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苏梨
苏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30
  • 关注人气: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我的音乐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1-09-19 15:11)

    此去经年,你说看完我推荐的《时时刻刻》之后感同身受。时至今日,你终于明白身处衣食无忧夫妻恩爱的环境中,主角的内心怎么会那么渴求死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东方不败的前尘往事 
                                       ——笑红尘几度,傲江湖百年 
 善恶分明,好人恪守侠义,坏人大奸大恶。历来是金庸作品的标志性刻画。所以金先生在东方不败开口说第一句话时就安排了这样的形容:“声音尖锐,嗓子却粗,似是男子,又似女子,令人一听之下,不由得寒毛直竖。”这样的开场很诡异。但是隐隐可以揣摩到这个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的人至少背离伦理。他奸邪,凌厉,阴侧,金先生对他出场后的行为形容是“瓮声瓮气”、“恶心”,而唯一不能否认的是,这个人武功高深莫测。
    这就是《笑傲江湖》中东方不败的原型。如果说这份伦理的背离在金先生的小说里是有些无奈,那么在东方不败电影中则是你奈我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9-01 13:08)
标签:

许巍

机会

错失

杂谈

分类: 记录

    有句话是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

    可是谁说一直准备的人一定会接收一直等待的机会?

    保持着听民谣的习惯。喜欢许巍。半年前,他来长沙开演唱会的时候,眼看着与喜欢的歌手近在咫尺,却因为有事,没有办法去。

    那个时候难过得要死。同学是去了的。想到我们同样喜欢的音乐,她却可以离得那么近,心里狠狠地折腾了一番。这不是追求片刻的欢娱啊,这是一辈子的期许。那晚上吹口琴,写日记,折腾到东方露出鱼肚白才能睡去,心想,下次吧。下次一定去。

    这是寄生在脑海中的病毒,时时发作,提醒我一定要谨记。

    前天晚上,许巍在广州开演唱会了,据没有证实的消息称,也许这次是告别演唱会。朋友问我过不过去,还是很想,还是没有金钱,还是没有时间。我没有想象的那样真的不顾一切,这次我又放手了,妥协在现实下。聪明的你,告诉我,哪次机会会完全发生在完全对的时候?还是那个朋友,在演出会场挂了个电话过来,让我感受当场的气氛。我唯有苦笑了。放手一次的还可以给自己编造一个理由。多了,就只能恨不留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24 17:29)
标签:

休闲

分类: 记录

我常常怀疑一个人年轻与否与什么有关。与脸上的皱纹么,还是像树那样去数它的年轮。但在这个老人身上,我感觉不到单纯年龄意义何在。抱着自制的琵琶琴,弹唱街头。比任何人都快乐。比任何人都骄傲。也比,那天晚上我们在场的所有人都年轻。现在经常会在地下通道,街头见到弹唱的人,但大多是面目苍白,语音含糊的。躲避的眼神,低垂的头,我不知道那样怎么叫作旅者。这样的流浪,不要也罢。我开始自愧不如起来。愧疚自己对于一点点挫折的惊慌失措,惭愧自己诸多的不坚持。

我的表情像不像一个记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12 12:39)
标签:

情感

分类: 记录

    我仍是富足的。

    兰兰同学打电话过来的时候,我正在炒饭,锅碗瓢盆乒呤哐啷搅得风生水起,像在打仗一样。兰在那边听到了,笑成一团。她说,等我下次回来吧。给你做咖喱饭。

    夜半时分,Jolin发来短信。两人自不免互相煽情你侬我侬一番。不知道发到哪条短信,我抱着手机睡过去了。今早才看到她发过来的最后一条短信,两个字,“好梦”。

    我们笑得那么厉害,可是又看不见对方样子。

    这样一些人,几乎不见面,不定期想起时问候一下,就像归来般满足。把彼此摆在心中最柔软的地方,只偶尔让它出来晒晒太阳。没有不放心。

    不再害怕生活。那些患得患失的小资情调可以让它过去。心中的阴霾清扫干净。从今天起,想做一个节约的人,自己赚来的钱,每一分都要让它花在值得的地方。不是小气,是想尊重自己的劳动。还想存一小笔钱。想充实自己的住所,让自己的每一片灵魂都有自己的去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10 16:40)
标签:

糖画

画夹

雪泥

鸟雀

阿树

情感

分类: 记录

    明天怎么办?我不能回答你的问题。明天是很长久的距离,充满着变数。明天是不可逃避的东西,我们都没有退路。捂住自己的胃。痛的。现在只觉得这种痛才是真实。若有所思的仰着头,阳光被隔离在玻璃窗外,金灿灿。

    大可以做林黛玉。但是生活却从来不是林黛玉。所以我拒绝这种性情。

    本来笑着和阿树说,“以后你就是我们中的树了。要保护我。”阿树说,“你才是树。我不过叫阿树。”我突然眼睛一红。一声不响坐在那里。

    以前简单而固执:要守护这个家,要保护身边的人。

    现在心中凉薄。万籁俱寂。不再温暖的心已经温暖不了任何的人。找不到更好的归宿。只能让自己彻头彻尾的安静。那将是更大的幸福。

    我试着让自己再停留一次。也只此一次。苍天在上。我问心无愧。

    再也没有鬼哭狼嚎的事情了。最坏的已经来过。只是偶然胃痛。只是吃饭的时候有点食不下咽。但这些也将伴随着过去。晚上下班的时候我会在路上听听歌,久石让,班得瑞都是心灵舒缓的好去处。暮色来时,会在广场看看枝头鸟雀。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07 14:46)
标签:

