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Banjong_贤善
Banjong_贤善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3,137
  • 关注人气:1,00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基础资料
个人简介
国籍:马来西亚 柔佛州
祖籍:福建  永春
现况:独立生活
对自己的期许:
在红尘世间,时刻保持一颗慧心,开心过活,要对自己好一点!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本人余一祥,即日起(2017年2月23日)正式宣布与大马法炬山开山宗长释慧海(俗名许峯嘉,内号心统,大马籍,1990年于佛光山开山宗长星云大师座下出家)脱离16年的师徒关系。

本人亦对其在2017年2月21日以不专业、不符合出家戒律与佛法教义的公开信及滥用“诵经”的颠倒庇护泰国法身寺的魔僧团,多次以违背良心道德的谬论误导大马佛教徒,污蔑泰国政府特别是DSI及正统的泰国佛教寺院与真正持戒清净的僧侣等完全颠倒佛法及社会道德良心的做法,表达强烈的不满与愤怒。

这并不是佛教徒,特别是比丘应有的行为,在戒律上其更已经暂时丧失了担任任何为“师”的资格及所有一切的僧伽福利与职务。依佛制戒律,其必须不仅要必须要公开立即停止其之前的包庇颠倒论,并且立刻向20位清净的比丘座前如法忏悔,而不是继续假以“僧为至高无上论”之相似佛法的邪法来误导大众,还毫无惭愧不知颜耻地继续以僧相和原职务来接受十方大众的供养。

其目前的所做所为,已经让本人感到彻底地失望及失去了任何的信任,其已经不配再作为本人的依止师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终日寻春不见春,芒鞋踏破岭头云;
  归来偶把梅花嗅,春在枝头已十分。
               ── 唐朝 无尽藏

