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祥恒
祥恒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2,578
  • 关注人气:1,00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基础资料
个人简介
国籍:马来西亚 柔佛州
祖籍:福建  永春
现况:独立生活
对自己的期许:
在红尘世间,时刻保持一颗慧心,开心过活,要对自己好一点!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本人余一祥,即日起(2017年2月23日)正式宣布与大马法炬山开山宗长释慧海(俗名许峯嘉,内号心统,大马籍,1990年于佛光山开山宗长星云大师座下出家)脱离16年的师徒关系。

本人亦对其在2017年2月21日以不专业、不符合出家戒律与佛法教义的公开信及滥用“诵经”的颠倒庇护泰国法身寺的魔僧团,多次以违背良心道德的谬论误导大马佛教徒,污蔑泰国政府特别是DSI及正统的泰国佛教寺院与真正持戒清净的僧侣等完全颠倒佛法及社会道德良心的做法,表达强烈的不满与愤怒。

这并不是佛教徒,特别是比丘应有的行为,在戒律上其更已经暂时丧失了担任任何为“师”的资格及所有一切的僧伽福利与职务。依佛制戒律,其必须不仅要必须要公开立即停止其之前的包庇颠倒论,并且立刻向20位清净的比丘座前如法忏悔,而不是继续假以“僧为至高无上论”之相似佛法的邪法来误导大众,还毫无惭愧不知颜耻地继续以僧相和原职务来接受十方大众的供养。

其目前的所做所为,已经让本人感到彻底地失望及失去了任何的信任,其已经不配再作为本人的依止师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如来说法的目的,是要众生听闻佛法以后,能够依法修行,舍离六尘断除烦恼,身心自在智慧解脱.
  可是越到末法时代,肯修行的人就越来越少,尤其从佛灭2500
年(1957年)以后,佛法正式进入灭法时期,许多出家人和他们的信徒开始毁佛。
  出家众除了不想修行以外,还会想出各种骗术非法图谋财物,他们开始以老鼠会的方式四处招揽
徒众凝聚势力,并且假借慈善号召徒众四处募款敛财,有钱以后就到处扩建分支寺庙,甚至偷拿善款去经营各种生意,不仅成为世界级的庞大财团,也变成左右政治生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难道一个人在加入宗教团体之后,就会摇身一变成为『品德专家』吗?就有资格去校园教授『品德教育』吗?如果不是,那么学校为何会允许专门募款诈财、根本就不是合格师资的「缺德慈济人」到学校去教导学生的品德教育呢?

————————————————————————————————————————————————————————————
  这天上午,廖医师边讲电话边踱步,情绪显得相当激动,过了好一会儿才气呼呼地挂上电话。他见到我一脸好奇就和我说:「太离谱了,公立学校竟然允许慈济
阅读  ┆ 转载 ┆ 收藏 
  经过加工、包装后的慈善,是矫情、虚伪、做作的。
  真心诚意做善事的人,绝对会谨守「为善不欲人知」的道理:

1.不会穿着制服
2.不会敲锣打鼓
3.不会呼群引伴
4.不会摄影纪录
5.不会好大喜功
6.不会吹嘘己德

  只有假借慈善伺机敛财之徒
,才会刻意行销善名。故知,如果心不正,做任何事情都会是歪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慈济本身就不是佛教,也根本不可能会是佛教:

1.假僧:证严50多年来都只不过是自行剃头的假出家人而已——她50多年前是个逃单正统寺院,然后就自行剃头穿袈裟后就闭关一处,以此袈裟僧相骗取信徒微薄的饮食及财物供养,并且还企图混进戒坛受戒之要「以假换真」之她这么年轻就已经是十分懂得欺骗的女青年了。
(佛教其实并不接受这种「以假换真」的自行剃头穿袈裟,然后再去拜师、进入戒坛受戒的方式,所以印老根本就是不懂戒律地造下了此恶业及破他自己的戒行,这绝对是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年5月20日(六)

