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祥恒
祥恒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6,563
  • 关注人气:99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笔名:祥柯
星座:天秤
国籍:马来西亚 柔佛州
祖籍:福建  永春
现况:独立生活
对自己的期许:
期许自己赶快长大,成为人间中的一盏灯,能用尽自己的擅长,给人方便,也让自己是一个佛教的未来最优秀的生力军,让未来的佛教能更加走向人间化、生活化。
新浪微博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友情链接

默雨

这个网站很不错哦!很清楚地让大家解开对于素食的迷惑和动物们与我们之间息息相关,希望大家多多到访。

中国报

这是马来西亚第二畅销的中文报章,现在设有官方网址,想要多了解马来西亚文化及生活的您,这是您的最佳的选择!

野山闲人

深入民间,与您一起探讨社会及生活中的问题!

博文
  刚又从曼谷过年回来不久,不到一年就已去了四次泰国两次曼谷,又是一样地一回来就生病了刚好穿着Secant最经典的衣款之全黑色的“战袍”,更巧的是因为眼镜坏了又不得不暂时戴回那副曾扬言“收起来”的黑色办框镜,突然又想起三年前就是穿着同款“战袍”、戴的就是这副眼镜,而且还是这个年纪的玉玲。
  还好这玉玲到今天还在,没有像MH370般快两年了都还在失联。回到Union Mall的店买新年衣时还能从电话中听到他其实依旧没变的声音,得知他这么早就开工了在曼谷以外的地方寻找为来搬迁和提升制造厂的地点事宜,我总算就松了一口气了。
  每天都在瞬息变化,回想起从一年前的这个时候的自己正在做什么时,就只能叹岁月真的是不留人。试想,别说是要拖到今年今天,就算是要跟着最初的计划之去年十月才去的话,我看应该是不用去了­­——车间也搬了、FB也改了、玉玲的泰名和样子更是变了;再放远到三年前来看的话,别说是那时我自己压根儿都未闻“Secant”这个名字,更没想过要再重回大学继续当学生,执回书笔,继续写作。当时就24岁的玉玲那一年“红”了一年,特别是那902时装展过后的效应。
  看着他依旧奋斗,在拼,感觉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15 23:34)
  在出外小歇回到寝室时,无意中提高到两位室友姐妹在谈论关于自己的样子是否像男人、像爸爸的有趣话题。结果我一踏进门,她俩就不约而同地问我“我剪短发后,样子会不会像男人?”
  我这人讲话向来如实语,凭着我强大观察人的知觉和多年来在寺院接触许多比丘、比丘尼的经验,纯属至看她俩各自的脸型就已很明显地觉得回答她们道:“就算是剃光了头,都还是很明显看得出是女的。”当然她们都很不服气,也很不解地以为是因为胸部这很明显是女性生理特征的关系,甚至到后来提及了“也不会像男人一样多出下面一条”,我顿时无语的一时间都接不上话来就这样话题就结束了。
  “像男人”,看来她们都是很典型和很明显地是在女性化的环境与教育对待的方式下长大的,虽然她们在生活当中不乏有男性亲人、男同学,甚至都是有过男朋友,但一点都不了解何谓男性、男人与阳刚的核心特质与之间的关系,真的是以为剪了短发、隐了胸部、穿了男装后就会“像男人”了——若真是这么简单的话,佛陀也不必为比丘尼制定348条戒律及“八十四女态”来贬义女性特质的种种不足和不净了(妳以为出家当尼姑那么容易到“只要有心”吗?)
  阳刚特质,若在佛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09 20:37)
  之前我老总搞不明白在我之前参与的学会中有一个怪现象:别说是创会至今已十届的正副主席都是反常的全阳了(之所以会说是反常,是因为我们的大学也无一例外地在学生比例上都是“阴盛阳衰”),就连在我之前和我离开后在与校外活动的外交和代表上更是让明眼人都会疑惑和尴尬之“全男外交”——总让人误以为或疑惑我们的女生都跑到哪去了?
  后来才从来两位室友姐妹在各三个不同的情况中所提起的观点下,才终于让我明白了当中的根本肇因——就是因为妳们自己的不争气!
  其中一位是在关于出游旅行租车的话题上所提及,当我很一般也很习惯地向她提问“那妳开不开车?”,结果她还挺理直气壮地就直接回答:“当然是要由男生来开车啦,哪有女生开车来载男生的道理?这叫”绅士风度“嘛......”我当下汗到无语——难道妳的驾照是不用学、不用考“买”回来的?因为我可不信她如此幸运地在她学驾车的师傅和考牌照时的考官都是遇到女的。况且如此可笑的“开车绅士风度”我还真不知道是从哪来的?(妳还是去做西亚回教国家的女性好了,绝对符合妳要的“绅士风度”555)
  另一位则是睡我上铺的同乡,说老实的她所提到的两个情况让我感到白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人为什么会迷失?“佛”为什么要等到那么久才出现一位?