  「我们能活在世界上的时间有多长?」一个学生这么问他的老师,即使老师学问再高,当面对这样的问题,也和学生有一样的困惑。
  有一天吃饱饭后,和同事在附近的公园散步,在人烟稀少的公园里,很明显地看见几位老人静静坐在公园树下的椅子上,他们总是专注地,也似乎带着一丝羡慕的眼神,同时看着前方正在草地上活力奔跑嬉闹的孩子们,不时也望向公园对面那所学校,见到校园里正努力学习的年轻学子们,他们不约而同以感叹的口吻互相打趣道:「时光过得真快,好像昨日才发生一般,想当年我们还在一起读书,一起翘课逛街,好不疯狂啊!如今我们已七八十岁了,岁月真是不饶人,现在回想起来,如果时间可以倒带重来,当初我们一定好好珍惜年轻岁月,好好规划管理我们的时间,现在一定可以……」
  从老人们的对话中,透露对生命奢侈的企盼,更展露出对时间岁月快速流失的感叹,道出我们人类的渺小,创造多少科技文明的奇迹,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老师是教授师,人生中若能遇到几个好老师或善知识,那我们的人生可能从此改写。很庆辛自己能在佛学院读书,因为这里有好多优质的法师、讲师与善知识。好的老师能让我们在人生道路上不必走太多的冤枉路,而且他们的教导与提携也会让我们的进步神速。
  但好的老师可遇不可求啊!遇不到,该怎么办呢?在论语里,有说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因此,孔子曾说,他并没有固定的老师,只要能让他择善而从就是好老师。
  的确,在佛学院的生活,同学们也可以是我的好老师。当我看到行为好的同学,比如她很勤快,我就跟她学,她就是我的善知识了。如果我看到另一个同学喜欢批评他人,讲人是非,那我就不要学他,我不只不要学他,我还要去反省自己有没有他的那种不好的行为,如果有就要改掉,这样他也是我的善知识,只不过他从反面来教我。
  总而言之,其实每一个人都是我们的好老师,善知识,只不过有的人是从正面教育我们,有些人是从反面给于我们教育,重要的是我们要能看清善恶,取人之长,增进自己的道德修养,同时也看清别人的错误行为,作为警戒,不要重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05 11:32)
  近来在脸书上认识一位加拿大的佛教学者,他为了研究佛学,跑到遥远的东方来学习藏文、中文及日文。
  日前他在脸书贴了一张照片,是他在拉达克一家藏传寺院求学时的居室:一间斗室,一尊佛像,一个堆满书籍的矮几,清晨的阳光,越过远处的山峦照射进来,千年的学问与一瞬即逝的光阴,在此沉淀成金。
  他就在小小的斗室里苦读数年,学习许多外国人可能穷其一生也没有机会接触的藏文。这样朴质的求学生活,很让我感动。
  我们这一辈人,大部份的写作、做学问、上网查资料,同时离不开网聊、视频、音乐、咖啡、零食,一边看、一边听、一边吃、一边喝、一边聊,一边抱怨文字与学问有多么的枯燥及无聊。
  因为没有好的学生,所以这世间很少有好的老师吧。徒择师,师亦择徒,好的老师都藏起来了,等待有心人的寻访。
  读过一本佛书,书中直言人人都希望自己有生命的传承,一是肉体生命的传承,一是精神生命的传承。肉体生命的传承,即是一般人的组织家庭、传宗接代,延续家族血脉;精神生命的传承,就是「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将一生所学,尽数传授予能人。
  我们常赞颂亲恩伟大,很多时候,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禅修,对我来说既爱又恨。爱的是,我知道在这个过程中,可以学习在平静中看清自己;恨的是一闭上眼睛,妄念纷飞,仿佛进入一个与自己打架、骂架的过程,那只是心理的挣扎。身体上的纠结是,要在一炷香(45分钟)内,一动也不动,腿会痛也会麻。我就是这样带着这份担忧进入禅堂参加五日禅。
  「禅修到底能带给我们什么好处呢?」,和尚在每日的开示中谈到「禅修能让我们更加的稳定,心会变得更柔软」。当时,我并不很了解个中的意味。后来,在禅修中发觉,原来稳定说的便是我们能控制妄念,虽然妄念无所不在,但我们不会再受她的影响,就如在生活中,我们不容易受别人的辱骂影响,情绪会变得更稳定,当我们稳定后,内心自然会变得柔软、对人事物更能有同理心。
  在这五天里,专注在数息。一呼一吸之间,偶尔会有妄念起,无厘头的画面出现。然后又把呼吸拉回来,如此反复的练习。终于我感受到,入息。空气俏皮地摩擦着上唇的毛细孔,在人中范围进入鼻孔,充满整个肺部。出息。空气缓缓地离开肺部,到了鼻孔下方,再跟上唇的皮肤悄悄的告别,留下了余温,并回到大气中。坐禅时的我们要去觉知呼吸,就如身体与空气随着节奏共舞。过程是愉悦、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当得知同学们要进禅堂五天时,我内心挣扎了好久,因为我对禅修是反感的、抗拒的,对那只能静静地坐在那里,且唯一能做的就只有呼吸,感觉超级的痛苦。不过老师一直鼓励我们要好好用功,体验心灵宁静的快乐,虽然过程中一定会痛苦挣扎,但一定要把握这次的机会。当老师说到「机会」 这两个字时,我深信确实在佛学院的这段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机会说多不多,说少不少,所以每一次的机会、因缘都需要加以把握。关于这一点,就足以说服我把握这次的禅修。
  进到禅堂开始打坐,脑袋里妄念纷飞,一直没办法提起正念,心里感觉非常烦躁,腿也开始疼得难受,虽有尝试念佛号来转移注意力,但是腿疼的意识依然非常强烈,恨不得赶快开静下座。之后连续几支香也坐不好,甚至开始打瞌睡,感觉快被「妖魔鬼怪」给征服了。
  有一次经过大雄宝殿,看到了佛陀的圣像,心中突然想起佛陀也是经过六年苦行修行打座——佛陀能做到我们也一样可以做到啊!法师也一直强调「死随念」,更激发了我上进的心。
  经过几天的坐禅,心慢慢沉淀下来。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原来心灵的平静是如此的舒服。当我沉静在享受中时,偏偏此时要出堂了,而且还比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还没进来读佛学院前,比较注重解门,很喜欢看佛书,听闻佛法(到寺院听法师开示,看光碟,网路的视频,阅读电子佛书等),进来佛学院后,除了上佛学课,我们也要常常把佛法应用在日常生活中,比如行,住,坐,卧都要观照自己有没有具足威仪,出坡劳动与作务时就让我们有机会身体力行去服务、奉献、修福修慧、广结善缘,所以佛学院的生活让我们有更多的机会行佛,也了解到解行并重的重要。
  以前的我比较注重个人的提升,现在会把他人或众生放在心里,希望他们与我一样透过佛法的熏习一起提升,比如在洗手时,会在心里默念当愿众生得清净手,受持佛法,洗脸时,当愿众生得净法门,永无垢染。
  进来佛学院后,妄念与欲望也少了,生活作息都依照佛学院的时间表及院规,课程一个接一个,各有各的功课,因为忙碌,所以没有太多的时间打妄想,突然间明白了「忙,就是营养」的意境。
  寺院的生活是少欲知足的,所以相对的对物欲的追求也少了。在思想上不断的在吸收与建立新观念,打破以往一些不正确的思想,让自己的念头与佛法相应,与清净心相应。当思想与知见正确了,行为也比较容易改正,不用他人一直在讲,自己就能自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们能活在世界上的时间有多长?」一个学生问了他的老师,尽管老师学问再高,当面对这样的问题,也和学生有同样的困惑。时常见到年老的长辈对年轻人以感叹的口吻说道:「唉!时光怎么过得如此快,想当年我们还享受着活力青春,如今一眨眼已七八十岁了,岁月真是不饶人,回想起过去,真的后悔没有好好努力,如果时间可以重来,我一定好好规画管理我的人生。你们年轻人可不要步入我们的后尘,虚度时光啊!」年长的人们总是在岁月过了大半后透露对生命奢侈的企盼,更展露出对时间岁月快速流失的感叹,道出我们的无助与渺小,纵然创造多少科技奇迹,却仍不免生命时间洪流里,感叹无法任意掌控时间,无力扭转时间的变迁,我们时时活在对时间流逝的无助与懊悔之中。
  「时间」到底是什么东西?中古四世纪哲学家圣奥古斯丁曾表达他对时间的叙述:「时间是什么?我知道它是什么,但是如果有人这样问我,我则无法明白的告诉他答案」。
  事实上对于「时间」的了解,我们可以简单地将它区分为两种观点:第一种观点,是我们对时间「存在性」的认知,另一种则是对时间「概念性」的描述。
  以时间「存在性」的观点来看,从维基百科对时间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年3月20日 星期二