杂谈

分类: 记录

    单纯如我,从未相信过感情如此脆弱。一夜之间要逼着自己接受这个事实。生活多磨可以忍耐,可是心呢。还是相忘于江湖吧。一切罢了。笑看,一切尘埃。

    骄傲如我。倔强如你。此生就作那参商之星。再不相见了罢。

 

    愿那风是我 愿那月是我

    柳底飞花是我

    对酒当歌 做个洒脱的我

    不理世界说我是何

    只要做个真我 在笑声里度过

    懒管它功与过

    对酒当歌 莫记一切因果

    风里雨里也快活赏心的过

    重做个真的我 回问那个假的我

    半生为何?

    眠后醉 醉后眠

    眠后再醉又眠 乞求什么

    重做个真的我 回问那个假的我

    笑痴又傻

    谁是我 我是谁 无谓理我是谁

    更加好过

 &n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01 11:29)
标签:

杂谈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听民谣的人只剩下了我一个。也许是从我剪短发的那一天开始,短短的发标志着很多东西不同了。把自己的新浪博文全删了,删文的过程中,认真的看这四年来一些过客给我留的言。有的踩个脚印后再也没有回来。有的却遵循某种习惯般经常会来看看。有些人说被我的文字感染了,想到自己杂碎的文字也可以给一些路人带来安慰,心中其实满是骄傲满是感动。

一切从头开始。重新发了几篇文之后,突然身边冒出很多与我用同样名字的博主,“苏”“Sue”还有“休” 她们浏览着我的博,我偶尔回访。一切那么顺理成章。其中有个叫“Sue-Z”的,应该还是个准备升大学的高中生,在她空间里见到久违的陈绮贞,木吉他,几米。当时就趴在桌上哭了。我没有刻意寻求这些东西,只是一种久违的等待突然把我冲垮了。

飞蛾扑火,必是极快乐的。尽力去试,哪怕只那么一次,也是好的。

想象两个小时后就坐在了回家的火车上,我靠在窗边,用手在墙壁上画圈圈玩。窗户外面正对的是一家超市,上面标着赫然的米黄色大招牌“精彩生活”。面对这样的文字,我的心总是恍惚的。觉得陌生,觉得可笑。生活的精彩对我而言,可以是在火车的单调节奏里晃荡过去直到老死。与人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7-31 14:17)
标签:

选择

阿波罗

一笑而过

杂谈

分类: 记录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阿修罗。无关乎正邪,只在于选择。我是个连选择都懒得去做的人,所以很多的事情都是被选择的结果。与朋友的分分合合,生活方式,工作。诸如此类。一些好的东西占有了感觉像是亵渎,所以情愿让它留着,保持常态就好。这些其实并不需要去选择。我总觉得很多东西,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这个界限一目了然。

强占对彼此都没有任何意思可言。

    老狼唱《同桌的你》,叶蓓唱《白衣飘飘的年代》,许飞唱《那年夏天》。都是一些青涩的回忆,类别不会很多,只是以不同程度不同方式相互交替出现而已。生命到了后来总是越来越丰腴,身后慢慢聚集了一群的人。有时候可以相聚,可以想念。有的谨记一生,有的一笑而过。有时候可以用来抒发情谊,有时候可以互相寻找慰藉。一些人会很熟悉,一些人会慢慢忘记,时间流走了,那些人慢慢成了特定的符号,或者特定的标记。像《阿司匹林》中素净的小白,还有某段时间和某人抽某个牌子的劣质香烟。

    选择现在这样的工作其实离我所学已经很远了。但是既然可以以此生存下去,那一切也就变得理所当然。可以是聋子可以是哑巴,不需要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7-14 11:04)
标签:

杂谈

分类: 记录

 

一些感情无以为继。既不能放任自流也无从入手,所以只好选择离开逃避抉择。这一方面是自己的天性,另一方面可以让彼此清醒。

有这样一个故事,三个好朋友。两个女孩同时爱着一个男孩。男孩两个女孩都喜欢,经常会同时买上三份冰淇淋。其中一个女孩性格独立而细心温柔,所以她常常会把自己那份留下来给男孩子吃。另一个女孩却非常刁蛮任性。但是最终男孩选择了那个任性的女孩作为自己的女朋友。因为他说,那个女孩子还小,太需要照顾。这个女孩子即使离开了男孩子也可以很好的生活。虽然只有那个女孩子知道,自己爱这个男孩胜过爱自己。

现实真是如此。我就是这个故事的翻版。没有非常想不通。只是爱,真的不一定就是一直在一起。有的人带着爱上路,有的人需要一直在身边方便索取。

所以离开的人总会遭到谩骂鄙薄。即使她出于一种天性的保护。

人,生而不完美。所以需要对方也有一个缺口让彼此吻合。

所以离开不是值得骄傲和赞扬的行为。但有的人确实有这样的天性。她不是完美。只是害怕暴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