  很多人说我“很独”,甚至有一些团体的领导总以“团队精神”、“群体生活”来借以我有时对领导的不同意见的其他团员杀鸡儆猴,然后就会有一些团员来企图对我以“众人力量”来软性洗脑。
  不过,从我成长的历史至今告诉我和大家:我这人,只相信“理”,一切除了“理”以外的花招我都不吃,管你是用“软”还是“硬”,要不然我早都迷失在茫茫人海中成为只会朝九晚五、日复一日、寂寂无闻的傀儡了——这样的人生,有什么意思呢?不如去死算了。
  人,所有万物众生,本来就是带着自己的一个个体来,走的时候也是一个个走,所以本来就是独立自主的。至于什么亲情、友情、爱情、合作、团队、组织......都是后来才因因缘聚散的缘生缘灭而已,再说难听一点:这些都只不过是人为搞出来的,痴心妄想而已。
  十方三世一切佛,无一是在团体而成就,皆都是“独”出来的——若不独,哪里会在团队抽离、独自静思时发现到这众生、这群体的共同并且是轮回不断的问题呢?若连发现问题和疑惑的思考能力都被打断了,还会去认真思考、探索真理吗?
  在团体、在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09 20:34)
  我是一个对想要知道和研究的东西就很执著的人。所以“做研究”对我而言,那是我生命成长过程中不可或缺的一个重要过程。
  很多人说我做的研究论文报告很牛,赞;但对我有时的那一份可能稍有过分狂人、执著的行为,特别是在口腔舌剑的辩论场上,却可不是每一个赞我的人都能明白和受得了——你们不觉得你们这样才是很矛盾吗?要独特但却不可以深入去了解、掌握、热爱,哪有这样不符合因果付出与收获比例的事?
  打从我出生起,就已经在“做研究”,从研究球要怎么踢得好到我为什么生为女孩儿,再到宗教、教育、社会、文化......乃至是到现在的汽车与企业,我只有那好奇心害死猫的赤子之心保留着。
  对我而言,做研究若不做到精细,做到突破,做到独一无二,做到撼不到,这样对我而言是抹杀了探索意义的研究我宁可不做。所以我可不是随便做研究混日子、写论文只会浪费笔墨和他人阅读时间生命的“学术混蛋”,但我一旦发现到真的是值得我去研究的,谁也阻止不了我,而且我才管你受不受我的论文——你不收受那时你浪费不珍惜,我那篇独一无二价值的论文依旧还在,你都不够资格和理由来定义我的研究价值因为你肤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09 20:33)
  回寺围炉,一个人坐在一角安静地吃完了一餐。回去了以后再咖啡的影响下,给师父写家书提起关于好友出家的事时,不知不觉又泪崩了一整晚。
  今年,已经是第二个自己独个儿在大马吃这顿团圆饭。和去年一样,吃得挺没落,特别是看到儿时我们三人童年时曾经一起在佛前相约要一起出家的其中两位如今都已经出家受足戒要程他们为“法师”了——都知道的,真的就只剩我至今都还没出家了。
  之前在不久前的腊八时,其中一位曾向我提起童年在家乡参加欢乐营的往事,我很无奈地回答了她当年为什么会突然“三缺一”的理由;再看着另一位身着僧袍的比丘的样子其实就和现在的我的样子、眼镜,甚至是身材都还是继续“差不多一样”,他依旧赤子地与小朋友摸摸头地玩,还接收了来自老菩萨的红包,一副很欢喜的样子时,我纳闷了,低下头,只顾着吃饭,但这时又看到也是出家的昔日大师兄。当给师父写着又来没完没了的家书时,夜深人静下终于按耐不住地飚泪了,因为今年的我已经24岁之第二个本命年。那12年前高高兴兴地在许愿卡上写着就是要出家的愿望,而且还写了“我要当法师”的作文去自家的画报上的记忆仍然犹新。
  这个愿,打从我10岁皈依学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20 11:35)
  最近有两个先后与男友分手的室友姐妹因“同病相怜”而有好在一起,从宿舍生活中的无话不谈,一起骂“男人没一个是好东西”,到连出外打兼职工、逛街都相依在一起各种买各种狂吃,失恋的女人还真是伤不起啊!
  我这把宿舍当家里住的假小子被这两个失恋的姐妹夹在中间过日子,我的喜好几乎也没啥跟她俩一样的,其实也不很好受。
  虽然恢复了单身,但却还是很依赖,自己一个人独立不起来总要人陪,空有一堆理想却又不会实行,特别是她俩的花钱方式还真是让这已感觉没啥东西要买的我有些乍舌,我才没有时间去跟她们一起喊“闲”一起疯狂逛街,不如把钱存起来走远一点,到别的国家去见识或上一门新课长知识。
  两个失恋的女人,一起疗伤,一起谈人生,一起想对策,一起疯,也算是相互取火,聊以慰籍。我这“第三者”“电灯泡”,也希望她们能走出来,了解自己,更懂得人生与成长,特别是了解自己为何生为女人?
  女人,其实才是第一性,才是最棒的生理性别。有为自己身为女人,是独立的个体而自豪过吗?因为在大自然上,是雌性挑选雄性来达到自己理想的情感与生育目的,甩了对自己不合适的男人也不必觉得什么不妥和愧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致10年前的自己:

  吉祥!在冬阳及午后突然又雷雨交加的十二月,突然回想起十年前的这时候,曾给自己写过这么一封真挚感动的信,而且还是用电脑打的(那台电脑,今天依旧还放在老家原地不动,并且功能还好得如初),当时期许10年后今年23岁时的自己如同那背景的照片主人翁——依恒长老一样至少已经是出家并且念完中国佛教研究院了。

  十年后的今天,很惭愧,其实我并没有出家。有时夜深人静在思考人生时,都会有点觉得:早知如此,当初何必要如此连命和身高都拿来拼了?到最后却还是落得一场空,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是?虽然过往的这十年来,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01 04:36)
  9个月过去了,从当初的发现到展开研究、调查、采访、撰文、提交、翻译,虽然如今一切过程均已结束,但每每想到close case,想要彻底地忘记,却是这么难的一件事。
  也知道老徘徊着对过往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好事,但把过往的美好因缘化为寻找将来的使命方面,却是一个转折点,一个寻找到新的方法、方向再出发的力量,不管下次BM再相见、怎么样的相见会在何时了。
  自从我发现到“Beep哥”张玉玲这号人物后,关于我跟她的相似度的花边新闻在我们现实身边的人终究不曾停歇过。从我第一次写这个发现的文章中自己就已提到有长得相像外,原来在我身边的朋友特别是在生活中朝夕相处的室友姐妹们都一致地还指着她的大头照对我说“这是你来的啊?”——Walau A,我有自恋到这样么?若真的是我的话今天也不必来这里了啦!
  纵然早已结束了,但一些还是值得收藏的资料和历史纪录依旧还没停歇过。直到一次无聊到拿着照片湾“我们像不像”时,18张不同角度的对比相似度都竟达到100%时才让我对此感到彻底地震惊。这,果然是个世间上难遭难遇的缘分都给我遇到了,缘分到了真的是要逃也逃不掉!我承认,我的确长得很像张玉玲!
  搞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前言
  总觉得要给自己的一生留下这段那么难得经历的奋斗过程。激励后人也好,记录历史也罢,所以半年后,最终还是决定补写回这段在曼谷亲自到Secant采访张玉玲的旅泰过程,让这6天在我生命中不再是空白 。

第四天——泰马BM相遇记:衣与笔的思维激荡
最历史性的一天:2015年(佛历2558年)3月25日(三)
采访时间和地点:1850——2030(泰国时间),Central World星巴克咖啡馆
Secant公司总部—Central World—暹罗城

  吃着一包奶油面包和一罐可乐,我哭了,因为那是最真挚的深切祝福;
  出来看到了辉煌条纹大马国旗,我喊了,因为我成功缔造了世界纪录;
  三更半夜还在坚持发最新消息,我疯了,因为我们就在庆祝空前胜利!!!
  325的夜,历史性的夜,已记录在我们的生命里,最青春的夜。我90天下来的努力,就在今天,开花结果;未来,当然也已经知道还有更长的路要继续辉煌地走下去。
  这就是我们325的故事,震撼得老天都为我们当场感动落泪。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搜博主文章
欢迎转载
凡在这里的内容,欢迎原文转载,广为流传,功德无量!
内容丰富
由于内容十分丰富,无法在最新文章列表一一显现。若要阅读每个分类的最新博文,请直接点击该文章分类即可,谢谢!
草根名博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