  今天的学习依旧还是在跌倒中度过。
  正如之后一中午参与预考的「学长」所关心道「跟着款机车不熟」,只是换了一辆车,还是先「培养感情」绕个圈子看看的我虽是找回到了左手控制离合器的感觉,但刹车时感觉踩不到那设计得很里面到难踩的踏板,结果还是翻车跌倒了。还好我穿的是篮球鞋,要不然这比我体重重将近四倍的重机压着脚动弹不得的还得了?
  起来后,老师还是换回上次学的那就较新版的车给我,再骑了两圈圈子后,就先从绕柱子开始学起。回来休息一会在试着去和大家一样的「正常练习」之终于开始上桥时,彻底地推翻了之前因看到轮胎宽而产生的畏惧——重机上桥竟然比之前我在学小摩托时还容易得多!连上的那一刹那都只要松些离合器就上到了,之后只管左手把离合器的松紧度控制好就轻松地总在十秒或以上,总感觉桥的长度好像比以前拉长了不少。
  之后再转柱、紧急刹车、不平路、绕8、Z字路。当在Z字路尽终于下车、熄火、推车到第三部分(路考)的起点时,喘了口气一关关地练习时,虽然还是有一次在转柱子时大意转过头而跌了倒,但信心与成就感却增加了不少。
  今天好像早餐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年5月13日(六)

