,潮气很重。窗子是那种很老式的木窗,没有镶玻璃,上面居然糊着纸。有一两处稍微有些破损,纸随着风“噗噗”的响。我瞪大了眼睛,这样的古董我只在电视里见过。

“这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4-04 09:44)
分类: 故事

(一)

桃花榜。

精铁铸造,两丈高,七尺宽,半尺厚。

一夜之间,矗立在京城最繁华的地段、最大的酒楼前。

没有人知道是什么人将它立在这儿,怎样立在这儿,又为什么立在这儿。

榜上铸着十八个女子的闺名,每个名字旁都铸有一朵铜制的桃花。

三月初七的早晨,它成了京城里最流行的谈资。

四月初五的傍晚,忽然有人发现,榜上最后一个名字“绣婉”旁的桃花不见了,留下来的只是一个透明的洞。

过了几天,有人在护城河里发现了一具女尸,死者的身份很快就确定了,是京城富商关家的小女儿,容貌出众,闺名绣婉。

五月初十,桃花榜上倒数第二个名字“玉如”旁的桃花又空了。

当天,礼部尚书新纳的小妾玉如在新房里悬梁自尽。

桃花榜上的桃花,一个一个的空下去,京城附近的命案接二连三的发生。六扇门的精英们毫无头绪,与榜上女子同名的,都惶惶不可终日。

死亡的气息弥漫了京城。

***************************

曲镇。

当阿索第一次醉倒在兰坊的时候,小荷就知道再也留不住他了。

小荷是兰坊中最幸运的女人,第一次接客就遇到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4-04 09:43)
分类: 故事

(第一世   一寸相思一寸灰)

沧海痴痴地伫立在桃花丛中,虽然他明白,今天他不可能再遇见那个如花的少女。

一面之缘,他们拥有的也许真的只能是一面之缘。

然而,他忘不掉三年前的那一天,就在这片桃花林中,那个娇憨的少女,攀折着桃枝时陶醉的微笑。

他不由自主的来到她面前,唐突的问道:“你是谁?”

那少女面颊浮上红云,像一只受惊的小鹿,抛掉手中的花,跑开了。在离他数丈之后,她忽然偏过脸,明眸流转,嫣然一笑。

她说:“我叫相思。”

相思,从那天起,他把这个名字反反复复的刻在了心里。

 

沧海轻轻的叹了口气,他的手摸到腰中的剑柄,他知道,他该走了。

这次回来,他要做的不是追想旧事,他必须在这个山下,杀掉那个即将入宫为妃的女人。那个女人并没有过错,但不幸的是,她的父亲却是朝中的奸佞。

他不想让自己的剑上沾染无辜的鲜血,但师父的话又回响在耳边:“沧海,如果让他成为国戚,想将他绳之以法就是难上加难。要复仇,就要做出牺牲。”

“师父,我宁愿一剑杀了他。”

“杀了他,别人永远都会认为他是忠公体国的良臣,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4-04 09:42)
分类: 故事

我一直是快乐的,直到那一天,表哥林若凡带回了上官蓝衫。

他牵着她的手,站在庭中的那株海棠树下,海棠花飘落在她的衣裙上,顿时失了颜色。

她,上官蓝衫,以绝世的姿容和的醉人的忧郁震动了整个林府。

从此,我体会到了刻骨铭心的滋味。

                              *

丫环在我的鬓边带上一朵珠花,说:“表小姐,你真美。”

我望着菱花镜中的自己,明眸皓齿,肤若凝脂。然而,我知道,和上官蓝衫一比,我不过就是一朵凋零的海棠花。

无星的夜晚,我是追逐落寞的孤魂。我游荡在上官蓝衫的窗外,看着他们灯下成双的影。

她对表哥说:“只要你杀了魏南魂,我便嫁你。”

魏南魂,南魂宫的主人,江湖上数一的高手,上官蓝衫的杀父仇人。

表哥把她揽在怀里,说:“我必不会让你失望。”