  比起上次给予将近一个月时间准备的GDL考试,虽然这一次很明显是缩短到只剩下一星期,但却是比上次考试无论是在准备还是在考试时都还来得从容不迫。
  那本冗长又深奥的课本是不用看了,考前一天才临时抱佛脚,直接拿回与上次一样的题库本,只是去翻开PSV的部分把那150题做一遍。事实上两者都是大同小异,只是有几题会稍有不同,而PSV的废材题再多一些罢了。
  与上星期二一样,早上8时的驾校柜台就已被无论是要来上课还是考试的手牌弟兄们给挤满,每当要排队打卡上课或拿文件考试时都总是排着从里到门外那长长的队。与其他地方许多驾校一样,GDL与PSV的考生比例总是差得个天与地——今天除了9人是巴士及3人是面包车的PSV外,其余近百人的各族弟兄们都是GDL的考生。
  在等待进考场前,一时嘴痒地去食堂买了糖果馋嘴,结果代价就是进考场时迟到,被迫得坐到最后一排背靠墙的位子去。坐到位子后,还得被就是上次来给我们授课的JPJ华裔穆斯林考官在这百人的大考场上当众被轰,且还要我重复那一头一尾长距离的大声回答,算是够丢脸到终身难忘的了。
  之后先由两位考官同时叫着GDL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年3月13日 星期二

  期盼了两个月,终于在过完年与大考完后,挪得出时间来上人生的最后一次交规课了。
  早上8时来到新驾校打卡报到,又是拿了一份装着那两本书的文件夹后,到了课室却坐不安分的我在这新驾校里就像刘姥姥进大观园般地四处走着、好奇着。直到九点老师终于进课室后,才会到课室与Rapid KL的成员一起扎堆上课。
  比起隔壁班闹哄哄约有整60人的GDL,我们这一班PSV的才11人。在9位大巴学员中,身穿统一橙色Rapid KL制服的就有6位,另一位70后的华裔哥们则是属面包车(大马各族则是都称「van」,没有人会说「面包车」这词。一般因多拿来载货的关系在大马华语里则多翻译为「货车」),很简单的华巫组合。
  也许因之前已上过GDL课的关系,除了最大不同之处就是关乎众多人命外,对于这几乎大同小异都在讲偏向安全驾驶的课也开始提不起劲来,反而是记得那已65岁的老师在课中穿插讲了关于男人要对家庭、老婆、女友担当负责的种种之以「老男人」的men's talk,还再三劝告众男们若跟女友发生关系前千万别为了自己的爽快而不负责任地不戴套。我是听得瞬间低头脸红但却感受到一种说上出来的窝心,怎么说又见识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遇到困境时,你会怎么处理呢?退怯、忧郁、愤怒、沮丧,还是嚎啕大哭?一般人遇到困境时,难免会有以上种种经历,但这并不能有效地解决问题。

   回想起寺院办平安灯会暨花艺展初期,对于数十万令吉的开支该从哪里筹措,真的面对困难。坦白说,当时常住财务是不敷之应付,于是我和义工们动手煮饭、炒菜、炒面,让来山大众享用。虽然赚不了多少净财,但至少还能应付灯会期间逾十万令吉的电费和水费。

   自2004年起扩大春节活动,举办平安灯会以来,我们既不会做花灯,也没有多余的资金购买花灯。静待因缘的同时,刚巧布城和台湾每年有花灯展,我们就向主办单位提出要求,请他们让出不再使用的花灯并运回东禅寺,再由一群发心支援花灯制作的义工们把旧布料替换成新布料,稍微点缀和修饰后,变成焕然一新的花灯。

   去年办松鹤千人素宴中途,下了一场大雨,大家被淋得湿漉漉的,因此我们发愿来年搭建遮雨棚。信徒看我们努力地改善春节灯会的设施而纷纷捐款,如今遮雨棚已盖好,今年的千人素宴就不用再担心天不作美了。这一切的努力,不都是「从无到有」吗?

   迎来全新的一年,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搜博主文章
欢迎转载
凡在这里的内容,欢迎原文转载,广为流传,功德无量!
内容丰富
由于内容十分丰富,无法在最新文章列表一一显现。若要阅读每个分类的最新博文,请直接点击该文章分类即可,谢谢!
好友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