  无奈这学期几乎每天都在上课,被迫要挪到现在亦正好这学期上课结束后的周末才开始学了。若不是把蓝色的预约卡贴在床头,似乎都快忙得差点就忘了学重机这回事。
  一早就骑着我的「小老鼠」到驾校,又是一阵如8年前的排队等打卡,坐着等到齐。等到9点了,就整班3名学小摩托+2名学重机之5名学员开始其骑车的第一堂课——第二部分的场地驾驶。
  首先,先讲解RSM(出发前检查),然后一老师亲子驾到各个场地给我们做示范。从上桥、过柱、紧急刹车、转8、Z字路转一圈回来后,就轮到我们去领摩托准备就绪了。当我照样跟着做完RSM正要轮到我开始时,一放离合器就真是死火给我看,再重启一次还是一样。结果老师就当我是「第一次驾离合器摩托」来重头教起了——「今天你就好好地绕圈子就够了,跟它「培养感情」吧!」
  一次、两次、三次,当左手的离合器放到车子终于开始走了时就先暂时定住地用着最低速前行。怎知走直线的感觉对重机来说更不是难事的因为车重、轮胎宽,反而是一次又一次的小角度转弯及U转才是最困难的地方:还是犯了像驾小摩托般转到尽,再加上驾小摩托多年的不自觉「先手刹后脚刹」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母亲又离开他、抛弃他了,这一次永远离开了,再也不会回来,再也不会和他相见了。
  他怨恨妈妈又一次地远走高飞。
  二十多年来,尤其年少、还在高雄时,他对妈妈怀抱着种种复杂的感情。天生的孺慕、爱恋、思念,和被遗弃的不满、怨恨、委屈,时时揉杂纠缠,搅得他心神不宁,痛苦不堪。
  他笃定确认爸爸的寡欢,他和哥哥的忧郁,都是妈妈造成的。当然,后母进家门,这个家变得暴力不和谐,冰冷不温暖,也是妈妈造成的。他怎能不怨不恨呢?
  忘了什么时候,在什么情况下收到妈妈的一封信,信里叮咛他们兄弟要好好吃饭、用功读书等等,最后说只要他们健康、快乐,不用对她多加思念。另外,为了他们不肯喊后母「妈妈」,后母很生气。她知道之后,劝他们要听后母的话,要叫「妈妈」。
  这两件事,对他们幼小的心灵带来很大的震撼和打击。他们对亲生母亲的想念之情,不肯背叛忠贞之心,在妈妈眼里竟是如此不值一文,如此轻忽视之!
  原来,两个儿子在她心中已无重要地位,难怪她能狠心决然而去。
  年纪渐长,来台北念书,和妈妈几次见面,从她眼神、举止,才隐约陌生的感受到久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十天之后,后事全部结束。哥哥离开了。彻底地离开了。突然之间,令他牵肠挂肚的担子消失了,心变得空荡荡。
  三十年来,打从他有回忆、懂事以来,他就明白并仍定这位和别人不一样的哥哥会是他一辈子的牵绊。他自己比父母更了解哥哥的心思。以前觉得哥哥的思想观念和爸爸很像;来到台北念书,与妈妈稍有接触后,发觉哥哥跟妈妈也像;等哥哥上来同住,发现哥哥也像自己。
  着亲子手足的生命是如此的共通和亲密。
  研究生命科学的他,过去,从爸爸身上,从国文课本里灌输的儒家对「彼世」的看法:「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未知生,焉知死?」这几年又常听闻「轮回说」。
  不同的看法在心中撞击,他产生了许多疑惑。
  这天,晨曦社《六祖坛经》的课程,讲到有位僧人请问惠能大师有关「色身无常,法身有常」的问题。下课后,他留下来请教元清。法师慈蔼的容颜,使得他先坦言哥哥的猝然往生。
  「法师,我是学科学的,知道每个生命有所谓的遗传基因,是和父母乃至家族,有着密切的牵连关系。」他坦直问道:「而佛教说生命是自己一世一世的在轮回。我不明白这当中是否矛盾?或是有怎样的雷同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三天的连假,佩璇和同事们到台东旅游。这两天到「台湾史前文化博物馆」、「卑南文化公园」,参观了史前聚落遗址,了解原住民的民俗文化。也到台东森林公园、琵琶湖,游了河口海边湿地。这两处的自然生态和北部景区都大不相同,更具原始风貌。
  尤其整座城市少有高楼大厦、蔚蓝的天空、辽阔的绿色田野,和干净的空气,真是让人心旷神怡。
  白色的渡假中心小巧朴素。两层楼的房子呈一个「口」字,每个房间的房客打开门,站在走廊可以和左右、前方的同伴照面呼应 ,都可以看到中间方形、透天的中庭。庭里植有草坪、花木,铺上碎石小径,摆着石桌石椅,是个露天的花园交谊厅。
  今天将搭火车经花莲、宜兰回台北,沿途又可见一望无际的海洋。昨晚饱睡一觉,两条腿的酸疼已减轻,服了胃药,剧烈的胃痛也已舒缓。这半年来肠胃不太好,所以随身会带着药。
 刚用完早餐,她上来收拾行李,心想:还要吃药吗?吃吧,免得在路上又痛起来。倒杯水,吞下一包药,浅咖啡色细颗粒状的胃肠药,带着淡淡肉桂香,经过喉咙的味觉还满舒适爽口。
  放在床上的手机铃声响,走到床边,宇诚打来的,「喂,宇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桃园轮胎公司,第三期半临时工的最后一个月,洪宇平表示期满后他不想在继续工作,原因是太累又无聊。
  周佩璇几次见他,虽然因为劳动,肌肉看起来比较结实,眼眸仍是一种看不到目标的茫然。
  龙黛婷告诉她:「宇平不适合劳动,他的气质是属于坐在办公室的。我很想让他成为正式的职员,这样对他往后的生活也有保障。但是,我们是美资公司,美国人做事一板一眼,不讲情面。正式职员要经过考核,有一定的学历、经历要求······有些困难。」
  能让宇平当临时工,佩璇已非常感谢龙黛婷的帮忙。她清楚自己儿子的状况,能理解黛婷的立场。
  宇平重新自己找工作。喜欢电玩的他,对电玩杂志的编辑工作有兴趣,他的文字能力还不错,但对方嫌他只有高中学历;这阵子沉迷动手做模型,模型公司说他动作太慢;到处林立的便利商店,见他讲话口吃,含糊不清,连打工的机会也没给他······
  没有后母的冷嘲热讽,他心情平静很多。
  从高雄上来时,医生嘱咐他要继续服药,并介绍了台北荣总一位精神科医师。所以他两周跑一趟荣总,每天按时吃药。每天除了出去吃饭,便是在家打电玩、看看书。节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搜博主文章
欢迎转载
凡在这里的内容,欢迎原文转载,广为流传,功德无量!
内容丰富
由于内容十分丰富,无法在最新文章列表一一显现。若要阅读每个分类的最新博文,请直接点击该文章分类即可,谢谢!
好友
加载中…
草根名博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