我在冷风中看着他们,看着表哥的手如何温柔的抚摸着她如缎的发,一滴血从我咬破的唇边滴下,落在石阶上,寂然无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故事

宫眉曾不止一次的设想过,会如何遇见浮青,然而,她却没有想到,竟会在J城的这次招标竞争中遇见他,而他,居然成了对她最具威胁的对手。

见面的那一霎,两个人先是有些错愕,相互对望着,然后就平静地笑了,好像不过是在校园里又打了个照面,依旧是那样亲切和熟络,虽然,他们都清楚的记得,分别已经足足10年了。

        *          *

“我本不该打扰你,只是最近梦见你的次数太多了……”宫眉望着正在搅拌咖啡的浮青,不由自主地想起他从前写给她的信。那是她毕业后第二年的夏天,她捧着他的信,看着窗外那棵大杨树在燥热的空气里挣扎,泪就流下来。她拒绝了他,但是却拒绝不了思念。离开越远、离开越久之后,她终于发现自己最爱的其实是他。

“你当年真狠心,这些年来,我一直都有些恨你。”浮青说。宫眉望过去,他眼里满是温柔,找不到一丝恨意,她忽然有些失落,她宁愿他恨她,那样也算一种深刻的记忆。

“看到你今天这样优秀,我替你高兴,为你骄傲。”浮青说。优秀?宫眉微笑了,是的,10年来她努力拼搏得到了回报,临行前总经理对她说,只要拿下这次的项目,回去就升她做副总,全公司唯一的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4-04 09:38)
分类: 故事

(八)

梁思琪终于迎来了周末。这是她自由的时间!她快乐的象只展翅欲飞的鸟。

在走出大门的那一刻,梁思琪隐约有些自责。计永华的话回响在耳边“我想让你陪伴小雅,成为她的朋友,她几乎没有朋友,她很孤独。”她回头看了看计雅的房间,狠了狠心走出门去。

心竹美术学校,地方并不太大,仅租用了半层写字楼而已。走廊里布满了各式各样的画,大部分是学生的习作。

梁思琪满怀好奇的向一间最大的教室里望去,画板林立中,一个蓝旗袍的秀气女孩坐在一张雕花木椅上。一个长头发男人在不停的指点画画的学生,大概是老师。

见到她东张西望,长头发热心的问道:“哎,小姐,你来学画还是找人?”

“我来找计禹。”梁思琪回答。

蓝旗袍立刻转过脸,“你是新来的模特?”

“哦,”梁思琪犹豫了一下,想到多赚的钱也没什么不好,她说;“是的。”

蓝旗袍兴奋得一跃而起,“可算把你盼来了!来,换上我的衣服,立刻上工。”

梁思琪惊讶地瞪大了眼。

“我想,我需要先见见计禹。”

“别罗嗦了,他现在不在,一会儿会回来的。”蓝旗袍拉起她进了更衣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4-04 09:32)
分类: 故事

                             

她从来没试过,也不想去试,只是偶尔会想,如果在月光下捧着一碗水,是不是真能把月亮装进来,如果真是,那晚的月亮就是属于她的了,至少那影儿是属于她的了。

其实,这很简单,但她不会去做,她觉得那让别人看了挺可笑,虽然她可以称之为“浪漫”。

她很向往浪漫,但她骨子里不是个浪漫的人,浪漫所需要的无所顾忌,恰恰是她最缺乏的。

除此以外,她还缺乏美貌。不漂亮的女人,永远也无法成为浪漫爱情剧中的主角,她明白。于是,在她14岁那年,她就开始幻想,幻想她就如一只神奇的蝴蝶,在某一天破茧而出,从此亮丽非凡。遗憾的是,直到如今,20年过去了,她仍旧是她,完全没有脱胎换骨的迹象,那眉眼、那脸庞,象压在箱底的旧衣裳,面貌不改,多的只是褶皱。在失望中,她甚至想过,倘若有什么意外毁了她这张脸才好,那样,她就可以理直气壮的倾尽所有,重塑一个自己,仿佛是浴火重生的凤凰,多么令人激动。然而,在她平静的生活里,是不会有这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